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天道召集令

    许应对刚才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此时醒来,突然发现两株仙根,正从一具无头尸身的希夷之域中溜出,打算溜走。

    “这里为何有两株仙根?”

    他不假思索,一手一个,将两株仙根抓住。这两株仙根,一株是有根茎没有藤薑的青藤,一株是茶花被被摘秃了的茶树,卖相都不太好看。

    两株仙根拼死挣扎反抗,比红豆仙根落在薛赢安手中时剧烈多了。2红豆仙根反抗薛赢安时,更多的是嫌弃,觉得这少年修为低微,不配拥有自己。

    而这两株仙根,对许应更多的是恐惧。

    许应面色和善,双手渐渐发力:“想跑,便打爆你们知道么?”

    两株仙根立刻放弃挣扎,乖顺起来。5薛嬴安喷喷称奇:“早知道仙根可以被吓倒,我就无须如此吃力了。”

    蚖七闻言,心道:“你又不是大恶人,灵根岂会怕你?不弄死你便算是祖上烧高香了!”薛赢安的希夷之域中,瑶池里的红豆仙根不安的抽打水面,似乎也觉察到两株仙根的处境。3圆许应催动天眼,搜寻两株仙根,突然眼睛一亮,探手便将两株仙根中的原道音萃摘下。他服下这两株仙根积累的原道普萃,顿时激发来自黄庭和绛宫的仙药,神识和力量疯狂提升!

    他体内散发阵阵异香,神识仙药和心力仙药不断被原道普萃炼化!

    “雄法,是开启人体六秘,钓取仙药的法门。但世上所传的傩法往往不是正法,而是经过精心修剪后的割韭莱法门。”

    许应心中生出一种明悟,“正法,是炼化仙药的法门,小规模流传。然而目前的正法不够好,不足以炼化来自六秘的仙药,以至于人体内还积存着大量的仙药无法炼化。长此以往,修炼到飞升期或者傩仙境界,还是会成为韭菜。

    “但是仙道灵根所凝练的原道音萃,可以帮助傩师炼化仙药,让自己的修为实力突飞猛进!”3原道音萃,是避免被割韭菜的关键!

    许应放开青藤和茶树,笑道:“落在我手中,是你们走运。走吧。”

    两株仙道灵根如释重负,刚才还萎靡不振,下一刻便活泼起来,一个扎入玉山之中,消失无踪,一个撒腿狂奔,消失在山野之内。

    薛赢安瞠目结舌,朱红衣追到这里,见状连连跺脚,道:“你怎么把仙草放了?

    她起步欲追,但哪里还能寻到那两株仙根?

    许应解释道:“这些仙道灵根有用的是它们积累的原道音萃,采集原道音萃即可,采过之后,当然要放了。等到它们炼取更多原道普萃,便可以继续采集。”他猜测道:“仙道灵根喜欢扎根在接近仙界的地方,多半是因为它们这些灵光生物,能从仙界中采集到能量,化作原道音萃。这里是通往仙界的天路,让它们在这里生长,我们的后来者来到这里,也可以采到原道言萃。”他不禁悠然神往,当年太乙小玄天,整株仙道灵根生长,灵光连接仙界,该是何等宏大的场面?

    可惜,真正的仙道灵根被大恶人打碎了!

    朱红衣气急败坏道:“那是我朱家用人命换来的仙草,我弟弟和老神仙为此而死,价若是不取,留给我朱家便是!何必把它们放了?”

    许应面色一沉。

    他对朱家最大的好感并非朱红衣,而是朱家的驴子,朱红衣只能排在第二位。

    不过,倘若那只驴子惹到许应,他也会毫不犹豫便把驴子宰了。酒许应淡淡道:“我不是朱家的人,放了就放了,与你何干?”

    朱红衣心中凛然,急忙声音变得轻柔,道:“许妖王,妾身适才见舍弟殒命,心中焦急,语气鲁莽了些,还请许妖王担待。”她目光落在朱忠全的无头尸体上,目光泫然,泪水说来就来,在眼眶中打转。

    许应这才知道那具无头尸体便是朱忠全,倒有些同情,道:“红衣,你弟弟之死与我无关。你我萍水相逢,你朱家的事与我无关。你若是想与我交流傩术神通,我自然欢迎。但你最好不要想着利用我。”朱红衣擦拭眼角的泪水,低声称是,道:“是我莽撞了。”

    她对朱忠全本就没有多少姐弟之情,只是惋惜于老神仙之死,没能将老神仙的傩法和炼气法门传下来。1圆但是她得到了许应的一句交流傩术神通的允诺,稍稍放心,心道:“不老神仙比老神仙,好歹多一個不字。能够得到他的允诺,我在朱家的地位必将大大提升!”

    她不敢耽搁许应,微微低身,道一声万福,道:“我朱家此次死伤惨重,红衣不能继续探索此地了,还要留此有用之身带着舍弟和老仙人的尸体回去。”3许应轻轻点头。

    朱红衣立刻带着老仙人和朱忠全的尸体匆匆下山,返回石城。

    许应目送她走远,询问道:“七爷,朱忠全怎么回事?为何会死在这里?”

    他不知道自己在无意识的情况下硬拼朱晃,又除掉朱全忠的事情。

    蚖七将朱晃冲来与他对决的事情说了一遍,许应错愕良久,方才道:“老神仙夺舍朱忠全,我杀了他,也算是为朱忠全报仇了。”

    9蚖七和薛赢安迟疑一下,面面相舰。

    薛赢安悄声道:“七爷,要不要告诉他,老神仙死了之后,朱忠全好像活了过来

    ,然后又被他杀掉了?”蚖七摇头道:“还是不要说出来。朱忠全不是义士,死了是一件好事。”

    3薛赢安称是,两人一蛇继续向山上走去,寻找更多的仙道灵根。

    薛巅安道:“我师尊告诉我,仙道灵根有两种用途,一种是种在自己的希夷之域中,洗涤肉身元神,提升资质悟性。另一种便是直接服用,助自己突破境界。许兄,我适才见你抓了两株仙根,像是从仙根中抓走了什么,难道仙根有其他用处?”

    许应催动天眼观察四周,道:“服用仙根和种植仙根,多半都是原道普萃在发生作用。组成仙根的是灵光,倘若吃这种东西有用,当年飞升到此的仙人早就把仙根吃绝种了。”

    薛赢安恍然,笑道:“师尊只怕也不知道仙根的真正用途,他让我采到仙缘,把仙缘带回去。”

    许应提醒道:“原道音萃的用处,是钟爷告诉我的。钟爷说,它的主人曾经说天道世界和仙界有仙草,蕴藏原道音萃,久服可以成仙。”

    薛巅安心头一跳,不再说话。钟爷的主人,便是他的恩师李逍客。

    既然李逍客知道仙根真正发挥作用的是原道音萃,为何还要他把仙根带回九龙山韭菜岭?他鼻子一酸,心中有些难过。

    许应道:“天道神器可以拉动石城载着我们前往太乙小玄天,但李逍客太强,天道神器无法载着他来到这里。”

    薛赢安还是沉默。

    许应继续道:“他需要一个弟子帮他采仙根,你是他挑选出来的第一个弟子。无论你成不成功,下个月他都会派出另一个弟子,再来此地一趟。”

    薛赢安勉强笑道:“许兄,这些都是你的猜测。我师父是个很好的人…”

    许应笑道:“我没有说他是坏人。不过,原道音萃最大的作用并非久服成仙,而是可以炼化六秘仙药。李逍客自视炼气士正统,他没有打开六秘,体内自然应该没有六秘仙药。”

    他顿了顿,诚挚万分道:“赢安,你回去之后,万万不能说你得到仙根。否则,他若是体内有六秘仙药,便会杀你夺取仙根。”9薛赢安再也忍不住,动怒道:“许兄,我一直很敬重你,也感激你救我性命!但你屡次辱我师门,没有任何证据便怀疑我师尊,我与你道不同不相为谋!告辞!”

    他怒气冲冲,甩了下衣袖,转身下山而去。

    许应在他背后提醒道:“赢安,记住我的话!你回到九龙山,就说你没有得到仙缘!”

    薛嬴安身形顿住,随即加速离去。

    过了许久,薛赢安才回到石城。石城中有几个郭家傩师,时不时向天上释放一道神通,为族人定位。

    朱红衣也根据定位回到这里。

    薛赢安坐在石城的城墙上,怔征看着外面的大漠。

    “师尊绝对不是坏人。”

    他突然低声道,“我幼年时父母把我送上山,他便像是我的再生父母,他教我如何做人,教我成为一个正直的人。我不信他有另一幅面孔!”

    他眼眸中泪水啪嗒啪嗒落下,低低的哽咽:“我不信”

    红豆仙根从他希夷之域中飞出,抹去他眼角的泪水。4薛赢安稳住心神,轻声道:“红豆,我不带你回山了,你走吧。这是你的世界,我不能自私的带走你。我独自回去,我要告诉师尊,我取得了仙根。”红豆根须舞动,不知从何处摘下一团水光,轻轻放入他的眉心,根须摸了摸他的

    脸庞,似乎要他保重。

    这株仙根跳入大漠,钻入黄沙之中,消失无踪。

    朱红衣见他居然把辛苦寻来的仙根丢了,不由跺脚,急忙冲出石城,气道:“你这人,就算你不想要,也不要丢掉啊!留给我便是!”

    薛赢安站起身来,警她一眼,没有说话。玉山上,许应与蚖七一路搜寻,又在山上遇到一根青竹仙根。那根竹子躲在万千竹子之中,如果不是它被许应吓得瑟瑟发抖,许应也不可能发现它。

    青竹仙根觉察到他便是毁掉小玄天灵根的大魔头,自知在劫难逃,于是连根拔起仙根竹光如剑,宛如剑术大家,竞然不退反进,勇敢的向许应和玩七冲了过去,要与他们拼命!

    许应站在原地,身躯不动。

    身边的蚖七突然张开大口,嘴巴里飘浮着数十件法宝,钟鼎楼塔,刀枪剑戟,应有尽有!

    青竹仙根杀到跟前,见此情形,竹根一软,便滑跪在地,竹光剑气消失不见,一路滑到许应脚下这才止住。许应摘下它的原道音萃,试探一下,可以激发泥丸宫的长生仙药,于是交给玩七一一他已经服过类似的原道普萃,多服无用。

    蚖七服下青竹仙根的原道音萃后,长生仙药被激发,修为突飞猛进,喜不自胜,心道:“钟爷还在自怨自艾,而牛七爷却已坐地飞升!等它回过神来,便已经不是七爷的对手!”

    许应挥手,让青竹仙根离开,继续搜寻。

    山上突然传来阵阵雷音,许应仰头看去,只见山上神光涌动,出现龙首人身的神人1

    “天道神器!”

    许应心头乱跳,急忙唤上蚖七,向那天道神器降落之地匆匆赶去。

    玩七跟上许应,感受阵阵天道之威,心生莫名恐惧,连忙缩小身形跳到许应肩头,悄声道:“阿应,你忘记了,天道神器拉着石城就是去打你的!你现在跑过去,不是送上门来?”许应笑道:“天道神器若是能打我,早就打我了。你不要多心!”

    蚖七细想,的确是这个道理,当即放下心来。

    其他人等也在纷纷向山顶奔去,天道神器出现,非同小可,但凡在附近的人都看到那洞照九天的神人光芒,感受到天道的气息。

    萧正和越红烛抓到一株仙道灵根,正打算栽种到自己的瑶池中,突然看到天道神器,便见他们手中的仙道灵根被一股莫大的力量召唤,脱手飞出,直奔天道神器而去两人心中一惊,急忙追上前去。

    越红烛飞速道:“师兄,仙道灵根并非自己逃走,而是被天道神器召去,是天道意志降临,不要强行出手阻拦!”

    萧正面色凝重,沉声道:“我知道!红烛,你看!”

    越红烛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心中不由骇然,但见玉山上,一株株隐藏在山林中的仙道灵根,此刻竞然纷纷飞起!

    这些灵根原本隐藏在此地,寻找它们可谓艰难无比,也充满了各种稀奇古怪的危险。

    然而,此刻这些仙道灵根竞然主动飞出!

    甚至,越红烛还看到玉山外,也有一道道灵光向这边飞来,应该是隐匿在小玄天其他地方的灵根,也被天道神器感应召唤!

    “天道召集这些仙道灵根做什么?”萧正眼睛发直。

    “师兄,快看那个异人!”

    越红烛突然跟睛一亮,指向正从山下奔来的一个少年,激动道,“他就是我遇到的那个异人高手!”

    她身法移动,速度极快,直奔许应而去,笑道:“上次我要与师兄收集仙根,放你一条生路,没想到你还敢上山!今日拿你人头,献祭给龙渊天神!”

    她四臂舞动,身后浮现出千臂神魔的道象,霎时间漫天的手掌向下轰来!

    这是元鼎世界顶级的搏杀神通,掌力堆叠,刚猛霸道!3正在疾奔而来的许应身形一顿,身后六秘全开,催动元育八音中“阳”字法决,体内元阳澎湃,一掌拍出,万山尊九嶷的道象浮现,迎着漫天掌影轰去!

    萧正脸色顿变,急忙冲上前去,高声道:“师妹快躲!他的修为比你雄浑很多!

    越红烛闻言不禁暗笑:“他什么修为我还能不清楚?刚才在山下我便已经摸清,他的神通松散,无法近我的身…”

    两人掌力相对,越红烛顿时觉察到阳刚弱道的气息碾压而来,越红烛闷哼,千掌纷纷破灭,身后的千臂神魔道象也随之浮动酥软,崩塌!

    “咔嚓!”

    她双臂折断,身前身后燃起熊熊火焰,那并非真火,而是纯阳之道法的侵袭造成的异象!

    “他在山下的时候,明明比我还弱了一筹。怎么会”

    越红烛知道局势危及,口中喋血,咬紧牙关将血咽了回去,叱咤一声,炉鼎飞起,金丹光芒灿灿,镇压一切,向许应飞去!

    与此同时,萧正飞扑而来,四掌相叠,面色凝重,向许应击去!

    许应伸手一指,点在越红烛的金丹上,这一指蕴藏元育八音中“阴”字道音,一股阴柔之力侵入越红烛的金丹,金丹顿时光芒黯淡。

    越红烛大口吐血,气息萎靡。

    同一时间,萧正的四手狠狠印在许应的身上,他的耳畔传来一种奇异的声音,如道嗡鸣。

    萧正心中一惊,伴随那道音,许应体内气血蒸腾,化作一个奇异的鸟篆虫文,将他这四掌的力量硬生生承受下来。

    这个鸟篆虫文,正是元育八音中的“永”字,永字蕴藏的大道之力,固若金汤。

    不过,萧正那恐怖的力量还是侵袭而来,伤到他的五脏六腑!

    许应闷哼一声,后退一步,泥丸活性爆发,长生仙药运转一周,伤势便已经痊愈.

    “近身搏杀,我族炼气士远胜他人!”萧正眼睛一亮,正要出手将他格杀,突然心中生出莫大的恐惧,急忙翻身后跃。1他的手掌刚刚落地,那种死亡的恐惧再度涌来,萧正手臂发力,再度纵身跃起,身形在空中左右闪动,像是在躲避无形的攻击。越红烛镇压住伤势,便见萧正奔来,一把抓住她,纵跃如飞,向山顶狂奔而去。

    以往这位总是淡定从容的五师兄,此刻竟然惊恐万分。

    萧正越跑越慢,渐渐气喘吁吁。

    他知道自己中招,急忙停步,抬起手掌,划破胸膛,切开肋骨,低头看去,只见他的心脏已经苍老无比,不堪重负!他心脏的生机还在飞速流逝,再衰老下去,心脏势必难以承受他的气血,直接被狂暴的气血撑爆!

    他祭起自己的金丹,强行镇住心脏,免得生机继续流逝,惊骇莫名:“这是什么神通?我破解不了!红烛,快!扶我去见师叔他们!迟了,我就会死!”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