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我在一日,尔等皆为下品

    萧归客与青牛走出云梦泽,有些意兴阑珊。

    “徐福此次前往上景宫,请我出世行走,我听他之言,而今傩法横行,世人甘愿为钓鱼客的鱼肉,心中便痛惜不已。”

    萧归客来到洞庭湖畔,停下脚步,手折柳枝,暗然道,“真正的法门,是炼气法门,长生法门,而不是送命法门。他们执迷不悟,我便打醒他们,让他们意识到炼气才是真正长生法门。”

    他折断柳枝,涩然道∶"可是,我就这么败了,没有败在许应手中,而是败在一个少女手中。我愧对徐福,愧对上景宫列祖列宗。”

    青牛道∶“公子,一时胜败非一世胜败,炼气士此生漫长,你还有三千余年的光阴,而那些修炼傩法之人,却不过三百岁的寿元。”

    萧归客望向碧波浩荡的洞庭湖,叹息道∶“我若是不能击败许应,便不能证明炼气才是正法。让傩法这种邪术昌行于世,是对我们这些炼气士的羞辱!”

    青牛道∶“击败你的那女子,用的是炼气士的神通,可不是傩术,更不是傩法!这不足以说明炼气不如傩法。”

    萧归客眼中渐渐亮起一朵希望的小火苗,是啊,时雨晴所用的,是蜀山剑门的神通,与傩术没有半点干系!

    这一战,是他败了,不是炼气败了

    "是我技不如人,不是炼气败给了傩术!"

    他眼中的火苗越来越旺盛,技不如人,那就再修炼,再研究,总有战胜对方的希望!

    这时,湖中传来琴声搅动人的遐思,琴声低沉而悠扬,穿过了湖中的皑皑白雾,像是穿过岁月的流光。

    萧归客循声望去,只见一艘小舟破开激烈的湖面,从白雾中驶来。那小船上有一个青衫老者摇橹,吱吱呀呀作响。

    船头,坐着一位白衣青黛的男子,正在抚弄琴弦。

    一曲作罢,那白衣男子放下七弦琴,长身而起,站在船头看向萧归客,轻声道∶"阁下便是上景宫萧归客吧”

    萧归客点头,道“我便是萧归客。阁下是”

    "傩师元未央。

    那白衣男子澹然洒脱,与他隔水相望,不紧不慢道,"听闻阁下挑战神都二十世家,神都世家子弟,未有能胜出者。阁下以为傩术不过如此,扬言废除傩术,独尊炼气。是否有此事”

    萧归客脸色暗澹下来,想起自己适才所败,道“确有此事。”

    公子元未央道∶“我以傩法傩术败你,可否让你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萧归客扬了扬眉毛,忍不住哈哈大笑,道"你用傩法傩术胜我"元未央轻轻点头。

    萧归客澹澹道∶“我自从出山以来,拜访傩师各大世家,那些所谓名门子弟看似以傩术与我对决,实则是学习我练气士的法术神通罢了。让他们施展傩术,他们根本不敢使出,无非是担心傩术低等,错漏百出,不堪一击。你是第一个敢在我面前,提议用傩术与我对决的。”

    元未央抬手请。”

    萧归客长吸一口气,祭起金丹,脚下元气聚集,形成仙道符文的纹理,沉声道∶“请!”

    元未央长啸一声,元道诸天感应施展,便见体内穴窍有神光混着气血照耀而出,在他身体四周的虚空中形成诸天神魔的投影,如同周天天道正神!

    而他四周的诸天,恍若天道世界降临

    这一刻,萧归客听到漫天神魔的诵念,诸天万界无数生灵的香火和祷告,化作天道的侵扰,让他杂念丛生!

    元未央斜斜飞起,带着无上的天道之威,碾压过来!

    "轰"

    洞庭湖畔传来无比恐怖的震荡,湖面炸开,掀起高达数十丈的白浪,涌向湖中,随即狂暴的气流四下横扫,吹得树木倒伏,乱石滚动如车。

    过了片刻,一切平息下来,洞庭湖水倒灌而入,很快填满了被他这一掌打出的一个小湖泊。

    青牛瞪圆眼珠,恶狠狠的瞪着公子元未央,但看到他背后的那个青衣老者,不由想起许应身后扶桑树上那头老眼昏花的金乌,便不敢造次。

    “这青衣老头,多半是个不世出的大高手,我还是不要惹出其他事端,免得还要磕头才能活命。”

    青牛想到这里收回目光,纵身一跃,跳上黑漆漆的妖云,飞向数十里外的洞庭山。洞庭山上,口线">萧归客四仰八叉的躺在一个大坑中,犹自冒着腾腾热气。

    青牛看去,只见上景宫的公子双目无神,直勾勾的看着天空。

    青牛暗道一声不妙,心道∶“那个叫时雨晴的姑娘,虽然修炼了傩法,但却是傩气兼修,以气为主,以傩为辅,还可以开解公子。但这个叫元未央的公子,虽然也是傩气兼修,但却是以傩为主,他动用的甚至就是傩法,而并非炼气神通!”

    他摇了摇头"怎么会有这样强横的人"

    他正盘算着如何开口,突然萧归客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声音嘶哑道∶“师伯,我要研究一下傩法!”

    洞庭湖畔,元未央登上湖岸,向青衣老者道∶“骁伯,经此一战,我觉得我可以回神都了。”

    骁伯微微欠身,道∶“老奴这便去请族人。”

    元未央面色澹然,飘然而去,声音远远传来∶"我先走一步,在神都站稳阵脚。此次我元家卷土重来,便无人能够感动。

    神都,一片愁云惨澹。

    这不知是今年第几次了,又有少年炼气士杀上神都,挑战各大世家的年轻一辈,以纯正的炼气,对战傩法,再度掀起傩气之争。

    各大世家的年轻一辈,已经败得不能再败。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轻微挫败他们对傩法傩术的信心信念!

    这些失败,比祖龙杀入神都带来的震撼还要大!

    毕竟祖龙是传说,是神话,是雄踞万古的大帝,各大世家败在他手中是理所当然,穷皇朝之力,将他击退就是荣耀。

    但此次不同,此次是那些修炼了炼气功法的年轻人,一次又一次的将他们地与正大的击败,将他们和傩法傩术一起踩在脚下,告诉他们,你们修炼的那玩意儿根本没用!

    这些事情告诉他们,你们坚持的玩意儿,就是废物,就算你们傩气兼修,也不敌炼气正统!

    这些事情还告诉他们,你们只有一条路,那就是皈依正统,重回炼气的道路上来!

    这是炼气对傩法的反扑,是炼气士的复辟!

    就在神都中人心惶惶的这一天,公子元未央安安静静的走入神都,向前来挑战神都的炼气士发起挑战。

    这一天,这些来自三千年前的天骄们,见识到了发挥到极致境界的傩法,见识到六秘运用达到极致的人物!

    元未央将盘踞在神都长达三个多月,计有十六位炼气士,统统扫荡一遍!

    这十六位炼气士是三千年前,天地剧变发生之时,高居仙界的各大古老的门派祖师选拔出来天之骄子,继承仙人祖师的衣钵传承。

    他们也是经历了不知多少磨难,才得到仙人祖师的认可,作为种子,流传后代。他们在神都的战绩,也证实了仙人祖师的目光。

    但在元未央手中,统统不堪一击。"未央公子!傩术的希望!"神都城中,无数人感动得热泪盈眶,高呼着元未央的名字,元未央成为他们心中的神,直到元未央走向他们。

    "我以炼气法门,领教各位的傩法。"元未央向他们道。

    这一天,同样也是傩法无比悲催的一天,公子未央以炼气士的身份,用神通横扫神都各大世家的年轻一辈,未逢敌手。

    “不是傩法不行,也不是炼气不行,而是你们不行。”

    元未央回归元府,向前来拜访的各大世家传人道,“我在一日,尔等皆为下品。”

    过了几日,元家零星几个族人返回神都,回到元家。

    元未央率领族人祭奠先祖,元府那些被拿走的分割的东西,也纷被送了回来,各大世家结束结交讨好,不断有上门提亲的人,甚至媒婆还应郭老爷子的意,来给郭小蝶说亲。

    皇城中,也有人带来消息,说皇帝身子不适,打算给元未央赐婚。元未央既不拒绝也不反对,谁都不知他的意。

    青衣骁伯来到元未央身后,躬身道∶“公子还是忘不了那个人?既然如此,为何不说自己是个女儿身?”

    元未央目光幽幽,道∶"元家想要在这个人吃人的时代存活下来,就需要一个霸道刚毅的男家主,不需要一个女孩儿。女孩儿,会让人觉得柔弱。”

    他顿了顿,道∶“我既然担负起元家,那么就要做一个合格的家主,不容元家再度遭到伤害。至于感情……”

    她目光地与“将来再说吧。”

    青衣骁伯叹了口气,道“公子挑起元家大梁,此次回京,震惊四座,但也困难遭人暗算。”

    元未央道∶“我已悟出天人之道,下连诸天万界,上连天道神明,就算是傩仙出手,也未必能奈何我。”

    这时,城中有消息传来。

    西方祁连山脉,苍梧之渊中有神光吞吐,一夜之间多出数座万仞大山,高不可量,上有仙光垂落,上连碧落,下照黄泉,疑似传说中的昆仑。

    各大世家听闻这个消息,蠢蠢欲动。

    蜀山剑门。

    巴蜀群山规模浩大,不逊于云湘十万大山,其中剑门七十二峰虽然不如峨眉等山,但也极为壮丽,鼎盛时期,这七十二峰之间常有剑气往来,穿梭如织。

    许应与时雨晴来到剑门,道∶“雨晴,咱们剑门的历代祖师葬在何处?”

    时雨晴警觉道"你打听祖师坟墓做什么"

    许应笑道∶“瞧你模样,怕不是以为我是盗墓贼人?我好歹是剑门太上长老,第一次上山,能不拜一拜历代祖师”

    时雨晴惭愧不已,解释道∶“我并非相信阿应师叔,而是我醒来之后便发现我们剑门遭了盗墓贼人,许多葬在山脚下山阴处的祖师墓穴,都被人盗挖了。”

    她取出一些令牌,道∶"我气愤极了,进去查看,那些盗墓贼人死了许多在墓中,把我祖师的陪葬品盗的一干二净,就留下这些牌子。”

    许应看去,却是陌生的物件,刻有周字的发丘印,还有刻有曹字的中郎将令。"周家的令牌我认得,这个曹是哪个世家”他心中纳闷。

    时雨晴带着他去祭拜蜀山剑门的历代祖师,许应记下这些祖师陵墓方位,心道∶“我并非贪恋各位祖师的宝物,只是想学习各位祖师道法……”

    他刚想到这里,突然心口一疼,只觉寒光临体,像是被剑气刺入心窝。

    许应惊疑不定,急忙循着这道剑气望去,只见剑门七十二峰的主峰之上,一口仙剑倒悬,剑光四射,剑气逼人,映照得群山尽显如剑般的锋芒!

    那剑光照在他身上,便让他觉得心窝一阵疼痛。

    “此剑便是初代祖师所留的仙器,名叫思无邪,意思是持剑者,思想无邪,黑暗磊落,胸怀坦荡,要以剑心鉴人。”

    时雨晴道,"传闻心有邪念之人,远远的便会觉得心口被刺一剑,邪念越深,刺得越疼。

    她正说着,便见大钟当当作响,被一道道无形的剑气打在身上,踉跄后退。

    而许应的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许应肩头的紫色仙草直接栽倒下来,不断抽搐。只有坑七和金不遗一无所觉。

    时雨晴道∶"你们被思无邪的剑气炼一段时间,便可以摒除邪念。在此剑下修炼,可保你们道心通明,通透无碍。”

    "铛"

    大钟被一道剑气打得连翻带滚,远远飞出,叫道∶“不怪我胡思乱想,我主人李逍客就是人面兽心的伪君子”

    许应心窝连连刺痛,急忙催动太一导引功,意守太一,总算剑气不袭,这才松一口气,心道∶“我一定是被钟爷教坏的,不如把钟爷挂在思无邪下面,让它时时刻刻接受熏陶。嗯,晚上盗墓的时候也须得心无杂念,要不然……好疼”

    他心窝刺痛,急忙收敛遐思。

    时雨晴带着他们前去见思无邪,道∶“苍阳尊者中仙道之毒极深,可能只有思无邪才能拔除他体内的仙道。”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