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恐怖将至

    许应在大钟的护送下离开仙宫,直奔玉山,听到这话,不禁心惊肉跳∶;天道是冒充的他们冒充天道做什么他们遗留的武器,莫非就是天道神器;

    画中仙透露出的信息实在太吓人了,让人不敢深思。

    ;天道世界的天神,宣称是天道的执行者,掌控天道神器,难道这些天神也都是冒充的;许应不敢再想下去。

    小玄天灵根附近的虚空中,恐怖的气息爆发,那是另一个世界的可怕存在,借着小玄天灵根降临!

    空间不断坍塌破灭,一个无比伟岸的身影从破灭坍塌的空间中走来,只能看到高大的身躯,但是看不到头脸。袍的脖子以上,都被光芒笼罩,光芒形状如枫叶。那光芒明亮无比,令人不可直视!;龙渊天神!;

    元鼎世界的一众炼气士又惊又喜,这尊无比伟岸的身影,便是适才他们举行大祭,召唤的龙渊天神。这尊大神,是他们世界的守护神.元鼎世界下车黎民百姓共共众生,上军炼气十,无不礼故签礼龙渊!

    在他们看来,龙渊天神无所不能。

    龙渊天神目光便是两道光柱,照射而来,从奔跑中的众人身上扫过,突然又扫了回来,注视着正在逃往玉山的许应身上。

    枫叶状的光芒晃动,显然袍的内心很不平静。;元鼎子民听令,拿下他,无论死活!;袍开口道。元鼎世界的四臂异人闻言,纷纷纵身跃起,向许应追去。

    龙渊天神的目光移动到画中仙的身上,声音从光芒中传来,充满了神圣和威严∶;一个冒犯天道的蛆虫。你以为你手持天道神器,就可以成为天道、掌控天道痴心妄想!你有欺天之罪,当诛!;

    上

    画中仙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悠然道∶;你用什么来诛我;他缓缓抬手,轻声道∶;天诛,来!;龙首神人消失不见,化作天道神器呼啸飞来,落在他的手中。

    这是一口神剑,比正常的剑宽厚许多,剑柄呈龙首,剑身被龙神缠绕,刻绘鸟篆虫文。;此宝乃天道神器,名叫天诛。代表的是天的诛杀之意!;

    画中仙轻抚剑身,杀气暴涨,面具下的眼睛闪烁.;天诛落在我手,我就是天道。而你们这些伪神落入凡间.无法回归天道世界,便会渐渐失去天道加持。;

    画中仙淡淡道∶;你论落世间已经有上万年了吧你感应不到天道,你无法得到天道的认可,你只能愚弄元鼎世界的众生,让他们尊你为天神.勉吊维持一点口怜的尊严。但实际上,你只是一个被别人用完就扔的废物,永元无法回到大道世界的废物。;

    正在努力向玉山冲去的许应听到这话,不禁头皮发麻,连声喝道∶;钟爷!快点!再快点!;

    大钟也听得毛骨悚然,急忙护持许应和虹七拼命向玉山冲去,心道∶;这两人互揭老底,把对方的伤疤揭开一块又一块,倘若出手,肯定会拼尽全力弄死对方!跑得慢了点.就是死路一条!;

    画中仙和龙渊天神的气息越来越强,仙宫中,最后逃出的人纷纷被他们的气息影响.耳畔传来奇异噪音,看到奇异的纹理,陷入痛纤,自相残杀。

    很快,便有数十人丧命。

    其他仓皇逃出的人们回头看去,只见没能逃出的人眨眼间便不成人形,在天道的影响下变成一坨坨蠕动的血肉,不知在向什么怪物演化。许应等人逃出去的时机较早,还未被波及。

    终于,画中仙催动天诛,祭创出手,向龙渊天神攻去!

    这一刻,厚重无比的天威和杀气冲击而来,压得大钟当当作响,护送着许应和蚜七冲向玉山。其他离开仙宫的世家子弟和四臂异人,也纷纷祭起各家的法宝,对抗天威和杀气。

    但还是有不少人因为没有法宝守护,或者法宝威力不足,被天威和天诛杀气侵袭。其中一位傩师跑着跑着便见体内一道道创气向外射出,将他大卸八块!

    那剑气,便是天诛的气息对傩师的影响!

    许应见此情形,心惊肉跳,拔开葫芦嘴便仰头痛饮原道菁萃,心道∶;说不定此物能抵挡天道的影响!;那葫芦中的原道菁萃多得难以想象,一口下肚,许应便只觉魂魄仙药被激活,化作充沛的力量滋润他的三魂七魄!

    魏魄,分为三魂,七魄,以及不灭真灵。正常人的不灭真灵只有一点,一个小v小的灵光,正所谓一点真灵不灭,因此得名。

    别人是一点不灭真灵,许应是通体不灭真灵,三魂七魄都被挤压得没有多少空间。当然,这是相对而言。

    实际上许应对魂魄极为重视,勤修苦练,便是想要补上魂魄的短板。但怎奈他的不灭真灵太强,魂魄尽管提升巨大,只是相对不灭真灵,还是显得微不足道。

    如今他打开了涌泉秘藏,时时刻刻汲取魂魄仙药.参悟正法,再加上原道菁萃,魂魄修为势必可以突飞猛进!

    许应往肚子里猛灌原道菁萃,很快便觉察到自己无法吞纳更多原道菁萃。原道菁萃是小玄天的灵根从接近仙界的地方采集灵气,在自己体内炼化而成的奇妙物质,原本便有提升修为增强体质悟性的作用。但它最大的作用,其实是给仙人补充修为,改善体质。

    下界的炼气士渡劫,成为仙人被仙光接引飞升,第一站来到此地,消耗巨大,便需要补充原道菁萃.

    那时,仙人体内还有着世俗的力量,肉身、元神中的杂质需要原道菁萃来替换掉,在原道菁萃的洗礼中得到净化升华。许应不是仙人,痛饮这么多原道菁萃,没有被撑爆已经算他本事非凡,想要再喝,便危及肉身。;七爷,拿去!;许应随手将葫芦抛给蜕七。蜕七连忙卷起葫芦,张嘴倾倒原道菁萃。大钟一边护住他们,一边飞向玉山,连忙道∶;七爷,不要喝光了,还有我!;

    蚯七很快打个饱嗝,嘴巴里喷出一团圆圆的水光,却是他肉身各处都已经填满了原道菁萃,已经无法容纳更多。;钟爷,接着!;沅七将葫芦抛起。

    大钟激动得铛铛作响,动用神识卷起葫芦,把原道菁萃吸入体内,凝练自己的材质。

    ;你们两个都是没有福气的,进入宝只能打走半固i头。我能把都按空了,i根都给他拔了!;产哈哈类道.话虽如此,但它也没能喝下多少原道菁萃钟壁便无法容纳更多,不禁郁闷不已。

    许应将葫芦塞到自己的希夷之域中,拼命催动太一导引功,钓取六秘仙药,如此才能尽快提升修为,消耗更多的原道菁萃。大钟护送他来到玉山上空,突然天空剧烈动荡,天道的力量传递到这里,让玉山上各种草木疯一般的生长!

    顷刻间,玉山便被可怕的绿意所笼罩,而从仙宫中冲来的众人,被天道的力量侵扰入体的,也纷纷跟着生长起来,化作一个个畸形扭曲的肉山!

    其他幸存者各自祭起法宝抵挡,纷纷向山下飞去。这里地势太高,很容易被天外的战斗波及。然而小玄天的空中有大恶人与万界最强者的战斗时,留下的神通碎片。

    许应拥有天眼,可以看破那些藏匿的神通,落地并未受到损伤,但其他人避之不及,触碰到那些可怕神通残留,顿时在空中爆开,化作一团团血花。

    待到他们落地,已是十不存三。

    这时,天空像是水面般起了波澜,许应仰望,勉强看到天外面具剑仙祭起天诛,在星空中与龙渊天神激烈搏杀,一片片光芒在星空中延伸,看起来速度很慢。

    ;小玄天处在天神和天道神器的影响之下,只怕会有不测之事!石城是万界最强将十,围攻大恶人的城市,建得无比坚硬,那里是躲避天道冲击的最佳之地!;许应飞速向石城冲去。

    天空中泛起绚丽霞光,从天而降,坠入沙漠之中。霞光美丽,危险,充满了奇异的力量,那是刚才他用天眼看到的光。

    而今,这些光芒已经来到太乙小玄天。光芒带着天道的气息,玄奥,晦涩。

    许应头顶的天空也有光节落下,所过之处.沙漠骤然沉降,像是有无形的创气坠落,压得沙漠也承受不住!他急忙加快速度,向一侧冲去!;唰!;

    雪光落下,尘土飞扬,气浪冲来,许应身若游龙,险险避开。

    他回头看去,只贝一位崔家子弟站在炫目的光芒中,脸上挂着茫然之色。

    此人落在他的身旁,刚才许应逃跑的时候,他跟着逃跑,然而没能跑出霞光的笼罩范围。突然,这位崔家子弟裂成无数薄片,缓缓倒地。;快跑!;元外传来几,人的呼吉.

    许应循声望去,看到那几人未能逃出另一道天道霞光,葬身在霞光中。

    两大绝世强者交锋,实在太可怕了,余波冲击,让太乙小玄天几乎没有可以平安立足的地方!所有人必须不断移动脚步,方能在不断落下的霞光之间寻找到一线生机。

    许应带着蜕七一路狂奔,避开一道道霞光,突然天空一片明亮,他仰头看去,心中绝望。斩,七也扬起头来,呆呆地望着天空。

    一片笼罩了整个天空的霞光穿透太乙小玄天,向下压来。在这等神通的笼罩下,根本不可能存活!

    就在此时,大钟腾空而起,冲上天空,喝道∶;天道神器能如何天神又如何钟爷我当年镇压天神三千年,休想在我面前误凶!;

    大钟呼啸膨胀,与天道霞光遭遇,钟声不断响起。天道霞光将大钟打得沉浮不定,然而大钟却每次都能再度冲起,将那些重光磨灭!许应放下心,立刻加快速度向石城方向而去。

    突然,一个四臂异人斜刺里杀来,距离尚有百步,其人的拳风便已掀起泽沙少浪,如同沙龙矫腾.向许应压下!;异人龙渊天神要留下你!;

    这一拳轰出.龙吟震荡,那四臂异人身后浮现出青龙盘绕的异象,施展的正是武道神通。

    那看龙异常无比直实.显然他曾经贝过直正的青龙得目道象才能将武道袖通修炼到这种程度!许应正欲侧身避开这一招武道神通,突然身上如同压着一座大山,身体变得无比沉重。

    他仰头看去,只见一枚金丹飞来,光芯万道,自上而下镇压而来!另一个四臂女异人飞身而至,喝道∶;龙渊天神有命,要留下你.生死勿论!;

    他们二人配合密切,一个袭击,引起许应的注意,另一个趁着许应不备,祭起金丹镇压。许应身形移动速度大减,那四臂异人的武道神通已然扑来,重重轰击在他的身上!;咳!

    沙龙炸开,那四臂异人的拳劲碰撞在许应身上,土崩瓦解。

    那四臂异人心中一惊,下一刻便来到许应跟前,四臂展开,近身搏杀。

    然而,许应却硬生生顶着那女子的镇压,与他近身搏杀,以硬碰硬!那四臂异人又惊又怒,四手或拳或掌或勾或指或刀,如雨般攻去。他的每一击.都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龙吟,威力更是可怕,甚至可以一拳轰出,拳劲发于百里之外,将百里外的敌人轰杀!

    元鼎世界的炼气士,以战斗为骄傲,因此往往修炼武道,这四臂异人更是有缘参悟青龙道象,才能将武道修炼到如此惊人的高度,然而,就在这咫尺之地,他尽情绽放武道神通威力的地方,却吃了瘪!

    许应尽管被那女异人的金丹镇压,但体内道音震荡,元气如汪洋大海般,气血更是惊人。

    在被镇压的情况下,他以元育八音中的元字道音,调动水火交炼的道意几掌便将那四臂异人生生击毙!许应抬手一指点去,那女异人的金丹嘭地一声炸开,魂魄也四分五裂!她的尸体从空中跌落,砸在沙漠中。

    许应加快速度,向石城速赶去,心道∶;云梦泽的天快亮了吧朱家老神仙曾经说,天亮之后,石城便会返回云梦泽,若是不能返回石城,便会有大恐怖发生。;;敢杀我徒儿!;

    突然那位名叫云帆的元鼎世界强者出现在前方,身后元神屹立,气息强大如渊。许应一言不发,猛地将断刀祭起,刀光匹练般斩下!

    这口断刀,他得自太乙小玄天的大漠,本不是他之物,却宛如祭炼了不知多久一般,刀中威能爆发,云帆与元神一起抬手硬接,在那匹练般的刀光下被压泊得不断向后滑行!

    并非许应的修为胜过他,事实上许应的修为远不及他,但是这柄断刀的威力却实在太强.乃是最为强大的炼气十所炼的重宝云帆终干止住层形.接下断力.见许应向他冲来,不由气极而笑∶;没有了这口刀,你还有什么本事;许应衣袖舞动,大漠之中,一件又一件飞升期炼气士的残兵纷纷从黄沙中飞起!这些残兵,每一件都有一个掌纹印记,赫然是被同一人打断!

    许应抬手,残剑中蕴藏飞升期炼气士的余威,被他激发,呼啸向云帆涌去,将他淹没!

    云帆毕竟是修炼成元神的重楼期高手,临危不乱,四臂挥舞,拼命抵挡诸多大炼气士法宝的攻击,被震得不断后退。;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到几时!;

    他咬紧牙关,拼死抵抗,心道,;祭起这些残兵,需要莫大的法力,你不过是交炼期的炼气士,刚刚炼就金丹,根本坚持不了几次!;

    许应衣袂翻飞,神态从容,迈步前行,身前身后一件又一件残缺的法宝破土而出,向云帆轰去。 .云帆连连咳血,难以支撑,心中不禁绝望∶;他的法力,怎么还没有耗尽;许应的法力尚未耗尽,他的法力便要耗尽了。

    最终,云帆被一件又一件残缺法宝砸得法力耗尽,被数以百计的大炼气士残兵,打死在大漠中。

    他至死也未能想明白,为何许应可以动用诸天万界最强炼气土的法宝,为何许应的法力近平无穷无尽.可以不断催发这些法宝的威力许应确认云帆被轰杀,这才松了口气,取出葫芦灌了一口原道菁萃,低声道∶;不愧是练就元神的强者,太能扛了。如果没有原道菁萃补充法力,别说打死他,在他手中活命都难!;

    他被云帆耽搁了许久,连忙加快速度,直奔石城。远远的,石城在望,许应稍稍放心∶;石城还在……;就在此时,突然石城轻微震动一下,缓缓飘浮起来。

    许应急忙全力向石城冲去,速度越来越快,然而那座石城却越升越高,猛然一阵,破空而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许应停下脚步,自我安慰道∶;没事的,没事的。石城下一个月圆之夜还会回来,我只需要等一个月,便可以回归云梦泽。;

    他笑出声来∶;朱家老神仙被我泥丸神通点死,可见见识浅薄,太乙小玄天中一定不会有什么大恐怖!;就在这时,天空突然阴暗下来,阴风顿赫起。一个身影向许应走来,许应定睛看去.看到了另一个自己。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