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重瞳四目,不死仙株

    铁链绷直,许应、武天尊、李逍客和阴庭天子被纷纷弹起,飞上半空。

    先前五色之气已经从天地间抽回,时光倒流一般流向五色山的火山口,此时五色之气又在向外喷涌!

    铁链上无数奇异纹理疯狂流转,突然铮铮的金铁交鸣声传来,许应低头看去,只见其中一道铁链的某一节上,那些明亮的纹理在啪啪断去!

    “小心!”

    许应只来得及大喝一声,便见那条铁链绷断,断去的铁链向上弹起,呼的一声扫过阴庭天子的尸身。

    阴庭天子的下半身直接爆开,化作一团血雾,碎骨咄咄乱射,其中一根碎骨穿透许应的肩胛骨,将他骨头洞穿,打得前后透亮!

    许应闷哼。

    这时玉棺中传来宏大的道音,仿佛有一位掌控道法道则的大帝在诵念,一条条粗大铁链啪啪断裂

    那玉棺终于挣开最后一道锁链,玉棺四周还有一道道巨大的仙道符文,光芒四射,镇压玉棺中的道音。

    玉棺呼啸旋转,拖带着断去的铁链,抽在那一道道仙道符文上,将符文击碎。

    这些仙道符文共计六个,位列上下前后左右六方,威力惊人,刚才李逍客与阴庭天子合力攻击其中一个符文,只一击便被符文重创。

    一秒记住https://.vip

    而玉棺拖动铁链,却在轻易之间便将其他五个仙道符文破去,看得许应眼花缭乱。

    “若是请棺中镇压的那个存在出手,能否破去封印镇压我的仙道符文?”他心中一片热切。

    火山内壁,五色石上,各种符文印记明亮到极致,一时间许应、武天尊等人被镇压得眼花缭乱,耳畔传来各种奇异声音,神识错乱,纷纷失去了力气,从空中跌落下来。

    玉棺咻咻旋转,铁链拖行,打在火山内壁的符文上,所过之处,一众符文纷纷熄灭,没有了半点威力

    许应压力大减,神识恢复清明,立刻脚踏虚空,奋力向上冲去

    武天尊见他往上冲,也急忙往上冲,他被五色元气影响,肉身从死亡中复苏,肉身机能虽然恢复,但武道

    元神在死亡时已经开始崩散。

    五色元气,并未恢复他的武道元神,以至于他只能浑浑噩噩,朦朦胧胧的记起一些事情,但不多

    至于山脚下的那些枯骨,因为死得太久,肉身消散,只剩骨骼,元神早就灰飞烟灭,荡然无存。它们被五色元气复苏,只能被流离在天地间的鬼魂怨念所吞噬,变成只知道吞噬杀戮的魔怪。这是武天尊与它们的不同。

    武天尊追上许应,然而那口玉棺的上升速度越来越快,即便许应已经成为武道大高手也追之不及。

    许应急忙大声道:“武天尊,看到棺材板上那株紫色的草药没有?去抓住它!

    玉棺摆脱五色山的封印,飞上天空,武天尊看向那口玉棺,摇了摇头:“我追不上。”

    许应正要说话,武天尊突然抓住他,发力向上奔去,速度在十多步便提升到极致,猛然吐气开声,将许应用力向玉棺掷出!

    许应破空而去,眼看便要撞在玉棺上,猛地身形有若游鱼,在玉棺上轻轻一拍,卸去力量,贴着玉棺滑动,来到棺材盖上。

    许应伸手,抓住那株紫色的仙草,心中一喜,用力拔去,不料那仙株深深扎根在玉棺的缝隙中。

    他向棺中看去,隔着玉质棺椁,隐约能看到棺中有一位头戴帝棺身穿帝袍的伟岸存在。

    那人即便躺在棺椁中,还是难掩一身气度,他的脑后有一轮圆圆的光晕,光晕中似有大千世界在其中漂浮。

    那紫色仙草的根茎,此刻竟然钻入这位大帝的眼耳口鼻中,顺着他的五官钻入他的体内!

    “这不死仙药,也是一道封印!”

    许应顿时醒悟,不死仙药种在玉棺上,其实不怀好意,要借此奇珍异卉的能力,抽取棺中人的力量!

    棺中大帝的肉身修为,便是不死仙药的养料!

    “棺中人被如此大规模镇压,应该与我一样,不是坏人吧?那么我救他,就是救我自己!”许应心中这么安慰自己,一咬牙,将紫色仙株的叶子揪下一片。

    紫色仙株的叶片本来就不多,共有七片叶子,许应双手如飞,很快将仙株揪得光秃秃,一片不留。

    那紫色仙株剧痛,疼得浑身抽搐,立刻抽出根须,人立起来,挥舞根须啪啪向许应抽去!

    许应被抽了一记,顿时皮开肉绽,不断后退,避开那紫色仙株的攻势。

    这时,他看到棺中人张开了眼睛。

    许应一怔,那是四只眼睛,眼睛分为左右,上下各长两枚。那眼眸明亮,光芒充斥在玉棺中,将玉棺照耀得有些反光。

    紫色仙株浑然不知大难临头,犹自气愤的向许应杀来,许应眼尖,只见棺材板映照出一个个飞速接近的身影,不由心中剧烈跳动:“是那些仙尸!

    他顾不得许多,立刻翻身从棺材板上滑下。

    就在他滑下的一瞬间,突然棺材盖轰然飞起,那脑袋光秃秃的紫色仙株也被掀飞出去。“活该!”

    许应哈哈大笑,正要向下冲去,突然一条根须咻的一声飞来,缠住他的脖子。紫色仙株竟然缩短根须,呼啸向他飞来。

    这仙株刚刚飞近,迎面许应的拳头便重重打在它的茎部和根部相连的位置上,将这仙株打得弓起腰身,向后飞去。

    许应收拳,突然只见紫光一闪,那仙株竟然缠着他的脖颈飞回,挥起一团缠绕在一起的根须,重重打在他的小腹上。

    许应被这一拳打得身形躬起,如同被烤熟的大虾,向后飞去,腹部一阵绞痛。

    “好家伙,我堂堂许妖王,能怕你一根草不成?”

    许应咬牙,忍住疼痛,鼓荡气血,此时五色山封印被棺中人破除大半,许应的修为实力也恢复了大半,岂会惧怕区区一株仙草?

    他当即在空中,施展出武道绝学,与那株仙草拳来脚往,打得不亦乐乎!

    那紫色仙草最是无赖,更多的根须缠绕在他身上,与他近身肉搏。

    它连中许应数十拳,皮都被打得有些松软浮肿,许应却也中了它十几记掏心窝子的重拳,被打得眼珠子差点要瞪出来。

    紫色仙草还直奔下三路,重拳击打许应小腹,让许应大感被动。

    一人一草一路翻滚向下坠落,在坠落的途中也还是大打出手。

    突然,一股无比恐怖可怕的悸动爆发,伴随着天地大道低沉的嗡鸣,震得阴间无数寒鸦飞起,无数鬼魂低伏,五色山上一众鬼神纷纷跪伏在地

    浩浩威严,顷刻间席卷天地,震慑广袤无垠的阴间和太古战场。

    那紫色仙草立刻怂得缩成一团,挂在许应脖子上瑟瑟发抖,即便如此,它还是用力勒紧许应脖子,试图将这个摘秃自己的家伙勒死!

    许应自然不惧它,揪住它的脑袋,以拳头暴击。

    紫色仙草探出根须,扣他眼睛,撕他嘴巴,同时一团根须聚成拳头,痛击许应裆部。一人一草翻滚着坠向五色山。

    许应匆忙中看去,只见棺中人已然从那口玉棺中飞出,迎上天空中高矮错落的群仙之尸。

    群仙之尸,是第四层封印,也是人间中所能布置的最强大的封印。

    群仙之尸形成一套完备的仙家大阵,将五色山封锁,全力镇压玉棺,此刻棺中人从玉棺中脱身,这套仙家阵法的威力,便集中在棺中人的身上!“轰!”

    仙家大阵爆发,许应听到玄之又玄的道音响起,双眼中顿时有鲜血汩汩流出,双耳中也血流不止,脑浆如同要沸腾一般!

    那是凡人不能理解,无法聆听的声音,比元育八音更为精妙,比天道之音蕴藏更多的玄机,侵扰人们的思维意识!

    天道之音是让人神智错乱,仙道之音则是让人大道错乱!

    五色山上,阴庭天子带来的鬼神们听到这个声音,一个个突然呆住,接着神灵的金身纷纷崩溃瓦解,元神溃散,化作一股股烟尘。“哗啦!”祂们纷纷破碎。

    “不要听这种声音!”一位九龙山弟子高声叫道。

    他刚刚说到这里,自身金丹炸开,整个人也嘭地一声爆炸开来,化作一团团血雾。

    那些蕴藏着道法的法宝,此刻也纷纷飘了起来,道象烙印嘭嘭炸开,法宝径自解体,灵性尽失!

    李逍客和阴庭天子拖着重伤之躯,也在疯狂逃命。

    他们被仙道符文所伤,阴庭天子的伤势更重,下半身被断去的铁链砸碎,此刻两手如飞,比双腿还要灵活,向山下飞奔。

    他们自身的道象、隐景,此刻已经变成了催命符,他们的修为法力,也在沸腾,李逍客残杀那些傩仙移植。的洞天,也变成了一个个随时可能爆发的火山口!

    哪怕他们运转法力,运转道行,也无法与仙道之音抗衡!

    许应体内一股股力量激荡,心中惊骇:“再听下去,我只怕便会爆体而亡!

    突然,那棺中人伟岸身影抬手,玉棺飞起,天空轰然坍塌,那漂浮在空中的错落有致的群仙之尸,连同他们布下的仙家大阵一起,跌入玉棺!

    棺材板飞来,玉棺合拢,仙家大阵进发的仙道之音顿时止歇。

    许应松了口气,立刻与紫色仙草扭打在一起,叫道:“有你没我!”

    一只大手覆盖在玉棺上,轻轻一拍,棺中无数仙尸顿时腐化,飞速化作一具具白骨。棺中人抬头,仰望苍穹,苍穹之外,另一个世界若隐若现。

    这座五色山是仙山,可以在这里看到天外天,窥探仙界的冰山一角。此刻,天外天正有一尊同样高大伟岸的身影,与棺中人遥遥对望。他是第六道封印。

    两个身形一个在凡间一个在仙界,隔界对视,突然棺中人单手托起玉棺,踏前两步,将那口玉棺重重掷出!

    “呼-”

    玉棺破空,化作一道流光,霎时间轰破两界壁垒,呼啸而去,冲向仙界,直奔仙界那尊伟岸身影而去

    仙界的伟岸身影抬手,挡住玉棺,身形晃动一下,玉棺炸开,一具具仙人的白骨飞出,散落一地。

    显然,他还是逊色一筹。

    许应嘭地一声坠落下来,砸在五色山上,一人一草连翻带滚,转动了不知多少周,这才纷纷一跃而起。

    许应拳头如雨般攻出,正要将紫色仙草锤成烂泥,不料却被那紫色仙草缠在身上,与他贴身肉搏。

    一人一草正在厮并,突然武天尊咚的一声从天而降,落在他们面前,好奇的看着他们。一人-草止住,都觉得场面有些尴尬。

    紫色仙草敏锐的觉察到,这个白发老翁绝对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弱小,立刻缠绕着许应身子,躲在许应身后。

    它的根须放在许应的脖子上,暗存警告之意,若是老头敢乱来,它便撕票抹了许应的脖子!

    许应顾不得理会它,急忙上前,取出自己摘下的不死仙药叶子,笑道:“武天尊,快点服下它!

    紫色仙草连忙来夺,许应抬手抵挡,一人一草又打在一团。

    就在此时,突然一股镇压天地的气息降临,紫色仙草打个哆唆,连忙钻入许应的希夷之域藏了起来。

    许应抬头,只见那位重瞳四目的棺中人缓缓降落。

    重瞳看着他,目光有些复杂,最终还是道:“多谢道友相助。’

    许应还礼,笑道:“不敢居功。我本来是想夺取不死仙药,帮我这位朋友治疗死疾。不曾想误打误撞,救出阁下。

    “死疾?你把死亡称作一种疾病?”

    重瞳微微一怔,低声道,“是了,这种疾病对你无效……这株仙草的确是不死仙药,但并不能让人真的不死,伱会发现不死仙药的弊端。让你的朋友服下一片叶子足以,多了也是无用。”

    他身形飘然而起,远去不见。

    许应追上前两步,却已经不见他踪影,懊恼道:“早知道我便应该居功!好歹讨要一些仙家法宝也是好的!

    他交给武天尊一片不死仙药叶子,紧张的看着这个老者,催促他赶紧服用。

    “若是不够,我这里还有几片!对了,还有一根草,抱着啃肯定够!

    那紫色仙草闻言,哪里肯善罢甘休?

    许应刚刚说完,便见眼耳口鼻中无数细小的根须钻出来,如触手般飞舞,把武天尊也吓了一跳。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