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少年时代

    “如果将来,我是说将来的某一天,七爷会成为下一个金不遗吗?”

    大钟心中默默道。

    它总有一些担心。

    现在的许应并不安全,有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在盯着许应,甚至左右着许应。这股力量庞大,神秘,深不可测。

    即便是天神,也只是这股力量的下属。

    它的势力触角,可以延伸到诸天万界之中。

    哪怕是强大如反抗大商的那一世许应,最终也还是饮恨收场。

    远的不说,最近一次,许应便在大钟和蚖七的眼皮子底下,被北辰子等人带走,丢到武陵开启了一段新的人生。而北辰子应该只是这股势力的马前卒!

    虽说,这次许应回想起与大钟和七的过往种种,侥幸恢复记忆,但那毕竟是小概率事件。

    从金不遗的经历来看,许应无法反抗那个神秘的势力,才是大概率事件。无论他如何努力,最终还是被捉去,抹去记忆,变成少年阿应开启一段又一段新的人生。

    “倘若今后也是如此的话,那么七爷也会如金不遗一样,永远的寻找阿应,直到自己老得再也记不起阿应吗?”

    记住网址

    大钟自问,随即自答,“并不会!”

    “七爷多半早就嚷嚷着分家产了!”

    大钟心道,“阿应的家产真不少。毕竟这两年多以来,探索傩仙隐景地得了很多宝贝,再加上这次太乙小玄天之行,臭蛇肚子里宝物多多,早就动了分家产的歪心思。不过.....”

    大钟跟在许应身后,心中悠然:“我会监督着他,让他去寻找阿应,直到找到他为止。就算七爷老了,忘却了,我也不会忘记。除非哪一天,我已经锈迹斑斑,到了不记得阿应的时候。那时再停下,也不迟。”

    终于,许应从金不遗的记忆中,寻到了那枚被它遗忘在角落里的金色仙道符文。

    这是大商时期的少年阿应,与天神们的主人搏杀时,参悟出的一个仙道符文。

    有很多世许应,看到这枚金色仙道符文都没有任何感觉。

    但是当许应的目光落在金色符文上时,渐渐地古老的记忆像是渐渐打开了一扇窗户,他隔着这扇窗户,彷佛看到了囚笼里的自己。

    那是一个个囚笼。

    许应放眼看去,望不见尽头,映入眼帘的到处都是一个个立方体的囚字。

    每个囚笼中皆有一个自己。

    这些自己如蚖七一样,被锁住了肉身所在的空间,被锁住了肉身、希夷之域、金丹炉鼎、魂魄元神,细至三魂七魄。

    唯独没有被锁住的,便是不灭真灵!

    他的不灭真灵太强大,囚字仙道符文无法将之封锁。

    许应看到这一幕,心中微动:“大商时代的我,参悟出了囚字仙道符文的破解奥妙,就藏在这枚金色符文之中!”

    那个时代的他与这个时代的他,想到了一起。

    他们遇到了同样的难题,那就是自己在参悟封印自己的鸟篆虫文时,记忆会被不断抹去。

    就算他参悟得再深,也不会留下半点感悟。

    大商时代的许应,想出的解决办法与现在的许应想出的解决办法相同,就是将自己参悟出的东西记录下来。

    不同的是,而今的许应破解起来十分困难,需要从头做起,而大商时代的许应却已经将其中的囚字仙道符文破译出来!

    他心中颇为欢喜,细细参悟金色符文的奥妙,一时间忘记了自己还在金不遗的记忆中。

    金不遗蹲踞在扶桑树上,它散发着沧桑的气息,盯着被困在封印中的蚖七,渐渐打起盹来。

    它的睡梦中,有些古老的记忆沉淀在意识的深处,伴随着许应和大钟前去游历,那些沉淀的记忆又被泛起。

    偶尔它会梦到一些过去的事情,但是当它醒来时,又渐渐忘记。

    它的耳边会想起战鼓,唤醒了它老化的气血,彷佛战斗还在继续,只是醒来时,已经不记得自己的战友是谁,更不记得自己的敌人是谁。

    金不遗打个哈欠,从睡梦中醒来,觉得扶桑树有些凉了,便喷出一口太阳神火,让扶桑树散发出更为炽烈的火光。

    古老的金乌在树上轻轻挪动一下鸟爪,让自己更为舒服一些。

    它盯着树下不远处的蚖七,心中有些纳闷:“这里有一只蚯引。好大的蚯引。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天可怜见!”

    它鸟首探出,用力啄下,将虹七周围的空间囚笼啄得彭彭作响,火光四溅!

    但好在大钟设下的囚笼封印很是结实,即便是金不遗一时间也啄不开,只是将那个空间囚笼啄得千疮百孔。蚖七的脑壳,暴露在它的鸟喙之下。

    “上神!上神!”

    许多鱼腹之民慌忙跑过来,挡在空间囚笼前,大声道,“上神,还记得许恩公的吩咐吗?这是许恩公的蛇,叫蚖七的,让上神帮忙看护,不能吃了!”

    金不遗脸上垂下来一些白色的羽毛,如同璎珞般沉甸甸的,瞪着昏花老眼,反反复复打量蚖七,突然醒悟过来,连忙缩回脑袋。

    “呵呵,我居然忘记了。”

    它的声音轰轰隆隆,在树上炸响,道,“你们放心,我记起来了,这是好朋友。我不会吃了好朋友。”

    鱼腹之民很是担忧,相互商议,道:“上神的记性好像不怎么好。”

    果然,金不遗的记性不怎么好,那些鱼腹之民发现情况不妙时,金不遗已经把空间囚笼啄破了。

    他们冲过来,便见他们供奉的老神叼住“好朋友”蚖七的大脑袋,正在往外扯,便像母鸡啄住了一条洞中的蚯引,试图把蚯引从泥洞里拉出来。

    “上神!上神!”

    鱼腹之民们冲过来,高举双手向扶桑树上呼唤,“不能吃!不能吃!这位是许恩公的朋友蚖七,也是我们的恩公!许恩公还请上神帮他照看蚖七呢!”

    金不遗放下被啄得血肉模湖的蚖七,疑惑道:“许恩公是谁?”

    众人解释一番,终于唤醒了它几天前的记忆。

    金不遗恍然,笑道:“我险些做了错事。这只泥鳅没有事吧?”

    它恋恋不舍的砸吧砸吧嘴巴,似乎还在回味。

    鱼腹之民唯恐它又忘记了,于是命人专门伺候它。那些人在它面前举起牌子,在牌子上写字,记录下关于它的种种,这样就不会忘记了。

    金不遗看了看蚖七身边的牌子,忍住吃掉“好朋友”的冲动。

    “原来是好朋友!”它兴奋地说道。

    终于,许应将那枚金色仙道符文中能参悟出的东西领悟,其他参悟不出的东西,他继续留在金不遗的记忆中参悟也是无用。

    “钟爷,我们离开吧。”许应向大钟提议道。

    大钟小心翼翼的观察许应,询问道:“阿应,咱们在金不遗的记忆中的所见,需要告诉它吗?”

    许应抬头望天,想了又想,道:“钟爷,它忘记了从前的种种,多么幸福。它不需要再东奔西跑,不需要再为我拼命搏杀,迎战那些不可能战胜的对手。它在这里,有一群爱戴它的人们,供养它,祭祀它。它可以在这里颐养天年。”

    大钟想了想,道:“可是,寻到你是它的执念。阿应,它寻你一生,不应该让它完成自己的执念吗?”

    许应思索片刻,取出一个玉瓶。

    大钟狐疑的盯着玉瓶,许应打开玉瓶,大钟更加狐疑,道:“阿应,你瓶里的是什么?怎么像是原道菁萃的味道?”

    它嚷嚷道:“你不是把装原道菁萃的葫芦,还给姜太师了吗?”

    许应道:“当然还了。还给他之前,我从葫芦里倒出一点原道菁萃自己保存下来,应该很合理吧?”

    “你倒了多少?”

    “一点。”

    “让我看看!”

    许应不给它看,从玉瓶里倒出一些原道菁萃,又从自己的泥丸秘藏洞天中调度来一些长生仙药,从涌泉秘藏中钓取一些魂魄仙药,以原道菁萃化开。

    这样做,会让金不遗恢复一些肉身和魂魄上的活力,至于是否能为它延寿,许应便不知道了。

    毕竟,金乌是洪荒异兽,也有着寿元的极限,就算原道菁萃再怎么强大,再怎么有奇效,也不可能帮它逆天改命。

    许应无法帮助如此强大的存在打通泥丸秘藏,只能自己渡一些仙药给它。

    原道菁萃也可以帮它改善身体状况,应该会让它总是忘事的毛病得到改善。

    许应和大钟从金不遗的记忆中飞出,落在地上,许应看到阳光照射下来,不由得神情一阵恍忽,竟然恍如隔世。

    他像是经历了漫长的岁月,重新回到人世,一时间竟觉得有些陌生。

    他定了定神,才接受这时候的自己。

    然后,他就看到被啄破脑袋的蚖七,血流满面,一动不动的僵在那里。四周的空间囚笼被啄得千疮百孔。

    “发生了什么事?”许应疑惑,询问金不遗。

    年迈的金乌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连忙道:“不知。我最近总喜欢忘事,大约是敌人来了吧。”

    它的目光躲闪,许应渡给它长生仙药,又用原道菁萃炼化长生仙药,让它的记忆力好了许多,最近的事情可以记起。

    金乌虽老,却变得精明起来,决定绝不承认是自己做的。

    许应看向那些鱼腹之民,鱼腹之民面对他支支吾吾,不敢说话。

    许应只好祭起大钟,调动自己这些日子的所学所悟,将钟壁上囚字道文催动,逆转封印,将蚖七的囚字道文解开!

    只是,蚖七身上还中了另一种仙道符文,圄字道文。这种符文许应理解不深,暂时无法解开。

    蚖七终于意识渐渐恢复,许应询问道:“七爷,谁伤了你?”

    蚖七惊恐的瞥了金乌金不遗一眼,金不遗蹲踞在扶桑树上,慈眉善目道:“你说吧,这里没有外人。”

    它抬起左翅,在自己下巴上虚虚抹了一下,目光变得凶恶。

    蚖七唯唯诺诺,道:“可能是我自己弄伤的。我还中了一种封印,好些事情记不起来了。”

    金不遗露出赞许的目光,向他竖起一根鸟羽,彷佛是大拇指。

    蚖七从囚字封印中解脱,可以调动自身的长生仙药治疗伤势,脑袋上的伤没有大碍。但那圄字道文时不时爆发,让他的记忆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很是苦恼。

    好在大钟也是半桶水,并未将图字的威力发挥到极致,否则蚖七只怕记忆已经被洗白。

    大钟对蚖七好了许多,事事依着蚖七,不再像从前,动不动就打。许应则忙着传授这些鱼腹之民傩法,告诉他们该如何开启秘藏,炼化仙药。

    他的目的,是让这些崇拜金乌的人们,时不时的提供给金乌长生仙药,让金乌活得更久一些。

    又过几日,一个鱼腹之民前来,道:“外面来个年轻人,说是许恩公的故人,名叫薛赢安,前来拜访。”许应心中一怔:“薛赢安还活着?”

    他连忙让人将薛赢安请来。

    不过多时,薛赢安便大步走来,神采飞扬,远远便笑道:“许应,我回到九龙山告诉师尊,我得到了仙道灵根!但师尊并没有杀我!你所有关于我师尊的猜测,都是错的!”

    许应也不禁为他欢喜,笑道:“看来是我错怪了李逍客,一定要向他赔个不是。”

    大钟闻言,精神振奋,一扫先前的阴霾,笑道:“阿应,我就说我家主人光明磊落,不可能是邪恶之人!你还不信!”

    许应向它连连赔不是。

    薛赢安哈哈大笑,兴奋莫名,道:“我对师尊提到了你,师尊让我来寻你,说一定要邀请不老神仙前往九龙山韭菜岭做客!”

    许应也早就想去一趟韭菜岭,见一见大钟的主人,当即欣然应允。

    他收拾东西,准备启程,年迈的金乌探头下来,笑道:“少年,已经有数千年没有叫我的名字了。你进入过我的记忆,一定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吧?”

    许应轻轻抬起手掌,抚摸它发白的羽毛,道:“你叫金不遗。不遗不弃的金不遗。”

    金不遗抬起头来,很是欢喜,东张西望,向那些鱼腹之民笑道:“我有名字了,我叫金不遗!不遗不弃的金不遗!”

    它哈哈大笑,很是开心。

    许应带着蚖七和大钟,跟随着薛赢安离去。

    金不遗哈哈笑个不停,脑海中,古老的记忆渐渐泛起,它突然想起了少年的时候,也有一个声音对自己说:

    “我给你取个名字,今后你便叫金不遗!不遗不弃的金不遗!咱们永远也不分开!”

    它昏花老眼望向许应,彷佛回到了少年的时代。

    ————————一直忘记求月票了,兄弟们,六月最后一天了,求月票支援,冲冲冲!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