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金不遗的刀

    这只年迈的金乌嚎啕大哭,很快火海熊熊,将许应等人淹没。

    玩七被烧得浑身的肉滋滋作响,隐约闻到一股香味儿,心惊肉跳,连忙道:“阿应,你快劝劝它,不要让它哭了。怪惨的。”

    不知他说的是金不遗还是自己。

    许应想起金不遗的遭遇,心中侧然,上前安慰,道:“我早已认出你来,只是你年事已高,我想让你留在扶桑树,颐养天年。你怎么又跑出来了?”

    金不遗哽咽,它年纪大了,记性又不好,有些絮叨,有时候一件事会反复提起好几次,说了一遍又一遍。

    但是,它话里话外都是在埋怨自己忘性大,没有埋怨过许应。

    它埋怨自己答应许应,永远不遗不弃,但是自己却忘记了许应,把他忘记了四千多年。

    若非这次许应在它体内留下原道青萃,又让鱼腹之民气兼修,提供仙药给它,它也不会记起这些事情。

    它絮絮叨叨,说自己老年浑浑噩噩,总是忘事。

    它还记得最后一次见到许应时,许应被人捉住,囚禁在囚车中,押送前往咸阳。它从因车上飞过,看到下方因车中的少年仰起头看着他,它却漠然的振翅飞去。

    “从那时起,我就不记得你了!”它嗪啕大哭,火焰把许应的衣裳点燃。

    首发网址https://

    许应连忙安慰,玩七也忍着痛,安慰道:“这不管价的事,你受伤了,抓紧疗伤……”

    金不遗挥起翅膀,抹去火泪,看了看身上的血,道:“不是我的,是我砍人落在身上的。你好香……”

    玩七怯生生道:“我大抵快熟了。你快别哭了。”

    金不遗情绪稳定下来,抬起一只爪子询问许应:“这口钟是你的吗?”

    与青裂、天龙一战时,大钟便被打得千疮百孔,李道客又祭起它血拼金不遗,让它伤势更重。

    金不遗虽然老湖涂了,但毕竟是跟随着许应经历了一场场杀劫的存在,其中与天神对战都多达三十余场!

    更有甚者,它还参与过对抗从上面下来的神秘存在,那些神秘存在,连天神都对他们毕恭毕敬!

    此次大战李道客,只是它漫长生命中一场不足挂齿的战斗,虽然老了,但还不至于栽在李道客手中。

    它见过大钟,隐约有些印象,于是便没有丢掉,像抓着一个铃铛,询问许应。

    “大概是钟爷!”玩七辨认一番,惊喜道。

    大钟只剩下那八个仙道符文还在,其他地方多被打破,应该是昏死了,不知是被金不遗打成重伤,还是被青袋仙子所伤。

    金不遗提起大钟晃了晃,四处漏风,道:“这口钟大概废了。”

    它打算把大钟挂在许应的脖子上,但是太大了,于是吐出一道火焰,炼做火绳,挂在就七脖子上。

    玩七动也不敢动一下,总觉得这条火绳会把自己的脖子整齐烧断,脑袋和大钟一起掉下来!

    但好在这些没有发生。

    不过,他旋即感觉到自己的气血在悄悄流失,稍稍放心:“钟爷还在,它在窃我气血疗伤。但这次它恐怕不太好痊愈了。”

    金不遗又抬起另一只鸟足,询问许应:“这把剑是你掉的吗?”许应看到那把八面剑,又惊又喜,连忙道:“可以是我掉的!”

    金不遗爪子中抓着的剑,正是李道客的八面汉剑,是九龙山韭菜岭的两大镇教至宝之一!

    李逍客炼制八面汉剑和逍遥钟,逍遥钟被青袭打得报废,但这口宝剑却威能还在,绝对是最顶级的法宝!

    金不遗歉然道:“剑里的烙印,被我烧坏掉了。”

    “这样更好!”许应兴奋的接过宝剑。

    薛赢安羡慕非常。

    金不遗见他开心,自己也很开心,便要飞起来,像小时候那样落在许应的肩头。

    许应顿时感觉自己像是一个针尖,在地上,上面顶着一倡山峰般大小的巨鸟。许应艰难前行,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更重了。

    “我们先去九龙山疗伤,此地并不安全。”青装仙子向许应道。

    她敏锐的察觉到天地间有一种异样的气息,心血也在浮动,告诉她最好快点离开。

    天道之地一片荒凉,那头背负着封印古刹的远古巨兽,尸体匍匐在荒凉的旷野上,其他巨兽四散奔逃。

    这头远古巨兽死于李道客与青袋仙子之战,战斗中,两人都收不住力量,也没有去收着力量,导致这头巨兽惨死。

    巨兽虽死,但背上却依旧屹立着一座孤零零的门户,门额上的字迹明灭不定。

    这时,一块块巨大的血肉如同蝠簸,在空中飞行,一个个相继落下,钻入门后的深井之中。

    而在蝠鲸状的血肉下方,荒原之上,一座座血肉之塔纷纷向这边狂奔而来!

    “不够!还不够!”

    井中一个宏大的思维在涌动,“我还需要更多的肢体,更多的能量,才能解开仙道封印!我散落在世界各地的肢体,快点回来,突破封印!”

    这时万年不遇的良机,李道客的实力强横无比,但是也狡猾无比,一直都用帮她破解封印来吊着她,让他传授自己外道法门,试图榨干她的知识。当年,她也存着空手套白狼的心思,诱惑李逍客,让李逍客天人感应,折叠时空,将神州大地的一部分山河折叠到天谴之地的天空中,供他食用。

    她吞噬了数以百万计的人们,吃空了那片神州,掠夺天地元气,终于有一部分身躯可以摆脱封印。

    他用这部分身躯报仇,吞噬天谴之地,将仇人后代吞噬,把这个世界榨干。但是李逍客却没有继续供养,弄来更多的天地喂养池。

    显然,李道客也在空手套白狼,期望从他这里得到更多。

    “不过,我终于要脱困了!”深井不断震动。

    金不遗站在许应的肩头,也觉得站不太稳,只好跳下来。

    这只三足金乌跟在许应身后,像只大秃莺,三只脚跳来跳去。

    它很是兴奋,唯恐与从前的主人陌生了,总是没话找话。然而记性又不太好,总是忘事,又特别喜欢捡东西。

    “阿应,这只虫子是你掉的吗?”它好奇叼起坑七的脑袋,送到许应面前,询问道。

    “不是。”

    “那我吃了。”

    “不要……七爷,你醒醒!快醒醒……对,你没有被吃,到喉咙眼里的时候,把你吐了出来。不脏,不脏。”许应安慰大蛇。

    又过了片刻,金不遗来问许应:“阿应,这个少年是你掉的吗?”

    薛赢安被金乌叼着脑袋,面色绝望,了无生趣的挂在金乌嘴巴下面,也不敢挣扎。

    “不是,但是不要吃!这位是好朋友。”许应心惊胆战,把薛赢安救下。金不遗将薛赢安放下,拍了拍少年的脑袋安慰一番,道:“我不吃人。”

    过了片刻,它又把薛赢安叼起,询问许应:“阿应,这个是你掉的吗?”

    许应与青裂仙子、薛赢安等人一起回到韭菜岭养伤,韭菜岭上,李道客门下弟子惊疑不定。

    “此地不祥。”

    青袭仙子站在韭菜岭上,看向下方的天谴之地,有些心惊肉跳,向薛赢安道,“此处必有绝世凶物隐藏在天地之中,伺机脱困。我们只可以稍作停留,稍稍处理伤势,否则必遭其害!你同门师兄弟,须得尽快让他们离开!”

    玩七不解,道:“我们为何不去追杀李道客?李逍客的伤势肯定极重,否则不可能逃走。现在杀他,是最佳时机!”

    青袋摇头道:“我们倘若离开的话,绝世凶物出来之后,便可以顺着这座山进入神州。以她的本事,可以轻易毁灭一个世界,神州禁不起她的折腾。等我伤好,我将这座山搬回神州,断去两界交通。至于李道客……”

    她摇头道:“丧家之犬,不堪一击。处理好这里的事情,再去杀他也不迟。”

    许应心中暗赞:“这女子,有侠义心肠。’

    薛赢安一扫刚才鸟嘴逃生的颓唐,道:“你们疗伤,我去劝同门离开!”

    他风风火火走去。

    许应目送他离去,心道:“在九龙山弟子的心目中,薛赢安是勾结外人的叛徒,他的话,九龙山弟子会听吗?”

    他刚想到这里,便见剑气暴涨,十数位九龙山弟子催动剑匣和小钟,向薛赢安悍然杀去,叫道:“姓薛的叛徒,今日杀你祭天!”

    “除掉薛狗!”

    “杀薛狗为师尊报仇!”

    薛赢安一边反抗众弟子的攻击,一边大声道:“此地镇压的外道邪神即将脱困,再不走的话,咱们都将死在这里!”

    他没有法宝,只能凭借剑气对抗众多师兄弟的剑匣和小钟,然而他剑气使出,便将一口口飞剑断去,甚至连以防御强大而着称的小钟,也难挡他一剑之威!

    薛赢安吓了一跳:“我的修为怎么提升这么快?”

    他这段时间开启了三个洞天,再加上体内又有原道普萃,修为实力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凌驾在九龙山所有师兄弟之上!

    众多师兄弟杀来,薛赢安举手投足间,便将一个又一个师兄师弟击溃,将一个又一个师姐师妹打倒,纵横之间,全山无对手!

    过了良久,薛赢安将所有师兄弟重创,打倒在地,拎着他们将他们送出韭菜岭,心中又惊又喜:“打到现在,我的元气竟然还处在巅峰状态,伤口也飞速痊愈,肉身也不知疲劳。雌气兼修,实在太厉害了!”

    许应和青袭等人暂且住下,一边养伤,一边关注着天谴之地的变化。许应趁着薛赢安与师兄弟的对抗,偷师学会了九龙山一脉的剑术。

    九龙山钟剑双绝,李道客是汉时绝世高手,传给众弟子的剑法神通,堪称绝学。

    李逍客的剑道造诣,虽然不说独步天下,但也是汉时炼气士中的剑道至尊,许应的剑道入门,便是师从于他,之后一直没有长进。

    此刻观摩薛赢安与九龙山弟子之战,他的剑道造诣也自突飞勐进,又自踏上一个新的高度。

    青裂身上的伤多是李道客留下的神通之伤,伤口处有着神通残留,最难抹除,需要青袭自己运转修为神通,一点一点的清除,别人无法帮忙。

    天龙也是如此。

    不过她是天道生物,生命力比正常人强大不知多少倍,脑袋以下被大钟打得稀巴烂依旧未死。但他伤势也是最重,处在弥留之际。

    青袭伤势稍稍恢复一些,便先帮池把伤口处的神通残留炼化。

    许应立刻接手,催动泥丸秘藏的长生药,帮助恢复肉身。

    “老子认得你。”

    天龙脖子以下渐渐长出细长的肢体,气血不再流逝,只是池新长出的肢体比较细小,只有十多尺长短,赢弱不堪,支撑不起池庞大如山的头颅。

    “老子主人在世的时候,老子曾于她一起围剿你。”

    天龙打量许应,道,“然后老子主人就死了。老子主人说,你是反贼!”

    金不遗好奇的叼起池,扬起脖子,试图把池吞下。

    天龙连忙努力张开四肢,试图撑住它的嘴巴,不让自己掉入它的胃里,叫道:“住手!住手!从前是对手,现在咱们是一伙的!”

    金不遗恋恋不舍的把她吐出来,鸟羽摸了摸她的大脑袋。

    “别这样,一伙的,一伙的。”天龙小声道,“小龙叛变了。”

    就在这时,天道之地的天象突变,大地剧烈震动起来,甚至连天空也随之震动。

    许应起身,催动天眼向震动来源看去,只见那里大地裂开,地气向外喷涌,弥漫白色烟气。

    金不遗站在他的身后,声音苍老厚重,道:“主人给我炼制的砍人的刀,我不记得放在何处了。我感应一下。”

    它张开羽翼,调动古老的神识,周身太阳神火弥漫,化作一轮烈日,将天谴之地照亮。

    “轰隆!”

    天道之地剧烈震动,那片裂开的大地形成一道深渊,深渊中无数血肉冲天而起,贴在这个世界的天空中,向外蔓延。

    从那片血渊中涌出的血肉越来越多,渐渐地将这个世界的天空铺满。

    不断有肉柱从天而降,啪的一声,舒展一条条粗大的触手,将下方正在逃命的远古巨兽盖住,就地吞噬!

    待到那些肉柱收回,地面上只剩下远古巨兽的白骨,血肉不存!天空中,太阳的光芒也被遮住,似乎连这两颗太阳也被血肉吞噬。

    唯一的光亮,便只剩下九龙山韭菜岭的山顶,金不遗周身散发出的熊熊火光!

    许应回头,大声道:“青袭,你的修为恢复几成?”

    青袭迟疑一下,祭起黑棺。

    她的修为还不足以将韭菜岭搬回神州,但倘若移植棺中藏着的洞天,便会让她修为暴涨,从而可以施展神通,搬运韭菜岭!

    她正要动手,突然金不造脸上白化的羽毛要路般抖动,笑道:“我感应到我的刀了!它们来了!”

    “卡察!”

    他们身后的天空裂开,两道无比明亮的光芒切开天空,飞临韭菜岭,如同两面明亮的丰碑立在金不遗和许应身后,折射出万千道锋利的刀锋。

    四周那无穷无尽涌来的血肉被刀光激荡,顿时成片成片落下!

    许应回头看去,那两把长刀光彩照人,目光几乎难以落在上面,因为太光滑而无法聚焦。

    这两口神刀,比金不遗还要高大,双刀一左一右,插在金不遗两翼的两侧。许应看了看八面剑,又看了看那两口神刀,神色有些茫然:“这是我炼的?”

    他将八面剑随手递给薛赢安,喃喃道:“赢安,这把剑你留着。我觉得我肯定给自己留下了更好的。”

    ——你们要的刀来啦!是这种刀吗?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