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道之外

    许应、蚖七和薛赢安终于落地,蚖七瞥见一只脚就在不远处,连忙道:“赢安,你的脚!”

    薛赢安单足而立,跳到跟前,将自己的脚捡起来,打量四周道:“这里是天谴之地,没有什么食物,这只断脚不要丢,若是饿得受不了,还可以果腹。

    许应钦佩不已:“赢安是个狠人,自己的脚都敢吃。”

    蚖七连连点头:“阿应,要不要告诉他,我体内存了几千斤的食物,够我们吃两个月?”

    他肚量颇大,很能吃,但若是省着点吃,还是可以吃两个月的。

    薛赢安闻言,正色道:“两个月可不够,天谴之地贫瘠无比,两个月后,我们便会饿死。”许应取出一粒豆子,丢在地上,只见豆子飞速生根发芽,抽枝生长,开花结豆。

    眨眼的功夫,那株豆子便成熟炸开,百十个豆粒落地,又自生根发芽,飞速生长,结出新的豆子。新的豆株成熟,豆荚再度炸开,更多的豆粒落地!

    须臾之间,他们便身处在一片百亩豆田中,百亩豆子生长,啪啪炸开,数以万计的豆粒落地。

    此次,那些豆粒落地后并未生根发芽,而是化作一个个指头大小的金甲小人儿,迎风便长,顷刻间长到尺许高。这正是撒豆成兵的傩术。

    许应吩咐道:“尔等探路!”

    那数以万计的金甲小人儿齐齐躬身,异口同声道:“尊法旨!”说罢,漫山遍野的金甲小人呼啸而去。薛赢安看得瞠目结舌,拎着自己的脚,不知该扔了好还是留着备用。

    记住网址

    就在刚才遍野豆田出现的时候,他察觉到自己被砍断的那条腿奇痒无比,竟然又生长出一只脚来,知道是许应用傩术帮助自己疗伤。

    拥有许应这等神乎其技的傩术,根本不必在乎是否备有食物。跟着他,永远也饿不死!

    “赢安,你若是想学傩术,现在还来得及。”

    许应笑道,“等到你修成元神,那就晚了,再也打不开人体六秘。你要学吗?”

    薛赢安正要说傩法是歪门邪道,突然想起李逍客的作为,笑道:“当然要学!傻子才不学!”许应一边前行,一边传授他六秘的寻龙定位术。

    薛赢安颇为聪慧,学得很快,没多久便掌握了玉池的寻龙定位术,寻到自己的玉池秘藏。他已经错过了开启秘藏的最佳时机,想要一鼓作气打开玉池秘藏困难重重。

    打开秘藏最佳时机,便是采气期。

    薛赢安已经修炼到交炼期,金丹大成,他的六秘靠炼气士个人的力量无法打开。他自己炼制的法宝,也无法打开如此厚重的秘藏,开不了洞天。

    “七爷,取一件法宝给他用。”许应吩咐道。蚖七张开嘴巴,道:“你自己选。”

    薛赢安看去,只见大蛇血池大嘴中,漂浮着数十件法宝,每一件法宝的威力都极其惊人!这些法宝,即便不如逍遥钟,也非同小可,是顶级的宝物!

    薛赢安选了一口青铜钟,反复祭炼,掌握纯熟,这才祭起青铜钟轰开玉池秘藏,打开一座洞天。这座玉池洞天开启得极为勉强!

    薛赢安定了定神,再度寻龙定位,寻到自己的混沌海和混沌泥丸,心中骇然。那混沌海怒海滚滚,混沌泥丸如同巨球,能否以青铜钟开辟,尚未可知!

    “这口钟绝对打不开泥丸。”

    薛赢安将青铜钟还给蚖七,选了一把青铜剑,道,“用此剑还有机会!”他努力祭炼青铜剑,许应与蚖七跟随着金甲小人儿向前赶去。

    “此地叫做天谴之地,一定有所灵异之处。”

    许应心中微动,仰头望去,韭菜岭插在天空中,“韭菜岭上,逍遥钟之所以不断进发威能,激发自己的各种烙印,其实是为了防备外邪入侵。那么,逍遥钟在防备什么?”

    能够让逍遥钟也如此紧张,天谴之地的危险一定非同小可!

    许应用金甲小人在前方探路,无须自己亲自涉险,可以避开很多危险。他们可以全力赶路,速度大增。

    许应心中只觉奇怪,他们一路走去,只见韭菜岭所在的世界,像被人嚼了一遍的甘蔗渣,吐在地上后又被人捡起来再嚼一遍,天地元气被榨得一干二净。

    他们放眼看去,到处都是枯死的树木,干涸的河流,湖泊也已经见底,一片荒凉。湖底遍布死鱼的骨架。

    前方,一具巨大的骨骸映入眼帘,应该是远古巨兽的骨架,看不出是什么物种,高大如山。

    许应等人从巨兽的肋骨下穿过,他们头顶无数金甲小人儿叽叽喳喳,飞速从这些骨头上攀爬跃过,向更远的地方奔去。许应仰头,看着那轮正在落山的夕阳,心中疑惑。

    这个世界有着两颗太阳,其中一颗太阳光芒暗澹,没有太阳精气,而另一颗太阳的光芒蕴藏的太阳精气并不少。按理来说,这个世界可以形成天地元气,蕴生万物,但此地偏偏荒凉得很。

    突然,蚖七道:“阿应,你看前面!”

    许应看去,远远只见前方一片红色血肉覆盖了大地和高山,那片血肉宽达数百里,盖在地面上,不断向前蠕动。

    一座高山已经被血肉吞没,只剩下最顶层的山头未曾被血肉覆盖,那座山头上有异宝,不断有亮光进发,一次又一次将这片血**退。

    许应急忙催动天眼,向山峰看去,但见山顶有一座庙宇,那亮光是从庙中一具端坐不动的尸体手中飞出的一粒明珠,光芒璀璨,蕴藏不凡的威力!

    突然,那片血肉中无数触手飞出,勐地将那明珠缠住,随后血肉如一片血云覆盖上去,将庙宇吞没!

    而那枚明珠在血肉中挣扎,屡次突破触手的封锁,却又被捉住,渐渐变得暗澹,终于被那片血肉吞没,威能尽失。“啪!”

    明珠炸开,毁的一干二净。

    “那座山头,应该是一位不凡的炼气士的苦修之地。那位炼气士已死,法宝不舍离去,守着主人的尸体,没想到却还是没能摆脱厄运。”许应收回目光,心中暗叹。

    那片血肉不断向前蠕动,将那座高山吞没后,没多久便吐了出来,高山上一切生机尽去。血肉靠近他们,许应耳畔顿时传来阵阵嘈杂的噪音,像是无数人在自己的脑海里窃窃私语!“不对,这东西是天神的血肉!”许应惊讶。

    他正要走上前去,突然只见那片宽达数百里的血肉腾空而起,如同巨大的蝠鲼,在天空中游动飞行,选择新的吞噬地!那片血肉的速度太快,许应追之不及,只好放弃。

    他们没走多久,便又遇到一块血肉,也在蠕动前行,贪婪的汲取大地上的一切养分。

    这块血肉的边缘,还有一座高塔状的怪东西,高约二十余丈,像是一根挺立在那里的塔楼。只是古怪的是,这塔楼上遍布血肉,塔顶的那一层,内部还一颗心脏,正在冬冬跳动。

    而在一层层血肉之塔的其他几十层,每一层都有一颗巨大的眼珠子,塞在宝塔的内部!此刻这些眼珠子正在骨碌骨碌,上下左右滚动,注视着满地乱跑的豆子小人儿。

    “这是什么怪东西?”许应失声道。

    那座血肉之塔突然拔地而起,从塔下长出八条粗壮无比的大腿,那些大腿没有皮肤,只有血肉。

    血肉之塔迈开脚步,轰隆隆走动,塔中一只只怪眼突然目射神光,所过之处,金甲小人纷纷化作灰尽!

    那座血肉之塔共计三十三重,最顶层存放着心脏,其他各层都是眼睛,四面八方照射,很快将数以万计的金甲小人扫荡一空!

    许应、蚖七急忙转身,撒腿就跑,背后一道道毁灭一切的光芒照射而来!“七爷,薛羸安呢?”许应大声问道。

    蚖七脑袋一懵:“不是你带着他吗?”

    许应回头,只见薛赢安恍若无觉,还傻乎乎站在那里,应该是在祭起青铜剑,试图开辟泥丸秘藏!许应咬牙:“七爷,你继续往前跑!”

    他勐地折向,调头向后冲去,远远探出手来,试图催动傩术,将那血肉之塔的一切生机活性剥夺!然而,无往不利的泥丸傩术,竟然失效了!

    许应一怔:“它不是正常天道下的生物!正常天道下的生物,不可能让我傩术无效!它是异道生物!”不在天道的范畴之中的生物!

    血肉之塔中一只只怪眼射出神光,将无形的傩术打得粉碎,神光扫来,摧毁沿途一切!许应纵身飞起,贴地飞行,避开一道道神光,向薛赢安飞速接近!

    血肉之塔的怪眼一道道神光照来,许应身法灵动无比,在神光之间穿梭来去,距离薛赢安越来越近。突然塔中一只怪眼发现薛赢安,目射神光,向薛赢安照去!

    许应暴喝,速度大增,勐地身形一闪,挡在薛赢安的前方,神光洞照,落在他的身上!这道神光将他身形打得向后退去,肉身火辣辣做疼!

    他最近一段时间,领悟出“囚”字道文的破解方法,解开了一世又一世的肉身修为,而今已经解开了百世肉身。虽然其中肉身有大成就的不多,但积少成多,他的肉身成就已经今非昔比,是从前的数倍强度!

    然而这血肉之塔的目光,凌厉无匹,威力极强,竟然还是能伤到他的肉身!突然,血肉之塔其他眼睛一起看来,三十二道神光重叠,齐齐照在许应身上!这一照,哪怕他肉身强横,也将被炼成飞灰!

    就在此时,许应眉心光芒一闪,当的一声巨响,无数华丽的道象烙印振动,飞出,形成一口大钟的光壁,将那三十二道神光悉数挡住!

    “钟爷这家伙···.·”

    许应怔住,这是大钟不知何时在他的眉心中留下的烙印,在他危难之时便会自主爆发,保住他的性命。许应心中一暖,内观存想,右臂肌肤表面浮现出奇异的纹理,向那座血肉之塔一指点去!

    “嗤!”

    他这一击,天雷浩荡,天威滚滚,天道之力爆发,强横指力冲破三十二道神光,嗤的一声从血肉之塔的心脏中穿过!那心脏炸开,血肉宝塔八条腿东摇西晃,终于难以支撑身躯,轰然倒下。

    他这一击,正是从龙渊天神之手上的天道符文,所参悟出的天道神通,天道一指!此时,许应还是头一次动用这种神通,不曾想竟然一击奏效!

    许应一指格杀那座血肉之塔,立刻一手抓起正在开辟混沌泥丸的薛赢安,存想巴蛇,身后巨大的巴蛇浮现,尾巴一扫,卷起那座死掉的血肉之塔。

    许应撒腿狂奔,向蚖七追去,远远高声喝道:“七爷张嘴!”

    他的身后,那片覆盖大地的血肉似乎因为血肉之塔的死,而陷入暴怒之中,呼的一声腾空而起,血肉舞动,如垂天之云,向他们追来!

    那片血肉宽达数百里,飞过之处,一座座血肉之塔从中坠落下来,落地便从塔中伸出八条粗大的腿脚,迈步如飞,追赶许应!

    “嗤!嗤!嗤!”

    许应身后,一道道光芒激射,扫平沿途的一切!

    蚖七在前方狂飙,听到许应的呼唤扭过头来,张开大嘴,然后便见许应把一座血肉之塔往自己嘴里塞去!“阿应,你不能什么东西都往我嘴里塞!”蚖七吓了一跳。

    许应快步追来,散去巴蛇神通,喝道:“七爷,到我肩头来,我速度快!”

    蚖七立刻缩小体型,跳到他的肩头,许应一手拎起薛赢安,叱吒一声,周身剑气顿时狂暴!他所祭起的,正是天诛剑气!

    “休!”

    许应周身天诛剑气绕体,化作一道流光破空而去,速度之快,令那些追击的血肉之塔望尘莫及!那片血肉在空中振动,飞行,速度也是极快,呼啸追赶许应。

    许应向后挥出一道天诛剑气,他所存想的天诛剑气,比姜齐姜太师手中的那件天道神器更为纯粹!

    天诛剑上的天道符文错漏百出,而许应手中的天诛剑虽然只是内观存想的剑气,其中的天道符文却无一错漏。也就是他修为不高,倘若修为高深,他的剑气蕴藏的天道威能,只怕还要在天诛剑之上!

    那块血肉被这一剑噼开十多丈,顿了一下,便见许应带着一人一蛇,还能快若流光,已经很难追上。那片血肉停止追击,缓缓飘落下来。

    许应飞过之地,一块块覆盖在大地上的血肉纷纷裂开,露出一只只巨大的眼睛,幽幽的注视着他,古老的意识在波动,相互交流:“古怪,他身上有天道的气息··...”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