第二百一十七章 剑主

    六天后,许应从剑仙绝壁中走出,时雨晴并没有跟着他出来,而是留在剑仙绝壁参悟他书写的《剑道归真诀》。

    《剑道归真诀》是一门集炼气神通法术剑心剑意剑道于一体的功法,其中最高深的道理直达仙道。

    虽说经过许应的破译,这门功法没有那么凶险,但想要参悟修炼,还是需要些悟性。

    “以时雨晴的悟性,她参悟十天半个月,应该就可以入门了。”

    许应去看玩七,只见蚖七还在参悟石壁上的绝学,很是刻苦认真,便没有打扰,心道:“七爷在剑道上的悟性虽然不高,但肯下功夫。可以传授他剑道归真诀,说不定他可以炼成。”

    金不遗在打盹,许应没有去吵醒它,神识扫了四周,只见紫色仙草还在万亩药田中折腾。

    许应摇了摇头,径自来到主峰。

    主峰上,大钟正悬浮在仙剑思无邪下方,时不时传来悠扬的钟声,不知是借剑气磨炼自身,还是时不时动了邪念。

    仙剑思无邪则在帮苍阳尊者治疗仙道污染,此时的苍阳不像先前那般浑浑噩噩,已经能记起一些事情。

    这老者下半身是蛤蟆,性情也变了,瞥见天空中有飞鸟经过,便咕呱一声,张开嘴,舌头激射,长出十里远,将那飞禽卷住拉入口中。

    苍阳尊者嘴里塞满羽毛,直着脖子,将那飞禽吞入腹中。

    许应悄悄捡起一块石头,突然抛出。苍阳尊者舌头一弹,唰地一声将那石头卷住,拉入口中。

    过了片刻,这老者吐出石头,面色不善的看着他。

    许应哈哈笑道:“我是剑门太上长老,剑门尊者的地位,比我低了许多,你不要乱来。”

    苍阳尊者忍住怒气,微微欠身道:“弟子见过长老。”

    许应见他不再疯癫,询问道:“我听掌门说,你率领许多剑门尊者进入望乡台,为什么只剩下你一人?其他尊者呢?”

    苍阳尊者脸色暗然,道:“大概死了。望乡台会吃人,我们进去之后,很多人被吃掉了。”

    许应微微一怔,仔细询问。

    苍阳尊者说起自己在望乡台中的经历,他们进入望乡台不久,原本还一切正常,但后来伴随着一道从天而降的火光落下,砸入望乡台的深处,天地元气便突然剧烈波动,事情渐渐发生了改变。

    他们中有人时常会听到古怪的声音,有人的身体发生了异变,背上长出肉瘤,肉瘤生长迅速,长出另一个人的脑袋。

    还有人与蘑孤共生,脑袋上长满了蘑孤,波波炸开,向外喷射孢子。

    有人与山体长在一起,有人与其他人长在一起,变得古怪而可怕。

    他们抛弃了很多人,那些伙伴在变成怪物后,便被他们遗弃,这时候大家想的不再是为剑门保存有生力量,而是如何才能活下去。

    大家想走出望乡台,然而在这时他们发现,后方涌来青雾,让他们没有退路。他们决定按照初代祖师的地图,寻找生路,离开望乡台。

    他们经历艰难险阻,终于来到一座炼气士在这里打造的城郭,他们进入城中才发现,城中有很多没有面目的人。

    “只有我逃出城。”

    苍阳尊者道,“我的身体与蛤蟆同化,行动不便,跟在队伍后面,我看出不妙,便立刻封印元神,所以才能逃出来。不过逃出来之后,我的意识很快就丧失,不知自己。”

    许应询问道:“你说望乡台的变故,发生在—道从天而降的火光落下之后,这道火光,是什么东西?”

    苍阳尊者道:“我们先前也不知那是什么东西,直到后来我们寻找生路,发现那道火光坠落的方位,就在那座城镇的中心。

    许应心中微动,立刻想到自己在那座城镇中的所见,那是一座青铜仙殿,砸开了仙界凡间的通道,时空像是凝固一般,一切碎片都漂浮在那里,一动不动!

    而且碎片之中,还有一只断指的手掌!

    他还朦胧的记起,自己看到青铜仙殿中有一个女子,看不清面目。

    许应细细询问苍阳,但苍阳知道的还不如他多,苍阳没有深入城镇,所以能逃出城镇,他未能看到青铜仙殿和殿中女子。

    许应询问道:“也就是说,你们进入望乡台之后不久,就发生了青铜仙殿坠落事件。青铜仙殿坠落后,便出现了天地元气的剧烈波动。”

    苍阳尊者迟疑一下,道:“天地元气的剧烈波动,也有可能是天地折叠引起的。那时,元狩世界,各大部州,都在修炼天人感应。那时的天空,变得很不可理喻。

    他抬头看向天空,道:“你能看到许多大地,飘浮在天空中,大海也飘浮在天空中。一种异常的天地大道从外域入侵,神秘强大。”

    许应早就听人说起天人感应造成的天地剧变,只是没想到苍阳尊者口中,居然还有外道入侵!

    苍阳道:“很有可能是那时的天地封印,造成了天地元气波动的现象。

    许应徐徐走动,思索道:“可是,天地元气剧烈波动,与青铜仙殿降临,是同时发生的。对不对?”苍阳尊者点头。

    “这里面,必有什么联系。”许应心道。

    仙剑思无邪专心致志的炼化苍阳尊者元神中残余的仙道污染,一直没有作声,忽然仙剑射出一道剑光,化作小巧剑童落地,跳到苍阳的蛤蟆被上坐下,道:“三千年前的青铜仙殿坠落事件,我知道一些。”

    许应连忙询问,剑童道:“当年我悬于剑门与仙界之间,感受到外道入侵,看到天地扭曲,心知有大事发声。有那么—段时间,我甚至可以感受到我的主人。他在仙界,平日里我根本不可能感受到他,但那一刻,我感受到了,彷佛仙界与凡间的距离变得很近很近。

    许应疑惑,仙界和凡间的距离变得很近?“近得就像是要撞在一起一样。”

    剑童道,“我还感觉到天界的天道,也变得清晰起来。除此之外,便是天道之外的异种大道,也变得异常活跃。”

    许应心中微动,脱口而出:“三界潮汐!”剑童疑惑:“什么三界潮汐?

    许应解释道:“我有个朋友叫袁天罡,他说仙界、天界和凡间等各界,会有一场大潮汐,让各界的距离变得很近。因此我听你说,你感应到天道和仙界的主人,以及外道,所以我觉得三千年前引起天地变故的,可能是三界潮汐。”

    剑童摇头道:“不止三界,还有阴间以及外道世界。”

    大钟道:“阿应,小邪,你们说三界潮汐会不会是三千年一遇?阴间与阳间两界的碰撞,会不会就是三界潮汐的前奏?”

    剑童听它称呼自己小邪,顿觉不爽,不过也觉得这口钟的推测很对。

    许应突然想起苍梧之渊的怪眼,以及飘浮在怪眼中的众多仙尸。仙人不能下界,那么仙尸从何而来?会不会是潮汐发生时,仙人杀出仙界,与外道强者厮杀留下的尸体?

    只是,他的疑问无人能回答。

    “想要解开这个谜团,只有再入望乡台,寻找青铜仙殿,与殿中的女子聊一聊!”

    许应目光闪动,向大钟和剑童道,“我们的猜测始终只是猜测,而青铜仙殿中的女子才是亲历者!”

    不过,不是现在。

    他上次便差点葬送在那座诡异的城镇,修为实力没有长足进步,贸然闯入望乡台,下场只怕好不到哪里去!

    “对了,袁天罡是从哪里了解到三界潮汐的?”

    许应突然怔住,袁天罡只是一个傩仙,就算精通神算,恐怕也很难算出这种事情吧?

    “不过袁天罡毕竟智慧过人,他进入望乡台,直接寻到生路,单单这一点,便比剑门的众多尊者高明了不知多少。说不定他进入望乡台内部,见到过青铜仙殿,因此知道一些内情。”他心中暗道。

    就在这时,剑童突然压低嗓音,道:“不要东张西望,有东西上山了。”

    许应装作观察苍阳,大钟也有模有样观察苍阳,剑童见状,也观察苍阳。

    苍阳被他们盯着,手足无措,又要伪装若无其事的样子,着实难受。

    许应突然抖手抛出一块石头,苍阳立刻张嘴,唰地一声舌头飞出数里,将那块石头卷住拉入口中。

    他做完这些,终于放松下来,心道:“太上长老果然有主意。

    许应悄声询问道:“小邪,什么东西上山了?”“我叫思无邪,不叫小邪。”

    剑童哼了一声,道,“剑门山七十二峰,都在我的剑道守护之下,任何人上山都难逃我的感应,我的剑心通明,但凡有任何邪念,都难逃我的剑气。但在三千多年前,有人躲过了我的剑心感应,藏身在剑门山上。”

    它脸色微变,不知是惊恐还是气愤,道:“那人一直藏在山上,与其他人一样,我从未感受到他的邪恶。直到有一天晚上,我突然感应到了,如此强大如此恐怖的邪恶,像是—道深渊,黑暗无比,吞噬一一切。我试图斩断这些邪念,却发现根本斩不动。第二天……

    第二天清晨,剑门七十二峰的四周,飘浮着一张张人皮灯笼。

    那是剑门]如日中天的时候,剑门中很多高手融合傩法,为剑门开创了新生。然而,这些强者一夜之间悉数死亡,变成了飘浮在阳光中的人皮灯笼。

    “现在,我觉察出这个人又回到剑门山。我感受不到他的邪恶,但是我能感受到他!”剑童的身躯抖了一下。

    许应能明显感受到,它在恐惧。

    强大无比的仙剑思无邪,竟然在恐惧!

    它剑心通明,可斩一切邪念,让人精心向道。

    那是它第一次没能斩断的邪念,给它造成了极大的震撼乃至恐惧。

    许应轻声道:“无邪,你能感应到那个人去了何处吗?”

    剑童轻轻点头:“剑仙绝壁。”

    许应脸色顿变,立刻长身而起:“七爷和时雨晴还在那里!钟爷,我们走!

    大钟呼啸跟上他,沉声道:“阿应,叫上草爷和金爷!”许应回头,望向剑童。

    剑童迟疑一下,道:“他异常邪恶强大,我斩不断他的邪恶,就算进攻,也不是他的对手。我只是一柄剑,我只有握在主人手里时,才能发挥出最大威力,我主人不在这里……

    许应向它伸出手掌,目光温润,催动剑道归真诀。

    他衣袂飘动,发丝飞扬,站在风中如无双的剑客,绝世的剑仙,无上剑意,自他体内勃发,一颗剑心,透明透彻。

    剑童恍忽间,彷佛看到了自己的剑主。

    它不再迟疑,身形化作一道流光冲天而起,下一刻剑光动,人影西斜,仙剑思无邪从天而降,带着—道靓丽的仙光,落在许应手中。

    许应抖动手腕振剑,剑鸣声清越,响彻七十二峰。

    “休!”

    他的身形化作一道仙光,破空而去,直奔剑仙绝壁!

    “金爷,草爷!

    许应呼唤一声,年迈的金乌立刻苏醒,振翅而来。

    同一时间,万亩药田中紫色仙草正在窃取其他灵药的药力,让自己长出更多的叶子,听到许应声音,立刻连根拔起,向这边飞来。

    —道仙光飞入剑仙绝壁,仙光散去,许应身形出现,持剑而行,向剑仙绝壁深处走去。

    他遇到正在参悟剑法的蚖七,蚖七惊讶的望过来,只见许应头顶大钟,肩头站着不死仙药,身后跟着面相阴沉的金不遗,全副武装,不由惊疑不定。

    许应做出噤声的手势,从他身边悄然无息经过。

    蚖七屏住呼吸,缩小身形,跳到许应另一边的肩头,目光幽幽盯着前方,心道:“阿应终于要干掉时掌门,自己做掌门了吗?”

    仙剑思无邪察觉到他的邪念,强忍着削他邪念的想法,心道:“为何太上长老身边的法宝,都拥有邪念?

    这时,前方突然传来阵阵喧闹声,人声鼎沸,剑气纵横,远远便能感受到非凡的剑意,隐约还传来弹剑作歌的声音,颇有巴蜀一带的豪迈!

    “一别都门三改火,天涯踏尽红尘。依然一笑作春温”

    “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

    “惆怅孤帆连夜发,送行澹月微云。尊前不用翠眉颦。”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剑门,一别三千年,我回来了!晴儿,还记得为师么?”

    许应听到这里,心头微震:“为师?”

    今天就一更吧,卡文卡了一天了,实在肝不动第二章了。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