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傩气之争

    “我若是想栽培人体大药,便可以在此时下手,传授时雨晴藏有陷阱的六秘傩法,让她在蜀山剑门授徒,等到三百年后收割。”

    许应望向扶桑树下认真求学的时雨晴,心道,“借着蜀山剑门的名声,我便可以拥有数以千计的韭菜,一把收割干净,他们体内的六秘仙药可保我万年不死不灭!待到万年之后,我再出山,如法炮制,再收割一次。”

    许应面色渐渐阴沉,心道∶“现在的时雨晴就是个刚刚拜入剑门的傻丫头,根本不知人心险恶。但好在我是不老神仙……”

    他脸上阴霾尽去,露出阳光的笑容“否则,剑门惨桉便会再度上演,这丫头和将来的剑门弟子,便会变成人皮飘荡在剑门上空。”

    时雨晴毕竟是蜀山历代祖师选拔出的天才,傩法原本便不难,寻龙定位,很是简单,法门的运转也都是钓取仙药炼化仙药的法门,不像炼气那么复杂,她学起来很是轻松。

    唯一困难的便是开辟六秘洞天。

    她与许应的修为境界一样,都是第二叩关期,尽管失忆,但修为境界还在,六秘也变得无比厚重,想要打开六秘极为困难。但好在还有大钟。

    如今的大钟威能非凡,自悟金贵太上仙书,参悟出真灵虚静空明六字的精义,悬于空中便似无边无界。

    它的威力也是暴涨,各种道象烙印运用娴熟,能最大限度的发挥自己的威力,已经做到如许应那般内炼己身外连天地的境地。

    它甚至在催动道法神通时,可以做到自身不消耗的地步,永远战斗下去,这便是金丹大道在法宝上的运用之妙!此番景象,羡煞蛎七。

    大钟帮时雨晴打开泥丸、玉京、玉池、黄庭和绛宫五大秘藏,都可以办到,只是每开启一个秘藏,便吃力一分,时雨晴的修为也增加一分。

    待开辟到绛宫秘藏之后,大钟已经无以为继,无法凭借自身之力打开涌泉秘藏。“你的修为比从前深厚太多,此秘藏已非仙器不能开。人间至宝修炼到我这个层次已经绝顶了,我打不开,其他任何法宝也打不开。”

    大钟向时雨晴道,“峨眉掌教雁空城,也是靠他峨眉的仙器,才开启第六秘藏。你蜀山剑门,有仙器吗”

    时雨晴懵懂懂,有些胆怯,道∶“剑门的仙器,也是我可以用的么?大钟踟蹰一下,道“大概可以。”

    时雨晴道∶“我听说蜀山剑门的仙器,是一口仙剑,初代祖师所留,叫做思无邪。初代祖师飞升时,将它从仙界丢下,用来镇压我剑门气运。这口剑只有掌教才能用,我、我还刚刚拜入门中……”她担心不已。

    许应的声音传来,悠然道∶“我是蜀山剑门太上长老,辈分比剑门掌教还高,动用仙剑思无邪应该没有什么大碍吧”

    时雨晴又惊又喜,又有些不信,道“相公可有太上长老的信物”

    许应取出太上长老的令牌,时雨晴欢呼一声,心中又有些惴惴不安难道我拜入掌教门下,也是相公在背后暗中运作,用太上长老的令牌,胁迫掌教至尊,迫使他不得不收我为徒”

    她眨眨眼睛,想得更多等一下,相公怎么会有太上长老令牌难道他看起来是个少年,其实是个活了几千岁的老怪物我才十几岁,被他看中,便强行把我弄到手,拜堂成亲。他还利用权势,把我送到掌教门下……”

    许应在她眼前晃了晃,时雨晴这才回过神来,心道“哎呀,我胡思乱想些什么相公一定不是这样的人”

    突然,她脑海中各种记忆纷至沓来,自己拜入剑门,成为弟子,傩气之争,剑门惨桉,大变之世,天空扭曲大地倾斜,天地封印等等记忆,如同水中的浮萍,虽被浊水压在水下,但很快便浮出水面。时雨晴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她的记忆飞速回朔苏醒,三千年后天地解封,她从剑门苏醒,孤身瞭望,前往望乡台寻找剑门尊者,偶遇许应等等事情一一变得清晰。“这么说来,我稀里湖涂之下,走上傩气兼修的歧途”

    她脸颊有两行清泪滑落,喃喃道,“我这个掌门,怎么就做了剑门的叛徒?”许应诧异,询问道“娘子怎么了”“娘子”

    时雨晴面色微沉,记起更多的事“是了,这几日我还叫他相公还好他只是占我嘴上便宜,没有做出过分的事。”

    时雨晴羞愤难当,却不动声色,心道∶“但人心难测,说不定他占着嘴上便宜,就想占我身子便宜。且看他打算如何,若是占我身子便宜,我先假意从他,趁他不备时来个弑杀太上长老,清理门户”

    她想到这里,柔声细语道∶“我一时间有些恍忽,想到相公对我这么好,我却没能力做什么报答,有些惭愧。”

    正在此时,只听一个声音遥遥传来,吟诵道∶“五日银丝织一笼,金乌捉取送笼中。知谁放在扶桑树,祗怪满溪烟浪红好一头金乌”许应扬了扬眉,询问道“七爷,这诗是什么意思”

    虮七道∶“这诗说他五天时间用银丝编织一个鸟笼,抓了金乌送进鸟笼里,不知道被谁挂在扶桑树上,金乌散发的火与烟照得溪水泛红。他是抒发豪情壮志,说自己有手擒日月之志。阿应,你要多读书。”许应轻轻点头,道“在读了,一有空就看。”

    虮七冷笑道“你分明是助眠!我见你捧着书看了片刻,脑袋一歪就睡了过去”

    许应讷讷道“总不如传奇故事好看。”

    那声音来势很快,初时还在百里开外,此时已经到了扶桑树前,边走边道∶“听闻当世傩法,以神都为最,我拜访神都,拜会年轻才俊,二十战未有胜者。神都崔氏有言,说傩法强者,无人能出许应之右。今特来拜访。”

    许应向七道∶“神都崔氏,就是那个一直要挑战我,始终不敢出手的崔东篱么”

    虮七道∶“多半是他。”一人一蛇循声望去,只见一位年轻男子向扶桑树走来,中庭饱满,器宇非凡,行走之时仙气飘飘,目光神秀,心包宇宙,气纳山岳,有一种超然气度。

    他一身紫衣,身后跟着一只青牛,那青牛矫健,遍体筋肉,涨得牛皮鼓鼓囊囊,牛眼圆突,如光似电,妖气惊人得很,走来时便见乌云滚滚,笼罩方圆数十里那紫衣男子向许应见礼,笑道“在下上景宫萧归客,此次出宫,听闻当今修士走上岐途,傩法盛行,因此四处求教,未有败绩。我试图纠正这种歪风邪气,虽然击败神都各大世家传人,但他们说只有击败许兄,才可以证明炼气更胜一筹。”

    他微微欠身,道“请许兄不吝赐教。”

    许应轻轻点头,向身后的时雨晴道∶“娘子,你刚才说无法报答,现在报答机会来了。你去将他打发了。”

    时雨晴心头微震,悄声道“相公有所不知,他是上景宫传人,上景宫是上古时期的门派,传闻弟子门生极为稀少,但选出来的都是出类拔萃之人。他们上景宫,一世是要出一个仙人的,他们每一代宫主都可以飞升!”许应疑惑道“他们能渡过超级天劫”“不能。”

    时雨晴小声道,“超级天劫出现后,上景宫的宫主也没有办法飞升。不过上景宫每一代的传人也都是极为出色的人物,相当厉害。

    许应笑道∶“你开启五秘,现在修为实力大增,踏足五仙之域,可以与他一战。”

    时雨晴硬着头皮上前,心道∶“萧归客虽是上景宫的传人,但我蜀山剑门的传承也丝毫不逊。”

    只是她心中还有隐忧,上景宫的传承极为神秘,而剑门的传承却很多都失传了,剑门高深的剑诀是由仙道符文书写而成,难以解读。她虽然聪明伶俐,但还是难以参透历代剑仙留下的传承。

    萧归客见她走上前来,笑道“许兄不敢出手,只敢让一位姑娘来试探我的深浅吗”“废话少说”

    时雨晴叱吒一声,五秘全开,她的身后顿时浮现出二十座旋转的洞天,明亮至极!

    她的修为境界,已经到了足以将任意一个秘藏打开四座洞天的程度,无论速度、力量、元气、神识统统得到长足进步“休”

    她抬起衣袖,顿时大泽沸腾,大泽之水呼啸而起,形成无数口水剑,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形成百里剑阵

    时雨晴把自己都吓了一大跳,没想到自己的修为可以提升到这种程度!

    她打开玉池秘藏后,修为何止翻倍?“这就是相公…哑!许长老所说的五仙之域中的元气仙域”

    时雨晴信心大增,身形飘然而起,驾驭百里剑阵,飘浮在空中,天地因为她强横无匹的元气和神识运转,而剧烈震荡

    萧归客仰头,望向百里剑阵中心的时雨晴,面色凝重,向青牛道“师伯为我压阵”

    他腾空而起,如同一道紫气,切入剑阵之中那青牛紧张无比,盯着天空中两人的身影。

    扶桑树下,许应也在抬头仰望,突然道“七爷,钟爷,她的记忆觉醒了吧虮七还未回过神来,大钟已然道∶“没错,孟婆汤对她的影响应该结束了。孟婆汤的影响还在时,她以为自己刚刚拜入剑门,而现在,她驾驭金丹法力轻松如意,如臂使指,显然已经觉醒了记忆。蛎七醒悟过来“是啊”

    许应不解道“她既然觉醒了记忆,为何没有说出来”蛎七勐地点头,道“是啊她为何不说”

    大钟也不知其中原因,道“先看看她到底想做什么。”许应点头。

    说话之间,时雨晴已经将五仙之域的力量发挥到极致,战力直线提升,饶是萧归客得到仙家传承,也被打得连连败退,距离时雨晴越来越远,心中羞愧难当。时雨晴精通剑阵,距离她越远,剑阵的威力也就越强,萧归客的胜算也就越低。“必须和她近战搏杀

    萧归客眼中精芒一闪,拼着连续受伤,手段尽出,终于杀至时雨晴跟前,一拳轰去,运转上景宫仙家正法,这一拳仙气飘扬,有仙人下凡的气象!时雨晴抬手,无量剑气集于手中,与他以掌对拳

    两人拳掌相触,萧归客眼耳口鼻溢血,闷哼一声,倒跌飞去,无数剑气呼啸而来,

    将他切割得遍体鳞伤!萧归客周身不断有仙道符文亮起,挡住致命伤。时雨晴及时收力,没有痛下杀手。

    倘若她这一掌的力道完全吐出,哪怕萧归客的传承再怎么精妙,剑气也能将他切得粉碎!“领教了”

    萧归客落地,面色沉下,向飘浮在半空中时雨晴欠身,转身离去。

    时雨晴轻飘飘落下,道“萧师兄,傩法传承确有可取之处,你何不留下”萧归客充耳不闻,那青牛却缓缓站起身来,身躯越来越高大,铁塔一般,笼罩着这个商人部落。

    那青牛的压迫感越来越强,如同亘在天地间的神魔,冷声道“你们修炼傩法,走上歧途,还想拖我家公子下水不怀好意”

    这时,一股更加强大的压迫感袭来,那扶桑树上火光滔天,金不遗的身躯越来越大,如同一轮烈日突然出现在大泽之上,压迫着那头青牛。金不遗目光睥睨“小牛崽子,道歉”

    那青牛身躯颤抖,过了片刻,低头道“诸位,是我不对……”许应没有为难他,只让他磕了三个头,便让他离开了。“阿应仁慈,金爷也慈眉善目。”虮七赞叹道。

    许应目送那头青牛远去,若有所思,道“上景宫的传承还是很厉害的,萧归客各种仙家法门运用自如,比雁空城还要精湛。他若是修炼傩法,肯定再进一步,便是我的劲敌。”

    他有一种感觉,这场大变之世,只怕会诞生一些实力超然的怪物!“我再不努力的话,就要被这些怪物赶上了!”他心中暗道。

    是夜,到了晚上休息的时候,时雨晴躺在床上,心中既是期待又有些担忧,心道“只待他过来占我身子,我便动手清理门户”她等了许久,也不见许应进来占她身子,心中渐渐有些失望。

    这一宿过去了大半,突然许应敲门,时雨晴心里怦怦乱跳;“终于来了!许应没有进来,声音从门外传来“雨今天早起,赶路去蜀山剑门。”时雨晴失望万分,应了一声,慌忙起床,开门看去,只见许应等人已经收拾妥当,准备启程。

    时雨晴踟蹰半响,方才鼓足勇气,柔声道∶“相公这几日为何不要人家身子?”许应诧异道∶“雨晴,你不是已经觉醒记忆,为何说出这种话来”时雨晴呆了呆,死死捏紧拳头,周身无数细碎的剑气嗤嗤乱窜,却强行忍耐下来。

    “钟爷,我看出来了,她想占我便宜。”许应向大钟悄声道。大钟悠悠转动,道“我早就看出这女子有些不对劲。”许应点头,深有同感。

    时雨晴隐约听到他们的对话,额头青筋乱窜,勐然起身,叱吒一声,五指叉开,无数剑气如同浩荡洪流,呼啸而去,将远处一座山峰削平。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