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虫群

    许家坪,一个让许应魂牵梦绕,却又不敢深思的名字。

    他体内有一个古怪的封印,这个封印让他每次回忆起许家坪,记忆都会错乱。每次回忆起的父母,模样都不一样,名字也都不一样。

    但可怕的是,他自己对此没有任何印象。

    他记不起任何一对父母的名字,也记不清他们的面目。

    而且随着他回忆的次数增多,渐渐就像是触发了某种封印机制,会清除他的记忆,让他忘记关于许家坪的细节!

    待到他再度回忆许家坪时,又会陷入相同的循环血

    许家坪,就像是一个魔咒,把许应的记忆困在里面,永远无法走出去。

    愁容老者道∶“根据我所知道的消息,许家坪是你第一世的故乡。”

    许应心神激荡,声音有些沙哑,追问道“许家坪在何处”

    愁容老者摇头道∶“你比我古老太多了,我怎么可能知道你第一世生在何处”

    许应沉默下来,心中有些失望,道∶“或许我关于许家坪的记忆,只是封印的一种,是故意扰乱我的记忆的封印。”□

    愁容老者迟疑一下,道∶“应该不是。你关于许家坪的回忆,之所以每次都不同,据我所知,应该是为了混淆你的真实记忆,而并非封印。

    许应心头微震,向他看去。

    愁容老者破罐子破摔,道∶“我只是负责监控你,每当你在某地待一段时间,我便把你记忆洗掉,给你换假身份。如此一来,你便永远无法成长,无法成为威胁。我不是第一代炼气士,我之前有前任,我前任可能还有前任。像我们这样的炼气士,就是消耗品。”

    他嘿嘿笑了起来“消耗完了,就可以飞升了。嘿嘿,只不过是飞升到深渊里去,成为尸体,成为肥料!”4

    他声音悲愤,过了片刻才稳住道心,道∶“小老儿有些失态,让许公子见笑了。我虽然不够古老,但有人足够古老,她知道的比我更多。这个人,就是孟婆。”国

    许应闻言,立刻想到奈何桥上的那个卖茶的老太婆。

    自己进入望乡台时,曾经见过她,差点便喝了她的茶水。还是孟婆认出他,说他来骗茶喝,将他撵了出去。□

    “我们这些监视者,每次在重置你的记忆的时候,总要先去奈河桥,向孟婆讨一碗茶。”鱼

    愁容老者不紧不慢道,“我们这些监视者是飞升期炼气士,就算可以躲避天劫,就算服用仙药,长短也不过四千余年的寿元。我接任监视你时,不过四百多岁,现在垂垂老矣,全靠仙药吊命。而那时的孟婆,还是现在的样子。说不定她与你一样古老,甚至,她比你更为古老!”2

    许应稳住心神,思索道“孟婆可能不是人,而是阴间鬼神,因此可以活很久。

    愁容老者道∶“所以,她可以知道更多的事情。从她配合我,每次都不厌其烦的将孟婆汤给我来看,她与我一样,也肩负职责。”

    他顿了顿,道“如果说这世上还有人知道许家坪,那么只可能是她。

    许应轻轻点头,过了片刻,询问道∶“我还有一个问题。北辰子手中有一个祭坛,祭坛上有神龛和一炷香。神龛中原本有一张符篆,后来你们又取来一张符篆,两张符篆的内容是否一致”

    愁容老者面色紧张起来,声音沙哑道∶“回答了这个问题,我有可能会死。

    许应瞥他一眼,淡淡道∶“你不回答,现在就死。”

    愁容老者额头冒出冷汗,道∶“我在成为监视者之时,发下誓言,若是违背誓言,就会死亡。当时,天上有符篆下来,让我一边烧符一边发誓……”

    许应道“我没有逼你回答具体的东西,没有让你写下每个仙文的形状,只是让你回答两张符篆是否一样。这样,应该不会触动你发过的誓吧”

    愁容老者定了定神,仔细回忆当年发下的誓言,道∶“那两张符篆不一样……咳咳”

    他突然咳嗽起来,从口中喷出一股灰色的烟气。

    那烟气极为古怪,颗粒分明,居然能看清每一个颗粒。

    这些颗粒居然在飞行,被愁容老者咳出来后,竟然又向他的眼耳口鼻中钻去

    愁容老者脸色顿变,急忙大声道∶“我没有说出任何违背誓言的东西……咳、咳、咳”

    他剧烈咳嗽,从口中喷出的烟气越来越多,越来越浓,那烟气甚至从他的眼睛、耳朵和鼻孔里钻出,像是无数细小的虫子。

    许应心中一惊,急忙后退一步,喝道“钟爷”

    大钟闻言立刻上前,钟声震荡,打入愁容老者的身体。

    许家坪,一个让许应魂牵梦绕,却又不敢深思的名字。

    他体内有一个古怪的封印,这个封印让他每次回忆起许家坪,记忆都会错乱。每次回忆起的父母,模样都不一样,名字也都不一样。

    但可怕的是,他自己对此没有任何印象。

    他记不起任何一对父母的名字,也记不清他们的面目。

    而且随着他回忆的次数增多,渐渐就像是触发了某种封印机制,会清除他的记忆,让他忘记关于许家坪的细节!

    待到他再度回忆许家坪时,又会陷入相同的循环血

    许家坪,就像是一个魔咒,把许应的记忆困在里面,永远无法走出去。

    愁容老者道∶“根据我所知道的消息,许家坪是你第一世的故乡。”

    许应心神激荡,声音有些沙哑,追问道“许家坪在何处”

    愁容老者摇头道∶“你比我古老太多了,我怎么可能知道你第一世生在何处”

    许应沉默下来,心中有些失望,道∶“或许我关于许家坪的记忆,只是封印的一种,是故意扰乱我的记忆的封印。”

    愁容老者迟疑一下,道∶“应该不是。你关于许家坪的回忆,之所以每次都不同,据我所知,应该是为了混淆你的真实记忆,而并非封印。

    许应心头微震,向他看去。

    愁容老者破罐子破摔,道∶“我只是负责监控你,每当你在某地待一段时间,我便把你记忆洗掉,给你换假身份。如此一来,你便永远无法成长,无法成为威胁。我不是第一代炼气士,我之前有前任,我前任可能还有前任。像我们这样的炼气士,就是消耗品。”

    他嘿嘿笑了起来“消耗完了,就可以飞升了。嘿嘿,只不过是飞升到深渊里去,成为尸体,成为肥料!”

    他声音悲愤,过了片刻才稳住道心,道∶“小老儿有些失态,让许公子见笑了。我虽然不够古老,但有人足够古老,她知道的比我更多。这个人,就是孟婆。”

    许应闻言,立刻想到奈何桥上的那个卖茶的老太婆。

    自己进入望乡台时,曾经见过她,差点便喝了她的茶水。还是孟婆认出他,说他来骗茶喝,将他撵了出去。□

    “我们这些监视者,每次在重置你的记忆的时候,总要先去奈河桥,向孟婆讨一碗茶。”鱼

    愁容老者不紧不慢道,“我们这些监视者是飞升期炼气士,就算可以躲避天劫,就算服用仙药,长短也不过四千余年的寿元。我接任监视你时,不过四百多岁,现在垂垂老矣,全靠仙药吊命。而那时的孟婆,还是现在的样子。说不定她与你一样古老,甚至,她比你更为古老!”2

    许应稳住心神,思索道“孟婆可能不是人,而是阴间鬼神,因此可以活很久。

    愁容老者道∶“所以,她可以知道更多的事情。从她配合我,每次都不厌其烦的将孟婆汤给我来看,她与我一样,也肩负职责。”

    他顿了顿,道“如果说这世上还有人知道许家坪,那么只可能是她。

    许应轻轻点头,过了片刻,询问道∶“我还有一个问题。北辰子手中有一个祭坛,祭坛上有神龛和一炷香。神龛中原本有一张符篆,后来你们又取来一张符篆,两张符篆的内容是否一致”

    愁容老者面色紧张起来,声音沙哑道∶“回答了这个问题,我有可能会死。

    许应瞥他一眼,淡淡道∶“你不回答,现在就死。”

    愁容老者额头冒出冷汗,道∶“我在成为监视者之时,发下誓言,若是违背誓言,就会死亡。当时,天上有符篆下来,让我一边烧符一边发誓……”

    许应道“我没有逼你回答具体的东西,没有让你写下每个仙文的形状,只是让你回答两张符篆是否一样。这样,应该

    不会触动你发过的誓吧”

    愁容老者定了定神,仔细回忆当年发下的誓言,道∶“那两张符篆不一样……咳咳”

    他突然咳嗽起来,从口中喷出一股灰色的烟气。

    那烟气极为古怪,颗粒分明,居然能看清每一个颗粒。

    这些颗粒居然在飞行,被愁容老者咳出来后,竟然又向他的眼耳口鼻中钻去

    愁容老者脸色顿变,急忙大声道∶“我没有说出任何违背誓言的东西……咳、咳、咳”

    他剧烈咳嗽,从口中喷出的烟气越来越多,越来越浓,那烟气甚至从他的眼睛、耳朵和鼻孔里钻出,像是无数细小的虫子。

    许应心中一惊,急忙后退一步,喝道“钟爷”

    大钟闻言立刻上前,钟声震荡,打入愁容老者的身体。

    发挥我都不能发挥的威力”

    许应伸手,托起这个小巧的囚笼,道∶“钟爷身上的八个仙道符文烙印,便是我刻上去的,我当然可以激发这八个字的威力。”

    大钟将信将疑,道“除了这八个字,你没有在我身上偷偷留下什么其他烙印”

    “绝无此事。”

    许应催动天数神通,无数只眼睛从四面八方浮现,仔细观察囚笼中的虫子,道,“钟爷自身便具有这些威力威能,只是无法自己激发,我恰巧懂,所以才能让钟爷发挥出应有的力量。”

    大钟闻言,心神舒畅,笑道∶“七爷,你把阿应教的不错,马屁拍的我很爽。

    蛎七提醒道∶“钟爷,马屁虽好,但你莫要忘记,为何你无法发挥出自己的威力,而他却可以”

    大钟飘飘然,道∶“这并不重要。诚如阿应所言,我只是无法自己激发而已。

    虮七摇了摇头,心道∶“这口钟被马屁拍傻了,不过话说回来,破钟傻了之后,七爷的地位便稳固了。”

    突然,那囚笼中的虫子嗡嗡分裂,顷刻间便分裂成无数只,试图从囚笼中逃脱。然而虫子分裂,囚笼也随之分裂,同样分裂成无数只,始终将所有的虫子都关在囚笼中。

    虫子晃动,无数只虫子又回归一体,囚笼也合而为一。

    许应赞叹道∶“不愧是连我都能囚禁的仙道符文,实在太厉害了。七爷,张嘴。”

    虮七闻言,有些不太情愿,道∶“阿应,这个东西就不要放在我肚子里了吧万一这些虫子咬破封印……”

    许应笑道“你大可放心,倘若囚字符文这么容易破解,便不会封印我这么多年了。来,张嘴。

    蛎七正要张开嘴巴,突然一个声音远远传来,笑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适才兄台所施展的,是一种仙道封印术。兄台所封印的,也应该是一种仙道符文!”

    许应惊讶,闻声望去,只见一个年轻男子轻飘飘落在金顶上,身穿青衣,系着一袭黑色披风,容貌俊朗,眼睛正自盯着许应手中的囚字封印,惊叹不已。

    那青年上前,向许应躬身道∶“峨眉弟子雁空城,参见不老神仙。

    许应闻言,疑惑道“你见过我”

    那青年雁空城道“三千年前,天地尚未被封印时,在峨眉见过不老神仙。

    许应错愕,上下打量他,询问道“你是飞升期炼气士”

    雁空城摇头道∶“还在第二叩关期,未曾炼成元神。

    许应心生疑窦,道∶“雁兄弟,你打开夹脊玄关,添油加命,虽然可以增寿,但应该不至于能活到现在吧”

    雁空城道∶“当年峨眉被封印,我见天地卷曲,正想逃走,不料自己也被封印。再醒来,已是三千年后,物是人非。”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