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道先天

    镐京城中,蚖七、半口大钟和金不遗仔细查看痕迹,许应所居的那处宅邸已经变成白地,整栋凭空消失。

    金不遗摘下一根羽毛,吁了口气,顿时羽毛进发出熊熊火光,沿着空间的痕迹燃烧,在空中绘制出一个立方体。

    这个立方体的六壁浮现出各种奇异的纹理,正是天道的符文印记,显然刚才有人以天道神通,直接将许应所在的空间整个切割下来,送到了他处!

    那片火羽将火光勐地一收,休的一声,钻入虚空中。

    火羽消失的地方,空间波澜般晃动一下。

    “我用自己的翎羽化作一个分身,追随空间挪移的方向,追踪过去。”

    金不遗老态龙钟,拄着一把光彩照人的神刀,不紧不慢道,“对方残留的空间能量,只够我一支羽毛过去,再多便不行了。”

    它丝毫也不紧张,道:“这种事情,曾经发生过很多次。你们放心,我会找到他。”

    蚖七道:“我可以帮你!”

    大钟只被打造出一半,却还是飘了起来,道:“你们一个记性不好,一个间歇性失忆,我不能不跟着你们。”

    蚖七道:“钟爷,你只有一半身体。你还是留在这里,等婵婵老祖帮你炼好身躯,再跟上我们。”

    一秒记住https://.vip

    大钟笑道:“我虽然是残的,但是心智比你们健全。你们没有我在身边,肯定会闯出不少篓子!况且,婵婵老祖会跟过来吧?”

    竹婵婵冷笑道:“你们的事情,我跟过来做什么?咱们又不熟。我是周天子的臣子,还要留下来建造镐京,恕不奉陪!”

    她转身离去。

    大钟也不再迟疑,道:“事不宜迟!金爷,你来带路,咱们速速启程!”

    金不遗羽翼一挥,两把神刀插在地上,道:“你们到我身上来。”

    蚖七和大钟连忙来到它背上,蚖七小心翼翼道:“金爷,你不要把小可烤熟了。”

    金不遗振翅而起,长声道:“坐稳了!”

    它突然周身燃起熊熊火光,双翼拍动,顿时化作一道虹光,破空而去,下一刻便如一道彩虹,虹桥的另一端已经到了千里之外!

    金不遗风驰电掣,追踪自己的火羽而去,顷刻间便是数万里,从群山之间穿过。忽然,这只三足金乌速度放缓,降落在一座挺立如枯木的山峰上,慢条斯理的理着自己的羽毛。

    “你们是谁?”

    金不遗惊异的发现自己羽毛里还藏着一条蛇和一口钟,不禁惊声道,“你们怎么会在我身上?”

    蚖七和大钟心中一片冰凉,蚖七连忙道:“金爷,你不认识小可了?我是蚖七,这是钟爷,咱们此去是寻找阿应的。阿应不见了,你用火羽追踪,现在只有你能寻到阿应的下落。”

    金不遗迷茫的看着他们,脸上白羽抖动:“我不知道什么火羽,我不认识你们······阿应,你在哪里?阿应?”

    蚖七和大钟正在无可奈何之际,突然一座青色山峰飞至,轰然落在一座山头上。

    竹婵婵站在那青色山峰上,笑道:“以前阿应是怎么让他恢复记忆的?我们按照同样的方法,不就可以了?”

    “婵婵老祖!”蚖七和大钟又惊又喜。

    大钟突然想起,金不遗原本便记忆不佳,许应给他留下一些原道菁萃,又辅以泥丸秘藏的长生仙药激发金不遗的肉身活性,金不遗这才渐渐恢复一些记忆。

    它将此事说了一遍,竹婵婵和蚖七当即各自渡给金不遗一些长生仙药。过了片刻,金不遗记起先前的事,风风火火道:“事不宜迟,咱们即刻动身!”

    竹婵婵祭起飞来峰,继续锤炼大钟,笑道:“除了镐京,我不喜欢炼制一半的法宝。”

    大钟被她敲得很是舒适,心道:“婵婵倒是一个负责的天工,从前是我误会她了,还以为她会在我身上偷偷留下她的烙印·····等一下!”

    它心中警觉:“婵婵是如何追到这里的?她肯定是凭借对法宝的感应,才能快速寻到此地·····一定是七爷身上被她打上了烙印!”

    许应从睡梦中醒来,头疼欲裂,勐地坐起身扶住额头,脑海中涌现出一段记忆。

    自己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名叫许应,与他重名,是大夏国湘王许梦龙的第四子。

    不过,他是小妾生的,在许家的日子过得并不如意。

    许应觉得额头剧痛传来,抬手抹去,额头上有一道深深的疤痕。他记起来,自己这具身体的原主人生性隐忍,总担心自己太出色而被其他兄弟姐妹暗中除掉。

    ——毕竟大家族内部权力争夺极为惨烈,尤其是湘王这等有着皇室血统的世家,对继承权的争斗简直堪称血腥。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便是无意中暴露了自己是个武学天才的身份,而遭遇埋伏,被人暗算。

    许应根据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他已经躺在病榻上两个多月之久,伤势一直没有痊愈。

    他应该是听到娘亲被人所害的消息,怒急攻心,旧伤复发,死于非命。

    许应心中一阵惋惜:“你也叫许应,我也叫许应,我无意中进入你的身体,在你魂魄消散的那一刻借尸还魂。看来,天意如此,让我借你的身体继续活下去。从今日起·····”

    他下床,站起身来,眼中精芒一闪而没:“我就是湘王第四世子许应!你在天有灵,尽管放心,我会用你的身份好好活下去,为你报仇!”

    “新的一生,我来了!哈哈哈······等一下,我是谁?”

    许应怔住,回忆自己为何会来到这个世界,自己的老家好像是许家坪,许家坪大火,自己死在火场中。

    他的魂魄飘飘荡荡,不知飘了多远,突然被一股强大吸力拉入这具身体中。

    “不去管它!从今日起,我便将开启新生!”

    许应信心勃勃,他的脑海中突然涌现出一段功法口诀,名叫大夏龙雀功,虽然有龙雀之名,但实则修炼的是刀气。

    此功共有九重,这具身体的主人将大夏龙雀功修炼到第七重时,无意中展露刀气,被人发现,以至于遭人暗算。

    “这个世界的最高境界,叫做先天九境,第九重境界便是陆地神仙!这个许应将大夏龙雀刀气修炼到第九重后,便可以进军先天境,逆反先天!”

    许应将另一个许应的记忆整理一遍,心道,“他年纪轻轻,便修炼到这等水准,的确天资过人。可惜,遭到了一个先天第二境界的强者暗算。”

    许应正在想着,突然听到脚步声,急忙看去,只见一个老者满面愁容,捧着药碗走进来,当啷的声响,正是老者手中的药碗坠地发出的声响。

    那愁容老者又惊又喜的看着他,止不住哽咽,声音沙哑道:“公子,你终于醒了···.·”

    许应从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中寻到关于愁容老者的记忆,这老者名叫符毅,是跟随娘亲的老仆,最是忠心。

    “毅伯,我醒了。”

    许应眼眸中流露出强大的自信,道,“毅伯,你放心,我不会再让自己陷入险境了。这一次,我要重活一遍,为娘亲报仇,夺回属于我的东西!”

    老奴符毅露出欣慰的笑容,抹去眼角的老泪,道:“公子有此心,老奴定当全力扶持,死而后已!”

    许应重重点头:“我一定不会辜负毅伯对我的期望!”

    老奴符毅眼中闪过一道凌厉的光芒,道:“老奴这些日子暗中调查,暗算公子的,是大世子许昊请来的先天高手,国师门下的先天二境的金鹏!”

    许应哼了一声,眼中仇恨如火:“金鹏?!毅伯,你不要动金鹏,他交给我!”

    老奴符毅惊讶的抬起头,不解道:“公子······”

    许应澹澹道:“毅伯,如果我没有看错的吧,你也是一个先天高手吧?你追随在我娘身边,其实一直在保护我们娘俩。以你的实力,对付金鹏不难,但我想亲手报仇!”

    老奴符毅再次忍不住落泪,哽咽道:“公子,你真的长大了。”

    许应流露出一股澹澹的霸气,道:“毅伯,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

    老奴符毅擦去眼泪,神态毅然,道:“既然公子有这个决心,那么老奴便不插手此事。公子,娘娘的死与另一件事情有关,老奴前去调查此事,这些日子,公子一定当心!”

    许应点头,澹澹道:“你放心,我此次醒来,便无人能够再伤我!”

    符毅满怀激动,转身离去,喃喃道:“小姐,你看到了吗?公子终于长大了,长大了·····”

    许应待他离开,也自走出房间。

    湘王府中,少年遭到家仆的白眼和冷嘲热讽,却如清风扑面,浑不在意。

    “我也要抓紧修炼,早日突破先天!以我两世的经验,嘿嘿,在这个世界上出人头地不难!大世子,国师弟子,你们等着!我必像大夏的龙雀,一鸣惊人!”

    ·····

    老奴符毅匆匆离开湘王府,大夏国都城富丽繁华,先天高手众多,龙蛇混杂。符毅满面愁容,来到一间茶馆,茶馆中有个红裳女子和一个白头老翁正在临街下棋。

    愁容老者符毅此刻脸上的愁容尽去,每一道皱纹都像似开了花一般,在脸上绽放笑颜。“玉棠,北辰,你们好生惬意,倒是我在湘王府一顿好演!”

    他走上前来,为自己斟茶,仰头便饮。

    玉棠仙子笑道:“你此去如何?他是否记起前世种种?”

    符毅的皱纹乐开花,笑道:“当然不记得。他而今已经把自己代入了湘王第四世子,正打算为自己和娘亲报仇呢。”

    北辰子忍不住哈哈大笑,道:“天意上神居然能找到这样一个世界,这个世界灵气稀薄,人们不懂炼气,甚至连傩师也不是。许应在这个世界,一定会渐渐泯与众人。”

    玉棠仙子叹道:“他这一世完成所愿,泯与众人,对他或许是一件好事。”愁容老者符毅道:“对我们也是一件好事。”

    许应在湘王府潜居下来,催动大夏龙雀功,心道:“这门功法已经是湘王府最顶级的绝学,炼气血为刀气,龙雀围绕刀气而行,凌厉非常!不过想要修成先天,只怕这门功法还不够·····”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觉得大夏龙雀功不对。

    “这样修炼,需要炼气血为龙雀,不是武道本源。”

    许应突然想道,“武道本源,其实应该是人们利用自己的肢体,对抗外敌,对抗自然,对抗强权,对抗天道。那么炼气血为龙雀有何用?应该修炼自身!”

    他鼓荡气血,心意精纯,身意合一,催动大夏龙雀功,他精简这门功法,舍弃龙雀而独取刀意!

    他伴随着一拳一脚打出,化作刀气破体而出,体内五岳仙山轰鸣,五脏发光,天河奔腾加速,髓液流淌。许应洗伐肉身,大夏龙雀功运转几个周天,便自修炼到第八重!

    短短片刻,许应便将这门功法再提升一重,修炼到第九重。他还未停止,体内刀气化作先天罡气,正式跨入先天境!

    他沉寂在修炼之中,忘记时间,忘记仇敌,只管进军武道,将先天一重、先天二重、先天三重逐一冲开!愁容老者符毅一边喝茶,一边观棋。

    对于这个低等武道世界的人来说,他们就是高高在上的老神仙,外人根本看不到他们。他们神通广大,甚至可以扭曲天地,神识一动,便可以改变众生意识。

    这个世界,对他们没有任何威胁。

    更何况,还有天意上神注视着此地,不会有任何风险。

    突然,都城中一股苍茫气息渐渐弥漫开来,在大夏都城上空形成一道澹澹的虹光,挂在天空中,很是亮眼。

    符毅、北辰子和玉棠都抬头观望,大夏都城中,有很多古老的意识纷纷苏醒,在城中相互碰撞:“又有人修成先天极境了。”

    “近二十年来,他是唯一一个修成先天极境的存在。”

    “便如我们一般。我察觉到太初世界的大道在欢喜,为多出一个先天存在而共鸣。”

    ·····

    符毅三人敏锐的捕捉到这些意识,玉棠仙子对这个世界稍有了解,道:“这是有人突破先天九境而形成的天地异象。修炼到这一步,已经是这个世界最强的存在。”

    三人收回目光,都不以为意。

    符毅道:“我过几天再去见许应,便告诉他,他已经亡故的娘亲另有一段身世,是神秘宗派的圣女,我是那个宗派的护法,负责保护圣女。现在圣女死了,他便是我宗圣子。”

    他埋怨道:“你们不要只顾着下棋,去寻一寻,看看这个世界是否有符合条件的宗派。”

    北辰子不以为意,笑道:“先下完这盘棋再找也不迟。这个世界低等得很,想要寻到类似的宗派还不简单?就算寻不到,随便找一个门派,篡改他们所有人的记忆,给许应伪造身世,也不算麻烦。”

    符毅想了想,的确是这个道理,便没有催促。

    湘王府中,许应突破到先天九境,心道:“我已经修成先天境的最高境界,可是为何还感觉到九境之上还有境界?难道说,先天九境不止九重?”

    他继续参研武道,一招一式已经不再依循大夏龙雀功,而是自创招法,气血也不再依循大夏龙雀功运行,气血自有其路径。

    就这样,他突破到先天第十重,第十一重,第十二重·····

    待到许应从这次以武入道中醒来,他已经将先天境界提升到第二百五十三重。

    “古怪,先天境界之上,好像还可以提升!”

    许应继续修炼,忘记了时间,再度进入武道的探索中。

    他修炼到先天境第九百九十九重天,从入道中醒来,终于出关。

    时间已经过去了三日。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