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前任飞升

    愁容老者和竹婵婵像是一对行尸走肉,脚不着地的飘在许应、七和大钟面前,紫色仙草飘在两人之间,根须飞舞,控制着他们。

    “阿巴阿巴!”两人翻着白眼,向许应等人说道。

    这一幕着实吓人。

    “钟爷是唯一能克制坟头草的,为何也跟着七爷瑟瑟发抖?”许应大惑不解。

    紫色仙草能扎入人的五官,深入人们的希夷之域,镇压元神,即便是金不遗这样的狠鸟,也会被它所控制。但这些大钟都没有,因此不会被紫色仙草控制。

    紫色仙草的战力虽然很强,但是比大钟还是要逊色很多,如果它们打起来,肯定是大钟更胜一筹。

    许应旋即醒悟,心道:“钟爷豁达,所以瑟瑟发抖。”

    不知过了多久,愁容老者幽幽转醒,他感应不到自己的元神,也感应不到神识、元气!

    至于他移植其他人的洞天,当然也无法感应!

    最可怕的是,他所有炼气士境界,曾经打开的一个个体内玄关,像是都关闭了!

    现在的他,就像是个普通老人。

    首发网址https://

    愁容老者定了定神,这是他负责监视许应以来,从未出现过的事情。从前许应就算修炼,最多也就是修成大雄,然后便被他们发现,灌孟婆汤。

    现在,许应居然开始反杀,让他成为了阶下囚!

    他至今还不知自己因何而败!

    愁容老者打量四周,却见自己并非阶下囚,而是身处一间尚且算是整洁的房间中,自己正躺在床上。

    他坐起身来,向外走去,只见外面传来嘈杂人声,很多人从外面打猎归来,这些人衣着简朴,拖着巨大的猎物,吃力前行。

    他们的服饰,很有古意,像是大商时期的人。

    让愁容老者惊讶的是,这些看起来很普通的人,居然很多都是炼气士,而且修炼了摊法,或多或少都开启了一两座洞天。

    他放眼望去,眼前青山碧水,一望无际,浩瀚的水面仿佛将青天藏在水下,水天一色,如玉空明,令人心旷神怡。

    “云梦泽。”愁容老者心道。

    他这时才注意到身后有一株扶桑神树,一只巨大的金乌蹲踞在神树之上,一些商民正在帮金乌理顺羽毛。

    那金乌太老了,瞌睡连天。

    “你醒来了?”

    许应的声音传来,愁容老者循声望去,只见许应换了一身商民的衣着,正在传授一些商民道法,讲解修炼之妙。

    商民喜欢穿白丝织就的衣裳,比较宽松,许应也一身白衣,颇为儒雅随和。

    愁容老者走过去,听到他讲解的是元育八音,不由心头微震。

    这是远古时期以仙道符文所书写的仙法,上古炼气士看不懂,无法直接修炼,所以要进行注解。

    没想到就这样把这门功法直接传授出去。

    许应让那些商民自己参悟,向愁容老者道:“他们是大商时期,躲避战乱和徭役而离开元狩的商民,居住在鱼腹之中,又叫鱼腹之民。不过鱼腹世界已经被毁,所以我护送他们来到此地定居。”

    愁容老者道:“难怪他们如此敬仰你。云梦泽出现,你便开始摆脱我们的操控。当初你通过石城,前往天路,这个举动让我们都意料不到。等到我们寻到你时,你已经开始整顿自己的道法神通了。”

    他有些惋惜,倘若早一点寻到许应,也许就不是今天的结果了。

    许应与他并肩而行,浏览商民新建的城市和村镇,不紧不慢道:“你从何时开始负责我的事情?”

    愁容老者知道自己的性命落入他的手中,当机立断,道:“祖龙六百四十年。那时,我是峨眉山炼气士。祖龙祭天,生出很大的动乱,死了很多人。我的前任便是在那之后寻到我,让我负责你的事情。”

    许应好奇道:“祖龙察天,发生了什么事?”

    愁容老者瞥他一眼:“你不知道?”

    许应笑道:“我怎么会知道?”

    愁容老者道:“具体情形,我也不甚清楚,只是听说当时祭天,你是其中一个祭品。”

    许应面色一黑。自己是祭品?

    愁容老者道:“那时我本在峨眉山修炼,已经是飞升期炼气士,但我也知道,我此生已经到顶了,没有任何希望飞升。”

    他叹了口气,道:“今后我就算还有两三千年可活,也只是虚度岁月。其实对所有炼气士来说,都是一样。能修炼到飞升期的炼气士,哪个不是天才?天分极高。但哪个不是被天劫压得喘不过气,感觉飞升无望?”

    他虽然轻描淡写,但许应可以体会那种绝望之情。

    所有人飞升的路都被堵死,任你是绝世天才,也不可能飞升!

    “直到那一天,前任寻到峨眉山金顶,找到了我。”

    愁容老者道,“他告诉我,他功德圆满,即将飞升仙界,需要寻找一个继任者。他向我说了继任者的任务,我目瞪口呆,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他告诉我,只要我办好这件事,将来功德圆满,便可与他一样,飞升成仙。”

    许应摇头笑道:“你信了?”

    愁容老者道:“我当然不信。但他当着我的面渡劫,天道世界的周天正神纷纷出现,天劫只是象征性的降下几道雷劫,这才不容我不信。”

    许应失声道:“你的意思是说,他真的飞升了?”

    愁容老者道:“千真万确。”

    许应追问道:“他渡过了天劫?”

    愁容老者道:“很轻松。他的天劫笼罩范围,只有方圆数里,别说他那样的飞升期炼气士,只怕就算是刚刚修成元神的炼气士,也可以渡过。”

    许应道:“你看着他飞升?”

    愁容老者点头。

    许应惊愕不已,天劫强度,也是可以人为控制的?

    他忍不住道:“天劫被人控制,说明天劫根本不公!高高在上的人,可以控制天劫的强弱,想让谁飞升就让谁飞升!为什么不反抗?为什么不推翻这种不公?”2

    他大声道:“符毅,你们不应该仇视那个最后飞升的人,你们应该仇视掌控天劫的人,是他们不让你们飞升!”

    愁容老者面色古怪的看着他,等待他说完,这才冷笑道:“你想造反?”

    许应愕然,喃喃道:“不应该吗?”

    愁容老者冷笑道:“当然不应该!你知道上头是什么?是仙界!你造仙界的反?仙人一根指头便能碾死你!再说了,仙人的能力这么大,给后辈开一扇怎么了?对其他所有人的门,不还是关着吗?怎么就不公了?要

    怪,就怪那个超级飞升者!”

    他恶狠狠道:“是他把天劫推到所有人都无法渡过的地步,是他卷死所有人,是他毁了炼气!也是他,制造了吃雄仙的惨剧!”

    他戾气勃然,怒声道:“你以为我想吃摊仙?你以为那些炼气士想吃摊仙?还不是被那个超级飞升者逼得?没有他,就没有这么多的恶!”

    许应愈发错愕。

    愁容老者喘了口粗气,继续道:“我见识到我的前任飞升之后,便激动起来,意识到这会是我唯一一次跳出炼气士阶层,飞升到仙人阶层的机会!我要飞升,我要成仙,我才不要和其他炼气士一起烂在下界!”

    他面目狰狞,恶狠狠道:“我不要和他们一样,像蛆虫一样活着!我要成为人上人,我要成为仙人!我要这天道,也臣服于我!”

    他成为了继任者,负责不老神仙一事。

    至于北辰子和玉棠,都是后来加入。

    许应忍不住打断他,道:“符毅,天路断了,你的前任是如何飞升的?”

    “什么天路?”愁容老者没有听懂。

    许应道:“天路就是飞升者飞升时经过的道路。这条道路是由天地灵根组成,中间有天路驿站。第一座驿站,便是太乙小玄天。诸天万界的仙人飞升到这里,服用原道菁萃,化去体内的凡尘之气。不过,这条天路已经断了!”

    愁容老者怔了怔,哈哈笑道:“一派胡言!渡劫飞升,何须经过天路?自然是直接飞升到仙界!”

    许应摇头道:“你观看过周齐云渡劫,理当知道,仙界和凡间之间,还隔着一座天道世界。可见飞升,不是一蹴而就,直接飞升到仙界。路上,肯定有中转!”

    愁容老者呆了呆,笑道:“你懂个屁,你又没飞升过!我亲眼所见,还能有假?”

    话虽如此,他心中却不再那么自信。

    许应笑道:“我自然没有飞升过,但我去过天路,就是小石城带我去的那条天路。天路上,我见过仙宫,有许多飞升经过那里的仙人留下了他们的墨宝。”

    愁容老者哈哈大笑,摇头道:“飞升肯定不止这一条路,肯定还有其他路。我们是为上头办事的,上头

    肯定会为我们开后门!我们和那些渡劫飞升的苦哈哈不一样!”

    许应将信将疑,唤来七,道:“七爷,你和钟爷准备一下,咱们前往娥眉金顶。”

    他转过头来,向愁容老者道:“符毅,既然你的前任已经飞升,那么他的飞升地一定还在。咱们去他的飞升地看一看。”

    愁容老者也恨不得立刻便飞回娥眉,闻言连连点头。

    许应呼唤竹婵婵,道:“婵婵,要不要一起去娥眉金顶?”

    竹婵婵木然的转过头来,向他道:“阿巴阿巴。”

    这少女的脑后,有紫色的草叶子在晃动。

    许应无奈:“随你吧,不要玩废了。”3

    “阿巴阿巴。”

    许应抓起愁容老者,跳到现出真身的七额头,大蛇长达三百多丈,还只是少年,尚未成年,散发着一股洪荒巨兽的强悍气息。

    这气息激得金不遗从睡梦中醒来,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七唯恐被它盯上,慌忙催动剑气,身形渐渐腾空,剑气绕体,破空而去。

    他虽然觉醒洪荒巨兽的血脉,但还是一个妖族炼气士和雄师,这身气血当真是雄浑绝伦,已经可以与成年巨兽媲美。

    他非常出色,只是大钟、金不遗和紫色仙草的实力太强,将他比了下去。

    七飞行良久,终于来到天地解封后的娥眉,只见这里的山岳比九疑山有过之而无不及,到处都是巍峨壮阔的奇山峻岭,甚至有的山岳上方还有飞升霞光垂落!

    与其他地方洞天福地不同,这里的飞升地往往裸露在外!

    每一处有飞升霞光的地方,都是一处金顶,有着金碧辉煌的宫阙,鼎盛时期,曾有不计其数的炼气士在此修行!

    甚至现在,许应还可以看到群山之中,有炼气士飞过的身形,显然在这个时代,还有不少炼气士来到这里栖身。

    愁容老者东张西望,搜寻一番,抬手指向其中一座金顶,道:“我前任就是在那里飞升!”

    七飞去,落在那座山峦的金顶上。

    此地有宏大壮观的宫阙,宫中有些年轻炼气士,见到巨蛇落下,纷纷前来观望。

    有人认得许应,欢喜叫道:“是许公子,是不老神仙!”

    许应望去,应该是徐福的门生,只是不记得其人姓名。

    愁容老者快步来到金顶上的飞升霞光下,道:“我前任便是在此飞升!许应,他就在此地,飞升仙界!”

    许应仰头望去,心念微动,霞光四周的空中,啵啵啵浮现出无数只大大小小眼睛,从各个角度观察这道飞升霞光。

    这些眼睛是天之眼,天数便是用这种天道神通,观察出许应的战神八法的破绽。

    许应观察良久,突然催动元道诸天感应,无数强大的神识深入霞光之中,顺着霞光的来源往虚空深处钻去。

    “轰隆!”

    天空中突然电闪雷鸣,雷霆动荡,数量越来越多,咔嚓咔嚓劈在他们四周。

    许应将元道诸天感应催动到极致,心道:“倘若未央在这里,有她与我联手,我便无须如此吃力了。对了,城中不知是否有新的胭脂.……”1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天空轰隆震动,一道巨大的深渊,被他的神识感应从虚空之中拉了出来!

    那道深渊,亘在天地间,飘浮在天空中,深邃无比!

    峨眉群山山峰太高,深渊便仿佛扣在他们的头顶,带来极大的压迫感!

    “不要过来!”深渊中,有血肉蠕动,上半身是人,正在冲着他们挥手。

    许应神识动荡,被震得无法将深渊锁定,随即那道可怕的深渊缓缓被天空所吞没,渐渐消失!

    许应断去神识,抓起愁容老者的衣领,将他提到面前,冷笑道:“你的前任,没有飞升到仙界,而是飞升到深渊中去了!”

    愁容老者脸上的惊骇还未消失,就在刚才,他看到有一具具仙人的尸体,飘浮在深渊的最深处,仿佛溺亡的人们漂浮在水面上!

    他面色灰败,万念俱灰,过了片刻道:“许应,你想知道什么?”

    许应迟疑一下,道:“许家坪。”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