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再去望乡台

    乔子仲返回峨眉山,向雁空城道:“徐福被我所伤,今后不会再来峨眉骚扰了。’

    雁空城见他伤势颇重,心中也是一惊,便要帮他治疗。

    乔子仲摇头道:“我虽然受伤,但还不至于死。我也开辟了泥丸秘藏,你大可放心。今晚我住在峨眉药师殿,你不要进来打扰我。若是今晚无事,我便能活下来,再无后顾之忧。若是挺不过今晚,你待到天亮后进去为我收尸,也无须难过,埋在我先前的墓穴中即可。”

    雁空城听得心惊肉跳,道:“祖师需要布置什么吗?

    乔子仲道:“我被人暗算,盗走了我很多法宝,不过想杀我也非易事。我布置的时候,你可以在旁边看着。

    雁空城跟随他来到药师殿,乔子仲在殿外——圈布置峨眉禁术九霄神龙引,属于仙术中的顶级阵法,又在内一圈布置天象诸天劫阵,是一座杀伐大阵,模拟天道降劫。

    而后又在里层布置玄冥五鬼锁魂术,再里一层,布置大周天神魔阵法,内扣逆小周天天魔阵。

    乔子仲又在药师殿的地板、墙壁、柱子、穹顶等各处布置了各种神通禁制,或者仙道符篆,又脱掉衣裳,在自己身上画满了仙符。

    雁空城看得心惊肉跳,询问道:“祖师不是疗伤吗?”

    乔子仲道:“修行摊法有大恐怖,这种恐怖,与炼气士的入道恐怖。渡劫恐怖,号称三大恐怖。我今晚便要面对这种恐怖,因此要做好万全准备。’

    他布置妥当,请雁空城出去,道:“明日来见我。”

    是夜,夜深人静。

    药师殿外突然寒风乍起,群星像是萤火虫般在天空中乱窜,雁空城出来看时,只见天空中突然出现火红的月亮,共有两轮,在空中移动。

    红月滚动,悬在药师殿的上空,便一动不动。

    忽然,红月消失,群星隐去。

    药师殿中,乔子仲心有所觉、睁开眼睛,开口道:“我于殿内殿外,布下各种阵法,道友虽是有备而来,但想要入阵破阵,近我肉身,只怕须得付出一些代价。

    殿外传来人声,分不出男女,又像是同时具备男声女声,音线重迭,像是在关怀好友,询问道:“道友为何受伤了?我记得你-向谨慎,很少与人冲突。当年我与你播种时,误中同一粒种子,那时道友竟不与我冲突,选择退让。如此谨慎的一个人,怎么会让自己受伤?”

    乔子仲面无表情,音线也没有任何情绪上的变化,道:“我无非是不够谨慎而已,道友不可学我。

    那声音沉默片刻,道:“我若是学你,便长驱直入,你重伤之下布置的阵法、禁制,很难阻挡我。

    乔子仲道:“我临死之前可以将你重创,你再学我设计-处大殿,布下埋伏,等另一个人前来。”

    那声音又沉默片刻,叹了口气,道:“说不定我只是寂寞,想找一个道友聊一聊,并无恶意呢?”

    乔子仲冷笑不语。

    殿外的声音笑道:“你莫非重视峨眉的新掌教,因他而受伤?”乔子仲脸色顿变,便要站起身来,突然醒悟,又缓缓坐了下去。

    殿外的声音道:“或许我应该请这位小道友过来。

    乔子仲道:“我峨眉飞升的祖师,数量众多,他们在三千年前的那场剧变中保住峨眉这一根独苗。你敢动他,我不知你的下场会如何。不过明年今日,我当为道友上坟。”

    殿外的声音沉默下来,久久没有声息。

    乔子仲依旧暗暗提防,不敢有-丝懈怠。如此到了清晨,太阳升起,阳光照入药师殿,只听殿外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叹息声渐渐远去。

    乔子仲依旧不敢放松,依旧在防备,如此又过了-盏茶的时间,又有阳光照射到药师殿中。

    突然,殿外的“太阳”熄灭,那个声音笑道:“道友一生谨慎,在下佩服。”

    他的声音远去。

    乔子仲等候片刻,这才放松下来。

    他推开药师殿的门户,太阳才刚刚升起,云雾皑皑,缭绕峨眉群山,金顶率先出现在阳光之中。

    乔子仲如获新生,长舒一口气:“终于活下来了。”

    云梦泽,扶桑树。

    天刚朦朦亮,气候变得有些冷了,年迈的金乌身上的火焰渐渐变得暗澹,于是金乌展开翅膀,用力扇动一下,让自己身上的火焰变得旺盛起来。

    它张口呼的一声喷出体内熊熊神火,把扶桑树点燃。

    自从它在树.上定居后,这株神树因为可以时不时得到它的神火淬炼,长得便愈发旺盛了。

    许应与大钟带着清晨的凉雾走来,只见商民们已经开始-天的劳碌,很多炼气士开始一天的晨练,也有些人在准备

    长矛、渔网等物,准备狩猎。“阿应!”

    畅七迎上前来,道.“婵婵老祖已经把那些宝贝儿的烙印抹除了.她老人家说,只抽你三成的水。

    许应点头:“抽三成的水,能把赃洗干净,也算是公道。婵婵何在?”“那边,打算出去捕鱼。”

    许应闻言有些疑惑,竹婵婵无利不起早的,岂会主动帮助商民捕鱼?

    “阿巴阿巴。”人群中的竹婵婵回头,木讷的向他说道。

    许应脸色一黑:“草爷怎么玩上瘾了?”

    他急忙取出一片不死仙药的叶子,紫色仙草立刻丢掉竹婵婵,兴奋飞来,落在许应肩头。

    七告状道:“草爷昨天还控制我,我原本打算去峨眉找你们的,被它控制就”

    许应木然道:“阿巴阿巴?”

    七毛骨悚然,不敢再说下去。大钟叫道:“死草,你死定了,连阿应你都敢动!我去告诉金爷!”

    紫色仙草控制许应,从他那里抢回自己的一片叶子,掰着脑袋数一数,有四片叶子,心里很是欢喜。

    金不遗被大钟唤醒,立刻垂下长长的脖颈,鸟首来到被控制的许应面前,凶相毕露,喝道:“草,你可知金爷的厉害?快把公子放开,否则金爷阿巴?

    金不遗头顶顶根紫草,迷茫的抬起头来,东张西望,疑惑道:“阿巴阿巴?”

    七和大钟惊恐万状,一起看着那根紫色仙草,瑟瑟发抖。许应见状,喝道:“草爷,放开金爷!你看我手里的是什么?”他正打算取出最后-片不死仙药的叶子,却摸了个空,心中纳闷:“古怪,我的那片一片叶子哪里去了?刚才明明还在!”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全网首发:域名

    刚才他被紫色仙草控制的事情,他竟一无所知!

    竹婵婵也清醒过来,见他这幅模样,慌忙道:“镐京还没有炼成,既然你没有事,那么我便先回镐京了!姜太师还在等着我回去呢!”

    许应连忙道:“婵婵,周天子不知何时归来,当心他砍你脑袋!竹婵婵来到他身边,悄声道:“那坟头草不祥,我这些日子过得浑浑噩噩,时而清醒时而混沌,便是它对我动了手脚。

    镐京没炼成,我便不会送命。你放心,我不会让镐京炼成的。告辞、告辞!”她祭起飞来峰,慌里慌张飞去,忽然又飞了回来叫道:“你那三成水,我已经抽走了,下次有这等好事,记得通知我。量大的话,给你折扣!

    许应目送她远去,心道:“草爷真是的,把这姑娘吓走了。不过,人间自有真情,草爷控制其他人,都不控制我。我们是生死交情!”紫色仙草控制金不遗飞来飞去,四处喷火,许应瞅准时机,-把住紫色仙草的脑袋,将它从金不遗体内拔出来。

    仙草大怒,-人一草大打出手,打得翻天覆地。

    许应被打得鼻血长流,于是抓住紫色仙草脖子,在它根茎相交处重重顶膝,打得仙草满地打滚。

    七和大钟见状,各自悚然。

    紫色仙草老实了一段时间,但许应、七等人都留意到,它在对着石头悄悄练习顶膝技巧,心中都有些凛然。

    “阿应,要不你还是道个歉吧。”七劝道。

    “是啊是啊!”大钟道。

    许应冷笑:“我断然不会向它屈服!”

    最终,许应还是决定屈服一下,向紫色仙草认了个错,道:“大家都是朋友,我不应该用如此下流手段攻击你,希望你能原谅我。紫色仙草倒是很大度,便原谅了他。

    许应舒了口气、静下心来,打磨自己的金丹和道法、磨砺武道,将自己的所学所悟传授给商民。

    虹七也潜运心神,用心学习参悟《金贵太上仙书》,心道:“我只要学会金丹大道,距离提升地位,便又近了一步!”

    他雄心勃勃:“我虽然奈何不得草爷和金爷,但破钟一定可以奈何!早晚有一天,它要叫嚷着七爷饶命!”

    许应教授他们之余,便将那些盗自乔子仲陵墓的法宝取出,细细祭炼。

    他在为阴间之行做准备。

    此去阴间,捉拿孟婆,孟婆活得太久远,实力高深莫测、他必须做好万全准备,以备不时之需不测之事。

    这次分赃,婵婵抽走三成水,其中带有定地水风火四颗铃铛的楼宇,被她收走,地上烙印山河道象的金砖,也被她拿去,算作三成赃物。

    许应手中还剩下二十四枚山河皓月珠为-套法宝祭炼之时他察觉这套宝物极为厉害,威力惊人,恐怕每一颗珠子都不比钟爷逊色多少!

    二十四枚加在一起,更是一套顶级的仙家阵法!“清霜祖师太厉害了。”

    许应摇头赞叹,感动莫名,“他为我炼制的宝物,太好了。”除此之外,还有道台、水榭、廊桥、卧波桥、瀑布、镇陵兽等宝物,也都厉害非常,只是最让许应看中的,还是疯师叔临终前所画的那幅壁画。

    疯师叔在临终前大彻大悟,将自己的感悟和对仙界的向往,融入到这幅画中,让这幅画拥有鬼神莫测之机!

    但这幅画还不是法宝,需要许应将之炼成法宝,才能发挥威能。许应祭炼时很是仔细,唯恐自己的道法污染了这件宝物,破坏了画中的道韵。

    过了十几日、他才将此画炼成、不再是一面石壁,而是一幅可舒可卷的画。

    许应又带着这幅画,找人装表,做成卷轴,再让大钟在空白处加上一个钟形烙印,让七加上一个蛇形烙印,最后由金不遗盖上金乌烙印,这才罢休。

    “这幅承载着峨眉疯师叔的仙道图,便叫做疯魔图罢。”许应道。七连忙道:“阿应,不如便叫道化图,意指疯师叔临终前悟道所化的仙图,你觉得如何?”

    许应面色温和,道:“还是七爷有文化,胜过我良多。草爷,你多与七爷接近接近,学习学习。”

    紫色仙草进入七的希夷之域,七于是便常常传来阿巴阿巴的声音,时常浑浑噩噩。

    又过两日,许应准备妥当,商民中不少炼气士来祭祀金不遗,提供给它六秘仙药,金不遗也难得的清醒。

    一切准备就绪,许应立刻动身,前往阴间望乡台。

    他对奈何桥了解不多,上次登桥,还是从望乡台经过,得到袁天罡指点,这才得以寻到奈河桥离开阴间。

    此次,许应带着金不遗、七和大钟重回零陵,再走从前的道路,无论许应还是七,都有些唏嘘。

    尤其是许应,他便是在望乡台看到了自己真正的故乡,许家坪。不过那时大钟遭到重创,昏迷不醒,没有那段记忆。

    许应经过望乡台外的阴间小店时,也倍觉亲切,笑道:“这里面有老鬼,我们上次来到这里的时候,他们在店里吃人呢!”

    不过他望向那家酒肆,却见酒肆空空如也,那些吃人的骷髅全然不见踪影。

    七飞速来到跟前,仔细打量-番,回头大声道:“阿应这些骷髅

    音,时常浑浑噩噩。

    又过两日,许应准备妥当,商民中不少炼气士来祭祀金不遗,提供给它六秘仙药,金不遗也难得的清醒。

    一切准备就绪,许应立刻动身,前往阴间望乡台。

    他对奈何桥了解不多,上次登桥,还是从望乡台经过,得到袁天罡指点,这才得以寻到奈河桥离开阴间。

    此次,许应带着金不遗、七和大钟重回零陵,再走从前的道路,无论许应还是七,都有些唏嘘。

    尤其是许应,他便是在望乡台看到了自己真正的故乡,许家坪。不过那时大钟遭到重创,昏迷不醒,没有那段记忆。

    许应经过望乡台外的阴间小店时,也倍觉亲切,笑道:“这里面有老鬼,我们上次来到这里的时候,他们在店里吃人呢!”

    不过他望向那家酒肆,却见酒肆空空如也,那些吃人的骷髅全然不见踪影。

    七飞速来到跟前,仔细打量-番,回头大声道:“阿应,这些骷髅被人除掉了!'

    许应诧异,来到跟前仔细打量、只见店内横七竖八倒着许多具枯骨,骨骼上多有剑痕,而剑痕的四周,呈现出烧焦的痕迹。许应诧异,细细打量,只觉剑痕中残留的剑意极为精妙,不比九龙山的剑术逊色。

    “但不是九龙山的剑术!”

    许应仰起头,看向前方青雾皑皑的望乡台,低声道。

    “看来,果真如徐福所说,除了雁空城之外,还有不少被诸仙挑选出的炼气士,从三千年前的劫难中存活下来!”

    一场引发元狩世界的变故,正在悄然发生!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