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养生主

    苍阳尊者被时两晴镇压在皓月轮中,这皓月轮也是难得的异宝,属于剑门掌门的法宝,历代相传,但此宝就没有多少灵性,不如大钟。

    想来,仙剑思无邪经常斩人和法宝的邪念,导致剑门法宝也不太容易诞生灵性。

    众人来到仙剑思无邪的下方,许应心无杂念,往上看去,只见剑光如仙光般绚丽,泛着言语难以形容的色彩。他望见万千道剑光中,有一个巨大的剑尖,如峰岳般,正自从另一个世界向下坠来。

    剑光,便是这口仙剑在坠落途中散发的光芒!

    甚至,可以看到剑后的仙界,绚烂多彩。

    许应惊讶不已,后退几步,抬头再看,便见仙剑思无邪剑尖向下,悬在山顶,虽然剑薄且长,剑尖却有些润,如同水滴。他再向前走出几步,来到剑尖下,又看到仙剑思无邪从仙界坠落的情形。

    "这口仙剑,处在仙凡之间,并非彻底离开仙界!

    许应突然醒悟,这便如同徐福的方丈仙山,武天尊的五色仙山一般,站在仙山上,可以望见仙界!仙剑思无邪已经是仙界的一部分,它下凡之后,看似在凡间,其实对它来说,它依旧在仙界!

    “这真是无比古怪。”

    许应又想到望乡台中的那座青铜仙殿,从仙殿旁边经过时,抬头仰望,便可以望见仙界。

    这一幕,与方丈仙山、五色仙山和仙剑思无邪的情况也极为相似。

    "仙道,实在太奇妙了。

    时雨晴请出苍阳尊者,这老者半身蛤蟆半身人,还在挣扎不休,试图逃脱。

    时雨晴躬身道;"剑祖,三千年前苍阳尊者率领诸多尊者深入望乡台,期望能为我剑门留下一些有生力量,结果身陷望乡台,被仙道污染;化作而今模样。为寻回其他尊者,还请剑祖出手,为苍阳尊者拔除仙毒。”

    仙剑思无邪不疾不徐转动,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是个童音,辨不出男女,道∶"让他留下,我会为他炼去仙毒。他为了续命,让自己与蛤蟆融合,这点我无法改变。”

    时雨晴有些为难,倘若不能改变苍阳尊者肉身形态,岂不是说苍阳今后都要半蛤半人?

    "而且,他的一些生活习性,也无法改变。"仙剑的声音传来,道。

    时雨晴怔住,生活习性无法改变,是什么意思?

    "剑祖,这位是我剑新任太上长老许应,还请剑祖不要误伤。"她向仙剑介绍许应,道。

    "太上长老"

    仙剑思无邪惊讶,突然一道剑气从天而降,落地化作一个二尺小童,看不出男女,目光如剑向许应扫来。他不是仙剑思无邪的本体,而是剑气投影,化作人们可见的形态,真正的思无邪本体依旧悬于天上。那童子道∶"你有些面熟。"许应心中惴惴,道∶"前辈见过我?"

    那剑童道"好像在哪里见过你的画像,就是那种张贴在热闹处,上面写着通缉字样的画像…记不清了。"时雨晴膛目结舌,心道?"思无邪是从仙界下来的,来到凡间后便一直高悬在剑门上方,它是在哪里见过太上长老的通缉令的?难不成是仙界?等一下!”

    她面色有点黑∶"太上长老为什么会在通缉令上?"剑童随即对许应失去兴趣,走上前去,探查苍阳尊者的情况。它飞身进入苍阳尊者体内,游走一周。

    许应、时雨晴等人急忙后退,只见从苍阳尊者体内折射出棱体状的剑光,不但游离旋转,扫荡其肉身的仙道污染。

    过了片刻,苍阳尊者身躯大震,浮现出希夷之域,只见五彩斑斓的剑光在希夷之域震荡,清扫仙道污染,没过多久便来到十二重楼。许应一边观看,一边向时雨晴道∶"我才十四岁,思无邪见到的那个挂在通缉榜上的,肯定不是我。

    时雨晴道∶"咱们初次见面时,你不是说你两万多岁了吗?"剑光侵入十二重楼,插在苍阳尊者元神双眼中的两口剑剧烈晃动,向后退去,很快两口剑便咄咄向后射去。接着插在他双耳中的铁剑也自振动退出,头顶高悬的宝剑也自退去。

    不过多时,苍阳尊者的元神便恢复如常。

    楼中剑气通明,将苍阳的嘴巴鼻子凋琢出来。

    就在此时,苍阳尊者元神突然开口,从喉咙中响起的竟然依旧是仙道之音,那种奇异的音律传来,立刻干扰外界!

    时雨晴和蛎七各自闷哼一声,眼耳口鼻中有鲜血溢出,大钟的钟壁上道象紊乱,销铛作响!

    金不遗闷哼,连连后退,只有紫色仙草和许应暂时无碍。

    从苍阳口中传出的仙道靡靡之音,从峰顶传出,立刻侵染剑门四周的山头,无数草木像是毒龙大蟒般疯长,山中异兽长鸣嘶吼,许多巨兽竟然开始与不同的植物融合剑门七十二峰,靠近的一座座山头很快便布满绿色黏液。

    这些山峰上有剑林,是剑门的弟子所遗留的飞剑,统统插在山体上。

    此刻,这些飞剑突然嗡嗡振动,各自从山体中飞出,自动结成浩瀚剑阵,围绕一座座山头旋转,剑气纵横捭阖,将山上的绿色黏液炼去!剑门岁月古老,积累下来的飞剑不计其数,与剑门形成了共生,此刻剑门遇险,它们也自飞出保护剑门!这便是流传万古的大派的底蕴!

    但下一刻,一口口飞剑便在仙道的摩摩擦之音中错乱,剑中道象烙印纷纷紊乱扭曲,飞剑相互攻击,一时间断剑不计其数。短短片刻,剑门便被侵染得宛如另一个望乡台,让许应也不禁心惊肉跳!

    就在危急关头,仙剑思无邪光芒大放,仙光落下,将苍阳尊者的元神镇住,让他无法开口。

    围绕剑门七十二峰旋转的无数口飞剑这才停止相互争斗,一个个凌空飞行,相继回到各自山峰,插回山体。但因为苍阳尊者开口,导致被毁掉的飞剑也有万千口之多。

    那剑童从十二重楼中跳出,道∶"他受到的仙道污染厉害无比,不是仙器落入凡间造成的污染,而是仙人坠落,造成的污染!你们先离开,过几日再来!”

    时雨晴、坑七等人也苏醒过来,各自心有余季,急忙离开山顶。

    "我们剑门山还没有正式开始收徒,我原打算苍阳尊者他们回到剑门后,才打开山门正式收徒。

    时雨晴带着许应等人来到剑门的洗剑池,洗剑池后方便是万亩药田,里面全是各种灵药,灵光直透云霄,极为绚那些药田中的灵药,一个个宛如修成元神等待飞升的大炼气士般,各个气息悠长,香气扑鼻。

    更为关键的是,灵药的数量实在太多!

    “这些灵药是三千年前种下的,没人采摘,每一株最少都有三千年的药力。”

    时雨晴叹了口气,拔出一颗三千年的灵参,随手塞给许应,道,"这些灵药,每一颗拿出去,都能让人打破头。不过那是三千年前。现如今除了一些提升资质悟性的灵药,恐怕没有人稀罕这些玩意了。”

    许应取水洗了洗,哨了一口,顿时只觉一股狂暴的药力爆发开来,冲击他的五脏六腑,冲荡玄关,让一座座天山动摇,天河之水也变得异常澎湃,有洪水泛滥之势!

    他急忙镇住药力,疑惑道∶"这种灵药,与人体六秘的仙药不一样。"时雨晴轻轻点头,道?"这种灵药,药力实在太勐,冲关时带来极大的凶险,因此每次炼制大药冲关,都是一场生死之劫。每年都会有不少师兄师姐因为大药冲关而死亡,每个人也都忙忙碌碌,寻找炼制大药的灵药。”

    她愁上眉头,叹息道∶"而六秘钓取的仙药,没有这种凶险。太顺利了。"许应像啃萝卜一样,把那株三千岁灵参吃光,笑道∶"难道不好吗?"时雨晴道∶"总觉得太顺利,少了一些生死磨砺。"许应摇头道∶"你们只觉生死磨砺很好,但是忘记了那些因生死磨砺而死的人。

    时雨晴凛然,点头称是。

    她采摘了一些成熟灵药的浆果,招待许应等人,这些在过去都是极为难得的灵药,但而今却被当成普通的果子。

    许应蜕七和金不遗吃饱喝足,紫色仙草也把自己根须扎在那些灵草中,把灵草吸收成渣,吃得很饱。

    紫色仙草望向万亩药田,不觉动了邪念,便又中了几剑,疼得跌伏在地,想都不敢想,更别提做了。

    许应见状,心中凛然∶"不知道这厮又动什么邪念。思无邪如此强大,怎么才能盗墓?"他刚想到这里,心口又中了一剑,急忙内观存想,又或催动太一导引功,免得自己又什么杂念。

    时雨晴引领他来到剑仙绝壁,道”我蜀山剑门,以剑为尊,普天之下剑术能无人能出蜀山之右。只是我蜀山也经历了彼岸事件,导致不少剑门经典已经无人解读。”

    许应跟随她走去,剑仙绝壁上烙印着-种种精妙绝伦的剑法,散发出惊人的剑意。

    剑仙绝壁散发出绝世法宝才有的强横气息,剑意扑面而来,大钟飞在前面,甚至钟壁传来叮叮当当的脆响,彷佛被无数口剑气刺在钟壁上。

    "我或许不是仙器之下的第一法宝。'

    大钟心生敬畏,心道,“这面绝壁,便要比我强横很多!咦,它好像没有通灵,没有觉醒法宝的自我意识,那么我还是第一法宝!”许应站在绝壁前方,看向其中-套剑诀,眼中突然浮现出无数道剑光,宛如一个个绝世剑客在向自己攻来!那是剑】强者的剑意,与他的意识触碰,形成的视觉异象!

    许应心意一动,意念中的自己催动剑诀,施展剑法,与剑门强者的创意对抗,便宛如两个剑法大家交锋一般。

    只不过这种交锋,存在于意念之中!

    他的剑意尽管强大,但与剑门强者留下的创意相比,还是逊色许多,但古怪的是剑强者的剑意始终与他齐平,并未靠剑意压他。真正给许应造成威胁的,是剑意中蕴藏的招法!

    “这块剑仙绝壁,刻绘了我剑门历代祖师的绝学,普通人来到这里,在第一面石壁前就无法坚持,肯定会惊恐万分,落荒而逃。”

    时雨晴道,“越到里面,剑意便越强,传承便越高深。剑仙绝壁长十里,自古以来,很多人都来到这块剑仙绝壁,寻求至高剑决,但无人能走到绝壁尽头,从另一端走出来。”

    许应磨砺剑意,以天剑十三式抵挡意念中的各种杀招。天剑十三式是武道,也是天道,精妙之处,即便是李逍客也不得不低头认输,虚心求学。

    许应将天剑十三式展开,便将第一面石壁的剑门强者剑招破去,走向第二面石壁,询问道;“雨晴你走了多远?”

    时雨晴道”我走到仙剑石壁,距离绝壁尽头,还有两块石壁。师尊告诉我,这已经是万年以来最好的成绩。师尊说我年纪尚小,倘若再过些年再入十里绝壁,一定可以走的更远。可惜……”

    她脸色暗然,她的掌教师尊说过这话没多久,天地剧变,从此掌教师尊连同剑门中的其他人统统从这个世上消失,彷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时雨晴稳住道心,道∶"三千年前,以钟剑双绝而闻名天下的李道客,也曾经来闯剑仙绝壁,但在仙剑石壁前方便止住了脚步。"大钟听到李逍客的名字,不由聆听,它重情重义,虽然一口一个报废主人,但对李逍客还是颇为关心。

    许应沉浸第二面石壁的意念斗剑之中,没有说话。

    虮七亦步亦趋,跟在许应身后,也观摩石壁上的剑术,以意念比剑,磨砺提升自己的剑术。至于大钟、紫色仙草和金不遗,便没有进入十里剑仙绝壁。

    金不遗在山上打盹,紫色仙草鬼鬼崇崇的向万亩药田飘去,挥舞着根须,准备扎入那一株株数千年的灵药体内。

    仙剑思无邪剑心通明,容不得半点邪恶念头,一道道无形剑气刺入紫色仙草体内,顿时仙草跌落在地,浑身抽搐,犹自根须斟着向药田爬去。

    剑气越来越多,越来越强,紫色仙草还是艰难爬行,拼着老命伸出一条条根须,扎入那些灵药体内。

    剑仙绝壁前,时雨晴也走入十里绝壁,验证自己这段时间的所学所悟。

    她毕竟是剑门选拔出的新一代掌教,担负继往开来的重任,对石壁上的各种剑术了如指掌,很快便将许应甩开,渐渐深入绝壁,不过,越到后面,石壁蕴藏的剑意便越强,剑术便越精妙,剑道也越发高深。

    走到一半时,时雨晴不知不觉间放慢脚步,等到她击败石壁中的剑意,再一次醒来时,却见不知何时,许应已经来到自己的不远处,时雨晴心中一惊∶"他学得这么快?""我不是在学,而是在完善我的剑术、剑意和剑道。

    许应来到她身边,面色悠然,道,"学海无涯。吾生有涯,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愚蠢!所以,我不去学这些前辈的剑术,而是用他们的剑术来磨砺完善自己的剑术,这才是正确的求知之道。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