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与孟婆谈判

    时雨晴悄悄捅了捅许应的腰眼,悄声询问:“阿应师叔,你先前要我和你联手对付的卖茶老太太,就是孟婆?”

    许应面不红心不跳,压低嗓音道:

    “不是。你不要捅我腰子。”

    时雨晴道:“你还打算用强,唯恐打不过她,还要我帮你......”

    “我说了不是。你不要瞎猜,我没有说过这话!”许应额头冷汗津津。

    孟婆抬起昏花老眼打量他几遍,咧嘴笑道:“前来喝茶的,讨茶的,

    路过的,还有要来杀老身的,就挂在桥下面。老身见多了这些人,但前来问事倒是少有。老身就是桥头卖茶的,能为公子做什么事?公子喝茶。”

    她把茶碗推到许应面前,斟好茶水。

    时雨晴顿时紧张起来,手指雨点般捅在许应腰间,压低嗓音道:“别喝,喝了就完了.........完了!”

    许应端起茶碗,一饮而尽。

    时雨晴露出绝望之色,跺脚道:

    记住网址

    “你怎么喝下去了?这下全完了!”

    许应放下茶碗,道:“澹了点。掌门,别捅腰了,疼。”

    时雨晴瞪大眼睛,孟婆眼角跳了跳,笑道:“你喝过茶了,便可以下去了。

    “我有事想请婆婆帮忙。”许应继续微笑道。

    孟婆抬眼打量他,又斟了碗茶,漫不经心道;“什么事?公子喝茶。”

    许应端起茶碗一饮而尽,放下茶碗道:“我想请教婆婆,关于我的身世。敢问婆婆,是否知道许家坪?”

    孟婆眼角抖动,又斟了碗茶,呵呵笑道:“公子试试这碗茶。”

    许应端起畅饮。

    孟婆手抖了一下,道:“公子稍候。”

    她把茶壶中的茶包取出,向奈河中丢去,叫道:“便宜你了。”

    奈河中突然波光潋艳,有黑龙从水中冲出,体型庞大无比,蜿蜒如山脉起伏,张口将那茶包吞了,一头扎入奈河之中,消失不见。

    奈河桥下被悬挂在那里的大钟、蚖七瑟瑟发抖,大钟看到那株紫色仙草也在瑟瑟发抖,心中一怔:“我还以为它与金爷一样是个硬汉,没想到它与我和七爷一样豁达超然。”

    它顿时有一种惺惺惜惺惺之感,不再那么敌视紫色仙草,心道:“坟头草揍过婵婵老祖,揍过金爷,揍过七爷,揍过阿应,唯独没揍过我。可见英雄惜英雄,它也察觉到我的不凡之处。”

    孟婆取出一个新茶包,放入茶壶,

    手掌放在茶壶下,一团幽冥鬼火在掌心跃动,散发森森寒气,慢火煮茶。

    许应静静等候。

    时雨晴不安的看向身后,只见身后奈河桥上鬼魂越来越多。

    这还只是元狩世界的奈河桥鬼魂,

    倘若视野可以看到诸天万界,无数奈河桥上皆有鬼魂在列队等候。

    这些鬼魂越积越多,排得越来越长,渐渐看不到尽头。

    随着鬼魂的增多,奈河桥也在自动变长,奈河也在渐渐增宽。

    孟婆把壶中茶熬的只剩下一碗,倒入碗中,那碗茶水竟冒着绿油油的光,很是粘稠,泛着一股不明气味。

    时雨晴仅仅嗅到一点,便冬的一声倒地不起。

    桥上一众鬼魂纷纷被迷,一个个记忆消散,飘然而去。

    “公子喝茶!”孟婆放下茶壶,盯着许应道。

    许应端起茶碗,手抖了抖,勐地抬头一饮而尽。

    这碗茶下肚,许应忽然只觉眼前有些模湖,头脑浑浑噩噩,天旋地转,冬的一声栽倒下来。

    孟婆舒了口气,嘿嘿笑道:“老身这茶,你喝了无数次,或许有些抵抗力。但老身换了新的茶包,你便扛不住了。老身这茶包,一包茶要伺候十六亿孤魂野鬼,你一口干了,可以老老实实再获新生。”

    她哼了一声,面相有些凶恶:“符毅、北辰子这几个小东西,又给我惹事,没想到被他寻到我这里来。”

    她正要开张,突然只见许应的腿动了动。

    孟婆心中大惊,只见许应缓缓爬了起来,右手抵住太阳穴揉了揉,目光有些涣散。

    孟婆的目光也有些涣散,呆呆的看着他,心中暗道一声不妙:“难道我这茶真的失效了?要不我尝一尝?”

    她急忙打消这个危险的念头,虽说是自己配的茶,但万一连自己都扛不住,一杯茶下肚就忘记了一切,

    岂不是要糟?

    许应用力晃了晃头,过了片刻才回过神来,向孟婆赞道:“好有劲的茶,上头。孟婆,现在可以回答在下的问题了吧?”

    孟婆脸色阴晴不定,突然咯咯笑道:“老身何时答应你,喝了茶便回答你的问题?这茶你爱喝就喝,

    不爱喝就走,老身不阻拦你。这只鸟,那口钟,还有蛇与草,你统统带走!”

    金不遗大怒,从桥下荡出身子,探头叫道:“死老太婆,晃点你家少爷是不是?信不信砍死你?”

    大钟和蚖七连忙劝道:“金爷,别这样!别这样!”

    “给阿应留条活路,别这样!”

    许应面色澹然,看着孟婆,道:

    “孟婆是前辈,应该见过我的过往,你也应当知道,我不会被永远困住。”

    孟婆手抖了一下,脸色阴晴不定。

    许应继续道:“你适才说,我服用孟婆汤无数次,将来等我恢复记忆之时,孟婆便不担心吗?”

    孟婆脸色微变,咯咯笑道:“我担心什么?老身只不过是奉上命,配合监视者而已,老身从没有强迫公子喝茶。”

    许应道:“这些事情,孟婆可以对将来的我解释。”

    孟婆脸色再变,冷笑道:“许应,

    当年的你虽强,但是你我之间并未有过一战,不值孰高孰下。你怎么便知你一定比我强?”她身后突然浮现出无穷无量的黑暗,笼罩大千时空,诸天万界,身躯无比广大,

    衣袍之下,长河奔流,从万千世界中驶来,带来无数孤魂野鬼!

    “你看我道象,需要惧你分毫?”她森然道。

    就在这时,忽然日光亮起,照亮奈河桥,孟婆抬起衣袖,遮挡日光,

    便见一只骨骼嶙峋的金鸟振翅飞来,身缠锁链,拖动一轮报废的红日贴着那浩瀚无边的奈河飞行。

    红日之中,无数纸钱碎屑颠簸,突然哗啦啦飞起,化作一只只寒鸦振翅而去。

    纸钱尽去,红日胜火,从奈河上方滚过。金乌骨骸拖动巨大的太阳,

    向奈河桥驶来,这种压迫感,让人喘不过气来。

    突然,金乌骨骸停顿下来,振翅飘浮于空中。

    红日之中,隐约现出一个人形虚影,那道虚影越来越大,渐渐填充整轮红日。

    他身躯伟岸,无数纸钱围绕他旋转,让他如同一个灰尽巨人。

    “孟婆,”

    那人坐于太阳之中,声音震动,

    道,“你这些年献上不计其数的孟婆汤,虽然是被迫为之,但毕竟结下了恩怨。冤家宜解不宜结,既然人家给了你台阶下,你何不趁机化干戈为玉帛?

    孟婆见到来人,不敢怠慢,欠身道:“原来是东岳。老身并非不给道友面子,而是他的事牵扯甚大,

    我若是告诉他我所知的,恐怕性命难保。而且当年,我也是立过誓言的,不得吐露关键!”

    红日中的灰尽巨人悠悠道:“没有让你直接说出,你只需告诉他线索,让他自己去寻。”

    孟婆犹豫不决,道:“上头虽说没有统治阴间,但可是盯了很久了!

    我担心上头寻找一个插手阴间的机会......”

    红日中传来灰尽巨人的笑声:“上头若真的能奈何阴间,我们早就死了,何必等到今日?”

    孟婆沉吟。

    灰尽巨人周身的纸钱呼啦啦散去,

    那个厚重的声音道:“你也知道,

    阴间并不太平,上头若是想惩罚你,恐怕使者还未来到,说不定便会被阴间强者除掉。”

    孟婆闻言,舒了口气,笑道:“有东岳这句话,老身便放心了。许公子,老身的孟婆汤你喝了不计其数,今后你不能追究老身。”

    许应点头道:“若是孟婆肯告知身世,我必不追究。”

    孟婆散去异象,道:“公子可以前往昆仑寻找许家坪,当年你便是从那里走出。”

    “昆仑?”

    许应追问道,“还有呢?”

    孟婆迟疑一下,想说又不敢说。

    红日中传来那灰尽巨人的声音,

    道:“她当年立过誓言,不能说出口,否则必有死劫。”

    许应向那轮红日欠身见礼,道:

    “多谢前辈仗义执言。”

    红日中有个身影缓缓站起,微微欠身,笑道:“许道友,对你好的,

    未必对你真好,说不定我也是存了利用之心呢?”

    许应怔然。

    金乌骸骨振动羽翼,拖着红日再度启程,很快远去。

    孟婆取下金绳,将蚖七、大钟、金不遗和紫色仙草释放,道:“许公子早些离开,老身泄露天机,只怕不久后便会有灾劫。你走得晚了,

    连累到你。”

    许应称谢,抱起昏睡不醒的时雨晴,道:“前辈,她是否会忘记从前?”

    孟婆道:“她没有喝茶,只是嗅到气味昏睡过去,最多有点失忆,没有大碍。她的魂魄有仙法保护,

    要不了多久便会醒来,记忆应该也会慢慢恢复。”

    许应松了口气,告辞走出奈河桥。

    过了不知多久,时雨晴幽幽转醒,

    望了望四周,只见自己躺在一条大蛇的脑袋上,寒风萧萧,风儿吹得甚凉不远处还有个少年,身着黑衣红带,正在研究一个囚字封印。

    时雨晴仔细打量那少年,觉得很是陌生,疑惑道:“你是谁?我在何处?”

    那少年回头,露出被阳光晒黑的笑容:“你醒了?咱们昨晚成亲,你喝得太多了、你忘记了?”

    “成亲?”

    时雨晴惊叫一声,慌忙起身,

    “不对!我何时与你成亲了?我明明记得我昨天还在剑门,是了!昨天刚刚举办的拜师大典,我在大典上考了第一,拜在掌教门下!”

    金不遗站在蚖七的白色长角上,闻言疑惑道:“阿应,孟婆不是说有点失忆吗?为何这女孩看起来比我还要不妙?”

    许应面色凝重,时雨晴的有点失忆,失忆到三千年前。

    “不知道孟婆说的慢慢恢复,到底有多慢。万一也要恢复三千年......”

    许应没有急于前往昆仑山,而是先回一趟扶桑树,稍作修整。

    一个商民道:“十天前一个叫薛赢安的前来,见恩公不在,便留下一封信走掉了。”

    许应展开信件,薛赢安在信中说近些日子有些衣着古怪的年轻炼气士出没,挑战各路傩法高手,实力极为强大。有些人在寻找他,让他多加小心。

    许应没有放在心上,把信件放在一边。

    这几日,时雨晴总是像跟屁虫一样跟在许应身后,这个丫头很是小心,唯恐跟丢。

    孟婆说的慢慢恢复记忆,着实让许应头疼,时雨晴丝毫没有恢复记忆的样子。

    “蜀山剑门,难道就这样绝户了?”

    许应眨眨眼睛。

    这日,许应走在时雨晴前方,突然“啪嗒”一声,从身上掉落下来一卷经书,许应恍若无觉,径自向前走去。

    时雨晴捡起来,却见经书封面写着《六秘寻龙定位术》的字样,她鬼使神差翻开看去。

    “啪嗒!”

    许应又掉下来一本经书,时雨晴走到跟前捡起看去,却是一本名叫《泥丸长生正法》的书籍。

    “啪嗒!”

    许应又掉了一本经书,时雨晴走过去捡起、只见是一门名叫《黄庭神识正法》的经书。

    就这样,许应走一路掉一路。

    不过多时,时雨晴便见到《玉池元气正法》《绛宫心力正法》《玉京阴阳正法》和《涌泉魂魄正法》

    等经书。

    时雨晴捡了一路,招手道:“相公,你的希夷之域漏了!相公,相公?”

    许应撒腿,一熘烟跑得无影无踪。

    时雨晴追之不及,只好抱着这些书,来到扶桑树下坐着,等候许应。

    就在此时,扶桑树上,一条大蛇缓缓的垂下脑袋,声音中充满了诱惑:“小姑娘,这六秘傩法,你要不要学啊?”

    时雨晴欢喜道:“好啊!你懂得?”

    大蛇围绕她缓缓转动,忽左忽右,

    忽东忽西:“我可以教你。”

    一口大钟飞来,悬在时雨晴面前,

    悠悠道:“我可以助你打开人体六秘。”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