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真伪天道

    许应、玩七和大钟心中一紧,暗道一声不妙。从竹蝉婢的作为来看,这次戴罪立功只怕戴的罪绝对不小。

    因为,她从彼岸神舟上抠下来的边角料,实在太大了,整个一座飞来峰,高约数里。

    许应猜测,周天子的彼岸神舟,多半也就是这种规模!

    大钟和七甚至怀疑,婢殚老祖是不是抠下飞来峰的边角料,给周天子造—艘彼岸神舟!

    那艘缺斤少两的船,真的能载着周天子和满朝文武飞到彼岸?

    “周天子没有斩婢婢老祖祭天,真是大度。”许应心中暗赞周天子的气量,小心翼翼询问道:“姜太师,竹天工招供了?”

    大周太师姜齐身穿淡紫色衣袍,腰佩周剑,是—柄纤薄的青铜长剑,很有画中剑仙的风采,摇头道:“她嘴硬得很,哪里肯招供?从前就上过刑,吊起来打了十天十夜,一个字都没招。“

    他似笑非笑道:“不老神仙与竹天工很相熟?“

    许应摇头道:“我与她不熟,只是见过几次面。“

    玩七连忙撇清责任,道:“没错。我们与她只是萍水相逢,吃过几次饭而已,她喜欢梆梆打人,很是暴力。我们是读书人,素来不喜暴力,便与她疏远

    了。“

    首发网址https://

    姜齐道:“我还以为诸位是竹天工的同党,替她窝藏赃物。”

    大钟连忙道:“绝无此事!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们这样的心肠,怎么会与此等卑劣之人为

    伍?“

    七悄声道:“阿应,婢蝉老祖还有一半飞来峰放在我肚子里,周天子会不会把我们当成共犯一起收监?”

    许应示意他稍安勿躁,压低嗓音道:“我们咬定口供,说是我们自己的,坚决不招。他也拿不出真凭实据。”

    姜齐问道:“不老神仙从我这里窃取的原道菁萃,可以归还了吧?“

    许应取出那枚葫芦,爽朗笑道:“我无意中捡来这个葫芦,当然要物归原主。姜太师不用说感激的话,拾金不昧,原本就是我辈该做的事情。“

    他知道姜齐心狠手辣,用天道神器灭一个诸天世界的亿万众生,只是为了一株仙道灵根。

    倘若自己昧下原道菁萃不交,只怕这个狠人转眼就会干掉自己炼药。

    姜齐收下葫芦,打开看了一眼,脸色微变,心道:“少了这么多?”

    许应察言观色,心中也是惴惴:“话说回来,我们吃掉的原道菁萃的确多了些。不过情况危急,我们若是不吃,便没有机会再吃,当然要痛饮一番。”

    姜齐仰头饮下一口原道菁萃,提议道:“不老神仙是否要返回元狩世界?我有法子可以回去。“

    许应眼睛一亮,笑道:“姜太师指的莫非是天诛剑?“

    姜齐取出天诛剑,正色道:“只要不老神仙掌控此剑,手握天道,便可以化作龙首人身的神祇,穿梭时空,返回元狩。“

    他将天诛剑放在许应手中,道:“手握天诛剑,会被天道所控制,变成杀戮机器。不老神仙需要对抗天道意识”

    许应握住天诛剑的剑柄,惊疑不定,连忙

    道:“姜太师,不是你来带着我们返回元狩吗?”

    姜齐突然哇的一声大口吐血,直挺挺栽倒下来,气若游丝。

    刚才他还风神隽永,潇洒风流,现在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全身伤势爆发,神识紊乱,元神涣散,伤势极重!

    许应连忙上前查看,姜齐一把抓住他的手,又是一口血喷出,咬紧牙关,勉强道:“我虽然重伤了龙渊,但也被他重伤。大恐怖爆发时,我与他一起跌入小玄天。我被你打死一百零四次”

    他剧烈咳嗽,心肝脾肺肾似乎都要咳出来了。

    许应连忙渡过去一丝泥丸活性,帮他压制一下伤势。

    姜齐气色稍微好一些,声音嘶哑道:“龙渊也跌了进来,他肯定也被你杀了百十次。他毕竟是天神,恢复能力比我要强。现在,天诛剑只有你才能祭起。我们的安危,便只能指望你了”

    他交代完这些,双目瞪圆,双腿—蹬,脑袋歪在一边。

    许应探了探鼻息,松了口气,向凑到跟前的大钟和七道,“还有点气。“

    七连忙把装有原道菁萃的葫芦从姜齐腰间解下,道:“已经没救了。阿应,咱们丢下他,赶快催动天诛剑,返回元狩神州!”

    许应摇头道:“他虽然耍了计谋,但毕竟亲手将天诛剑交到我手里,不是我抢的,岂能心安理得的抛下他就走?七爷,咱们带上他,在龙渊天神寻

    到我们之前,离开小玄天!“

    七无奈,只好尾巴一挑,将姜齐挑起放在自己的脑袋上,道:“钟爷,你看着他,不要让他掉

    下来了。“

    大钟称是。

    只是谁也没有留意到,昏迷不醒的姜齐悄悄的松了口气,暗暗散去手中的神通。

    许应定了定神,打量这口天诛剑,这件人人梦寐以求的天道神器极为沉重,拿在手里沉甸甸的。

    天诛剑的剑身,有红金色的神龙之气缠绕,遮挡住剑身上雕琢的鸟篆虫文。

    许应仔细阅读那些鸟篆虫文,心中微动:“这天诛剑上的天道符文,好像有些地方写错了。”

    剑身的乌篆虫文,是阐释天诛这种天道的含义,落在许应眼中,自然而然的就明白其中含义。

    但他隐约觉得,上面的乌篆虫文似乎有颇多错漏之处,并不能真正的阐释天诛之道。

    “难怪姜齐会说当年龙渊天神等人冒充天道,原来连天道神器都不那么正宗。”许应忍不住失笑。

    玩七催促道:“阿应,能祭起天诛剑吗?”

    许应低诵剑背上的天道符纹,神识存想,顿时将天诛剑的威能激发!

    天诛剑光芒赫赫,直冲云霄,形成一尊龙首人身的神祇虚影!

    滔滔杀气,充盈天地,霎时间许应四周方圆数百里地,沙漠震动,一尊尊白骨骷髅纷纷从黄沙中爬出,挥舞各种残缺法宝,死后犹自酣战!

    它们本就因为死在此地,充满了怨念,此刻被天诛散发出的天道所控制,顿时打得天崩地裂,到处都是残宝乱飞。

    “嘭!“

    一个骷髅的脑袋被打飞出去,连翻带滚,落在另一个骷髅肩头。那骷髅肩头上已经有了一个脑袋,

    这个脑袋飞来,便就地生根,扎了下来。

    骷髅肩膀上长了两颗脑袋,顿时起了纷争,你咬我我咬你,一个控制左手一个控制右手,你给我一拳,我插你两眼,打得不可开交!

    许应身边,七和大钟也不知何故搏杀起来,大钟钟声震荡,将七轰出数十里,一身血肉模糊,叫道:“牛七,今日有你没我!“

    “姓钟的,我与你不共戴天!

    远处传来大蛇的叫声,随即铺天盖地的青铜法宝飞来,嘭嘭嘭砸在大钟身上!

    大钟丝毫不惧,迎着法宝狂潮冲上前去,叫道:“我忍耐你许久了,今日便做锅,把你炖了!”

    七张开大嘴,口中飞出更多的法宝,叫

    道:“你不过是李逍客炼制的破铜烂铁,纸糊的一样,也想炖了我?牛七爷给你补补!砸烂你个破东西!“

    许应手握天诛,顿时只觉一股有如苍天的天道意识从剑中侵袭而来,试图压制自己的意识!

    倘若被剑中的天道意识吞没,便会成为天道所控制的武器,没有任何自主权。

    天诛行天诛地灭之事,四处降劫,倘若许应被天诛所控制,只怕所过之处赤野干里,再无活物!

    “不过,你这天道符文都不对,天道意识也是西贝货。“

    许应在脑海中存想的正是真正的天道符文,顿时将天道意识逼退,守住自我。

    他终于掌控天诛,顿时那诛天灭地诛杀一切苍生的杀意消退,沙漠中的枯骨没有了天诛的控制,纷纷哗啦啦倒地,不再活蹦乱跳。

    然而七和大钟还在互殴。

    七把诸多法宝塞到钟口之中,让它发不出钟声,大钟则压在大蛇脑袋上猛锤。

    “今日一定要决出生死!看我撑爆你!”“我与你只能活一个,那就是我!“

    许应举起天诛剑,挠了挠头,心中疑惑:“难道我的天诛符文也是错的?不应该啊,那些骷髅都已经倒地不起了,为何这两个家伙还在拼命?“

    他再度存想天诛符文,掌控天诛剑,只觉天诛剑尽在掌握,并未侵袭他人。

    许应顿时醒悟,咳嗽一声,提醒道,“钟爷,七爷,我已经掌控天诛剑了。”“掌控了?“

    大钟晃晃悠悠飞起,讷讷道,“何时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哎呀,七贤弟,你看我真糊涂,把你打成这样?“

    钟内,一件件法宝呼啦啦飞出,七将诸多法宝收起,也是满怀歉意,道:“钟爷,我被天诛剑控制,一不小心就把你塞满了。你不会怪我吧?“

    “不会影响咱们兄弟纯真的感情吧?“

    “哈哈哈哈!咱们兄弟情比金坚,岂会被这点小小的挫折影响到?”

    “七爷说的是!我心里的愧疚就散开了。“

    “我也是。钟爷!”“七爷!“

    这二货口是心非,许应充耳不闻,由他们胡闹,自顾自祭起天诛剑,调动龙首人身的神祇,将姜齐、七和自己托在手中,冉冉升起。

    许应站在龙首神祇的手掌上,没有感应到厚重肃杀的天道威严,反而如沐春风。

    但是,天道神器倘若激发天道之威,那就极为恐怖了,甚至可以影响一个诸天世界,让这个世界的生灵在短短时间内灭绝!

    “此地不是善地,那龙渊天神只怕还隐藏在附近,伺机而动。不知道他还剩下几分实力?“

    许应心中惴惴,天诛剑漂浮在他面前,不住旋转。

    姜齐昏迷不醒,他的伤势极重,在控制天诛剑时,又要集中精神对抗天诛天道对自己的侵袭,损耗极大,一时间难以醒来。

    龙首神人载着他们越升越高,来到天外,只见那天地灵根阴阳藤从仙宫中生长出来,直达星空深处。

    阴阳藤通体由灵光组成,粗大无比,如双蛇盘绕,螺旋而去,又像是一道天梯,仿佛只需顺着这道天梯往前爬,便可以爬到另一个世界!

    “姜齐太师昏睡未醒,不知道这阴阳藤是否连接到天路的下一关?”许应心道。

    他调动天诛剑,天诛剑的剑尖,渐渐悬起,向前方的虚空轻轻一点,只听嗡的一声,一道雷霆大漩涡在星空中旋转出现。

    他们先前便是通过这道雷霆大漩涡从元狩世界进入太乙小玄天,但是石城离开之后,漩涡便消失无踪。

    而今,许应以天诛剑的天道之威,将这道漩涡打开。

    许应小心防备四周,龙首神人载着他们缓缓向雷霆漩涡中飞去。

    龙首神人半边身子已经进入漩涡,雷霆漩涡中一股强大莫名的力量侵袭而来,许应因为掌握着天诛剑,是天道化身,大钟和昏迷的姜齐因为实力太强,都没有被这股奇特的力量影响。

    只有七在漩涡中不断变幻种族,化作牛马乌兽虫豸等各种稀奇古怪的形态。

    就在龙首神人即将完全没入雷霆漩涡的那一刻,突然后方一尊头顶枫叶状光芒的伟岸神人冲来,探手便向雷霆漩涡中的许应等人抓去!

    他的目标,不是许应,也不是姜齐,而是那口天诛剑!

    至于消灭许应姜齐等人,只是顺手为之!

    眼看龙渊天神便要将所有人抓死,许应突然哈哈大笑,便要催动天诛剑的威能,就在此时,一直昏迷不醒的姜齐突然直挺挺站起,哈哈大笑,催动天诛剑的威能,笑道:“龙渊,我已经等你多时了!没想到你还是这么没有出息,真的前来抢剑!“

    许应的哈哈笑声只笑了一半,便没再笑下去,因为姜齐把他想说的话,都已经说了。

    而且姜齐的法力明显比他浑厚许多,祭起天诛剑,威力爆发得更大,无须他出手。

    “嗤一-

    天诛剑的威能爆发,滔天杀气甚至将雷霆漩涡劈开,将那龙渊天神的手掌斩落!

    姜齐站在龙首神人的大手上,威风凛凛,有如渡劫飞升的剑仙,风轻云淡道:“今日,我给你一个毕生难忘的教训。“

    雷霆漩涡的另一端,传来龙渊的闷哼,天神之血将雷霆漩涡染红。

    姜齐面带微笑,看着漩涡的另一端,突然噗通的一声栽倒下去,昏死过去。

    这次,是真的昏死了。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