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你的神话

    作为峨眉的掌教,雁空城虽然年轻,但还是将峨眉历代祖师的名讳记下,他们的事迹也倒背如流。

    乔子仲在峨眉的历代祖师中名声不显,事迹也不多,原本放在历代祖师之中并不引人瞩目。

    他的经历算不上传奇,就是拜入峨眉山,修炼,资质很好,悟性很好,修为很高,成为祖师。

    他的一生没有经历什么除魔卫道的大战,也没有做出过惊天动地的大事,没有可歌可泣的爱情。

    但在这一刻,不同了。

    两万多岁的乔子仲出现在雁空城的面前,让他不能不惊讶。

    因为,根据峨眉的典籍记载,这位清霜祖师早已身故,就葬在峨眉山中!

    乔子仲淡淡道:“修仙之人有长生秘术,不足为奇。健法本身便是炼气的分支,当年我修炼健法,成为健仙,于是假死脱身,逍遥自在,在人间做一个陆地仙人。

    雁空城将信将疑,喃喃道:“健仙的历史,有这么久远吗?

    乔子仲还是那幅普通人的模样,看不出有任何特别之处,道:“峨眉发生剧变,所有人消失,天地大改,我重回此地,以为峨眉道统就此失传,没想到天地重现时,你居然存活下来。我于是便重新拜入峨眉门下,想看看历代祖师为何选择你。

    雁空城不再迟疑,躬身拜道:“弟子拜见清霜祖师!

    乔子仲侧身避开,道:“你是峨眉掌教,我是你门下弟子仲子乔,并非祖师清霜,你要谨记。刚才徐福对你动了杀心,我才不得不现身,迫使他知难而退。

    他顿了顿,道:“我可以帮你一次,不可能帮你无数次。既然你已经识破我的面目,那么我便就此离去。雁空城大声道:“祖师!

    乔子仲停下脚步,疑惑的看着他。

    雁空城声音有些颤抖,沙哑,还是大声道:“祖师,峨眉山除了你和我,没有别人了!”

    乔子仲道:“我的保命之道,便是普普通通。我刚才为了救你,展露出不凡,逼退徐福,已经使我陷入危险境地。我不能留在峨眉了。

    雁空城强忍着眼眶中的眼泪,大声道:“天地封印之前,峨眉山有三万七千位弟子,现在只剩下我们了。这个担子,我打不起来啊祖师!

    乔子仲皱眉,道:“我之所以长命,是因为我足够小心,足够普通。我不能留下来帮你。你现在是峨眉掌教,他们选择你为掌教,一定有他们的道理.

    雁空城低声道:“我一个人守着这么大的家业,很害怕。我总担心峨眉会断送在我手里,我担心我死了,峨眉的道统就绝了,我担心我败了,峨眉的名声就葬送了。

    他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滑落下来。

    这时,一双脚出现在他的眼前,雁空城抬头,看到乔子仲死人一般的面孔。

    “等你成长起来,我再走。”乔子仲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道。

    雁空城擦去眼泪,笑道:“祖师留下,我心里就有主心骨了。”

    “不,你才是峨眉的主心骨。

    乔子仲身影一动,消失不见,声音悠悠传来:“徐福对你动杀心,此例不可开。我须得让他知道,我峨眉并非无人!”

    他还有一件事没有说出口,心道:“况且,徐福出现的时机太微妙了,我家被洗劫一空,他就出现了。此子在这两千多年间,小动作不断,难道这次盯上我了?

    雁空城追上前几步,只见白云悠悠,青山含翠,已经不见乔子仲的踪影。

    “清霜祖师竟能从大商时期活到现在,难道成为傩仙,真的可以长生吗?”

    雁空城怔怔出神,许应传授他傩术傩法,但却没有说过傩仙可以长生这回事。

    而且即便是许应,对此事也不敢肯定,因为许应曾经见过一位在隐景地避世的女傩仙,名叫白秋姿,已有四千岁。白秋姿在自己的隐景潜化地中藏身,自言近些年衰老速度加快。

    只是这些,雁空城并不知晓。

    “有清霜祖师坐镇,峨眉复兴可期!”

    另一边,许应避开徐福,离开峨眉山,直奔云梦泽而去,

    他上次是借祖龙复生引起的动乱,这才摆脱徐福的控制,这次自然不希望自己落入徐福手中。

    “钟爷,你从前与徐福交手,一招被擒。此次若是徐福追来,你能坚持几招?”许应心中隐隐不安,询问道。大钟盘算片刻,道:“我离开报废主人之后,破而后立,今非昔比。婵婵老祖提炼法宝碎片,用不知多少宝物为我炼此真身。我还参悟出金丹大道的真、灵、虚、静、空、明,身上又有八个仙道符文,日常还借你和七爷的气血修炼,当然没还过。我的实力,比那时强了不知多少!现在,我能坚持两招!”

    许应沉默片刻,叹了口气。

    大钟连忙道:“或许坚持一招。他的乾坤一手,我觉得还是躲不过去,或许一招就被擒下。”

    许应痛心疾首:“钟爷,我也能被他一招擒下,你并不比我高明多少!”

    大钟讷讷道:“但是他打我,一招打不死,打你,一招就死了....

    许应黑着脸,东去三万里,来到巴南一代。

    徐福始终没有追来,许应稍稍放心,笑道:“钟爷,我们此行收获匪浅,解决了符毅这个隐患不说,结识雁空城这样的朋友。雁空城这小子居然三千岁了!”

    他禁不住惊叹,自己居然见到了三千岁的少年,真是一次不可思议的旅途。

    大钟闻言,心道:“阿应还是把自己当成捕蛇者阿应,才十八岁。不过算起来,他应该十一岁,因为七岁之前的记忆都是假的。”

    “想要解决北辰子和玉棠二人,就有些困难了。

    这两人是臭棋篓子,一向形影不离,有空便坐在一起下棋,无法逐个击破。”

    许应盘算道,“不解决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便又被他们暗算。我不可能次次都幸运,能够摆脱他们的算计。不过总算从符毅那里得到了一些线索!”

    他望向远处,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道:“孟婆总是在奈何桥上卖茶,寻到她比寻北辰子和玉棠简单太多了。钟爷,你说孟婆会知道许家坪吗?”

    他露出自信的笑容:“我觉得她一定知道!”

    就在这时,他看到前方一座山头上飘浮着一块方方正正的石头,石头上站着一人。

    许应心头一跳:“徐福!没想到他来得这么快!”

    大钟沉声道:“阿应,怎么办?”

    “躲肯定是躲不过去,他守在前面,显然是已经算定我们要经过那里。”

    许应硬着头皮上前,大钟也悄悄汲取许应的气血,渐渐提升自己的威力。

    “阿应,待会我若是没有血拼徐福,而是转身就跑,你一定要知道我并非不讲义气。”

    大钟悄声道,“我并非贪生怕死,而是去搬救兵,让金爷来救你。”

    “嗯。”许应道。

    徐福在方丈仙山上等候,见他飞身前来,后退一步,示意许应登上仙山。

    许应在仙山旁边停步,并未登山。

    徐福不以为意,与他齐头并进,一起向云梦泽方向而去,风轻云淡道:“能再见到许君,我心里也是欢喜得很。许君见过雁空城,觉得炼气士的道法神通如何?

    许应道:“精妙绝伦,叹为观止。

    徐福笑道:“峨眉的传承,只是炼气士万千传承之一。古老时代,还可以飞升的时候,这些炼气士宗派留下了精妙的仙法仙诀,传承久远。

    三千年前的天地剧变,这些宗派飞升到仙界的仙人,肯定会为他们各自的道统留一条后路。

    他望向远处笼罩在云雾之中的山岳,那里还不断有新的奇山涌现,道:“继承他们道统的传人逐一复苏的时候,你会看到炼气士的新生。

    他看向许应,道:“你可以折服一个雁空城,但折服不了所有人。当今天下,健师腐朽的世家,腐败的世道,在炼气士面前,不堪一击。健法的昌盛,只是一时现象,就像祖龙焚书坑傩那样,终将付之一炬!许应笑道:“阿福,或许也有可能是这些继承道统的人,会主动接受健法,赋予炼气以新生。你也接受健法吧,

    徐福目光扫来,许应与他对视,眼中没有惧色。

    大钟顿时紧张万分,随时准备暴起,

    心道:“我先替阿应挡住徐福的致命一击,再逃走也不迟!

    突然,徐福的身体渐渐绷紧,一股战意自他体内提升!

    许应微微一怔,他察觉到这股战意并非针对自己!

    这时,他看到了一个长着死人脸的普通人站在远处,许应心头一跳,立刻从徐福身边抽身而退。

    “你让我意外了。”

    徐福淡淡道,“你老老实实收割你的庄稼,没有人有机会对你下手。你却主动寻上我,为何?

    那个普通人正是乔子仲,面色漠然道:“你不应该对峨眉掌教动杀心,更不应该存操纵之心。

    徐福惊讶,不解道:“就为了这事,你来阻截我?你知不知道你在冒生命危险,你收割了太多庄稼,体内积累的仙药足以让其他收割者对你垂涎三尺。你全盛时期,没有人会冒这个险,但只要你受伤,

    他们就会像闻到血腥味的鼠狗围上来,等待掏空你的机会。

    乔子仲走来,身后隐约浮现出一个个洞天的虚影,道:“我不全是为了峨眉。你盯上我很久了对吧?对我来说,你是一个隐患,对峨眉来说,你也是一个隐患。我会用最小的代价,给你一个教训。

    徐福皱眉,不知道他为何这么说,不过,他也无须知道。

    站在方丈仙山上,他便是仙人,便是无敌!

    “你将峨眉的法术与健术融合,把移植而来的洞天炼到无毛无界的境地,令人叹服。

    徐福站在仙山上,衣衫无风自动,淡然道,“峨眉是仙家正统,你得到峨眉真传,又将健法融合得如此完美。好,我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能接下我一招,我放你离开,不再过问峨眉。

    乔子仲向他走来,他的法力、元气、肉身、神识、元神、阴阳二气,无不达到仙人的层次,再加上峨眉的仙法传承,哪怕他是移植而来的洞天,也极尽完美!

    乔子仲出手,这一刻,他周身竟然仙光绚烂,让这个容貌平平的炼气士宛如真仙降临!

    峨眉的神通在他手中进发出仙道才有的威能,合天地之道,挟天地之威,向方丈仙山上的徐福攻去!

    许应此时已经走远,突然心神悸动,回头望去,便见难以忘怀的一幕。

    方丈仙山上,仙道如长河,汇聚成流,迎上乔子仲的峨眉神通!

    那条长河,宛如天河,如此壮丽,令人过目难忘。

    “阿应,别看了,快走!”大钟催促道。

    许应收回目光,加快速度,将极意自在功催发到极致,向云梦泽方向掠去,现在离云梦泽还远,即便他一刻不停的催动极意自在功,恐怕也得花上一天半载才能赶到扶桑树下。

    突然,前方一座小巧仙山从天而降,

    徐福脚踩方丈仙山,黑色衣衫向四面八方摊开,徐徐降落。

    许应放慢速度,咬了咬牙,向前走去,再度来到方丈仙山旁边。

    “刚才那一招如何?”徐福习惯性的面带笑容,问道。

    许应由衷道:“妙不可言,是我见过的最强最美的神通。

    “你创的。”

    徐福停下,没有继续前行,道,“许君,是你创的。许君,如此完美如此强大的神通,是你在海外传给我的。”

    许应向前走去,回头望瞭望,徐福没有阻拦,让他有些不解。

    不过,既然徐福不想捉住他,那么他便趁机离开!

    后方,传来徐福意味深长的声音:“许君,你想融合健法,想让神通结合健术,就是对你自己的背叛!

    许应充耳不闻,化作一道长虹破空而去。

    徐福目送他远去,过了片刻,突然咳嗽两声,取出方帕擦去嘴角的血,低声道:“不愧是两万岁的老怪物,修为太深了但并非炼气不敌他健气兼修!他比我伤得更重!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