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阴间主宰

    许应换上新衣裳,稍作修整。

    李逍客有大汉时期的士大夫风范,他的衣裳也多以黑色为主,襟边辅以红色,衣裳贴身而修长。

    许应从前不注重形象,后来结识元未央,才在元未央的指点下,买了几身干净的衣裳。但元未央对他的指点仅止于此,因此许应每次买衣裳,都是买同样的款式。

    他还是第一次穿如此华美的衣裳,穿在身上,便如肌肤相贴,没有异样感。

    李逍客身材高大,许应骨架宽大,个头与他差不多,穿上这套衣裳刚刚好,行动之时,衣摆飘飞,颇为俊逸洒脱。

    李逍客见状,心中暗赞:“以前抓来这小子,都是从乡下抓上来,直接做实验,不曾想他居然还有一副好卖相。就是皮肤黑了点。”

    他回头去寻阴庭天子,准备斩草除根,却见被钉在山崖上的阴庭天子不翼而飞。

    李逍客心中凛然,沉声道:“这厮在阴间实力极大,我们快走!”

    许应不解,询问道:“阴庭天子已经被你重创,一身本事能剩下一成半成,都算是奇迹,你又何必惧他?”

    他眼中闪烁兴奋的光:“我与逍客联手,定可将阴庭天子斩落剑下!”

    李逍客哼了一声,在前方赶路,与武道彼岸的方向相反。

    首发网址https://

    许应打算溜走,与他背道而驰,忽然身体四周一道道剑气浮现,逼迫他不得不跟上李逍客。

    “阴庭天子的实力并不高明,甚至连一些强大的傩仙都可以胜过祂,祂不出动仙尸,就是一个普通的飞升期炼气士罢了。就算出动仙尸,也远非我的敌手。”

    李逍客说到这里,面色有些凝重"道,“不过,阴间的统治者,从来不是祂。”

    他的声音也有些颤抖:“祂的背后站着其他存在,那些存在极为可怕。”

    他们走后没有多久,翟武仙便来到此地。这个年轻武道大宗师一路杀穿太古战场,哪怕此时的太古战场比从前更可怕,也不能阻挡他的脚步。

    他的鞋子里都是血,一步一个血印。

    “这里有许兄弟的气息。”

    他四下张望,没有发现许应的踪迹,于是向五色仙山而去。

    那里,武天尊的气血如同洪流,直达天际,旺盛至极。

    而许应则跟着李逍客向另一個方向而去,在苍梧之渊下疾驰。

    至于紫色仙草,早就躲入许应的希夷之域,瑟瑟发抖,不敢露头。

    在这株仙草看来,许应已经与敌人达成协议,卖草求荣,把自己交出去,同时又用一套剑法换来活命的机会。

    然而,它已经无处可逃,只能往许应希夷之域的深处躲避。

    “倘若被这两个坏胚抓到,草爷我今天便要交代了,药渣都会被他们啃光!”

    它四处游走,突然发现希夷之域中有一片泉水,顺着泉水往下钻去,底下越来越深,渐渐深入一片秘密区域。

    它顺着黄泉深入,终于来到人体六秘的最神秘秘藏,涌泉秘藏。

    在它面前,是一片浩瀚的幽冥之海,四座莲花状的洞天漂浮在海面上,洞穿幽冥之海,汲取魂魄仙药!

    莲花洞天浩瀚深邃,仙药源源不断被提炼出来,通过黄泉,输送到许应的魂魄之中!

    其中一座莲花洞天中,正漂浮着三片不死仙药的叶子!

    紫色仙草又惊又喜,慌忙游了过去,将三片仙药叶子摘下,安插在自己身上。

    叶子自动与它生长在一起,有了这三片叶子,它不禁松了口气,心道:“总算不是裸奔了。这小子扒我衣裳,薅我脑袋,好不流氓!不过他本事非凡,我脱光了跟他厮并,也打不过他。话说回来,我另外三片叶子哪里去了?”"它怎会知道,涌泉秘藏分为左右,互为镜像。此刻另外三片叶子正漂浮在另一座涌泉秘藏之中!

    许应望着李逍客的背影,目光闪烁。

    李逍客当年探索五色山,从山上救出阴庭天子,那时的阴庭天子不过是从仙尸中诞生的新的灵魂,在阴间没有什么势力。

    阴间是什么地方?

    龙蛇混杂,这里不仅有无数鬼魂,同样还有着不知多少强大的炼气士鬼魂,这些强者在阴间横行。阴庭天子不过是一个新来者,是如何在阴间立足并且成为阴庭天子的?

    “李逍客肯定知道些什么。”他目光闪动,落在李逍客的背影上。

    突然,空中传来一声乌鸦的聒噪,很是吵闹。

    许应闻声看去,只见天空中一只乌鸦飞来,那乌鸦不似凡间的乌鸦,凡间的乌鸦通体黑色,而这只乌鸦身上带着点点白光,如同挂着星辰。

    它振翅而行,仿佛星辰从天空中划过,降落在前方的一株老树上,侧头打量许应和李逍客。

    它飞过之处,带着丝丝凉意,天空中也有灰色的雪花飘零。

    李逍客脸色顿变,低声道:“寒鸦!我们快走!”

    他带着许应飞速远离,速度越来越快,偏偏他的伤势还极为严重,不断咳血。当初在天谴之地,许应、青襞仙子和金乌金不遗等人给他留下了极为严重的伤,这种伤,蕴藏道象之力,侵入他的身体发肤,便难以祛除。

    青襞仙子的空间法术,金不遗的神刀,许应的天道神通,都极大影响他的实力。青襞仙子又将他移植的傩仙洞天切下大半,让他的法力也远不如从前。再加上此次五色山之行受到的伤,他的伤势远比许应看到的更重。

    “呱!”

    天空中又有一只寒鸦飞来,落在他们的前方,侧头盯着他们。

    许应屈指一弹,一道剑气飞出,落在那只寒鸦身上,寒鸦身躯炸开,化作一团灰气,在空中飘荡,飒然来去。

    忽然,它又回到树上,依旧变成寒鸦。“不要乱来!”李逍客紧张起来,取出手绢连声咳嗽,手绢里都是血。

    许应扬了扬眉,看出寒鸦应该是一种有形无质的阴间生物,由枉死之人的怨气组成。

    突然,空中传来无数寒鸦的吵闹声,呱呱作响,震耳欲聋。

    “完了!”

    李逍客脸色大变,“快走!”

    许应也吓了一跳,只见天空中群星灿烂,照耀星河,那是无数寒鸦在空中飞行的情形,密密麻麻,不知多少。

    李逍客祭起元神,托起许应,立刻加速向前疾驰。

    只见天空中星河璀璨,那些组成星河的寒鸦始终追随着他们。

    没多久,李逍客便带着他沿着头顶的苍梧之渊奔行万里,而在他们头顶,无数寒鸦飞行,如星河绕动,仿佛银河落入阴间。

    李逍客始终无法将它们甩脱,额头满是冷汗,猛然厉声道:“快把不死仙药给我,我先吃了恢复实力,否则大家都要死在这里!”

    许应取出一片不死仙药的叶子,直接交给他,道:“你应该见过徐福,服下这片不死仙药,只有站在仙山上,才会恢复到巅峰状态,否则伤势与从前一样,没有半点效果。你现在有一座仙山吗?”11李逍客抓住不死仙药,脸色阴晴不定。他与徐福不止一次交锋,也知道徐福的手段,有些迟疑。

    突然,前方星河向下坠落。

    李逍客咬牙,服下不死仙药,果然如许应所说,他服下不死仙药也没有任何变化!

    李逍客反倒冷静下来,瞥见远处有一座古老破败的庙宇,便来到庙中落脚。

    阴间,类似的庙宇很多,往往是那些被人遗忘的神灵所居之地。

    无人祭祀的神灵际遇很惨,庙宇沉入阴间,自身的香火之气也渐渐消散,最终化作一堆木头或者泥土。

    李逍客进入庙中,微微皱眉,将地面上的灰尘清扫一番。

    打扫完之后,他又擦拭已经遍布灰尘的桌椅板凳,很是认真,坚决不留一点尘埃。

    许应见状,不禁摇头,来到庙门处看去,只见天空中星河璀璨,苍梧之渊漂浮在天上,星河便在苍梧之渊下方。

    突然,天上星辰坠落下来,天降繁星,落入庙外的一片荒芜的枯树林中。

    这一刻,原本已经干枯的树林突然像是挂满了树叶,映照光芒,但仔细看去,便会看到其实是无数寒鸦站在树上,看到的树叶只是它们翅膀上的星光罢了。

    寒鸦目光炯炯有神,盯着这座破庙。

    许应头皮发麻,关上庙门,退回庙中。

    -这段时间,李逍客已经将桌椅板凳擦得一尘不染,正在规整修缮这座庙宇。

    许应皱眉,忍不住道:“外面寒鸦降临,你还整这些没用的东西。”

    李逍客哼了一声,从庙顶飘然而下,道:“我重创阴庭天子,得罪了他背后的人。寒鸦便是那人耳目,寒鸦过来,说明那人已经将我们锁定。将这里打扫得更干净,可以提升我的战力。”

    他法力卷起一片片散乱的琉璃瓦,将破庙的瓦面铺得整齐。

    地面上一块块青砖也自动飞起,缓缓铺落。

    许应悄悄把衣裳的交领右衽换成右襟压左襟,李逍客突然目露凶光,扫了过来,杀气森然。

    许应换成左襟,李逍客这才收敛杀气,淡淡道:“你不要乱来。你我安心静坐,安养剑气,只要撑过今晚,待到太阳升起,我们便可以安然无恙。”

    他又将庙门修整一番,这才回到庙宇中,盘膝坐下。

    许应笑道:“我传你一式天剑,可以应付敌人。”

    李逍客眼睛没有张开,摇头道:“我若是用你所传剑诀对敌,一时间学得不深,很容易被人所趁。我只能凭借自己千锤百炼的招式应敌,反而胜算更高。”

    他淡淡道:“不老神仙,不要小觑我。我尽管被你们暗算,但在下界,我依旧是最顶尖的那批人。只要是在凡间,没有人可以随意拿捏我!就算是阴庭的主宰也不行!”

    他不再说话,安养剑气。

    “李逍客当年也是宗师,气度惊人,在生死压力下,渐有当年的气魄。只可惜,他还是腐朽了。”许应心道。

    李逍客默养剑气,自身剑气越来越强,这一刻,他的剑意也渐渐达到前所未有顶峰,并且不断向更高峰攀登!

    许应心中钦佩:“他的剑道天分极高,倘若早有此毅力,剑道岂会败在我手中?”

    他抬头遥望天空中的苍梧之渊,心道:“这道大渊到底有多长?它到底通往何处?”

    不知不觉间,外面鸦声平息,安静得出奇。

    阴间也有白天黑夜之分,此时正值夜间,寒鸦形成的无数星光便坠入他们的庙宇前,照亮了天空。

    从寒鸦身上传来的森森寒意,让空气变得刺骨,许应催动武道气血,这才让身体好受一些。

    突然,阴风吹来,漫天纸钱灰烬飞舞,在空中飘荡,遮住了苍梧之渊,遮住了天空。

    许应仰头看去,看不到纸钱灰烬的尽头。

    “哗啦!”

    庙门突然被阴风吹开,刺骨的寒风呼啸而来,伴随着寒风的是无数纸钱灰烬,铺天盖地,涌向庙宇!

    许应耳畔传来天崩地裂的巨响,整个破庙在刹那间飞速老化腐朽,坍塌,只剩下他与李逍客的所立之地!

    李逍客身前,一道巨大的剑刃拔地而起,将吹来的纸钱灰烬迎刃分开,纸钱自此分成两道洪流,从许应和李逍客身边呼啸吹过!

    许应站在洪流之中,耳畔声响越发吵闹越发恐怖,只见四周一切都在腐朽坍塌,山崩地裂,被纸钱灰烬形成的洪流席卷着向后飞去!

    李逍客剑气愈发强大,冲天而起,硬生生挡住灰烬的冲击!

    他端坐不动,眼耳口鼻血流不止,但剑气剑意却更加强盛,稳得可怕!

    突然,灰烬中传来如牛吼如龙吟的声响,又像是天道的噪音,仙道的不可理喻之音,冲击剑气,让剑气随时可能崩坏折毁!

    许应心惊肉跳,紧张的看着李逍客,但见李逍客身后大大小小的洞天此刻悉数亮起,这些洞天破破烂烂,还在疯狂运转,显然他也被逼到极限!

    过了不知多久,就在李逍客的剑气渐渐微弱之时,突然天空变得明亮起来,灰烬呼啦啦后退。

    许应仰头看去,只见亮光从苍梧之渊传来,一只巨大的只剩下骨骼的三足金乌,震动着没有血肉只有羽毛的翅膀,拖着一轮暗红色的太阳,从苍梧之渊中飞出。

    骸骨金乌的后方,无数灰烬哗啦啦飞行,追赶太阳而去。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