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斩天神,祭周公

    竹婵婵心惊肉跳,砍死天神,这只总是忘事的鸟,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蛎七和大钟却知道,金不遗的确砍过,比如刚才的外神天数,就被它砍过,而且砍的很惨。

    而且大钟还知道,在古老的历史中,金不遗还砍过更多的天神,绝对凶名赫赫不过,外神天数也极为厉害,当初在流放之地时,金不遗与他对阵之初,可以占据上风,但金不遗已老,气血不如从前,拖延下去,便是外神天数占据上风。

    好在,金不遗很快就忘记了此事,闭目养神。

    众人四下张望,这里是阴阳两界的交汇地,还不断有空间从苍梧之渊中释放出来,阴间阳间的区别没有那么清晰。

    甚至可以在阴间看到人类的村落

    在阳间,也可以看到游荡的鬼魂。

    竹婵婵细细观察四周,突然有所发现,惊声道∶“你们看这里的地势,像是微微凹陷的感觉”

    蛎七和大钟都不以为意。

    竹婵婵又有所发现,飞身来到一处若有若无的细痕前,失声道∶“你们快来!”

    虮七盘在大钟上,大钟懒洋洋的飞过去,道“又怎么了”

    “这是雷劫线”

    首发网址https://

    竹婵婵面色严肃,向他们道,“看到了吗这条线是雷劫爆发的时候,无比恐怖的能量向外膨胀,威力向外挤压,在空中留下的雷劫痕迹”

    她打量四周,肃然道∶“有人曾经在附近渡劫,造成了地势微微倾斜的异象,留下了雷劫线渡劫之地距离这里,应有千里左右”

    蛎七抬起尾尖,指向九嶷山的方向,道“渡劫之地是否是那里”

    竹婵婵取出规矩丈量雷劫线,计算圆心,惊讶道“真的是那里看不出七爷竟然是术数大家”

    虮七目光幽幽,道∶“那里,是周齐云渡劫的地方。四年前,你还未从彼岸归来的时候,周齐云在那里绑架周天天神,度过了天劫。”

    九嶷山主峰,四周八峰环绕,许应此时缓步来到主峰的梧桐树下。

    桐树有一座荒坟,无人修整,已经长满了枯草。

    此地是飞升地,已经成为了世家们的修炼宝地,这里的天地元气极为充沛,在这里修炼事半功倍。

    不过,时至今日,人体六秘已经广为流传,无论炼气士还是傩师,很多人都打开体内多个秘藏。

    秘藏开启,体内有源源不断的仙药供应,是否在飞升地修炼,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此地还有一些傩师,但都是世家的外围子弟,没有得到真传的。

    他们见到许应,也不认得这位便是当年大闹神都的不老神仙,见许应并未打扰他们修炼,也没有驱赶。但一个少年跑过来,询问道∶“你上山做什么”许应晃了晃手中的酒坛,笑道∶“祭奠一位故人。”

    那少年是神都王家的子弟,觉得许应有些面善,却记不起在哪里见过,道∶“坟里的是你朋友”

    “仇家。我亲手将他埋在这里。”许应淡淡道。

    少年道“这里是各大世家共有的飞升地,你既然不是世家之人,便不要逗留。祭奠之后,你早些离开,免得徒生事端。”

    许应轻轻点头。

    那少年不再询问,跑去修炼。

    坟中埋葬的是周齐云的人皮,许应亲自将他埋葬。这次许应走出阴间,因为李逍客一事,心有感触,便来到这里。

    他手中拎着一壶酒,半壶洒在坟头,悠然道∶“你的执念散了,宁愿永远消失,李逍客的执念未散,伪装成自己还活着的样子。他没有你洒脱。齐云,我敬你。”

    他仰头痛饮.

    酒不是好酒,是他在零陵县城中随便买的酒水,不容易醉人。

    许应却仿佛喝醉了,躺在周齐云的坟头上,一边畅饮,一边与周齐云说着心里话,时不时发出哈哈的笑声。

    紫色仙草从许应肩头跳下,在坟头扎根下来,尝试汲取坟墓之人的能量,然而它扎根下去,发现只是一张人皮。

    “坟头草。”许应哼了一声。

    突然,他耳畔传来鸟鸣声,仿佛有无数鸟儿在耳畔鸣啼,不由心中凛然,身形坐起。

    紫色仙草也察觉不对,急忙连根拔起,钻入许应的希夷之域。但不知何时,一个白眉少年站在坟前,许应眼角跳动一下。

    这个白眉少年,与躺在坟中的周齐云一模一样,甚至气度气质,也几乎看不出任何区别□

    白眉少年转过目光,面带微笑,开口道“许君,好久不见”

    许应缓缓起身,肉身肌肉跃动,他的每一个个人们作都带着一条条肌肉的调整,让自己在任何姿态下都可以处在随时爆发的状态之中

    他耳中的鸟鸣声没有消失,但是在武道意志的冲击下,对他的影响越来越小。

    白眉少年笑道“许君仿佛认不出我了,我是周齐云,你还记得我们通过书信的。”

    许应沉声道“周齐云已经死了,我埋的。”

    不远处的飞升霞光下,突然血光乍起,一个世家子弟发狂,大开杀戒,将一个傩师脑袋砍下来,拎在手中,叫道∶“我告诉你了,这一招归鸟还巢不是这么炼的,你还信!现在看到了吧?我这样炼才对”

    他原本在那里教导傩师修炼神通,不知为何就大发雷霆,用这一招将门生砍杀。

    另一边,一个傩师哈哈大笑,叫道∶“我参悟出天道造化,不凡神通”□

    他催动泥丸傩法,四周的人不受控制肉身疯长,顷刻间便化作一堆狰狞的怪物,接着肉身嘭嘭爆开,血浆涂了一地。

    还有人杀掉自己最好的朋友,恶狠狠道∶“我知道你为我好,但你太吵了!”

    短短片刻,飞升地便变成了屠戮场很快四周杀得只剩下最后一人。

    那人抹去脸上的血,惊恐的看着四周一地尸体,惊声道∶“这是我做的我杀了这么多人,我罪大恶极,我罪该万死!”

    他撕扯自己的脸,把自己撕得血肉模糊,然后掏出自己的心。但过了片刻,他倒在血泊之中。

    少年周齐云对此视而不见,笑道∶“我是周齐云,你以为区区的钓鱼客便能杀我…..

    他还未说话,突然许应脚下一顿,整座九嶷山跟着剧烈晃动一下,山体娑娑作响,竟有下沉的迹象

    “轰”

    许应一掌拍来,下一刻手掌已经落在少年周齐云的脸上,这张熟悉的脸嘭地一声爆开战神八法的第二法,覆地!

    许应这一掌,将近乎踩沉九嶷山峰的力量融入掌中,再加上自身的法力意志,一掌打出,当真是最为霸道的武道神通!

    少年周齐云身后突然又浮现出一个周齐云,脸上露出惊讶之色,脑袋也嘭的一声爆开,接着身后又浮现出一个周齐云,脸上的惊讶表情还在变化,然后脑袋便嘭地一声爆开。

    一连串的爆响不断传来,少年周齐云身后竟然逐一浮现出一个个周齐云,放在立在虚空中,一字排开他们脑袋不断炸开,尸体不断倒下,后面出现的周齐云脸上的表情却逐渐从惊讶变为笑容。

    许应这一掌的力量摧毁了数百个少年周齐云,但掌力终有穷尽之时,前面数百个周齐云的无头身躯纷纷倒下,鲜血喷涌,待到最后一个周齐云的笑脸承受住这一掌,脑袋却没有爆开。

    “嘭”

    掌力落在他的脸上,打得尘烟四起,待到尘烟散去,一尊高大的三角头石像出现在许应面前,脸上扑梭梭的掉落下许多石灰。③

    那石像哈哈大笑,迈步向前走来,道∶“许应,神通不敌天数,这句话你没有听说过吧天意前去抓你,却被你逃脱,但在天数上神手中,你再无逃脱机会!”□

    袍探手抓来,放声笑道∶“就算是天神,也有强弱之分,而我是上神中的上神”

    他的手掌抓来的同一瞬间,天空中突然啵啵作响,九嶷山四周的空中突然垂下来一个个肉球,微微晃动。

    接着那些肉球纷纷张开,化作一只只眼睛,从各个角度注视着许应,查看他的任何举动

    许应顿时想起在天谴之地,他见过同样的一幕。

    那是被镇压在天谴之地的外神脱困时,所展露出的神通,当时覆盖天谴之地的血肉飘起,将天空铺满,然后便从空中垂下无数只眼睛

    “天谴之地的外神,与天道世界的天数上神,是同一种天道神灵”

    他电光火石般便想到关键,这两尊天数上神,都是相同的天道造物,天谴之地的外神被罪民镇压后,便被天道世界所抛弃,换了一尊新的天数上神,继续掌管天数。

    说时迟那时快,许应立刻变招,化作翻天法,拳峰如仙器从天而来,然而天数石像的身躯猛然晃动,避开他必杀一拳,许应催动极意自在功,身形闪避,但下一刻天数石像同样闪避,来到他的身边,掌力外吐,手臂上的天道符文霎时间变得无比明亮

    “轰”

    许应中掌,被重重击飞!

    他身形还在空中,突然天数上神身影一闪,来到他的身前,抬起粗大的石腿,狠狠扫来

    许应鼓荡真元,催动倒海法,但他的武道神通刚刚启动,便见天数石像身形闪避,在他还未攻出之时,便已经避开他的攻击方位。

    呼的一声,天数石像的腿已然重重扫在许应的腰间。

    “嘭”

    远处九嶷山炸开,尘烟四起,许应重重栽入山体之中,四肢百骸一阵剧痛。

    天数石像哈哈大笑,旋风般扑来,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他的拳头碾压着许应的身体,将这座九嶷山的山头一拳打穿!

    许应连翻带滚,砸在远处的一座山头上。

    许应起身,腿骨却发出啪的一声脆响,单膝跪了下来,却是右腿骨被打折。

    他左腿发力,站起身来,催动泥丸洞天,接上断骨。

    天数石像从天而降,落在他的前方,许应催动傩术,试图剥夺他的生机,然而傩术神通对这等天神没有任何效果。

    “神通不敌天数,在天数之下,一切皆被算计得井井有条,分毫不乱。”③

    天数石像闪身,避开许应的撞山法,身形一侧,便躲开许应的道锤法,战神八法中的绝妙武学,对他竟似没有半点用处

    他悬挂在天空中的无数眼睛,能够看出许应一切招法的奥妙

    许应催动第六法天引法,自身为大星,四周时空近乎坍塌,然而天数石像身形闪动,灵巧无比的避开他的所有攻击。

    许应心中一沉,化天引法为诛神法。

    “许应,天数之下,无人能够摆脱早已注定的事情。”

    天数石像从容避开他的诛神指力,依旧是随手挥来,然而许应却像是中了邪一样,恰恰躲避到他的手掌上。

    天道符文亮起,天数石像的掌力爆发,许应即便催动极意自在功躲避,也还是中招,被一掌打回九嶷山上!

    他刚刚稳住身形,便见天数石像再度出现在面前。

    天数石像面带笑容,道“北辰子他们蠢死了,总是不断上报,扰我们清净。不过,我们天道神灵正好也需要一个理由,插手下界。你给了我们这个机会。”□

    袍望向四周,悠然道∶“我们这些天道神灵一直以来受上头束缚,不如远古的外神有实权。他们可以随意降临,享受祭牲,不受天道神器所控制。我们也想享受黎民的祭牲,也想拥有无上的权力。”?

    许应抹去嘴角的血迹“你们想降临凡间”

    天数石像露出诡异的笑容,俯视着他,道“不错。远古之时,天神统治世界,诸天万界的子民发动战争,要祭祀天神,种植作物,要祭祀天神。”③

    袍轻轻挥手,许应眼前顿时出现一幕幕黎民百姓祭祀天神的简笔画,像是先民画在石壁上的涂鸦。

    那些远古先民以牛羊牲畜为祭品,其中还有人类,人类被压上祭坛,与牲口一样,被贡献给天神。但那些先民祈求五谷丰登,祈求风调雨顺,祈求国泰民安。同样,他们也祈求在战争中得到天神的庇佑,保护自己的战士战胜敌军。

    天神们操纵着一个个世界的战争、瘟疫、水灾、旱灾、火灾、地震等等,众生对神的崇拜也达到极点。

    “没有战争,那就制造战争,没有瘟疫,那就制造瘟疫。”

    天数石像悠然道,“我们想回到的,是那样的世界。

    许应舒了口气,笑道“凭你们这些连天道符文都能错掉的伪神,办得到吗”

    天数石像三角脸上的眉毛挑了挑,疑惑道∶“你说什么”

    许应催动翻天法,一拳轰落,笑道∶“我说,你自称天数,身上的天道符文却错误这么多,自己心里没有数吗”

    天数石像悬挂在空中的无数只眼睛立刻捕捉到许应这一拳的轨迹,计算出许应招法中的破绽,天数石像躲避。

    “嘭”

    许应一拳砸在他的脸上,天数石像怒吼一声,身后浮现出一连串的身影,一连串的头颅嘭嘭爆开

    许应踏前一步,欺身近前,覆地法使出,整座九嶷山陡然沉降数尺,一掌盖在袍的脸上,第二招威力爆发,掌力嘭嘭嘭贯穿之后数百个天数石像!

    “我的记忆固然被封印”

    许应施展出倒海法,宛如擎沧海压下,无量之力爆发,天数石像一具具石像身体被打得裂开

    “但我一眼便能看出你身上的天道符文,充满了错误!”

    许应再进一步,使出天引法,无数天数石像被牵引,呼啦啦浮现,围绕他旋转

    一尊尊石像被他或指或掌或拳或脚打碎

    “我识破你所有的天道符文,哪怕你就算将我的招法看破,我也能击杀你”

    许应暴喝一声,体内道音震动,筋骨齐鸣,诛神法展开,一道虹光贯穿所有天数石像的眉心

    “啪啪啪啪啪”鱼

    无数声脆响连成一线,最终所有的石像突然顿住,合为一体。

    天数石像停在许应面前,一动不动。

    “啪”

    他的脑袋炸开,摇晃倒地。

    许应转过身来,向周齐云的荒坟笑道∶“齐云,看到了吗这就是而今的我。你当年绑架天神,渡过天劫,惊艳了世人。而我,用天数的分身为你祭奠。”

    天数石像噗通跪了下来,方向恰恰是朝向周齐云的荒坟。

    荒坟寂寂,无人回响,只有草在飘动。

    “许应”

    九嶷山顶,突然电闪雷鸣,狂风骤起,风云卷动让天空变得无比昏暗阴沉。

    轰隆轰隆的闷响从天空中传来,那压得越来越低的云层陡然化作一张巨大的面孔,正是天数上神,张口大吼∶“许应,你这是自寻死路……”

    “路”字还未说出,许应一招归道法向天上轰去,天地间道法轰鸣,化作无数道亮光,聚在一起,将天数上神的脸轰得粉碎

    这一击甚至打入天道世界,撼动天数上神的真身③

    许应仰头,目视天外,衣衫烈烈,迎风作响∶“没用的东西,你不敢下界,来多少分身,我杀多少分身!”

    ————兄弟们,第二更我指定是不行了,今天先一更吧,一更也是五千字大章。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