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逍客之死

    许应来到庙门外,只见漫天寒鸦振翅飞起,很快消失。有阳光从苍梧之渊洒下,居然为阴间带来一些暖意。

    李逍客缓缓起身,腿脚还在颤抖,来到许应身后,声音沙哑道:“此人心高气傲,一击不中,便不会纠缠。不过阴庭天子背后的势力不止他一人,我们走,免得节外生枝!”

    他原本伤势便极重,这一夜拼尽所能,让他修为大损,伤势难以压制。

    许应疑惑道:“你的意思是说,昨晚出手的,是人?”

    李逍客迟疑一下,没有说话。

    许应继续道:“掌控阴间的,其实是人,不是鬼神?什么人可以掌控阴间?”

    李逍客没有回答他的问题,道:“不老神仙,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秘密,你本身就是其中一个秘密。你这个秘密尚且无人能解,更何况其他秘密?”

    他催动身后大大小小洞天,这些洞天残破不堪,此刻有些不堪重负,突然六座洞天承受不住,嘭嘭破灭。毁的一干二净。

    许应看着这些洞天,目光闪动。

    李逍客的洞天,是从傩仙身上挖下来的,直接移植到自己的体内,并非自己开辟。

    倘若是自己开辟,就算洞天被人打碎了,再开一座便是。但既然是移植的,那么破碎之后便无法再开,碎一座少一座。

    剥去这些洞天,他只是一个飞升期的炼气士而已。

    李逍客身后,又有两座洞天崩溃瓦解,但即便如此,他还有一百三十余座洞天。别的不说,仅仅这些残缺洞天的法力,便足以傲视群雄!

    更何况他还是炼气士中的绝顶人物!

    许应散去心中杀意,李逍客也悄悄散去指尖流转的剑气,两人相视一笑,心照不宣,连袂而行,驾驭剑气向苍梧之渊飞去。

    苍梧之渊极为庞大,不知有多长,也不知有多深,从下往上看去,可以看到不同的景色。

    有的是一片湛蓝青天,有的是一道瀑布飞流,有的是山野,有的水面,还有长河奔流,岩浆喷涌。

    李逍客带着许应进入一片平湖中,向上游去,过了片刻,两人冲出湖泊,抬头看去,只见天空挂着一颗巨大的星辰,遮挡了半边天,星辰猩红。

    突然,那颗星辰眨动一下,星辰内部的层层气环聚焦,向他们看来!

    那颗星辰,竟是一枚眼睛!

    许应正在错愕,李逍客拉着他便向水下潜去,在水中出声道:“不是这里!”

    许应跟着他向下游去,两人身形飞出苍梧之渊,来到一片岩浆池,他们刚从岩浆中飞出,便见四周到处都是天火,宛如传说中的地狱。

    “也不是这里。”

    李逍客再度扎入岩浆中,许应回到岩浆中,从岩浆穿过,便又回到苍梧之渊。

    李逍客带着他继续搜寻,他们每次穿过苍梧之渊上空不同的地理,进入的地方也不相同。

    许应见状,不禁狐疑,询问道:“这道苍梧之渊,难道连接其他不同的世界?”

    李逍客摇头道:“我也不知苍梧之渊连通的是其他世界,还是元狩世界的其他地方。元狩世界很大,有很多未知之地我未曾去过。’

    他迟疑一下,道:“苍梧之渊毕竟是我们这个世界的大裂谷,如果这条裂谷连其他世界也撕裂了……

    许应闻言,也摇了摇头:“这太难以置信了。”

    李逍客点头。

    两人游过一片湖泊,只见阳光照射下来,竟然有些刺眼。许应抬手遮住阳光,过了片刻,视觉才恢复过来。

    他四下看去,舒了口气,只见附近有八座奇峰环绕着他们身边的这座山峰,山势陡峭秀丽,正是九嶷山。

    许应回忆起当初九嶷山上,他与周齐云、元未央等人的情形,心中一阵唏嘘。

    李逍客道:“九嶷山离道州九龙山不算太远,我的八面剑还在那里。不如先去取剑。”许应心中凛然。

    八面剑他交给薛赢安掌管,薛赢安显然不是李逍客的对手,若是李逍客前往九龙山,薛赢安必死无疑!

    突然,李逍客脸色剧变,急忙带着许应纵身跃入湖中,向阴间游去。

    许应忽然耳畔传来奇异的噪音,仿佛众生诵念,只是这股诵念声有些熟悉。

    “是青襞姑娘身边那条儒雅随和的天龙!”

    许应心中大喜,这头天龙被李逍客用大钟轰烂了身子,还是许应给祂补全肉身,顺手给祂改了身上错误的天道符文!

    许应之所以感觉到熟悉,就是因为修改的那几枚天道符文!

    现在天龙飞来,岂不是说青襞仙子就在不远处?

    “以现在李逍客的状态,在青襞手中,只怕连一招都走不出去!”许应目光闪动。

    两人从湖中游入苍梧之渊,进入阴间,李逍客带着许应飞速远离

    过了片刻,一条天龙身姿矫矫,从天而降,穿过碧湖,进入苍梧之渊,四下张望,道:“青襞,李逍客的气息,就出现在附近!”

    青襞从湖水中走出,身后黑棺相随,道:“李逍客与阴庭天子是一丘之貉,他定然去投奔阴庭天子,我们去那里看看!”

    天龙载着她,正要前往阴庭,突然身上的天道符文亮起,疑惑道:“快看,快看!我身上的天道符文亮了!”

    青襞心中微动,顿时醒悟过来:“你身上的符文是许应所改,也就是说,许应就在附近!天龙,伱立刻感应许应的方位!”

    她心思聪慧,立刻道:“许应在附近,李逍客在附近,这么说来许应落在李逍客之手,否则他不会激发你身上的天道符文!”

    天龙称是,用心感应许应的方位,终于捕捉到许应的气息,笑道:“随我来!”

    祂当即向许应和李逍客离开的方向追踪而去,突然想起一事:“许应在我身上留下天道符文,他可以激发这些符文,让符文亮起。那么他能不能催动符文?他若是能催动符文,那么他能不能祭起我……老子变成法宝了!”

    天龙暴跳如雷,鼻孔喷烟:“老子好不容易死了主人,过几年自在日子,又被他暗算了!”

    青襞不知祂发什么脾气,也不在意。

    李逍客带着许应冲至奈河边,却怎么也甩不开青襞和天龙,心中焦躁。

    许应劝慰道:“逍客老弟,躲也不是办法,何不停下来,便如昨晚一般,养精蓄锐,与他们决一生死?”

    李逍客闷哼一声,阴间的主宰一击不中,不愿做第二次攻击,免得丢了脸面,但青襞和天龙却绝对会弄死他!

    许应显然不怀好意。

    “青襞和那条蠢龙始终能追到我,是不是他在暗中捣鬼?”

    李逍客瞥了许应一眼,虽然猜出可能是许应捣鬼,但他也拿不出证据

    “不过,若是以为这样我便会山穷水尽,那就太小觑我了。”

    李逍客带着许应沿着奈河一路向下游而去,翻山越岭,来到一处山峦清秀处,李逍客带着许应进入山中,七转八绕,来到山间一处潺潺小溪旁。

    他伸手轻轻一划,许应便见前方的空处有亮光传来,仿佛空间被割开了一道口子。

    李逍客拉开这道空间裂痕,带着许应走了进去,随即关闭裂痕。

    许应眼前一片明亮,只见这里是一片隐景潜化地,没有五岳仙山,只是纯粹的山水长河。山水长河前一处草庐,草庐后挂着一轮红日,

    有个女子走出草庐,看到李逍客,面露笑容,向他轻轻颔首:“你来啦?”许应看去,这是个女傩仙,修炼的是纯粹的傩法,并无半点炼气的痕迹。

    李逍客嗯了一声,走上前去,没有与那女傩仙多做招呼,而是紧张的来到草庐前的水井边,向井水看去。

    许应目光一直落在那女傩仙身上,女傩仙冲他微笑,点头示意

    “这里是傩仙隐景地,那么这个女傩仙便是此地主人。”

    许应目光闪动,心中生出怜悯之意,心道,“李逍客能轻易寻到这里,说明这女子多半是他的弟子,已经被他吃得只剩下人皮。”

    那女子却是极好,没有其他傩仙被吃得只剩下人皮的戾气,温婉体贴,请许应落座,道:“你喝什么茶?我为你沏茶。

    “给他一碗白开水!”

    李逍客头也不回道,“不要对他太客气,他是我的囚犯!”

    那女子还是进屋,为许应烧茶,过了片刻,取来茶壶茶盅,为许应斟茶,笑道:“我看他不是坏人。许应瞥了李逍客一眼,笑道:“坏人从来不把我是坏人写在脸上。”

    那女子笑道:“那么你是坏人吗?”许应哈哈大笑,道:“不是。”

    李逍客哼了一声,从井边起身,来到许应身边坐下。

    许应端起茶盅,来到井边,往井中看去,只见井中映照的却是隐景潜化地外的景象。

    天龙载着青襞已经追到附近,四下寻找,却一无所获,最终腾空而去。

    许应饮茶,有些失望。

    隐景潜化地隔断了他与天龙身上的符文的感应。

    他转过身,却见李逍客与那女子柔声说着什么。许应心中狐疑,悄悄绕到那女子身后,仔细观察女子的脖颈,是否有一道纤细的裂痕。他没有发现。

    那女子察觉到他的目光,转头向他看来,报以温馨的笑容,很有感染力。

    许应回报以微笑,心中却一片冰凉。

    那女子转头的一刹那,他看到了从她后脑勺延伸下来的一道细微的亮光。

    “她死了,为何没有任何怨气?”许应心中默默道。

    李逍客在此地住下,没有急于离开,他罕见的放松下来,不再那么戒备。

    他与那个女子的关系,不像是师徒,反倒像是夫妻,两人经常腻在一起,样子很是温馨。

    李逍客闲暇下来,会向许应求教。

    许应便将天剑十三式传授给他,李逍客是剑道天才,领悟剑道不难,但难在天剑十三式中蕴藏天道。

    开创这门绝学的太初世界强者,感悟天地之心,悟出剑道,夹杂着他对天道的理解!

    许应精通天道,将这十三式融会贯通,加以完善,更胜原版的十三招剑法!

    李逍客学了十多日,未能将这十三招剑法学完,不由皱眉,脾气也渐渐焦躁起来。

    这一日,那女子见他练剑,悄悄找到许应,道:“我观你这几日言行,不是坏人。你早些离开罢,我放你出去。”

    许应惊讶的望着她。

    那女子笑道:“外子虽然脾气不好,但也不是恶人。他只是太痴迷于研究道法,所以才绑架你,你不要怪他。”

    她在前方引路,道:“这里是我的隐景潜化地,我放你出去,不会惊动他。”许应脑中嗡嗡作响,吃吃道:“你是李逍客的妻子?你……”李逍客的咳嗽声传来,许应停下不说。

    那女子将隐景潜化地打开了一线,许应走出,那女子含笑,向他挥了挥手,关闭隐景地,消失不见。许应还是有些错愕。

    “李逍客应该不会放我离开,他会追上来。我须得尽快离开此地!”

    许应飞速向外走去,很快来到奈河边。

    这时,只见奈河上一叶扁舟从上游缓缓飘来,船上有个头戴斗笠的男子,正在持竿垂钓。

    许应见状,心中起疑:“奈河中也有鱼吗?”

    他急于避开李逍客,匆匆离去,不经意间回头看去,却见那斗笠男子将船泊在岸边,登岸去了。

    许应心中疑惑,不做停留,沿着奈河向下游奔去,速度极快。

    又过不久,奈河水面上漂来一艘船,船上还是那个斗笠男子,只是没有手持钓竿,而是负手站在船头。那艘小船行驶到他附近,那斗笠男子轻轻掀起斗笠,向许应看来。

    许应的目光与他对视,突然心头大震,顿时生出一种熟悉的感觉,不由只觉一阵冰寒从心底涌出,弥漫全身。

    这双目光,他见过,这种气息,他用心记下过!

    他在打开玉池秘藏的时候,见过这双目光,感应过这股气息!

    许应停步,小船破浪,向下游逝去。

    那斗笠男子的身影也随着小船的消失而不见。许应迟疑一下,转过身,原路折返回去。

    过了许久,他回到那座山间的溪水旁,定了定神,取出那扇破木门,立在一旁。许应推开木门,走了进去,木门内是那女子的隐景潜化地。

    那女子见他折返回来,露出惊讶之色,向他恬静的笑道:“你怎么又回来了?外子还在练剑。他很勤奋。

    许应向李逍客看去,李逍客的确还在那里练剑,只是身后有一滩血迹

    他的脑后,多了一道细细的裁痕,隐约有亮光从中照出。

    李逍客回头看向他,脸上挂着笑容。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