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不遗不弃

    无论是北辰子还是土地公都有些焦躁不安,他们这两年多以来,被祖龙追踪,寝食难安,不得不东躲XZ。

    两年前,土地公栖身的神州土地庙,还被祖龙寻到。

    那一战,士地公终于知道,为何祖龙自称脚踩神州。

    神州土地庙,真的被祖龙踩得粉碎,断了祂的香火!

    他们四人拼死抵抗,终于逃脱,但也丢了许应的踪迹。四人只好分头行动,玉棠仙子与愁容老者一路,北辰子与神州土地一路。

    他们四处搜寻许应的下落,关于许应的消息时不时传来,他们赶过去,总是扑了个空。

    就在前不久,他们得到许应出现在云梦泽的消息,便匆忙赶来,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许应已经乘着石城破空而去,前往天路。

    天路那等禁地,就算是北辰子等人轻易也不得涉足,须得请上头批示,上头应允,他们才能进入天路。

    但请上头批示,一来一回,只怕又是一两年或者数年过去。一一比如这次土地神求上头赐下天道神器镇压祖龙,上头便没有批。

    他们求爷爷告奶奶,盼望着许应不要出事,但似乎许应在天路上还是出了事。

    石城回来后,许应没有回来!

    没多久,镇魔符文十六个字封印,其中一个文字莫名其妙的黯淡下来,接着封印被解开一角!

    此事非同小可,他们吓得一魂升天两魂遁地,但好在这种异象持续时间不长,很快那個黯淡下来的符文便自恢复正常。

    他们心惊肉跳,好在一直无事发生,但是这两天镇魔符文中的两个符文幻明幻灭,这就是大事了!

    “此事非同小可,绝对不能忽视!”

    北辰子向神州土地道,“第一次封印符文黯淡了一个,相当于囚犯在牢狱中,有人前来劫狱,从外面把牢狱打开了一个口子。但是劫狱的人不知处于什么缘故,把人教出来一半,又把人塞了回去,打开的口子也给补上了。”

    神州土地听得迷迷糊糊,问道:“现在呢?”

    北辰子道:“现在的问题是,牢狱里面的囚犯好像知道了锁的构造,正一把接着一把的试钥匙,尝试着自己开锁!这才是最危险的!”

    他这么解释,神州土地便清楚明了,面色凝重道:“也就是说,他如果试对了钥匙,便能自己打开门出去!他自己走出来,就不会再把自己关进去了!”

    北辰子点头,道:“此事必须上禀,告诉上头,晓以利害!上头换一些镇魔符文,便可以再保数千年无忧。”

    神州土地为难道:“我的庙被祖龙拆了,无法联络上头。须得去寻其他部州的土地庙,借路上报。”

    北辰子皱眉,若是这样的话,流程更为复杂。

    单单走流程,恐怕都要了两人的命!

    “还有一个法子,就是去天神殿,直接面见那些天神,惊动天神殿的高层!”

    神州土地道,“天神殿早就想干预俗世,一定很乐意插手。”

    北辰子道:“上次玉棠仙子去了天神殿,祂们并无权力对付许应。”

    神州土地笑道:“那是你们面子不够。我是神州的土地,享天下香火,我去与祂们说,定能请得祂们出手!”

    北辰子舒了口气,道:“还请道兄速去速回!记得,当心祖龙!”

    神州土地心中凛然,猛地往地下一钻,消失不见。

    北辰子看向苍茫大泽,云梦浩瀚如烟,不见边际,远处还不断有大泽从苍梧之渊中涌现出来,水草丰美,巨兽横行。

    “这次,一定要天神殿的天神请来新的镇魔符文,不能用老一套了,否则必生大乱!”

    他望向远方,忧心忡忡。

    北辰子目光所及之处,只见有金乌拖着如同火焰般的烈火在水面上飞行,那是一只年迈的三足金乌,散发着远古凶兽霸道绝伦的气息,威压万兽。

    即便是北辰子,也不禁有些惊惧,不敢招惹。

    “哪里飞来的金乌?这么苍老,只怕活了两三万年了吧?”他心中暗道。

    那金乌振翅,在水面上飞行,热浪将大泽之水蒸发,掀起皑皑白雾,猛然探爪,从大泽中抓出一条长达百余丈的巨鳄。

    那条巨鳄藏于水底,捕食岸上的巨兽,它已经活了两千余岁,数度蜕变,生出了龙角龙尾,如同恶蛟,乃是附近的大凶之兽。

    它被金乌抓住,犹自挣扎,要在半空中转身,反咬金乌。

    那金乌哪里容它?张口喷出一团火光,便将它从头到尾烧了一遍,待金乌飞到扶桑树上,巨鳄已经熟透。

    年迈的金乌在树上食用巨鳄,将吃不完的血肉丢给那些祭祀它的鱼腹之民。

    金乌吃饱之后,警见许应还在那里冥思苦想,思索破解“囚”字道文,于是道:

    “少年,这种符文,叫做仙道符文,记载着仙道,不是那么容易破解的。”

    许应醒来,向金乌毕恭毕敬道:“老前辈,你既然认得这是仙道符文,想来一定见过。能否告知我,该如何才能破解?”

    年迈的金乌从扶桑树上伸出长长的脖子,探到他的面前,瞪着昏花老眼打量许应,过了片刻,艰难的把嘴角的一条鳄鱼肉吸入腹中,道:“我太古老了,许多事都已忘记。我认得这是仙道符文,我也见过你,但是我不记得了。”

    它缓缓扬起脑袋,声音在广袤无垠的水面上如波纹般传荡开来:“我的记忆在衰退,我记不清身上的伤口的来历,不记得自己为何在这里。大约再过三千年,我便会老死了。”

    它拍动翅膀,掀起阵阵干燥的狂风,道:“我年轻时的记忆,或许已经消失了,或许还藏在我意识的某处。少年,你若是胆子够大,便自己进入我的记忆中,去寻找它们。说不定你能寻到那些我见过的仙道符文。”

    许应精神大振,赞美道:“前辈果然神通广大!钟爷,你随我进入前辈的记忆中,寻找仙道符文!”

    大钟警惕道:“阿应,这只鸟老糊涂了,它的记忆在不断湮灭崩溃。咱们若是进入它的记忆中,恰逢它的记忆湮灭,只怕连我们也会被湮灭,或者困在它的记忆迷宫中!”

    许应迟疑一下,回头看向蚖七,道:“七爷不能不救。钟爷,这是价惹出的事,你难辞其咎。随我一起进入金乌前辈的记忆中,为我保驾护航!”

    大钟无奈,只得应允。

    许应振奋精神,仰头向年迈金乌道:“前辈,我朋友玩七在树下,他被封印了,还请前辈照看一下,不要把他吃了。”

    金乌老态龙钟,眼神也有些不太好,低头询问道:“哪个是你朋友蚖七?”

    许应引领着他的脑袋,来到被封印的蚖七面前。

    金乌老眼昏花,反复打量几遍,笑道:“原来是一条泥鳅。好,我会帮你们看住他,不会让人伤到他分毫。”

    大钟道:“你老人家记性不太好,要不要写下来?我担心你老会忘记。”

    金乌怒喝,威风凛凛,喝声震得大钟嗡嗡作响,道:“我只是忘记了年轻时的事,近期的事绝不会忘!你这破钟,不要啰嗦!”

    大钟自付打不过它,唯唯诺诺。

    许应高声道:“前辈,还请将我们收入你的记忆中。”

    那金乌周身太阳神火熊熊燃烧,猛然间火舌一卷,将许应连同大钟一起卷起。

    许应顿时只觉自己置身于火海之中,被一股莫大的力量的推着前行,四周到处都是熊熊神火,疯狂燃烧,神火中还不断有一个个身形飞速向后闪过!

    那些火海中的身姿屹立在不同的山河之中,大山大河迥异,各不相同,甚至还有星空不断闪过!

    他甚至看到一颗颗太阳从自己眼前向后飞过,甚至还看到神魔林立的战场,各种神魔如战神般筋肉狰狞,各有不同姿态,正在悍勇厮杀,面目狰狞!

    他的耳畔听到各种声音,有厮杀声,刀兵碰撞声,黎民诵念,笑声,哭声,海浪惊空,道音,等等声响。

    这些声音飞速而来,又飞速而去!

    突然,那年迈金乌的声音传来:“我将你们送到我记忆的最深处,那里应该是我刚刚出世时的记忆,你们从那时开始寻找,应该不会错过仙道符文。

    它的声音越来越遥远:“你很熟悉,说不定我在某段时期见过你。你有可能是我接受黎民崇拜时,崇拜我的信徒…”

    许应眼前,无数画面飞速向后流逝,金乌的声音渐渐遥远,不可听闻。

    突然,年迈金乌奇特的力量,将他退到记忆开始的地方!

    金乌记忆开始的地方是一个温暖的圆卵,它正在舒展身躯,用鸟喙和鸟爪撕开这颗卵,要从里面钻出去。

    它从内向外敲开卵壳的一瞬间,外面的亮光映入眼帘,这一刻它有了自己的记忆,真正意义上的出生!

    一个神奇的生命,诞生了!

    “阿姆!阿姆!”

    一个兴奋的声音传来,欢天喜地的叫道,“我天天贴身孵的鸟蛋,真的出生了!

    许应听到这个声音,心中疑惑,大钟也轻轻地当了一声,嘀咕道:“古怪,好熟悉的声音…”

    年幼的金乌睡眼惺松,努力的张开眼晴,这时,许应看到自己的面孔映入金乌的眼帘。

    “阿姆快来!”

    许应看到自己兴奋无比的脸庞,填满了年幼的金乌的视野,让年幼的金乌感觉无比亲切。

    “阿姆,我终于有自己的灵兽了!”许应看到自己兴奋雀跃的跳来跳去,没有一刻安静的时候。

    那时的他和现在差不多大,脸上挂着稚气,脸被晒得红彤彤的,脖子上挂着一串兽牙项链,粗手大脚,光着脚丫子。

    他身上只穿着一条豹纹短裤,应该是直接从豹子身上扒下来的,把豹子后腿剪断,直接穿上即可。

    他的屁股后面,还挂着一根豹子尾巴。

    金乌渐渐能飞起来了,喜欢停留在少年阿应的肩头。

    它看到少年阿应口中的阿姆,是一个健壮的蛮族妇人,五大三粗,一膀子力气。

    “我给你取个名字,今后你便叫金不遗。不遗不弃的金不遗!”少年阿应笑道。

    作为少年许应的灵兽,金乌跟着许应去打猎,同族的少年们多数都拥有自己的灵兽,这些灵兽极为庞大,威猛异常,只有金不遗很小这只小巧的金乌却凶猛异常,口喷烈火,连那些成年的异兽都有些怕它。

    金不遗很喜欢自己这个主人,主人有自己的烦恼,每次主人去河里洗澡的时候,总是会用力揪下一根毛毛,懊恼的说道:“又长了一根!可恶的毛毛!”

    每当此时,它总会喷出一朵火焰,把那根毛毛烧成灰烬。

    时间一年年过去,金不遗渐渐长大了,泛着洪荒凶兽的气息,镇压了方圆数百里的灵兽,威风漂漂。

    但主人阿应始终没有长大,渐渐成了村民们眼中的异类。

    这一天,阿应消失了。

    金不遗很是惊慌,急忙四下搜寻,它振翅在云梦泽中穿梭,遇了其他与它一样强大的洪荒异兽,甚至遇到了比它更加强大的异兽。

    金不遗千辛万苦,搜遍了云梦泽,没能寻到自己的主人。

    它渐渐长大,拥有越来越强大的力量,飞行时可以化作一团火光,速度极快。即便是这样,它还是用了十多年的时间,才寻到自己的主人。

    少年阿应居住在南海边的一个小渔村中,他还叫许应,但是有了另一段身世。他不记得自己从前的父母,也不记得自己有一只名叫金不遗的灵善。

    夜晚,金不遗散发的火光照亮了渔村,将少年吸引出来。

    “金不遗!金不遗!”

    天空中有怪鸟在长鸣,叫道,“不遗不弃!不遗不弃!”

    怪鸟扑下来,抓走了少年阿应。

    这时,有强大的人类修士追来,将金不遗打伤,迫使金不遗不得不放弃这个少年,振翅逃离。

    又过了百年,金不遗长大了许多,比从前更加强大。

    它再次寻到那个名叫许应的少年,少年阿应在朝歌城中,是一个富商家的公子。它飞到昆仑,搏杀那里的神,抢到了可通天地鬼神的仙草,带着伤飞回朝歌。它缩小体型,落在少年的肩头,将仙草送给少年。

    金乌振翅而起,在朝歌城上空,叫道:“金不遗!不遗不弃,金不遗!”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