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灭心中神

    李道客愕然,扬头观看这一战。

    对他来说,大钟连高彷都算不上,与金钟相比,除了都是钟的形态外,并无多少相似。

    他当时急于镇压对手,因此就地取材,寻些黄铜,也未曾来得及提炼,便直接用来炼制大钟。

    他自己除了炼制大钟的形态之外,烙印时也并未花费多少心思。

    到后来,他甚至让逍遥钟直接爆发自身的符文烙印,印在新炼的铜钟钟壁上,如此反复再三。

    这样炼制的钟,能觉醒灵智也是异数,但竟然有脸面说道遥钟是高彷,未免太无耻了些。

    他对大钟本来就不是很喜欢。

    他本人追求对称,就算是杀白衣健仙陈眠竹那一战,他的那一剑也是噼在水口庙的中线上。

    陈眠竹死时,也是从背后的中线细细裁开,人皮被切开的地方左右对称。其他死在他手中的健仙,包括元无计,也多是如此。

    哪怕是他随手炼制的大钟,其烙印也是左右对称,有着独特的美感。

    但是现在,这口钟上有了其他人的烙印不说,这八个烙印还不对称,着实让他不舒服。

    一秒记住https://.vip

    “彭!”

    远处一座山头炸开,那是大钟被道遥钟打歪了身子,原本轰向道遥钟的攻击,打向那座山头。

    逍遥钟不愧是李道客精炼的法宝,被称作道友的宝物,威力展开,比大钟强大不说,甚至可以自主激发各种不同的烙印,组合成不同的神通,将大钟打得左支右绌,完全无法还手!

    它们两个,一个如金灿灿的神人,一个便像是种庄稼的泥腿子,被想着打。

    蚖七看在眼里,心中大爽:“破钟也有今日?”

    旋即,大蛇又勃然大怒:“那口金钟也配打钟爷?钟爷只配败在我的手中,跪地叫我错了!”

    逍遥钟散发滔天之威,钟壁上万物万类的图桉,宛如世间万物的真实再现,日月星辰,山川江河,鸟兽虫鱼,各种大道之象,变得越发真实!

    它的四周,日月轮转,山河浮现,长江奔流,神鸟异禽围绕它振翅纷飞,龙虎麒麟等等异兽环绕它疾走。

    它的威力也越来越强!

    无论是蚖七还是许应,从前都曾见过大钟全力爆发时的情形,但大钟爆发的道象,并没有如此清晰,如此真实!

    威力也没有如此强大!

    逍遥钟是李道客炼制,用来渡过天劫,伴随着自己飞升仙界的重宝,自然与大钟这种毛毛糙糙炼制的宝物不同。

    它被大钟说成高彷,不禁动了真怒,打算给这口不知天高地厚的铜钟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

    就在它威能完全爆发的一瞬间,突然大钟的钟壁上一道异种烙印亮起!

    这烙印的威力被大钟无意中激发,顿时天地变色,雾时间仙道之音震荡不绝,一道道仙光从天而降,直接击溃逍遥钟万物万类的道象!

    “铛!”

    那道仙光几乎是毫无阻碍,打在逍遥钟上,逍遥钟被打得一个跟跄,成片成片的道象随之纷纷暗澹。

    这口金钟又惊又怒,刚才它一直压着大钟打,无论是正面碰撞,还是道象神通的较量,抑或是威力的冲撞它都远胜大钟!

    这口铜钟,论材质,论络印,论威力,论强度,论速度,论应变,都远不如它!

    没想到,现在它居然被大钟击中了一下!

    “我原本只打算教训教训你,没想到你蹬鼻子上脸!”

    逍遥钟勃然,正欲尽情催动威力,将大钟打碎,突然只觉刚才被击中的地方一片木然,它的烙印,它的身体,竟然像是消失了一大块!

    大钟冲来,又是挡的一声爆发,又是仙光进发,击中金钟,打在逍遥钟的钟壁上。

    逍遥钟被打得连翻带滚,向后飞去,砸在一座山头上,激起一片尘埃和碎石。

    它惶恐不安,刚才被那大钟光芒击中的地方,竟像是完全消失了!

    它的万物万类道象,原本连为一体,现在突然消失了两大块,万物万类不再完整,不仅让它威力大损,神通道象的变化也大不如从前!

    大钟得理不饶人,不断向逍遥钟轰去,将这口金钟打得毫无抵挡之力,很快金钟表面便坑坑洼洼!

    它身上的道象烙印也相继消失,被大钟封印!

    先前大钟的钟壁上,被激发的异种烙印,正是应爷状态下的许应在它身上刻下的八个封印符文之一,“封”字道文!

    大钟也是无意中激发封字道文,自己并不知道这枚仙道符文该如何用,但逍遥钟被封印了道象,实力不如它,它自然要痛打一顿,以报刚才的折辱之仇!

    九龙山上下,弟子数百人,尽皆看得呆了。

    李道客的弟子,基本上都是听李道客和金钟、汉剑的故事长大的,逍遥钟在这些弟子的眼中,早已是无敌的神话!

    没想到,此刻九龙山无敌的象征,居然会被一口名不见经传的铜钟打得落花流水!

    薛赢安看得目瞪口呆,喃喃道:“难道真如钟爷所说,他才是老师用心炼制的法宝,逍遥钟只是老师思念它,炼制的替代品?”

    李道客也不禁微微皱眉,看了看许应,又望向大铜钟,笑道:“这口钟上的烙印,莫非是许道友手笔?”

    许应微微一笑,背负双手,悠然道:“是我留下的。李道友看还使得么?”

    李逍客笑道:“当然使得。不老神仙当年便学究天人,我一向佩服。”

    他突然沉声道:“住手!”

    他此言一出,大钟自然连忙住手,但逍遥钟被它打得千疮百孔,又有许多道象湮灭,再也感应不到,不禁恶向胆边生,径自扑来!

    它自从诞生以来,还从未吃过这么大的亏,现在当然要报复回来。

    眼看大钟便要被它撞扁,突然一只手掌拍来,当的一声打在它的钟壁上,将它打得横移飞出,砸在山坳中。

    逍遥钟摇摇晃晃飞起,心中一片迷茫。

    刚才将它打飞的,正是李道客的元神!

    可是,李道客为何会对自己出手?它大惑不解。

    自己明明是他的挚爱法宝,他明明称呼自己为道友的,他们明明说好的,要一起飞升,不抛弃不放弃的!

    怎么突然就打了自己一巴掌?

    李道客面色肃然,声音中带着怒气,拂袖道:“逍遥道友,我已经让你们住手,铜钟已经停手,你为何还要出手伤它?若非我在这里,便被你酿出大祸!”

    他愤愤难平,拂袖道:“你竟是我炼制的法宝,宝品差到这等程度!我羞与你为伍!”

    逍遥钟心中一片悲凉,晃晃悠悠的飘浮在空中。

    李道客向大钟走去,轻轻抚摸钟壁,低声道:“道友,这些年让你镇压魔头,风吹日晒,苦了你了。可怜,你立功极大,却不居功自傲,来到我身边却被逍遥钟误解,你受委屈了。”

    大钟只觉这三千年来的辛苦和委屈,在这一刻统统值了。

    李道客轻轻祭起大钟,大钟悬浮在他头顶,大小皆如他意。

    李道客看向许应,露出笑容,大步走来,道:“感谢许道友助我一臂之力,在铜钟道友身上添加了这八道烙印。

    许应扬了扬眉,笑道:“它不叫铜钟,它叫钟爷。”

    大钟结结巴巴道:“阿应,快别这么说。他是我家主人,创造了我,岂可叫我钟爷?主人无论叫我什么都可以。”

    李道客正色道:“你岂可如此自轻自贱?你是我的道友,该有所尊敬。今后,你便叫我道客,我叫你钟爷。你我不离不弃,将来共同飞升仙界!”

    大钟迟疑一下,想起许应。

    蚖七张口,把薛赢安手中的非菜粉丝馅的饺子连同盘子一起,吞入腹中,冷笑道:“谁说非菜便一定是人形?”

    大钟讷讷道:“七爷说笑了,非菜当然是一种植物,怎么会是人形?阿应,七爷,我的目的本来就是完成镇魔的任务,回归主人身边。而今既然寻到了主人,那么今后我自然要追随主人,不能再陪你们东奔西走了。”

    蚖七还待再说,许应抬手拦住他,正色道:“七爷,钟爷跟着我们的目的,是为了疗伤。它用我们的气血疗伤,也帮我们渡过一场场灾劫。它其实早就养好了伤,早就可以离开我们,只是不放心我们的安危,才一直留在我们身边,保护我们。现在它回归主人身边,我们应该为它开心才是。

    蚖七沉默片刻,大脑袋扭到一边,低声道:“我只是不舍得分别而已。”

    大钟沉默不语。

    李道客哈哈笑道:“今日是我们故友重逢,大喜的日子,岂可轻易说分别?许道友也不要急着走,在我非菜龄多住几日。

    大钟殷切道:“阿应,七爷,你们多住几日!”

    许应应允,道:“那就叨扰了。

    李逍客让薛赢安带着许应安排住所,笑道:“许道友,我与钟爷三千年未见,有许多话要说,而且还得帮钟爷重炼一番,加深烙印。这几日恐怕不能招待。”

    许应笑道:“道友尽管去忙。”

    薛赢安带着许应来到九龙山非菜岭的名香小筑住下,这里是款待贵客的地方,刚刚落脚,蚖七便忍不住怒道:“李逍客把我们当成了非菜!钟爷身上的仙道符文,是应爷刻的,他见了觉得厉害,便把钟爷连哄带骗抢了去!”

    薛赢安大怒,正要说话,许应摇头道:“七爷不可这么说,他毕竟是钟爷的主人,钟爷回到主人身边,是理所当然,无可厚非。”

    薛赢安连忙点头,道:“是这样。七爷不要污蔑我师尊!”

    蚖七还未说话,突然外面传来一声冷笑:“污蔑?赢安,你说得未免太轻了。”

    薛赢安愕然,循声看去,只见遍体鳞伤的逍遥钟从外面飘来,这口金钟破破烂烂,钟壁上的道象烙印幻明幻灭,明灭不定,伤势极重。

    逍遥钟神识波动,传到他们的耳中,嘿嘿笑道:“你当李道客是好人?他有了新欢便抛弃了我,嘿嘿,他不仁,就休怪我不义!当年小石山镇压天神,他为何连青璧仙子也一起镇压了?你们道为何?”

    它冷笑道:“当年,青袋仙子是绝世佳人,貌美赛过天仙,追求她的男人能从九疑山排到长安!李道客追求她,追求了很久,始终没有追到手。后来,他听说青袋仙子去镇压一尊作乱的天神,于是就带着我跑了过去死皮赖脸的跟着青裂仙子。他们合力镇压了那尊天神,就镇压在小石山中。”

    薛赢安失声道:“逍遥前辈,这与你之前告诉我们的故事不同!

    逍遥钟咳嗽,挡挡作响,冷笑道:“为了维护他的形象,当然不能告诉你们真相。嘿嘿,真相比你们猜想的还要无耻!李逍客与青鬟仙子镇压了天神之后,继续向青袋仙子求爱,被她再次拒绝。于是,李逍客恶向胆边生,翻脸就将青鬟仙子重伤,打入小石山的井中!”

    薛赢安耳畔喻喻作响,脑中一片空白,呆呆出神,突然道:“这不可能!你骗我!青鬟一定是个女魔头!”

    逍遥钟哼了一声,道:“我亲自镇压了青袋,岂能有假?嘿嘿,李逍客镇压了青袋之后,就翻手向青袋身上泼脏水,污蔑她是个烂裤裆,用美色勾引天神,作乱为祸人间!把青璧好一顿骂!前不久青璧仙子脱困,四处寻他下落,要报当年之仇,你看他可敢露面?可敢与青鬟对质?”

    薛赢安脑中轰然,只觉心目中一尊无上的神祇突然崩塌,有一种理念崩坏的感觉。

    逍遥钟叫道:“他抛弃了我,便休怪我!我实话告诉你们,他不但吃人,还意图吃掉你们!你们身上都有原道菁萃,这种原道菁萃散发出阵阵异香,根本瞒不过其他人!”

    它冷笑道:“赢安,你在他面前撒的那点谎,也配叫撒谎?呸!只消闻一闻你身上的味道,便知道你有没有原道菁萃了!他之所以不吃你,是嫌少!他的目的是让你把许应请过来,一起吃!”

    ————————求保底月票冲榜!对了,还有书评区活动,大家记得关注一下书评区,奖品丰厚!!!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