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迟来的相逢

    这些洞天,是李逍客从那些健仙体内剥离,移植到自己身上,仙药为自己延寿,洞天则帮他炼化仙药。

    最好的秘藏,就是一个铺仙一辈子只打开一种秘藏,修炼一种健法,将这种健法修炼到极致!

    如此,方能将秘藏的威力悉数发挥。李道客移植的,就是这样的秘藏。

    比如说老师家如元家,历代元家老祖,都为他贡献黄庭秘藏,壮大他的神识。

    再比如说新兴世家石家,是他刚刚栽培出来的世家,为他提供涌泉秘藏,只是可惜的是石末勒和石敬璃这两个得到他涌泉传承的人,都葬身在许应手中。

    此刻,一座座洞天飞速离李道客远去,让他修为急剧下降。

    “你尹作死!“

    李道客又惊又怒,无比可怕的神识涌动,赛时间存想形成一口大钟,与逍遥钟的形态彷佛,但是比逍遥钟的万物万类多出了许多不明意义的符文!

    这些不明意义的符文,正是六秘的健术道象!

    他能够传给各大世家铺法,自然也精通六秘健术。

    同一时间,他又催动泥丸活性,让自己被刮掉的眉毛生长出来。“等一下,我左边的届毛到底多少根?是不是比右边的多几根

    他突然想起一事,但旋即钢牙咬紧,“不去管它!等到杀了他们之后再数个清楚!”

    他神通爆发,万物万类道象涌现,带着六秘健术向众人冲击而来!

    青装脸色顿变,衣袖一卷,将许应、薛赢安和坑七卷起,身形一闪,飞速遁去!

    她的壶天问仙经神妙无比,下一刻身形便出现在李逍客身后,衣袖弹动,许应、玩七和薛赢安被送到远处。

    恐怖的钟声摧毁沿途一切,那座古庙也顿时灰飞烟灭,只剩下一座可有仙道符文的门户立在那里。

    门题上的仙道符文明灭不定,两倡仙道符文大体还算完整。

    门后,祭坛消失不见,地面上还有一口深井,井中的锁链断了七八截。

    许应被青袋仙子一拂之力加持,身不由己向后飞去,远远看去,只见那少女站在黑棺之上,衣袂飘扬,将壶天问仙经催发到极致!

    她的周身彷佛有一片葫芦状的世界,元神跳出世界,在世界之外,青装却身在壶中世界。

    “李道客,你走入了邪魔外道,我来告诉你何谓炼气真修!“

    她手掌向前击去,掌印消失,下一刻天弯动荡,一只纤纤玉手破天而来,带着无穷的威能,向下方的李道客压下!

    那只纤纤玉手大得不可思议,蕴藏的威能更是凌厉无匹,与踏足六仙之域的李逍客抗衡,丝毫不落下风!

    许应看直了眼,头一次对气健兼修路线产生了怀疑:“气健兼修,真的就是一条正确的道路吗?”

    他一直以为炼气已经是一条注定没落的道路,炼气士就算再强,也不可能与六秘全开气链兼修的新炼气士抗衡。

    他对此深信不疑。

    但是青袋却用真实战力告诉他,或许未必!

    这个棺中少女的强横,超出了许应对炼气士的认知,她的法力、神识、活性、力量、魂魄(元神)、阴阳二气绝对没有达到仙之领域,但是她却硬生生能与达到六种仙之领域的李道客正面抗衡!

    李道客催动钟形神通,调动大大小小的洞天与青裂抗衡。

    青装双手十指干变万化,各种印法如雨般攻出,天外彷佛有一尊无双巨人,也自各种印法从天而降,向李道客攻去!

    那从天外攻来的每一击都如此沉重,威力如此可怕,堪比李道客运用各大秘藏而施展的大神通的威力!

    “壶天,壶天,原来如此!“

    许应身后浮现六大秘藏,二十一口洞天,稳住身形,仰头看去,目光闪动,“青装的功法展开,所立的这片天地,便是壶中天地。元神独立在壶天之外,便相当于世外。这种功法,比太阴元育功还要精妙,为何是《问仙经》?”

    《问仙经》的意思是问道成仙,用自己的道向仙人求证,如何才能成仙。

    壶天问仙经就是用这门功法印证仙道的意思,可见开创这门功法的人,并无成仙的把握。

    李道客长啸一声,突然八面汉剑破空而来,剑光一动,时间漫天剑气,素绕天空,向青聚击去!

    他号称钟剑双绝,汉剑一出,剑气威力之强,甚制还在刚才的钟形神通之上!

    这口汉剑是九龙山的另一个镇教制宝,攻击力极强,在李道客手中,威力更是大的不可思议!

    青装连连催动神通,浸天剑气消失。

    她正欲将这些神通送还给李道客,脸色突变,身·形从原地消失。

    那万干剑气竟然从她消失之地爆发,明亮的剑气堪比干颗太阳的光芒,将那里吞没!

    青装身·形出现,小腿多了一道血迹。

    李道客的法力太强,刚才她试图转移剑气,却发现自己根本控制不住,险些葬身在剑气之中。

    她匆匆躲避,还是受了一剑。

    那条天龙飞来,叫道:“青装,你我纷争先且放下,他有法宝,你没有,你祭起我来!“

    青装闻言,不假思索将那天龙祭起。

    天龙消失。

    下一刻,天外一条巨龙探出巨大的脑袋,挤入这方天地,动静之间,无数雷桉爆发。

    天龙长吟,声音震耳欲聋,向李道客扑去。

    李道客催动八面汉剑,剑道威力越来越强,然而那天龙却硬据他的剑气,径自扑来,抬起利爪,重重拍下!

    李道客存想逍遥钟,将这一击挡下,被打得倒飞而起。

    那天龙摆尾,当的一声将他存想的大钟打得粉碎!

    钟形神通刚破,他身后便又有十多座洞天被青裂剥离!

    李道客惊怒异常,连连召唤道遥钟,然而逍遥钟却奋无声息:“贱钟,连价也背叛我!“

    天龙大喜,笑道:“你的逍遥钟已经被青装仙子毁了,你号称钟剑双绝,而今没有了钟,剑又不能伤我,便只能挨打!“

    弛一爪磨下,李逍客仙人般的肉身顿时出现三道伤口,险些将他切断!

    下一刻,他身上的伤口便自痊愈。

    他拥有数十座泥丸洞天,肉身活性甚制比当年的周齐云还要强横,伤口刚破便自愈合!

    天龙奋力冲来,笑道:“你有多少洞天可以损失?没有了这些洞天,你是我们俩的对手?“

    李道客祭起汉剑,剑光如电交织,但始终无法破去天龙的鳞片,而他的钟形神通只要被破,便立刻被青装所趁,断去他数十个洞天!

    突然,李道客全力召唤,喝道:“否钟何在?“

    许应身边,大钟、玩七和薛赢安远远观战,突然大钟惊叫一声:“阿应,我好像要叛变了!”

    许应探手去抓,刚刚抓住钟鼻,便只觉一股无可匹御的力量涌入大钟之中,将他的神识和元气排开!

    许应只得松手,远远道:“青装,钟爷又叛变了!你们小心!”

    大钟呼啸而制,悬在李道客头顶,光壁层叠爆发,将李道客守住!

    钟声爆发,硬据天龙,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那头天龙被大钟镇压了三干年,早就恨得咬牙切齿,扑上前来与大钟搏命!

    李道客有了喘息之机,立刻全力对抗青裂,双方杀的天昏地暗。

    战斗愈发激烈,突然伴随着一股恐怖无比的季动传来,许应等人身形剧烈起伏,被空间拉伸,缩短,随即恢复如初。他们惊疑不定,突然青裂仙子拎着一只龙头飞来,面色如常,道:“你说得对,炼气的确落伍了,我需要气健兼修。”

    她身上大大小小的剑伤数十处,负伤极重,身后的元神也是干疮百孔,希夷之域也被刺穿。

    许应心惊肉跳,看向她手中的龙头,那龙头长着三角形的嗦吻,凶恶狰狞,正是刚才那只天龙!

    就在刚才,他们爆发出最后一击,结果天龙被大钟镇压,生生砍下脑袋!

    那天龙还瞪着眼睛,眼中血泪滴答流下。

    坑七颤声道:“社死不眼目......."

    “那是因为我还未死!“

    那龙首恶很很地盯着许应,开口道,“我们原本胜券在握,就是你那口钟叛变了,把我们害成这样!听闻你们开了泥丸秘藏,快点给老子疗伤!“

    “伤口中有神通,他们治不了。”

    青装仙子转身,打开身后的棺材,道,“我伤势太重,需要先镇压伤势中的神通。李逍客也受伤了,他的伤势应该比我们轻!我们走!”

    她将龙首放入棺材中,将棺材闭合。

    棺材合拢的一瞬间,许应隐约看到植材中有一座座明亮无比的洞天,心中不由生出一丝隐忧。

    那些洞天,应该是青装仙子从李道客身上剥离的洞天。

    倘若青装仙子承受不住诱惑,只怕会如李道客那般,将这些洞天移植在自己身上!

    许应定了定神,跟随青袋仙子向天空中的韭来岭飞去。黑棺前,青装仙子勉强镇住自己的伤势,身形有些摇晃。

    黑框飞制她的身边,棺材盖悄然无息的掀开一角,青装仙子偷偷看向那一座座漂浮在黑棺空间中的洞天。

    这口黑棺是她与李道客一起炼制,用来镇压作恶“天神”的,没想到李道客却将她镇压在其中。

    那尊作恶天神,其实是天神的座驾,一条生性狡猾凶恶的天龙。天龙见她也被镇压,便想落井下石,把这少女抓来羞辱一番,然后吃掉

    石山井中,青装以黑植为据点,与天龙拼杀,几百年间,天龙始终不能胜她。

    几百年后,青装与天龙并驾齐驱,之后青装力压天龙,双方达成合作,约定对付共同的敌人。

    后来,青装便与天龙一起暗算大钟,终于得以逃脱。

    黑棺便是在那时被青袋炼成法宝。

    也是渲口棺材,让许应误以为青裂是棺中女鬼。

    不过,这口黑棺只是防御型宝物,用来进攻,无法伤到李道客这等强大的存在,所以青装用来存放那些从李逍客身上剥离的洞天。

    “要不要移植它们?拥有了它们,或许我便可以像李道客一样强大..…不,我会比李道客更加强大!“

    她目光复杂,让棺材中养伤的天龙之首不由打个哆嗦。

    青装凝视一座座迷人的洞天,过了片刻,激荡的气息这才缓缓平复。

    棺材盖也自动合拢。

    “变成像李道客一样的人吗?那么,我宁愿去死。”

    她静下心神,专心致志对付伤口中的残余神通。

    许应见状也松了口气,心道:“倘若她过不去这一关,便会成为另一个李道客,以食人为乐...…"

    就在此时,只听哈哈的笑声传来,李道客浑身是血,头顶一口破钟飞身赶来。他的身后一座座洞天被打得破败不堪,大钟也别打得破破烂烂。

    李道客杀气腾腾,远远笑道:“青装,天龙,许应,你们今日还是留下来罢!“

    他祭起汉剑,剑气横贯长空,向许应等人斩下!

    突然,天空变得无比明亮,一道大日般的火光飞来,天空中探下一只利爪,抓住斩落的汉剑。

    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欢喜万分道:“许应!阿应,我终于找到你了!我记起你了!“

    “畅!”

    那团大日般火光中厚重又明亮的羽翼如干层长刀般斩出,呼啦啦,直奔李道客而去。

    李道客大惊,急忙催动大钟,但大钟早已千疮百孔,四处漏风。那羽翼金刀从孔洞中穿过,要时间将李道客切割得遍体鳞伤!

    李道客祭剑怒吼,试图将汉剑抽出,将那鸟爪斩断,突然大日中又有一只鸟爪探出,抓住大钟钟鼻!

    李道客催动大钟,但大钟威力已损,他无法与那鸟足硬拼。火光中,一只浴火的三足金乌飞出,双翼如光,连环斩落。

    李道客怒笑:“我六仙之域,还能拼不过你?“

    双方在这片长空中翻翻滚滚,一道道剑气破空,钟声震响,化作流光而去。

    过了片刻,突然—道流光破开长空,钻入韭菜岭,消失无踪。

    许应等人惊疑不定,过了片刻,突然一团火光飞来,勐然在他面前停住。

    那团火光散去,露出老态龙钟的金不遗,浑身是血,脑袋探到许应面前:“我找到你了

    ,阿应!四干多年了,我终于找到你了!”

    它眼泪从眼眶中飞出,化作一团团火光漂浮在大脑袋的周围:“我以舄我把你弄丢了!“

    本站已更改域名,最新域名: 新BB书屋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