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外道邪神的诱惑

    这情形太诡异,庙中白骨黏胺如同活入一般,热情相邀,许应和标七都有一种背嵴发凉的感觉。

    庙门开处一股异乎寻常的气息从庙中涌出,违稚氨息是道的氟息,但不在天道的统筹之中!

    许应心中微动“异道气息古怪”

    他先前与血肉之塔拼命时,便察觉到血肉之塔非天道生物.

    这时,醉赢安醒来,见此情形,惊声道∶“外道庙宇?”

    他适才在努力开启泥丸洞天,因全神贯注对外界发生的一切都毫无觉察,现在开辟成功,这才醒来,没想到却看到庙中黏谈,不禁被吓了一跳。

    许应疑感道“赢安,你知道外道庙宇”酶赢安定了定神,道∶“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其实是外道世界,不在诸天万界之中。这里的生灵供奉外道神灵,他们供神的地方,就叫外道庙宇。”

    统七好奇道∶“何谓外道?

    垂烹安道∶炼气土想要修成神通,便需要参悟各种道象,这些道象,便是道的外在表现。比如你,自身便是道象,各种道象,都在天道之中,属于天道的一部分不在天道之中,便叫做外道,你听说过邪神外道吧?其中的外道,指的便是庙中的大道气息!"

    许应抬头望了望这座庙宇的门医,道“你的意思足说,这里是供奉外道邪神的地方?"

    薛赢安轻轻点头,面色凝垂道∶"庙中的外道之神故作姿态,想引诱我们进去!只要我们进入庙中,便会被池所害。许应失声笑道∶

    我年纪轻轻,血气方刚,外道之神为何化作一个黏酸引我进庙,而不是化作一个美貌的少女?"

    他话音刚落,便见那庙门后的酸变化为一但花枝招展的少女,模样与元如是一样,眉目含情,隔着庙门柔声道;"相公,你还要在外面避多久才肯进来?

    许应道心稳固,不为所动,笑道∶"可是我们这里有一条蛇,他未必喜欢少女。"

    那花被招展的少女忽然又化作一条玩蛇,母的,也是头生双角,向统七娇滴滴道∶"相公,我们已经快绝种了,时不我待,还不进来速配?

    统七正要进去,被许应挡住。

    统七怒道∶"同应,我快绝种了,你还要挡着我!你天天都能见到活生生的女人,我却连条母蛇都看不到!"

    许应催动归心诀,这才让大蛇冷静下来.

    统七恢复神智,不由毛骨惊然,失声道∶"这庙中的外道邪神,拿捏住我了!"

    许应笑道∶"池被镇压,施展的只是小法术罢了,并不能乱你心智。你道心不稳,这才着了艳的道。你看赢安便比你稳重许多,没有被外道邪神迷惑。"

    他话音未落,便见庙门内的母蛇化作李道客的楼样,声音也一楼一样,面色温润的看着赢安,温和道∶“赢安,还记得你上山拜师的第一天吗?为师很想回到那一天,让我们师徒重新来过。”

    "师尊!"醉赢安泪流满面,便要向庙中走去。统七甩出尾巴,将他卷住,免得他走入庙中.

    许应催动归心诀,帮他恢复神智。

    薛赢安还是泪流不止,哽咽道∶"我其实是这个世界的土着人,家破人亡时,是师尊收留了我。"

    许应等到他稳住情绪,方才询问道∶“既然这座庙宇是供奉外道之神的地方,那么门画上为何又有封印?”

    醉赢安收拾心情,擦去眼泪,道∶“我听过一个传说,我们相辈是奉命镇压外道之神的人,他们带来仙人的封印,要在这里将外道之神镇住,不能让袍逃脱。

    但是时间太久,祖制们就渐渐被外道之神迷惑,慢慢的变成了外神信徒,不再信奉天道。”

    他面色凝重,道∶“这尊外道邪神渐渐突破仙人封印,搬起一场浩劫,你看到这片天遵之地中,到处都是成片血肉,其实便是外道邪神血肉。老试图恢复实力彻底摆脱镇压。”

    他顿了顿,道“外道邪神本体,应该还被镇压在这座庙宇中.”

    “这么说来,庙门门巨上的封印,其实是仙人所留?”

    许应仔细打量门医上的文字,不禁摇头,“也是个丈育仙人。”

    他存想天诛,运剑如风,将门医上的"封禁"二字修改一下,改成与大钟身上的封禁二字等同。

    等到他改好,庙中的李道客闷哼一声,面孔扭曲,声音凄厉,忽然化作美女纶,又化作元未央模样的少女,最终哪地一声,化作烟气消散。

    许应i步走入庙由中,道∶"适才我杀死一座血肉之塔,便是外道生物,应该就足外道邪神的血肉所化。我用健术对付它.根本没有任何用

    处。最后还是用天诛剑气,才将它的心脏刺穿。

    薛赢安提心吊胆,跟随着他走入庙中.

    统七迟疑一下,也跟了进去,道∶"阿应,李道客还在追杀我们,万一寻到这里…."

    许应四下打晕,道∶"古刹在巨鲁被上,巨兽在躲避血肉之塔,我们藏在古刹内,李道客就舞神机妙算,也休想寻到我们。"

    抚;七仔细一想,确实是这个道理。

    古刹内部完整,古老的祭坛上还插着香烛,烟气袭袭,彷佛前不久还有人在此条拜过外道邪神。

    "难道有人曾经来过这里?"许应检查香煌,心中疑惑。

    祭坛的中央,是一口深井,并盖已经被人掀开,井中有厚重的锁链。

    许应从祭坛旁边经过,只见古刹内部壁画刻绘着古老的历史,壁面上是一群古老的先民建造古刹,封印外道邪神场景。

    壁面上的是一些强大的炼气士,一个个漂浮在空中,刀枪剑载楼宇学台等法宝散发出无尽威力,将那体型伟岸的邪神镇压,封印在深井之中.

    而在壁画边缘,有一个老者正在书写鸟签虫文,应该就是所谓的仙人。

    "这壁画上,应该就足我祖辈镇压外道邪神的情形!"

    薛赢安心潮拜,道,"追湖到古老时代,谁祖上还能没有几个能人?可情的是,他们后来堕落了,被外道邪神皇惑。"

    许应凑近细看,低声道∶"他们的衣着,是大商时期的衣着!赢安,你祖上是大商时期的炼气士!"

    薛赢安振奋精神,挺直胸膛.

    他们走向下一幅壁画。

    许应微微一怔,仔细打量这幅壁面。

    只见壁画中画的是外道邪神如同一块巨大肉饼,笼置天空,时不时降下天劫,而下方则是那些古老的先民抵御洪水地震建虫兽灾等各种灾害的情形。

    薛赢安道∶"果然足邪神!画中是他院困之后的情形,他脱困之后便折路我的先祖!"

    许应来到下一幅壁面前,这幅壁画画的是先民们被锁链锁住,有些强大的炼气士甚制被洞穿希夷之域,洞穿元神,封住一身神通和法力,正在艰难的修进古醉赢安也看出不对劲,挽了挠头,道∶"壁画的顺序是不是出错了?这幅画应该放在前面吧?"

    下一幅壁画,画中的是一般艘古老的楼船行驶星空中,接近一座未知的世界。

    楼船甲板上,站着诸多被锁住一身修为和元神的囚徒.

    他们衣衫档楼,其中有不少人就足镇压外道邪神的炼气士。

    囚徒背后的星空中,有伟岸的身影统立,那足外道邪神的直身,只有隐隐约约的轮酶,看不出具体形态.

    这壁画,分明足外道邪神押解薛赢安的祖先,来到天谁之地!

    酶赢安挽了挠头,道∶"这些壁画的顺序一定是倾倒了,或许是这些壁画是外道邪神所画,污藏我祖基是被流放的四徒.一定是这样!"

    许应来到下一幅壁画,不由征住.

    只见这幅壁画中是一幅战斗场面,那些大商时期炼气士,正在竭尽所能,与遍体光芒的敌人抗争,既杀。

    那些敌人看不清面目,周身笼置在光芒之中,却能只手对抗他们的合击,实力强大得不可思议。

    许应定了定神,看着大商炼气士之中有一只遍体火焰的火鸟,展开自己的羽翼,与敌人杀。

    那是一只三足金乌,战天斗地,很足骁勇。

    而在那金乌背上,站着一位少年,楼样很足熟悉。

    许应看向少年身边,那里是一个女孩,陪伴在他左右,出生入死。

    许应征然。

    "金乌是金不透,那么这个女孩是…"

    就在这时,庙外传来一声熟悉的钟声,李道客的声音传来∶"上神,晚制李道客前来拜访。前萎,我需要借你的眼睛,去寻两个人。"

    许应心头一跳,急忙带石醉赢安和统七飞速来到殿后,屏气凝神,不敢发出任何声息。

    远古巨兽还在载着这座古刹狂奔,声音轰轰隆隆。

    外面风声呼味。

    李道客头顶大铜钟,迈步走入古刹,观察一下蔡坛上的香烛,只见香烛还在燃烧,笑道∶"上神,晚基上次祭拜时的香烛,还点燃着,可见晚辈的孝心便如这香烛一样,编缩不绝。"

    他向那口深并笑道∶"三干年前,晚制修炼天人感应,神识连接诸天,与前辈的神识相逢。那时晚革才知何问调天道无常!"

    他叹息道∶"前制替天行道,押解那些罪人来到天诞之地,让他们以及子孙万世为自己犯下的罪恶赎罪,没想到他们竞然利用前革的善良,反倒将前制镇压!

    酶赢安呆住,心道∶"这与祖制的传说不一样。嗯,一定是祖辈往自己脸上贴金,不对!我祖基难道便不能是正义的一方?"

    李道客道∶"前制许给晚萃以长生,晚基这才全力感应,折叠了九龙山和附近的山川,来到这方天地。晚制帮前制破解一部分封印,前基这才得以从并中脱困部分身躯.

    他的声音带着喜悦,道∶"这些年,前基几乎杀光了那些罪人的后代,也吞签了他们的留下镇压前辈的法宝。是晚制帮前辈除掉了这些仇敌!"

    薛赢安身躯一抖,眼中含泪。

    他是天遵之地的士着,家破人亡,这才被李道客收留,成为李道客的弟子,一直待李道客如待生父!

    他死死握系拳头,指甲切入血肉之中.

    李道客声音传来,继续道∶"前辈大仇得报,只剩下这座庙宇上的封印未解,不能让前完全脱身。但好在,晚已经有了破解封印的把握。"

    他祭起铜钟,钟声悠悠响起,笑道∶"前革,这铜钟上便有相应的仙道符文!"

    这时,深并剧烈震动,将锁链拽得哗啦啦作响!

    李道客笑道∶"前萃脱困有望,但是晚基想要得到的东西,却一直没能如愿。前辈,晚基要的长生呢?你是不是应该兑现诺言了?"

    那深并中传来一般深逐的神识,在空间中震动,彷佛有无比广大的巨人在开口,震得许应、统七和薛离安耳膜哈喻作响!

    他们根本听不懂那个神识在说些什么!

    许应心中嘉然∶"槽了!井中的外道邪神,没有被完全镇压住!还可以动用神识!"

    他额头冒出冷汗,指尖飞出一续纤细的剑气,在自己眉毛上轻轻一刮,将一边眉毛刮掉。

    薛赢安和统七呆呆的看着他,只见许应又将自己的半个脑袋剃成光头,解开衣衫,倒穿在身上。

    许应又踢掉左脚上的鞋子,稍微动一下泥丸生机,让眼睛一只大一只小。

    他刚刚做完这些,忽听李道客的声音传来∶"多谢前指点。"

    下一刻,李道客出现在他们面前,强大的气息直接镇压两人一蛇,赢安和统七刚刚将各自金丹祭起,还未浮空,便被定在当场!

    李道客哈哈大笑∶"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到你们居然会躲在这……你、你!"

    他瞪大眼睛,死死盯着许应,口中吃吃着说不出话来!

    就在他气息浮动的一刹那,许应此吒一声,挣脱他的气息镇压,抬手垂重一握,统七不由自主大口张开!

    从统七口中进发出浓烈的天道气息,一条断两飞出,遍体天道符文流转,直插李道客后脑,正是龙渊天神的手臂,一直被许应存放在统七□中!

    天神之手散发出的天道气息干找李道客神识,更蕴藏着无比强大的威力,无坚不摧!

    同一时间,许应并指为剑,飞身而起,一剑刺出,顿时天诛剑气从指尖进发,噬的一声,在天神之手击中李道客后脑的同时,刺中李道客的眉心

    "钟爷!"许应暴喝。

    李道客头顶的大钟突然宝光绽放,倾尽一切威能,向下轰去!

    重垂声浪滞脑冲击,vi下子便将李道客的身躯打得笔直钉入地底!

    许应探手抓住大钟钟鼻,倾尽所能,催发大钟威能,尽碎天诛剑气,轰入李道客眉心!

    大钟叫道∶"我促不知道人还可以死坏到这种程度!许应,给我打死他"

    本站已更改域名,最新域名: 新BB书屋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