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倘若有酒

    武天尊服下一片不死仙药的叶子,过了片刻,还是没有任何反应。“不死仙药到底有没有用?”

    许应眼耳口鼻中还是不断有根须飞舞,心中失望,喃喃道,“这株紫色的野草,该不会是坟头草吧?”紫色仙草勃然大怒,从他希夷之域中跳出来,便要与他拼命。

    .

    许应岂会给它这个机会,一把拽住它的根茎,一掌劈在它的脑门上。--倘若它分支开叉的地方算是脑袋的话。

    紫色仙草虽然是根草,但着实强横,根须飞舞,啪啪抽击,落在许应身上便将他抽得皮开肉绽!

    许应恶向胆边生,动用战神八法,心道:“我还能打不过一株坟头草?今日不是它死,就是我亡!”

    忽然,一股难以言喻的波动在武天尊体内进发,如冷寂荒凉的冬季,突然吹起了春风,如久旱干涸的大地突然降下甘霖,滋润万物,甚至滋润道法。

    他衰老的肉身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滋润。

    他的体内传来一种玄之又玄的道音,像是一种古老的咒语或者是呼唤,他已经消散的武道元神,在这种玄妙的道音呼唤中开始重聚。

    许应和紫色仙草正在玩命,也立刻察觉到武天尊体内不可思议的变化,各自停手。

    许应散去已经准备好的天引法,紫色仙草也悄悄撤去准备扎入他身体的七根主根。一人一草紧张的关注着武天尊的变化。首发网址qiuww

    许应想救活武天尊,不希望只能救回来一个三岁孩童,紫色仙草则是想看一看自己到底是不死仙药,还是坟头草。

    渐渐地,武天尊的肉身机能恢复,年迈的身躯渐渐充斥着活力,神识也重归巅峰

    更为惊人的是他的其他变化,伴随着不死仙药的药力进发,以及那种玄妙的道音,他的先前因为死亡而散去的记忆,如涓涓流水,汇聚而来。

    武天尊渐渐记起自己从前,甚至连那些他久已忘却的记忆也开始复苏。

    他散去的魂魄如沙般重聚,消散的元神仿佛倒塌的沙塔,此刻又恢复如初。

    许应惊讶的看着这一幕,感受到不死仙药散发出的玄妙力量。

    这种力量,超越了凡俗,不是人间的力量,它蕴藏着生命的道理,高深难测,令人无法琢磨。

    “倘若能参透这种力量,便可以掌握生死,超脱轮回,达到真正的不灭!”

    他心头怦怦乱跳,试图记下那种奇妙的道音,然而印在记忆中的声音很快便会消散,仿佛被人抹去。这种至高的道的声音,很难记忆,更无法理解。

    许应尝试片刻,始终无法记下任何道音,突然心中微动,瞥了还在锁着自己脖子的紫色仙草一眼,心道“坟头草不就是不死仙药吗?只要研究它,就可以得到超脱的力量……

    紫色仙草察觉到他的目光,心中凛然,又见许应收回目光,紧张地关注着白发老头,于是一溜烟钻入许应的希夷之域。

    --它被人用来当成镇压重瞳大帝的关键一环,自然有着非凡手段,可以随意穿梭他人的希夷之域。

    它便是用这种天赋,根须钻入重瞳大帝的眼耳口鼻,深入其希夷之域中。

    紫色仙草在许应的希夷之域中翻箱倒柜,四下寻找,始终没有寻到自己其他几片叶子,于是悄悄溜了出来。

    一定在臭小子身上!

    它一边东张西望,装作若无其事,一边悄悄活动自己细小的根须,无声无息的翻动许应的衣裳,查看自己的叶子,是否被他放进兜兜里。

    五色山战斗颇为激烈,许应与李逍客、阴庭天子之战,打得上身衣裳只剩下半扇,前半扇衣裳被毁,只剩下背后半扇,也是破布条子。

    当然,裤子也没好到哪里去

    紫色仙草在他裤兜里掏了片刻,便察觉有些不对,好像掏错了东西。“流氓坟头草!"

    许应又羞又怒,一把拎起它的脖子,饱以老拳。

    紫色仙草自知理亏,但绝不吃亏,立刻与他厮并,插眼、抠鼻、捅腰子、拆祠堂,招招下流。

    过了良久,武天尊完全恢复到生前的巅峰状态,他的元神强大,肉身健硕,甚至更胜生前!他低头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打量自己的身躯,苍苍白发飘动,眼含热泪。

    经历死亡,才知生的珍贵。

    他死了一次,肉身衰老,心力衰竭,纵有天大的武力也无可奈何,终于死去,任由元神解体,魂魄散去,空留精神化作炬火。

    这次复生,让他多出了更多的感悟,有一种破而后立的大彻大悟。

    他的武道心境,不知不觉再上一层楼。

    “许道友。”他上前,制止许应与紫色仙草的斗殴。

    许应与紫色仙草打得不可开交,都有些狼狈,见他出面,便顺水推舟,各退一步。

    许应关切道:“武天尊,你是否有其他不适?”

    武天尊摇头,惊叹道:“我不知世间竟然还有这等珍奇的仙药,能死而复生,逆天改命,太奇妙了。我感觉自己仿佛成了不死不灭的仙人,寿元无穷无尽。

    许应惊讶莫名,询问道:“你感觉自己成了仙人?”

    武天尊点头,笑道:“这种感觉说来奇妙,我在开启第二玄关时,便可以准确察觉到自己的寿元,寿命还剩下多少年,甚至可以精确到天。但是服用不死仙药后,我觉得自己的寿命仿佛无穷无尽,永远也没有尽头。"

    许应暗暗称奇,心道:“莫非不死仙药真的这么利害,不但可以让死人复活,甚至可以让成仙?"

    他突然想起重瞳大帝临走前说过,坟头草的确是不死仙药,但并不能让人真的不死。

    “你会发现不死仙药的弊端。”他对许应如是说。

    许应微微皱眉,心中有些不安,

    但武天尊却活蹦乱跳的活了过来,而且恢复到巅峰状态,他也不禁替武天尊感到开心。

    “当年那位武圣人所走的路,我终于走通。”

    武天尊笑道,“而今,我们可以回到武道彼岸,去见翟武仙他们了!"

    他心神激荡,笑道:“我们不虚此行,打通了这条道路不说,还发现这座仙山,现在我们那个世界没有天地元气不能修炼的时代,应该已经一去不返了吧?"

    哪怕是他这样的武道第一人,也有着自己的执念。他想去外面的世界传武,也想改变太初世界不能修炼的难题,还想解决太古战场和阴间对太初世界的侵袭。而今,这些问题终于有了解答的办法!

    许应望向四周,只见随着镇压封印重瞳大帝的六道封印的崩溃,五色元气也随之崩溃,也不再向火山口回流,而是从山顶泄下,向太古战场流去。

    五色元气拥有活死人肉白骨的奇效,蕴藏磅礴生机,所过之处,太古战场一扫先前的阴森恐怖没有半点生机的景象,很快变得山清水秀,郁郁葱葱。天地如洗,变得清明。

    不过,太古战场还是同样的危险,甚至更为危险。

    那些太古时代战死在此的神魔,原本有残念或者残存血肉盘踞在此,只能在太古战场中为祸,不能离开。

    此刻得到五色元气的滋润,一具具枯骨纷纷站起,被魔念所驱使,势必会成为祸害!

    武天尊却因此战意腾腾,向山下走去,笑道:“此去扫荡魔氛!还我太初世界一个朗朗乾坤!”

    许应跟上他,向更为遥远的地方看去,只见五色元气向太初世界的方向流淌而去,随着这种天地元气的渐渐稀释,元气蕴藏的活性也大不如从前。

    但这就是天地元气,倘若太浓烈,便会变得妖邪,难以控制。倘若变得太淡,又难以修炼。

    “五色元气流淌的方向,不是阴间,而是太初世界。"

    许应思忖道,“太初世界没有天地元气这件事,真的与重瞳大帝被镇压有关。而今重瞳大帝脱困,五色元气才会回流太初世界。只是….…’

    他陷入沉思,当初重瞳大帝为何会被仙界镇压?

    仙界牺牲一个世界的天地元气,用来镇压重瞳,是因为他犯下了大错,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此次重瞳脱困,对于凡间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还有,阴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许应居高临下,向阴间看去,心道,“阴间到底有多大?为何可以连接其他世界?阴间入侵的真相,又是什么?"

    他正在思索问题的答案,突然紫色仙草扯了扯他后背的破布条儿,许应道:“别扯,我没新衣服换。我被人绑架过来的,我的新衣裳都放在一条蛇的肚子里……你还扯?是要打架吗?"

    紫色仙草又扯了扯他身上的破布条,许应疑惑,只见紫色仙草抬起一条根须,指向前方的武天尊。

    许应看去,武天尊已经来到山下,向外走去。

    山下封锁五色仙山的风墙,不知何时停了,或许是被重瞳大帝毁去,也或许是六道封印禁制被破除,自然而然消失。

    他们可以从任何一个方向离开,无须担心被风墙绞杀。

    然而许应却面色逐渐凝重,看着武天尊的背影。

    只见这位老人先前还是斗志昂扬,龙行虎步,仿佛回到了年轻时的岁月。

    此刻,他却岣嵝着身子,步履也有些蹒跚。

    他离开了五色仙山,自身的精气如同被狂风吹起的沙,向后飘扬。

    他的魂魄,他的武道气血,他的元神,此刻都在不断瓦解!

    武天尊却毫无所觉,依旧在自言自语:“我们可以修炼了,可以了……武道太难了,非大毅力之辈无法炼成,回去之后,便传播炼气罢。人们可以修炼,就会强大起来,就可以保护自己,抵抗阴间侵袭……”

    他白发抖动,老眼有些浑浊:“但我们的道不能就此遗失,还是需要有人去坚持,因为当天地元气再度被人夺取时,需要勇武者去反抗,去夺回来……"

    “武天尊!”许应大声呼唤,想让他注意到自己诡异的状态。

    武天尊浑浑噩噩,回头看向许应,喃喃道:“得有绝境反抗的精神,得有与天斗的勇力……”“咚!”

    他天旋地转,变回尸体,倒在地上。

    许应飞步上前,检查一番,只见武天尊气息全无,已经命绝!

    “这是怎么回事?”许应抓起紫色仙草的脖颈,将这株仙药拎起,恶狠狠问道。

    紫色仙草用根须推开他的手,在地上写了“不死仙”三个字。

    许应不解,反复打量这三个字,看了片刻,突然醒悟:“这不是三个字,是四个字!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他抱起武天尊的尸体,返回五色仙山。

    刚刚踏足这座仙山,只见武天尊体内传来阵阵玄妙道音,精气重聚,魂魄重铸,元神回归。

    武天尊又苏醒过来。

    “不死仙药的确可以不死,但是有条件。”

    许应向武天尊解释一番,道,“伱的感觉也没有出错,你的确成为了仙,但是有条件的仙。你只有在仙界中,才是仙,才不死。”

    他叹了口气,写下“不死仙”三个字,道:“不死仙药的意思,其实是不死之人在山上。武天尊,这座五色山应该是一座仙界的仙山,仙山虽然落入下界,但依旧是仙山。你在仙山上,相当于身处仙界之中,出了仙山,便相当于离开仙界。”

    武天尊明白过来,道:“也就是说,我离开仙山,便会死亡,回到仙山,就还可以像仙人一样活着。”许应轻轻点头。

    武天尊吐出一口浊气,笑道:“我能再活一世,已经是天大好事,你何须如此凝重?翟武仙他们需要有炬火,为他们指引方向,我在这里,不正可以告诉他们方向吗?”

    他颇为洒脱,笑道:“人在山上,就是仙人,我已经成为了仙,长生不死,你应该为我开心才是。”许应展露笑容,道:“理当开心!”

    武天尊笑道:“倘若有酒,当浮一大白!”

    许应笑道:“是。可惜我朋友玩七不在,他在的话一定有酒。"

    武天尊喉结滚动,应该是犯了酒瘾,笑道:“你是凡夫俗子,不应该久待山上,我不被红尘滋扰,你却还有很多事要做。"

    许应起身,笑道:“是。我的琐事还不少。”

    武天尊道:“你下山去吧,我就不送你了。一路当心。”

    许应想要留下紫色仙草陪他,武天尊摇头拒绝,紫色仙草对这个老汉也颇为畏惧,自忖打不过,又一心要夺回自己的叶子,也不愿留下。

    许应向山下走去,寻找到那扇破门,正打算将门放入自己的希夷之域,突然武天尊的声音从山上传来:“许道友--”

    许应仰头看去。

    武天尊白发苍苍,站在高处:“记得来看我,不要让我太寂寞!”许应挥手,转身远去。

    武天尊站在山上,仰望天空,那是仙界的天空,老汉心中一片惆怅。“等一下!”

    他的眼睛渐渐明亮起来,猛地重重拍手,“我无法下山,但是山可以走啊!我只要把五色仙山扛起来,不就可以四处溜达串门了吗?"

    择日飞升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