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应爷

    龙渊天神的一颗头颅坠入气态星辰之中,天神之血浇下,许应御剑而行,正经过下方,无论许应还是蚖七或是大钟,都被神血浇得满身都是!

    那天神之血中蕴藏着莫名的力量,侵入他们体内,让他们体内的气血不由狂暴起来,疯狂提升!

    蚖七已经拼接好金人希夷之域,但却不知该如何才能将这套法宝激发,正在无可奈何之际,便见天空中的天神之血浇灌下来。

    顷刻间瑶池被天神之血灌满,天河也自变成了天神之血形成的血河,天河贯通各个境界,冲开玉京、夹脊、尾闾三关,连接神桥、瑶池、重楼、交炼,血气连接五脏仙山!

    圆滔天法力呼啸涌来,顷刻间灌注蚖七全身!

    这一刻,大蛇只觉自己的法力被提升到难以想象的高度,狂暴的法力充斥一肢,一一他只有一肢。国即便是远古先相蚖蛇,巅峰状态也莫过于此!

    蚖七禁不住狂喜,哈哈大笑,声如天雷滚滚,叫道:“今日痛饮天神血,壮志未酬哲不休!我牛七爷背负希夷之域,为苍生而战,今日试与天神比高!”他驾驭莫大法力,腾空而起,口喷毒烟,兴风作浪,向龙渊天神一颗头颅冲去,勇于搏杀!

    大钟见状,吓了一跳:“这条怂蛇,何时这么勇了?”

    蚖七冲上前去,又被打得连翻带滚,折返回来,颇为狼狈。

    他最多只可与龙渊天神其中一颗脑袋抗衡,但龙渊天神的脑袋数以百计,哪里是他所能匹敌?

    “阿应,这套希夷之域给你用!”

    国大蛇返回,慌忙把希夷之域挂在许应身后。

    许应顿时只觉从皇陵金人的希夷之域中传来滔天的法力,似乎将自己的一个个境界直接洞穿!

    无论第二叩关期,还是重楼、瑶池,或是神桥、三叩关,这些境界统统打开,让他一下子拥有匹敌飞升期的修为!

    那是大秦朝时期的智慧结晶!

    即便是竹婵婵,也对这套法宝赞不绝口。

    那個时代的能工巧匠,用法宝模拟了炼气士的各个境界,甚至可以让一个凡夫俗子在一瞬间便拥有了飞升期的力量!3许应握剑在手,扬起头来,看向前方密密麻麻的神龙头颅。

    神龙头颅的后方,便是龙渊天神巨大的身体,有如一片古老的大陆。

    这尊天神一颗神龙脑袋被许应斩落,痛得其他脑袋长鸣不已,吼声震得空间抖动祂身体太大,虽然头颅数量极多,但许应等人无比细小,难以看清,以致于吃了个大亏此刻击退蚖七之后,池一颗颗脑袋瞪大眼睛,搜寻许应的踪迹,总算找到许应。

    对祂来说,此刻的许应,细小如同微尘,很难看清,但好在他的眼晴够多,多维视觉展开,便可以从前后左右各个角度,将许应的一举一动收入眼底。

    “反贼许应!”

    龙渊天神声音轰隆隆震动,惊天动地,“当年,你斩去了我的头颅,让我身体残缺,不能回归天道世界,以至于我流落在诸天万界之中!”4祂肩头上方是枫叶状的光芒,那里本应该有一个脑袋,是他真正的头颅。

    至于从背后裂开的血肉峡谷中生长出来的神龙,属于祂的肢体,不是真正的头颅。祂名叫龙渊,正是因为后背裂开大渊,会从里面爬出许多神龙。

    祂的头颅,便是在太乙小玄天之战中,被许应斩断,摧毁!

    祂侥幸没死,但也因为残疾,无法返回天道世界,被天道所遗弃,流浪凡间。

    “我恨!”

    龙渊天神后背中钻出的那一条条神龙悲愤欲绝,一个个张口大吼,叫道,“我恨!恨你在太乙小玄天,让我重新经历被你斩首的那一幕!”龙渊天神另一颗头颅向许应咬来,其他脑袋露出悲痛欲绝之色,叫道,“不是一次,而是一百多次!”大钟呼啸膨胀,钟声激荡,与那只龙首碰撞,将龙首击退。但更多的龙首冲来,锋利的龙角冲撞,将大钟重重撞飞!

    “我原本高高在上,受万界崇拜!”

    大钟还未稳住形体,便有其他龙首撞来,将它撞得飞来飞去,根本来不及反击!

    “我无生老病死,寿与天齐!即便是仙人,也不如我活得潇洒!”

    祂拿大钟撒气,一颗颗脑袋撞击大钟,将大钟撞得外表各种光芒流转,旋即光芒破碎,根本无法成形!

    那百十条神龙的头颅挤满了天空,俯视下来,异口同声道:“我本贵为天神,掌控天道,赏罚众生!却因为你,变成肮脏卑微的众生!”

    大钟暴怒,全力催动自己的威能,钟声大作,只见钟口震荡,一股毁天灭地的威能压碎了四周的空间,伴随着咣地一声钟响,向其中一颗龙首冲击而去!

    龙渊天神根本不在意,其他十三颗龙头一起凑过来,张口大吼,与大钟对喷!

    一钟十四龙首之间的天空,被完全打碎,虚空为之湮灭!

    这次对喷,大钟一败涂地,被龙渊天神那十几个脑袋吼声冲击得风中落叶般飘零。

    它心中万念俱灰:“我大约是个废钟,连蠢蛇都不如。蠢蛇都可以与龙渊蹬蹬腿,虽然他没有腿。”2它对付龙渊的一颗脑袋还可以,对付这么多脑袋,就捉襟见肘了。

    许应招手,大钟摇摇晃晃飞来,黯然道:“阿应,这家伙掌控天道,实在太强了。我不是天道的对手…”

    许应淡淡道:“钟爷,你不需要主动出击,价只需要守护我。这一战,我亲自来。”

    大钟心中凛然,道:“这份自信,难道是应爷回来了?”

    其他大鱼扑来,龙渊一颗颗脑袋将这些大鱼连撕带咬,杀了十多头,其他大鱼终于被杀得胆寒,再不敢给同类报仇,纷纷潜入气态星辰的海洋之中,藏匿身形。

    龙渊太强了。

    祂虽然因为断首,肢体不健全被天道世界逐出,但祂的实力依旧非同小可!

    在凡间,可以说是碾压般的力量,哪怕是姜齐手持天诛剑,也不是他的对手!

    龙渊百十颗头颅盯着许应。

    祂的声音低沉下来,充满了惆怅,道:“你知道吗?我在下界虽然得到元鼎世界的愚民们的崇拜,但并不快活,我没有了脑袋,只能顶着个叶子。你知道吗?我只能顶着一片叶子!”那些神龙悲愤莫名:“若是被昔日的同僚知道,我龙渊在原本是脑袋的地方插片叶子,祂们肯定止不住的嘲讽我!”

    许应哈哈大笑,声若洪钟,朗声道:“是这样嘲笑你吗?”龙渊勃然大怒。

    许应挥剑,一剑平斩,剑光如入幽冥之境,无声无息。

    天诛剑的剑芒,突然消失!

    下一刻,龙渊天神脖颈上方的枫叶状光芒突然折断,被一道剑光削落下来!

    “我斩断你脑袋的那一招,是这一招吗?”许应面带微笑道。

    龙渊天神毛骨悚然,他就是在这一招下,被许应斩断了脖颈,砍掉了头颅!

    许应再度施展出这一招,让他不由陷入深深的恐惧之中!

    玩七头皮发麻,身子战栗,大钟也只觉仿佛有电光流遍全身,一阵酥麻。

    “难道,应爷苏醒了?”

    一钟一蛇心中暗道,“现在的阿应是阿应,还是天诛剑或者小玄天的幻境,唤醒了应爷?”

    龙渊突然愤怒起来,嘶吼道:“这些日子以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报仇!我知道你陨落了,被封印了,过得生不如死,但这不够!”

    那些龙首异口同声的叫道:“这远远不够!只有亲自杀了你,才叫报仇!才能让我体会到快感!”

    许应眼神明亮,手中的天诛剑更加明亮。

    有皇陵金人的希夷之域做底蕴,有大钟护住他的周身,他并非没有一战之力」

    就在此时,扶桑树满载着鱼腹世界的人们,从一条大鱼的肚子里飞出,向天外飞去。

    姜齐元神屹立在扶桑树上,催动宝树,离开气态星辰。

    十余条神龙向姜齐扑去,叫道:“你冒充天道,又断我一条手臂,也想走?”

    许应终于抓到出手的机会,身形呼啸而去,天诛剑的威力爆发,剑光暴涨,直指其中一条神龙的脖颈!

    龙渊天神不以为意,从祂体内生长出来的龙躯足够多,尽管被许应斩断了一条,也还会再生长出来。

    祂宁愿舍弃一条神龙,也要干掉姜齐!

    然而,天诛剑那一点剑芒轻轻抖动,化作点点剑芒。

    剑芒分裂,顷刻间铺天盖地,天诛剑宛如从一口剑,变成了百十口粗大无比的剑光,同时斩向龙渊所有的神龙脖颈!

    倘若薛赢安在这里,见到这一招,一定会惊得跳起来。

    因为这一招,正是他师尊李逍客的绝学,一剑群星落银河!

    这一招的名称,充满了诗情画意,剑招一出,剑芒分裂,如点点星辰,坠入银河之中,化作漫天剑气。

    李逍客的不传之秘,竞然在许应的手中复现出来!

    许应这一招使出,老练之处,比薛赢安也不遑多让。

    他只是在石头城中,见到薛赢安施展过这一招,便将这一招的精髓领悟,参悟出李逍客的绝技,一剑群星落银河!

    倘若是炼气士炼制的神兵利器,龙渊天神还不至于躲避,但许应手中的毕竟是天诛剑,他不得不躲。

    祂身躯移动,避开许应的剑招。

    礼的身躯太大,移动起来题为不便,还是有不少神龙被许应的剑光震断脖颈。

    一颗颗巨大的龙首发出凄厉的惨叫,翻滚着,如同一颗颗星辰,坠入气态星辰的大气层中,化作一道道火光坠向海洋。

    另一边,龙渊天神挥起唯一的手臂,一拳轰来,只听当的一声巨响,许应连人带钟,被轰飞数万里!

    大钟外表一重重光壁不断破碎,又不断重聚,竭尽所能对抗龙渊天神的这一拳的威力,守护许应安危。

    但这一拳的威力比那些神龙的攻击强大太多,它的钟口,被这一拳砸得变形大钟硬生生顶住,借着钟声震荡,将这一拳的威力化解,叫道:“应爷,不用在乎我,我受得起!”许应长啸,突然将天诛剑祭起,身缠剑光,化作一道粗大无比的剑气柱,横扫过去,将一条条冲来的神龙脖颈斩断!

    天神乃是天道化身,身躯表面布满天道符文,牢不可破,任何凡间的法宝都不能伤。

    但龙渊遍体天道符文,在许应看来,到处都是破绽!

    他手中天诛剑过处,龙渊一颗颗脑袋被斩落,那尊天神无能嘶吼,后背裂开的血肉深渊中,更多的神龙爬出,向许应扑去!

    神龙大吼,湮灭一切的冲击袭来,大钟拼命震荡,与吼声抗衡。

    与此同时,龙渊又是一拳砸来,怒声道:“一口破钟,能护住你多久?”

    大钟硬接这一拳,钟口被砸瘪,钟壁浮现一道道裂痕。

    它依旧不退,顽固的守在许应头顶。

    龙渊又是一拳轰来,怒声道:“碍事的破东西!”

    就在此时,一剑飞来,剑光一挑,将他的手臂齐肩断去!

    许应挥剑,长声笑道:“姜太师断得了你的手臂,我便断不得?”

    龙渊天神呆了呆,一条条神龙张口大吼!

    吼声中,大钟被轰飞,许应身后,那套希夷之域法宝纷纷破碎!

    没有大钟的守护,没有了那套希夷之域法宝,现在的许应,就是覆巢之卵,随时会被轰得粉身碎骨!

    突然,一道根须远远而来,将许应卷住,刷地一声收回,在生死攸关的关头,将许应救走!

    龙渊天神无头无手,只剩下从后背钻出的一条条神龙,在这个关头竞然无法阻止姜齐救走许应,不由勃然大怒,发足狂奔,向扶桑树追去!

    扶桑树上,一条根须飞来,将已经遍体鳞伤的许应缓缓放下。

    许应眼耳口鼻流血,陷入昏迷。

    姜齐抓起天诛剑,低声道:“还是我来吧。这一战后,或许我不能报答周天子的知遇之恩了…”

    突然,一只血淋漓的手抓住他的手腕,极为有力。

    姜齐惊讶,向许应看去,只见刚才还昏死不醒的少年睁开眼睛,目光明亮,声音也摆脱了从前的稚嫩之气,有些低沉浑厚。

    “我来!”

    他从姜齐手中夺回天诛剑,缓缓站起。

    姜齐注意到,这个遍体鳞伤的少年额头不知何时被击中,浮现出一道雷霆状的伤痕。

    回那道伤痕中,滋滋啦啦的冒着电光。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