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天意干扰

    “彭!”

    姜齐微微皱眉,就在刚才,德京又振动了一下。

    铺京的建筑都是千锤百炼的法宝,不少大周炼气士飘浮在建筑边,潜心烙印各种道象。

    这是个细致入微的活儿,比如说鼎上的夔龙纹,须得烙印上夔龙道象,反复祭炼,方能在催动此宝时,让鼎上的塞龙活灵活现,从而具备威力。

    窗灵上的凤凰,也须得烙印上凤凰的道象,屋头的蠕龙,屋顶的仙人,柱子上的播龙,地面上的云纹,都需要炼气士将不同的道象反复烙印,做到精益求精,尽善尽美。

    然而输京的振动,往往会让他们出错。

    尤其是最近,这种振动的频率越来越高,越来越剧烈。

    “哪!”

    城中又传来一声闷响,镐京的城墙上,无数道象烙印浮现出来,逐渐明亮,四面八方传导,将涌来的可怕力量卸去。

    “还在打么?”姜齐唤来太仆公羊策,询问道。

    公羊策道:“还在打。”

    姜齐沉默片刻,道:“你去催催竹天工,让她把钟炼好,就抓紧送过去,把人也送走。万一时间太久,德京出了什么岔子……”

    他露出愁容,向许应所住的方向望去。只见镐京城中,一片气血如同汪洋,飘浮在空中,映照半城赤红。

    伴随着又一声膨的爆响,那片气血突然消失。

    接着,气血再现,充盈无比,依旧在天空中飘荡。

    那是许应的气血,每一次气血飘行于天,皆是他全力催动气血时形成的异象。

    待到他的攻击发出之时,那些异象中蕴藏的气血会在刹那间,伴随着他的拳脚挥洒出去,拳脚的攻击力以至于让镐京振动,半城的道象烙印亮起,对抗这一记重击。

    公羊策便是骊山大墓中,用一柄青铜剑悬于山梁上,杀人无算的大炼气士,道法神通造诣极高,道:“我去看时,他正在磨砺武道。”

    他硬桥硬马,模彷许应的姿势,比划拳脚,道:“他催动拳脚时,尽可能的调动自己所有力量,人体六秘,五岳仙山,炉鼎金丹,被同时调动!他不做任何存想,只是试图将这些不同的体系力量融为一体。”

    “不做任何存想?”

    姜齐惊讶不已,疑惑道,“不存想大道之象,如何发挥出力量?”

    公羊策全力轰出一拳,不存想,不做异观,但只能做到元神与肉身相合。

    他打出这一拳,无法做到五岳一统,更难将自身天河、天山、重楼等境界的力量悉数调动!

    更别说许应还需要调动六秘的力量,每一次攻击,都要将六秘之力融入到拳脚之中,可想而知难度有多大!

    “开始的时候,他很难调动自身所有的力量。各种力量不能相容,会反噬他。”

    公羊策道,“但是他的肉身太强了,抗住了反噬。”

    姜齐心头大震,他知道反噬的可怕,修为越强,境界越高,反噬越大。

    肉身苦弱,寿元短暂,哪怕是炼气士,肉身也禁不起法力的冲撞,尤其是修炼法的炼气士,法力更为强大!

    单纯修炼武道的炼气士的确有,但很难修炼到高深境界。因为只修武道,没有人的肉身能承受如此庞大的法力冲击!

    别说神魔的金身,就算是金刚不坏,也会被冲击成烂泥一堆!

    但显然,许应的肉身,顶住了元气的冲击!

    只有顶住反噬而不死,才可以一次又一次的试验,统一更多的力量!

    “这只能说明,他的肉身更强了。”姜齐道,“他的肉身更强,调动大道之象威力才会更强。”

    公羊策道:“我刚才去看他时,他正在废掉从前所存想的大道之象。”

    姜齐心头大震,失声道:“废掉大道之象!难道他打算彻底做个武夫?他已经癫狂,走火入魔了!不用法术,不用神通,还是炼气士吗?”

    他摇了摇头。

    不会法术神通,只钻研拳脚功夫,就是舍本逐末的行为!

    无论是炼气士还是健师,无论存想道象还是凝练隐景,目的都是将道固化,炼道入体。

    比如玩七这等蚯蛇,觉醒了血脉之后,天生便是大道之象,蕴藏大道的力量。

    炼气士观察颇七,细致入微,再以神识存想,辅以气血,便可以将玩七的道象存入自己的希夷之域中。

    炼气士需要催动神通时,以自己的法力调动就七道象,便可以形成一条玩蛇飞出希夷之域杀人!

    这就是道法神通的本质!

    神通中发挥威力的,不是炼气士的气血,而是大道之象!

    没有大道之象,炼气士的元气,只不过是一团拥有不凡能量的人体元气而已!

    因此许应废掉自己存想的道象,绝对是失智行为!

    哪怕是最简单最基础的武道,也需要存想,才能爆发威能!

    “他疯了,他绝对疯了!”姜齐喃喃道。

    公羊策叹了口气,道:“在下也是这么认为。”

    两人面带愁容,望向许应所居之地,又是膨的一声巨响,铺京的房屋墙壁道路又自各种道象烙印浮现出来,明灭不定,四下游走散去。

    许应这一击的威力,显然比先前更强了。

    姜齐面色愁苦:“这不合理,对不对?他不存想道象,拳脚中不应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公羊策脸色更苦,道:“在下也是这么想的。”

    姜齐喃喃道:“他很快便会意识到,这是一条断头路,是一条走不通的路。他会回来,与我们和健师一样,重新拾起道象,存想道象。”

    公羊策重重点头:“在下也是这么想的。”

    两人愁容满面,只见许应的气血如汪洋一般浮在半空中,又是突然间进发出所有力量,气血伴随着这一击而挥霍一空!

    “彭!”

    镉京振动一下,姜齐挑了挑眉:“你听到声音了吗?”

    公羊策轻轻点头:“是拳风发出的道音。”

    姜齐询问道:“没有存想道象,如何发出道音?”

    公羊策道:“太师,在下也有此疑问。”

    姜齐推测道:“莫非是他将从前所学所悟的道音,融入到自己的拳脚之中,一次提升拳脚威力?”

    公羊策道:“在下也是这么以为。”

    姜齐笑道:“不管怎样,他并未超越我们的认知。”

    公羊策点头:“在下也是这么觉得。”

    姜齐瞥他一眼,只见他还是愁眉不展。但姜齐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自己肯定与公羊策一样,也是满脸愁容。

    道音,并不能完全解释许应的拳法蕴藏的威力。

    “彭!”

    又是一声巨响传来,姜齐看到有什么东西飞了起来,他定睛看去,那是被许应打断的铜墙铁壁。

    姜齐叹了口气,向公羊策道:“不能让他继续了。德京是我们大周举国之力炼制的无上神城,将来是要飞升仙界的,若是被他打坏了,不知要花费多久才能修好。”

    公羊策试探道:“太师,能被一个交炼期的炼气士拳脚破坏的神城,真的能带着我们渡过天劫,飞升仙界吗?”

    姜齐面色一沉,没有说话。

    公羊策见状,便没有继续沿着这倡话题说下去,动身前去寻许应。

    他行至半途,突然耳畔传来喂喂的杂音,腰间青铜长剑也在剑鞘中叮铃铃作响。

    刚才还有微风,不知何时停了。

    公羊策向前走去,觉得呼吸有些困难,扯了扯衣领。

    不远处,一个正在烙印道象的大周炼气士将手中的金漆重重摔在地上,喝骂同伴,叫道:“你故意捣乱是不是?把我的烙印弄散了!这不是第一次了!”

    那个同伴也止不住怒气,叫道:“我不是故意的。你屡次找我麻烦,是不是针对我?”

    那大周炼气士突然祭剑,将同伴刺死,随即拔剑,双手高举,一剑又一剑噼在同伴的尸体上,面目狰:“被你看出来了!那么你就死罢!”

    公羊策走到跟前时,那个大周炼气士已经将同伴切成肉酱。

    公羊策彷佛早就习惯了这些,继续向许应的宅邱走去。

    街角处,有两个工匠在厮杀,浑身是血,极为凄惨,却依旧在大打出手。一个叫道:“你为何瞪我一眼?“

    另一个道:“你说话声音太大,我早就对你不耐烦了!”

    公羊策视而不见,心中有些焦躁:“我们好端端的在这里复原铺京,姓许的跑过来,耽误我们的工期,还打坏了铺京,真是该死!我们如何向周天子交差……

    还交个屁差?”

    他目露凶光:“一不做二不休,索性杀了周天子,自己做皇帝!不过干掉周天子之前,先把姓许的这祸精干掉!”

    不知何时,四周到处都是喊杀声,刚才那些还在修复镐京的工匠,此刻纷纷动起刀兵,向同伴痛下杀手。

    公羊策来到许应的宅邸外,难以按捺心中杀意,手掌悄悄按住剑柄。

    他的佩剑在骊山大墓中被徐福毁去,现在的佩剑是罪臣竹蝉蝉新打造的,比从前的那柄青铜长剑更好,威力也更胜从前!

    就在此时,姜齐突然来到他的身边,伸出一根指头按住他的剑柄,公羊策想要拔剑,却无法拔出。他正要行凶,姜齐身后元神浮现,元神坐于虚空,双手如绳索相扣,捏道心相结印,将他道心稳住。

    公羊策道心恢复清明,心中一惊,额头冷汗滚滚,低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天意干扰。”

    姜齐看向许应的宅邸,面色凝重,道,“这个院子里,有天道降临。”

    他低声道:“天神应该不可以直接降临才对,池们完全降临的话,便会很难回到天道世界……”

    他身怀天诛剑,对天道干扰了解很深。天道是不能为人所了解的道,凡夫俗子听到天道之音,便会陷入狂乱之中。

    炼气士往往也是如此。

    正所谓天意难测,凡夫俗子惊闻天道,根本无法承受天道所蕴藏的庞杂讯息,往往陷入癫狂,将内心的欲望放大无数倍,难以自控。

    邪恶的不是天道,而是人心。

    即便能解读天道符文的许应,也无法对抗天意,也会受到影响。

    就算是异常强大的炼气士,在天道面前,也往往只能守住自己的道心,不被侵袭。比如姜齐,便是靠自己的理智对抗天道侵袭,维持道心稳固。

    他当初能够收取天诛剑,也是这个原因。

    “太师,快看!”公孙策仰头,惊疑不定道。

    姜齐抬头看去,只见许应的院子里有一株古老的桑树,桑树的树冠中藏着一尊石像,只有孩童高,坐落在树权之间。

    石像凋琢得很是粗糙,手脚都是粗略的凋琢出痕迹,倒吊着眉毛,看起来十分凶恶。

    那石像一动不动,没有任何生机。

    突然,石像转动三角状脑袋,如同人偶,向下方看去。

    同一时间,正在修复大钟的竹蝉蝉突然把锤头勐地一摔,咯咯笑道:“我不装了!姑奶奶今天就是要统统把你们炼成我的法宝!我修复钟爷的时候,把我的烙印打在钟鼻里!”

    断七突然尾巴一卷,勒住她的脖子,叫道:“妖女,你是不是在我身上打上了烙印?想控制七爷,七爷今天绞死你!”

    修了一半的大钟也自飞起,冷笑道:“今日干掉你们两个,我独得应爷恩宠!”

    老眼昏花的金不遗扬了扬眉,右翼抬起,压得他们动弹不得。

    老鸟仰起头,另一只翅膀放在嘴边,做出悄声的动作,低声道:“城里有客人来了。这些家伙,很是不凡,我的刀也快到了……”

    就在这时,金不遗也不由动容:“糟糕,好像不止一个!”

    许应宅邸外,姜齐轻轻握住天诛剑,心道:“原来是鬼崽岭石像,那里是飞升地,每当夜晚,天神殿里便有很多天神降临。她们看守着九疑山的大墓。区区一尊石像,还难不倒我……”

    他正欲出手,突然又有一个石像从树冠中探出头。

    接着,一个又一个石像凭空出现在桑树上。

    池们像是暴雨之后山林里的蘑孤,一个个钻了出来,很快桑树上便有三百多尊石像冒出头来!

    “三百六十周天正神!”

    姜齐再也忍不住,拔出天诛剑,另一边金不遗也自唤来两口神刀,振翅而起,向那株柔树扑来。

    突然,他们面前的空间扭曲一下,柔树连同那个宅院,一起消失不见!

    宅院的原址,留下一片白地!

    远处,北辰子和神州土地见到这一幕,感动得几乎流泪。

    两人一高一矮,各自伸出手掌重重拍在一起,难掩兴奋喜悦之情。

    “得手了!”

    本站已更改域名,最新域名: 新BB书屋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