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我心光明

    姜齐错愕的看向许应。

    许应抢了他—句话,把他憋得半死。

    不过在他的印象中,不老神仙向来不以筋骨为能。当然,除了天路之战。

    那一战,姜齐带入了诸天万界强者的视角,一次又一次的葬身在许应的手中,每次都死得极为凄惨。

    但,那毕竟是小玄天的执念所形成的时空再现。

    真实的历史中,许应只是一个被人一次又一次捉到的可怜虫,没有法力,没有神通,没有自保的手段。

    他像奇珍异兽被关在笼子里售卖,甚至还会被人在脖子上拴着链子牵到王侯的府上献宝,王公大臣们会像欣赏异兽一样欣赏他,发出阵阵惊奇的感叹。

    他早就被人切片研究了不知多少次,不知多少人捉到他,用他来做无比残忍的试验。甚至有人会把他烹饪了享用。

    毕竟,太多人都想要长生而不可得,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却不知为何长生不老,岂能不引起人们的觊觎?

    姜齐从未听说过不老神仙拥有多高的战力,在他那个时代,不老神仙只是一个长生不老的普通人。

    而现在,许应却说替他出战,迎战龙渊天神!

    记住网址

    哪怕龙渊天神被姜齐所重创,也远非许应所能匹敌!

    许应握住天诛剑,道:“姜太师知道许多我过去的故事吧?“

    姜齐轻轻点头,道:“知道。不老神仙的故事,在我那个时代很有名。我听过很多关于你的故事和传说,遍寻古籍,为寻找不能飞升的真相,曾经屡次找到关于阿应前辈的记载。“

    许应心中存想天诛符文,催动天诛剑,笑道:“我失忆了,总是记不得从前。不知道我曾经的经历。这次,我来迎战龙渊,护送姜太师和这些人返回神州。“

    天诛剑在他手中散发出天道威严,光芒映照,将鱼腹世界照亮。

    天诛,本应该是诛世之剑,在他手中,却蕴藏莫大的慈悲,有济世的胸怀,形成截然不同的反差!

    “这些人?”姜齐失声道。

    他看向鱼腹世界中那些惊恐中的人们,要护送这些凡人去神州吗?在龙渊天神的攻击下,就算是他全盛时期也未必能做到!

    更何况,这些只是凡人,没有任何价值,不值得强大的炼气士为了他们送命!

    许应笑道:“没错,是这些人。姜太师智计百出,是可以降服天道神器复生天地灵根的大炼气士,一定有办法护送他们回到神州。阻截龙渊,交给我们。“

    姜齐沉默片刻,道:“阿应前辈,我知道的那些关于你的故事,或许并非好故事。也许你在知道这些故事和传说后,会后悔今日救人的决定。”

    许应露出灿烂笑容:“那些故事中,我是大魔头大恶人对吗?我深

    信,我心光明,不至于是个大奸大恶之人。“

    姜齐看着他脸上那纯真阳光的笑容,心中突然有些不忍,默默道:“不是的。不老神仙这四个字,对你来说更像是诅咒。“

    他回想起自己听闻的不老神仙的际遇,更多的是被当街售卖的神仙血肉,被剥皮抽筋的少年,浏览器搜索择日飞升最快更新关在笼子里,被囚禁,拷打,献祭。

    那个少年在一世世轮回中,经历的更多的是孤独、遗弃、利用、背叛,而并非光明。

    他见证过人世间最丑陋的事情,行走在人心最肮脏的地方。

    倘若换做自己,知道真相只怕绝不会有任何光明,剩下的只是阴暗、灰暗和毁灭!

    因为对许应来说,这世界,不值得被歌颂,这人们,不值得被拯救!可是经历过这―切的少年,心里为何还会有光明?

    姜齐定了定神,挣扎躬身,肃然道:“若是阿应前辈执意要仆拯救他们,仆―定竭尽全力,死而后已,不敢推辞。“

    他是敢于冒充天道,威胁诸天万界的存在,灭绝一个诸天世界中所有生灵都没有生出半点怜悯之心,却在许应面前躬身,自称仆。

    此为古代贤士之风,而今已经很少见了。

    许应还礼,向大钟和魭七道:“钟爷,七爷,随我前去拜会龙渊天神。“

    大钟懒洋洋道:“阿应,就算你手持天诛,掌控天道,也不可能是龙渊天神的对手。这尊天神的实力,比我家那个报废主人当年镇压的天神还要高明许多!但好在钟爷我有镇压天神的经验,这一战,还是要靠我出

    元七跳到许应肩头,连口赞扬:“钟爷威风八面,此战之后,我与阿应为钟爷立祠堂供奉,让你死后封神!“

    “吓吓!“

    大钟怒道,“童言无忌,大吉大利!你们两个混球成神了我都不会成神!钟爷是要暴打逍遥钟,镇压青嬖仙子的存在,才不会英勇就义!“

    许应催动天诛剑,天诛剑气绕体。

    姜齐连忙大声道:“阿应前辈,还有―件事情!龙渊天神脖子上面没有脑袋,你们若是进攻,不要攻击那片枫叶状的光芒。我因为对

    着那片枫叶进攻,因此丧失先机,被他抓到机会重创。“

    许应称谢,挥手道:“姜太师护送他们离去,我会跟上你们。倘若我回到神州,天诛剑会自动飞回你身边。“

    姜齐躬身相送:“仆恭候佳音。“

    天诛剑呼啸而起,载着许应向鱼腹世界外冲去。

    天诛剑可以形成龙首人身形态的神祇,展现异象,也可以当做仙剑来使用,许应此时便是把天诛当成—把普通的仙剑,催动此剑的天道之威!

    剑芒带着他从鱼腹世界的裂缝中呼啸而过,飞入这颗气态星辰的大气层中。

    大气传来浓烈的臭气,带着强烈的毒性,须得经过大鱼呼吸净化,才能让普通人呼吸。不过许应、魭七体内都有着广阔的希夷之域,无须呼吸外面的空气。

    许应驾驭天诛剑,破空而去,只见空中有体型庞大的大鱼被大卸八

    块,死者众多。只有此等气态星辰的海洋才能养活如此庞大的大鱼,然而此刻,大鱼却遭到了屠杀!

    还有许多大鱼愤然游击,扑向同一个地方,那里天道光芒璀璨,有―尊伟岸天神,只有一条手臂,肩头以上呈现出枫叶状的光芒,极为夺目。

    弛便是龙渊天神,正在搏杀那些大鱼,试图将所有大鱼斩杀!

    大鱼长达万里,乃是太古时代便存世的巨兽,实力强大,但是与池这等天神相比,还是逊色许多!

    —条条大鱼扑击,却被池斩杀,鲜血染红这颗气态星辰。

    还有些大鱼张口,口中发出肉眼可见的音波,轰击得天空不断破碎,打在龙渊天神身上,将池打得不断后退。

    还有大鱼用头撞来,便好似神话中的共工头撞不周山,撞得天倾地斜,天崩地裂!

    龙渊天神被撞得连连后退,又有鱼尾扫来,啪的一声抽在他的身上,将他扇飞数万里!

    龙渊天神勃然大怒,哈哈笑道:“你们这群低等生灵,仗着自身强大,不知天威!今日让你们见识一下天神的本来面目!“

    池的身躯陡然间膨胀开来,越来越大,越来越伟岸巍峨,渐渐地超出这颗气态星辰。

    他的后背裂开,如同一个巨大的峡谷,从那深不可测的峡谷中钻出一条条与峡谷血肉相连的神龙,数以百计,只是龙首极为狰狞。

    那些龙首脑袋四周长满了锋利的尖角,满是骨节,尖端无比锋利!尖角上布满奇特的纹理,是天道符文!

    袖们张开嘴巴大吼,发出阵阵龙吟,然而口中的锋利牙齿却参差不齐,宛如造物者将高低不一的山川磨得锋利,插在他们的嘴里!

    —条条神龙张开血盆大口,三两个咬住那些扑来的大鱼,将大鱼血肉撕开,甚至拦腰咬断!

    这种场面,是许应前所未见,闻所未闻!

    大钟见到这―幕,也不禁吓了一跳,喃喃道:“我镇压的那尊天神,相比这尊来说,可能还未成年”

    龙渊天神参与过天路之战,实力极其强大,远非普通天神所能媲美。许应不闻不问,御剑飞行,穿梭于大鱼之间,向其中一条龙首斩去。与此同时,大钟也渐渐催动威能,随时准备爆发!

    魭七则将自己体内的各种法宝喷出,把收自骊山大墓皇陵金人的法宝取来,飞速搭建―座希夷之域,心道:“我虽然帮不上忙,但我勤奋好学不是浪得虚名!“

    大钟是个报废的钟,但魭七不同,他跟随竹蝉婢学过―段时间,懂得如何利用皇陵金人的法宝搭建希夷之域,提升法力。

    皇陵十二金人是靠搭建而成的希夷之域和香火之气作为动力,打杀四方,只要七能用法宝将希夷之域搭建出来,便也可以调动十二金人那般恐怖的法力!

    突然间,许应默诵天诛之道的道音,存想的天诛符文一发打入天诛剑中,将天诛剑的威力激发!

    顿时,杀气陡起,弥漫在气态星辰中的天诛地灭的杀气,形成―道无比锋利的剑芒,向其中—条神龙的脖颈斩下!

    同一时间,一直在仰望的姜齐见到天地间的杀气被许应引动,立刻知道机会来临,连忙祭起自己破破烂烂的元神,显现在慌乱中的世人面前,巍峨高大,如同古老的神祇。

    他的元神发出惊天动地的声音,沉声喝道:“吾乃祖先英灵,所有人听吾号令:尔等即刻前往迁徙之舟,准备离开!“

    他知道情况危急,倘若自己显化元神,还不足以让所有人相信自己,所以冒用鱼腹世界众生的祖先的名头传达命令。

    至于这个世界的先民是如何跨过星空,从神州来到这里,他便不甚清楚,但料想会有横渡星空的座驾,多半是船之类的东西。

    这时,姜齐注意到,无数人听到他的声音,纷纷向鱼腹世界一株古老的大树涌去,不由一怔。

    他暗道一声惭愧,心道:“我以为他们的祖辈是靠船只之类的东西横渡星空,躲避灾祸,没想到他们靠的是这株神树。“

    他也—瘸—拐的向那株神树走去。

    神树是扶桑树,树叶的形态如同桑叶,但比桑树大了不知多少倍,高数千丈,周围数百里,直立云端,树枝如同山坡,上面能并跑数辆马车。

    不过,这还是—株幼树。

    料想生活在此地的人们的先祖,也是了不起的大炼气士,才能拥有这等奇株。

    来到此地的人们,纷纷拖家带口,攀爬而上。

    姜齐混迹在人群中,有人见他有伤在身,又是―个瘸子,于是搀扶着他向扶桑树赶去。

    姜齐微微一怔,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他在彼岸的仙火之中焚烧,炼去了此前所有修为,甚至连元神也被炼去了,道心中的一切杂念,琐碎的念头,都被仙火炼去。

    除了对周天子的忠诚和举朝飞升的执念,他再无杂念。

    他贵为太师,需要维持理智,不为物喜,不为己悲,—颗道心通透如明镜,不起波澜。

    而今他心中波澜再起,有―种莫名的感动在心底流淌,虽然不是滋味,但却温暖人心。

    “这些弱小的人类,竟然扶持我这样的强者”

    他突然有些明白,为何许应心头还有阳光照耀,没有坠入黑暗,或许是弱小者的怜悯之心感动了不老神仙。

    “也许是我久居高位,渐渐丢失了人心。”他心中默默道,重拾这种感动。

    “叔叔,你长得像是我们的先祖。”一个逃难中的女孩打量他的面孔,向他说道。

    他的元神漂浮在扶桑树的上空,破破烂烂,千疮百孔,神光垂绦,如破败的衣裳千丝百缕落在地上。

    如此破败和沧桑。

    但是元神的面孔,与姜齐一样。

    姜齐露出笑容,向那女孩道:“先祖在天有灵,会守护我们离开这片绝境,重归故土。“

    他的残破元神,不顾自己的伤势,鼓荡残存的法力,将扶桑树祭起。

    鱼腹世界崩塌,天在坠落,气态星辰的毒气开始侵入大气层。

    而扶桑树枝条飞舞,条条枝条在他的操控下纷纷垂落在地,让人们登上桑叶。

    待到所有人拖家带口,带着牲口牛马粮食登上桑叶,桑枝缓缓升起,恢复如初。

    姜齐也登上扶桑树,元神祭起这株伟岸的桑树,桑树连根拔起,舞动着根须,迎着破碎的天空向外飞去。

    外面,许应剑光如虹,调动这颗星辰中所有生灵的杀气,将天诛剑的威力尽可能激发。

    一道惊鸿般的剑光,将龙渊天神的一颗脑袋斩落!天神之血,如瀑奔流,染红了星辰。

    姜齐鼓荡真元,带著所有人向气态星辰外飞去,心道︰“阿应前辈,我必将不负使命,不负所托!“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