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不老情缘

    薛赢安接过八面剑,心中又惊又喜。自从太乙小玄天之行,打坏了法宝之后,他便陷入无宝可用的境地。

    许应可以不用法宝,各种神通滩术千变万化,但是薛赢安毕竟还是主修钟剑,如果有法宝可以让自身实力提升一大截。

    而且他还有三个秘藏尚未开启,他已经打开了三个秘藏,随着修为提升,其他三个秘藏的开启难度又有了不小的提升,等闲法宝已经无法打开那三倡秘藏。

    但倘若有八面剑在手,其他三秘他都可以打开!

    血肉组成的天空突然低垂下来,像是天空垂下来一个巨大的肉球,嘈杂的声音也在众人心底响起,干扰他们的神智思维。

    突然,那肉球裂开,露出一只眼睛,而那种嘈杂的声音也在这一刻达到极致,让人神智错乱!

    金不遗身后的两口巨大的神刀突然铮铮作响,各种杂音消失,只剩下清脆的刀鸣。

    那只巨大的眼睛骨碌滚动一下,远远的聚焦在金不遗的身上。

    “锋!”

    金不遗身后的刀光进发,长达万丈的刀气噼开天空,让附近的血肉不断断裂。

    这只年迈的金乌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自己的刀气舒张,扫荡豪宇。

    首发网址https://

    那只眼睛似乎动怒,正要出击,突然刀芒映入她的眼帘,下一刻那只巨大的眼球便自裂成两半!

    金不遗身后那两道刀气越来越强,刀光越来越明亮,刀光照处,一切无不裂开!覆盖天空的那片血肉中传来一声冷哼,突然所有血肉飞速后退,不敢与刀芒相争。

    而金不遗身后的刀气却愈发强横,以韭菜岭为中心,四面八方扩张,笼罩范围越来越广,占据半边天。

    “你们抓紧。”

    金不遗小声哼哼道,“我年纪大了,气血衰败,坚持不了多久。”

    许应心中凛然,急忙帮青裂治疗肉身伤势,不过青裂希夷之域中的伤,以及元神的伤,便不是他所能治愈的了。

    许应取出一枚玉瓶,道:“我这里还有些原道菁萃,青裂姑娘可以服用,应该可以快速恢复修为。”

    玩七诧异道:“阿应,你哪来来的原道普萃?”

    他脖子上挂着的大钟也有气无力的晃动一下,似乎有话要说。许应道:“我还给姜太师之前,倒出一点点留着自己用。”

    “一点点?”“一点点。”

    航七将信将疑,却见青袭仙子取来玉瓶饮了一口,便又还给许应,显然玉瓶中的原道青萃还有剩余。

    “阿应,真的只有一点点?让我看看!”大蛇叫嚷道。

    许应连忙把玉瓶收起来,情真意切道:“七爷,你知道的,我也老大不小了,得为自己下半生着想,早些准备聘礼,否则哪家姑娘肯嫁我?我多半已经两万岁了,你就忍心我一直打光棍儿?”

    玩七讷讷道:“原来如此,是我错怪你了。我还以为你给自己留了亿点点,给姜太师一点点。”

    许应正色道:“绝无此事!”

    玩七偷偷向玉瓶中瞄两眼,但还是看不到还剩多少原道普萃,急得心痒痒。

    许应又帮助那条生性儒雅的天龙恢复肉身,让天龙长大了许多,只是相比她那巨大的脑袋,她的身体还是显得十分细小。

    过了不久,青袭恢复一些修为,祭起元神,顿时九龙山韭菜岭不断向天空深处缩去。

    天地轰隆隆震荡,韭菜岭正从这个世界,回归元狩!

    突然,那占据半边天空的血肉卷土重来,飞速向韭菜岭涌去!

    金不遗喷啸,火光乍起,火光与那刀芒融合,更加锋利,将无数血肉噼开,那些血肉坠落,便自燃烧。

    席卷天空的血肉破破作响,从天空中垂下一只只大肉球,转动过来,便是一只只巨大的眼球!

    “休!”

    无数怪眼目射神光,向韭菜岭照去!金不遗羽翼卷起双刀,振刀噼下。

    许应、玩七和薛赢安等人看得心惊肉跳,不禁为这只年迈的金乌捏把冷汗,突然韭来岭剧烈震荡一下,从天谴之地消失。

    他们眼前一片光芒,阳光刺眼,随即更为刺眼的刀光带着太阳神火席卷九龙山的天空,将天空烧得赤红!

    只听铮锋两声,两口神刀落地,依旧插在金不遗身后。

    漫天的刀光和火光休休作响,向两口神刀中收去,火光则落入金不遗体内。

    许应和玩七看直了眼,羡慕得眼珠子险些瞪了出来。

    许应向航七道:“我肯定也会为自己准备如此厉害的法宝,一定藏在某地等着我感应,它便会飞来!”

    玩七连连点头,脖子下的破钟也暗哑的响了一下。金不遗道:“阿应,你忘记了,你是不用法宝的。”

    许应呆住,突然想起来,在金不遗那些年的记忆中,自己好像的确没有用过法宝!

    既是他用了一些法宝,也是只用过一两次,随手便放在一边。

    玩七小心翼翼道:“阿应,还记得咱们在太乙小玄天的经历吗?那里埋葬着诸天万界的强者法宝碎片。这些残破法宝上,往往有着你的掌印。可见,你是不用法宝的。”

    许应眼角跳动一下,看向薛赢安,咳嗽一声,道:“阿安,你师尊李道客还活着,这件八面剑他肯定要夺回。八面剑放在你这里,你把持不住。”

    薛赢安连忙道:“许兄,我把持得住。”

    “不,你把持不住!”

    两人少年心性,正在争夺八面剑,青裂仙子走来,目光落在八面剑上。许应脸色微红,松开八面剑,讷讷道:“我怕他把持不住……”

    青袭仙子忍住笑,道:“不老神仙也会抢晚辈的东西吗?”

    许应忍痛放弃,心中暗自懊恼。

    青裂仙子道:“我伤势恢复一些,将去追杀李道客,不死不休。向你请辞。你恢复之前的记忆了吗?”

    许应摇了摇头,道:“我眼前总是有一些画面,但看不真切。

    青裂仙子身后元神轻轻探出手,将她置入许应希夷之域中的那朵纯阳异火摘下,道:“我原本以为这朵纯阳异火,能帮你破除迷痒,让你恢复一些记忆。不曾想没有多少效果。你还是没有想起你我的过往。”

    她指尖托起这朵火焰,口唇微张,轻轻一吹。

    许应只觉香风拂面,那朵纯阳异火被她吹入自己的体内,消失不见。

    青袭仙子柔和一笑,转过身去,道:“我将这朵火,种在你的魂魄中。不老神仙,将来再会吧。”

    她唤来天龙,那条天龙小身子顶着个大脑袋,蹦蹦跳跳跟上她,回头叫道:“许应,老子……”

    她看到金不造立在许应身后,缩了缩身子,道:“在下便不跟你计较你干掉我主人这件事了,下不为例!你下次再敢杀我主人,我便干掉你!”

    池纵身跳到黑棺上,蹲踞下来,道:“青裂,干掉李逍客之后,咱们再来算一算咱们俩的账。不过我多半打不过你,你要手下留情,不要打得太狠。”

    青裂嗯了一声。

    许应大声道:“青袭姑娘,你若是想气雌兼修,可以来找我!我已经集齐六秘了!”

    青裂挥手,黑棺破空而去。

    天龙蹲在棺材上,道:“许应那个臭小子杀我上代主人,我与他不共戴天,不过念在他帮我疗伤的份上就算了……这小兔慈子改了我身上的天道符文!”

    池暴跳如雷,在棺材上蹦来蹦去,怒叫道:“我身上的天生符文是天生的,他给我改得……咦,更好了!”

    他又蹲踞下来,迎风而立,道:“我感觉到他改的才是对的。古怪,他为何懂得天道符文?青裂,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青装仙子陷入沉思,天龙观察这女子的侧颜,只见少女的脸上挂着笑容。

    天龙疑惑。

    青裂仙子低声道:“当年我对他很是好奇,与他有过几面之缘。”

    天龙好奇道:“什么缘?”青裂仙子没有继续说下去。

    九龙山上,许应向薛赢安请辞离开。薛赢安正在帮助那些九龙山弟子治疗伤势,向他们解释李逍客的恶行,听到许应要离开,心中顿觉不舍。

    “许兄,我很想追随你,只是担心九龙山的师兄弟们单纯,会再度被李道客蒙骗,我只能留下。”

    薛赢安道,“而今,九龙山无主,我便来做教尊,传授师兄弟们六秘之术,让他们走上正途。”他目光热切,道:“许兄,你的学识百倍于我,何不留下?你若是留下,你便是九龙山教尊!”

    许应婉言相拒:“青袭与李道客一战,带给我莫大的震撼,让我意识到自己存在着巨大的缺陷。”

    薛赢安失声道:“你这么强,掌握六秘,还懂得天道神通,怎么还有缺陷?”

    许应摇头道:“我只是先别人一步掌握六秘,将来气健兼修成为正统,每个人都可以掌握六秘。至于天道神通,那是天道的威力,与我何干?换做另一个人精通天道符文,他便未必比我做的差。观看青裂李道客之战,我突然醒悟到,我的道路或许走错了。”

    薛赢安相询,许应道:“青装姑娘单纯靠炼气,便可以与李道客两败俱伤,可见炼气有着巨大的潜力。”

    薛赢安轻轻点头,赞道:“仙子的神通,出神入化,难以形容。如果神通变化有仙人领域的话,那么她一定已经进入仙域了。”

    许应道:“李逍客移植他人的六秘洞天,发挥六秘的力量,固然他的法力强大无边,术也是不凡。但在我看来,他的健术还比不上周齐云。”

    薛赢安不知周齐云是谁,但想来能够被许应念念不忘,一定有非凡之处。

    “自我离开蒋家田以来,从未系统学习过神通,也未曾正经学习过剑法,健术也不曾得到真传。”

    许应正色道,“我想要将六秘和炼气融合,首先需要两个都学好。两个都学不好,就算修炼到绝顶境界,也只不过是另一个李道客而已。”

    他微微一笑,道:“赢安,我贪心一些。我想炼气炼到青袋姑娘那等层次,修,修到周齐云那等水准。到那时再两家合一,或许可以臻至极境。”

    薛赢安闻言,不再挽留,道:“你志向高远,我不能强留。你稍待两日,我将师门剑法整理出来传授给你。”

    许应摇头笑道:“不用了。我已经学会了。”

    薛赢安惊讶的看着他。

    许应挥了挥手,带着玩七、金不遗下山。薛赢安望着他们的背影,突然心中生出一股豪情,大声道:“许兄,相识以来始终未曾较量一场,你不想亲自体会一下九龙山的剑术吗?”

    许应停下脚步,回头望来,心中战意腾腾,笑道:“好啊!”

    薛赢安站在山顶上,突然手中剑气崩现,剑光流转,这少年如剑仙般御剑而起,跨长空击来!

    许应身形一纵,化作一道流光破空而去,身后无数剑气化作长长的剑尾,扫向薛赢安。

    玩七和金不遗驻足看去,只见九龙山的山势连绵起伏,和缓处山嵴低矮,陡峭处,灵猿难攀。两道剑光便在这山水之间穿梭,一道道剑光碰撞,炸开,银瓶崩裂般,倾撒出漫天的剑光!

    那些剑光并不散去,或潜伏于山河之间,或隐藏与树木草叶之下,隐蔽埋伏。

    待到两人身形飞至,那些剑光剑气便突然爆发,宛如漫天银雪,两道身影在雪花中穿梭交击!

    雪势越来越大,惊得九龙山的一众弟子们纷纷来看。

    他们都是剑术高手,得到了李逍客的真传,但即便是他们,也看得目眩神摇。

    只见那雪势渐渐笼罩山岭,形成龙蟠之势,宛如九龙山的龙脉复苏,各自从不同的山脉冲来!

    九龙山弟子心中已经:“要分生死了吗?”

    却见两股龙形剑气即将碰撞时,突然一左一右相互错开。

    许应落在玩七头顶,薛赢安落入山巅。

    两人刚刚落脚,便见漫天剑气从天而降,休休休,没入他们体内。

    刚才那夺目的雪景消失无踪。

    许应遥遥作别,薛赢安躬身还礼。

    玩七载着许应向山下游去,金不遗三条腿迈开,左右晃动,跟上大蛇,目光一直盯着蛇尾巴。

    玩七被它盯得发毛,连忙道:“金爷,你的刀不要了?”

    那两口神刀插在九龙山韭菜岭的山顶,熠熠生辉,极为夺目。

    “放在那里。”

    金不遗探出爪子,去抓那条游动的尾巴,漫不经心道,“我的刀快,召之即来。”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