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天命之子

    那四臂女子察觉到许应的傩术入侵自己的金丹,旋即被金丹的威力挡住,并且镇压回去,不由一怔:“他好像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强。”

    刚才她贸然面对许应的傩术,肉身飞速衰老,只觉对方的道法神通是自己前所未见,因此不敢恋战。

    她回过味来,便觉得有些不对劲她抬起手掌,只见随着功法运转,体内活性渐渐增多,枯老的肌肤又在慢慢恢复活性,这才松了口气,低声道:“果然有问题!”

    她刚才看到自己飞速衰老,便以为对方掌握了控制时间的神通,现在看来,对方只是用某种奇特的神通夺取自己身体的活性。

    “我封闭一切穴窍,让自己的气血不外流,他便对我无可奈何!”

    她想回头再与许应较量一场,突然上空传来一个声音:“越红烛师妹,快点上来,我们发现仙道灵根的踪迹了!”

    四臂女子只得放弃这个念头,向玉山上快速奔去。

    “她叫越红烛?”许应向上看去,只见四臂女子很快消失无踪。

    玉山上挂满植被,这里似乎没有被除魔卫道之战波及,不知如何才能在这些花草树木中找到仙道灵根。

    许应仔细回忆刚才与越红烛的交手,比较两人神通优劣。

    刚才他动用的术法名叫逆长生,是泥丸隐景长生决中比较高深的傩术,可以剥夺敌人肉身活性,让人肉身衰老。

    周齐云曾经用此法,夺取奈河边的大槐树八千年的寿元!

    许应用这种雄术对付越红烛,开始时很有效,但越红烛以金丹碾压过来,便破了逆长生术。

    “长生决中记载的傩术,强度不够,在相同修为下可以剥夺对方肉身活性,但对方的修为稍高,便会被对方破去傩术。”

    许应思索,傩术强度不够,那么如何改正?

    “可以缩小雄术笼罩范围,强化对人体某一个部位的攻击。比如适才我的逆长生术,可以针对越红烛的眼睛,让她的眼晴在短时间内老化。还可以针对她的心脏,让她心脏苍老到停止跳动。”

    许应越想越是兴奋,立刻着手改动长生诀中的傩术。

    “还可以针对她的大脑,让她短时间内,大脑苍老到千疮百孔的程度!”

    薛赢安惊魂甫定,却见许应一动不动,以为他中了越红烛的造化之术,正欲上前施救,蚖七连忙拦住他,道:“阿应经常会这样,切莫惊动他,会吃亏的。”

    薛赢安惊疑不定:“吃什么亏?”

    蚖七道:“一年前,我见他这样陷入沉思,以为他中了邪术,便想唤醒他。然后我便中了他一招新神通,等到我醒来后…”

    他露出恐惧之色,道:“已经是两個月之后的事情了!”

    薛赢安吓了一跳,心中愈发好奇:“这两个月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蚖七的蛇脸阴晴不定。

    这件事发生在许应、玩七和大钟一起探索寒王隐景地的时候,他们刚刚把寒王的人皮镇压,许应观察寒王的人皮伤口便陷入了沉思。

    蚖七触碰许应,便中了许应一记神通,两个月后醒来,便见许应的医术精湛,各种缝合人体的傩术信手拈来。

    尤其是缝合神经丛的傩术,许应更是得心应手。

    玩七心中不禁狐疑,询问大钟自己这两个月间发生了什么事,大钟支支吾吾不肯说。被他烦的没办法,大钟才告诉他,阿应好不容易才把你缝起来,你碎得可惨了,尤其是全身神经断裂。

    从那时起,蚖七便知道,绝对不能在许应沉思的时候打搅他一般这个时候,许应都是在思考新的傩术,新的法术,稍有不慎,便会中他一招

    前所未见的傩术或法术。

    倘若当场死掉倒也罢了,关键是有可能死不掉。

    “咱们尽管上山,他会跟过来。”蚖七向薛赢安道。

    一人一蛇攀登玉山,薛赢安回头望去,果然看到许应亦步亦趋的跟着他们,这才稍稍放心。

    “对了赢安,你的实力明明极为高强,为何会被那女子打伤?”航七调动泥丸宫活性为薛赢安治疗伤势,询问道。

    薛赢安见他居然也能动用傩术,心中羡慕不已,道:“越红烛比我高了一个境界,多出两条手臂,移动速度和攻击速度比我更快,又是偷袭,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

    他的实力极为高明,是李逍客悉心栽培的弟子。

    尽管他在这片大漠中屡次吃瘪,但那是由于他江湖经验不足所致,他屡次吃瘪没死,反而说明他的实力有多强!

    他是年轻一辈中,少数能够与许应正面抗衡的人物,甚至他的剑势展开后,许应也被逼迫得不得不避其锋芒!

    但是越红烛的攻击速度太快,快到让他甚至无暇祭起红豆仙根!

    倘若能来得及祭起仙根,他还不至于险些被越红烛砍下头颅!

    玉山山顶,突然传来一声大笑,朱忠全长身而起,祭起一株仙道灵根,朗声道:

    “仙根果然有效,我终于突破叩关期,炼成金丹了!”

    他笑声震动山野,旁边的老神仙全身被钩链锁住,也露出笑容,心道:“炼成金丹就足够了。可以夺舍了!”

    朱忠全精神大震,笑道:“许应,我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击败你,以你为垫脚石,飞黄腾达!”

    突然,一个四臂异人冲到山上,不由分说便向朱忠全杀去,移动速度极快,瞬息间便来到朱忠全的面前。

    朱忠全飞速后退,想要调动仙道灵根的威力,但那四臂异人的移动速度太快,攻击速度更是惊人,只一瞬间,便击中他不知多少记!

    朱忠全被打得吐血,连翻带滚,向后跌去,手中仙根也跌落在地。

    那四臂异人心中一喜,弯腰抓起仙根,仙根挣扎不休,抵抗他的炼化。

    朱忠全口吐鲜血,憋屈的看着这一幕,嘶声道:“仙师,你还不出手?”

    这时,一条锁链飞来,呼的一声卷住他,将他拉了过去。

    老神仙笑道:“好徒儿,我肉身被洞穿,无法调动力量,只能借用你的力量来杀掉他。为师借你的力量的时候,你一定不要抵抗。”

    朱忠全点头。

    老神仙眉心渐渐明亮,一片神光涌出,注入朱忠全体内!

    朱忠全顿时只觉四肢百骸逐一失去控制,眼前渐渐陷入黑暗,心中不由大恐,正要抵抗,已经来不及!

    他耳听得自己口中传来老神仙的大笑:“哈哈哈,终于成功了!臭小子终于成功的把他炼成我需要的样子!哈哈哈,我终于获得了新生!”

    朱忠全又惊又怒,突然老神仙的神魂追寻他的踪迹而来,要对他斩尽杀绝,迫使他不得不躲避。

    他东躲XZ,躲入自己身体的一根指头中,那老神仙的神魂居然没有追来。

    老神仙像是寻不到自己的这根指头,很是古怪。

    朱忠全惊魂甫定,心中一片绝望:“鸠占鹊巢,现在该如何是好?”

    他注意到自己站起身来,口中传出老神仙的声音:“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叫朱光,字忠全,而今我已获得新生,如日中天。那么,便在光字头上加一个日子。从今往后,我便叫朱晃!”

    朱晃哈哈大笑,看着那个炼化了仙道灵根,向自己冲来的四臂异人,突然目射阴阳二气,交错剪过,将那四臂异人拦腰剪成两断!

    他杀人之后,气息大震,抓住要飞走的仙道灵根,身后六秘浮现,大大小小的洞天旋转不休。

    “结合六秘之后的炼气士,竟是如此强大!可怜,朱忠全根本不懂如何使用这种力量!而我,可以用这种力量,荡平天下!”

    朱晃话音未落,忽听朱红衣的声音传来:“忠全,你没事吧?”

    朱晃目光扫过去,只见朱红衣冲到山顶,仪容不凡,姿态婀娜,不由淫心大起:

    “这女子是朱忠全的姐姐,也是我这具身躯的姐姐,但与我何干?不如…”

    朱红衣注意到他的目光,心中凛然,又看到地上的老神仙尸体,顿时起疑,试探道:“忠全,你”

    她猛然轮指,弹动琵琶,攻击朱晃神魂!

    朱晃神魂未稳,被她以琵琶音律攻击,只觉神魂乱跳,险些被打出这具身体。

    他心中惊恐,不敢再对朱红衣下手,抓起自己的尸身,纵身跃下山崖。

    朱红衣跳下山崖,奋力追去,却见前方有许多朱家的傩师正在围攻一位四臂异人,其中有不少大傩,连忙高声喝道:“拦下朱忠全!”

    朱晃哈哈大笑,如虎入羊群,大开杀戒,顷刻间数十位傩师,包括大傩和那四臂异人,悉数被杀,无一幸免!

    朱红衣又惊又怒,疯狂弹动琵琶,攻击朱晃神魂,然而朱晃只是晃一晃,便冲出琵琶的攻击范围。

    朱红衣咬牙向前追去,只见沿途留下一地尸体,却是崔家众人遭了朱晃的毒手,所有挡在他去路上的人都被一瞬间格杀!

    朱忠全的魂魄藏在朱晃一根手指中,看到朱晃施展各种神通,端的是出神入化,不可思议,心中又惊又骇:“原来傩术还可以这么用!”

    他随即黯然,朱晃越强,他便愈发没有夺回肉身的可能。

    “算命的说我有帝皇之命,难道我便要葬送在此?”他心中绝望。

    他又振奋精神,默默道:“近水楼台先得月,他的傩术和神通太强,我正好可以学习,提升实力。朱晃如此嚣张,肯定会栽个大跟头,只要他神魂受伤,便是我东山再起的机会!”

    另一边,越红烛登上玉山,很快便来到呼唤她的那位师兄身边,道:“五师兄,我遇到一个异族高手,此人的神通,极为古怪。”

    她将许应的傩术逆长生术描述一遍,那位五师兄名叫萧正,也长有四臂,闻言惊讶道:“还有这等法术?真是古怪。倘若他修炼到大成,岂不是可以左右人的生死?

    越红烛笑道:“他的术法很容易破,我祭起金丹,便轻易将其术法压下。”

    萧正松了口气,笑道:“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此人的术法真的如此精妙,原来未得真传。红烛,你看那边!”

    越红烛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株大树下,坐着一位白衣仙人。

    大树崔嵬高大,奇枝弯曲,如龙蟠,如虎踞,挂着满树黄叶。

    树下的仙人道骨仙风,身边落满了黄叶,面带微笑,目光温润,手中捏着一朵鲜花,似要放在鼻下轻嗅花香。

    这株树下,到处都是尸骨,从骨骸的断面来看,应该是死得极为凄惨。有人被拦腰斩断,有人被捏爆头颅,有人缩小成寸,生生踩扁!

    显然曾经有很多人试图来到这里采集仙道灵根,却被那白衣仙人所杀。

    不过从这白衣仙人的神态来看,他应该已经死了不知多久。

    他多半是一位飞升到此地的仙人,来到这里之后发现飞升无路,被困在此地,郁郁而终。

    他手中的花,应该就是仙根,他用这株仙根为自己续命,死后依旧不舍得放开。

    越红烛眼晴明亮,呼吸有些急促:“他手中的花,莫非就是灵根?”

    萧正摇头道:“错了。”

    越红烛眼晴明亮,目光落在黄叶古树上,笑道:“真正的灵根,是那株树!”

    萧正摇头道:“又错了。”

    越红烛呆了呆,疑惑道:“五师兄,你便不用卖关子了。快点告诉我,那仙根到底是什么?”

    萧正向那白衣仙人走去,微笑道:“仙根便是这位仙人。”

    越红烛吓了一跳,连忙道:“师兄,那是仙人之尸,必有仙法守护!过去的话,会死的!”

    萧正哈哈笑道:“此仙根善于拟态,用这种大恐怖,吓退了不知多少人。但是它却忘记了一件事情,自从大恶人降世之后,已经无人能够渡劫飞升了!既然无人能渡劫,那么此地哪来的仙人?”

    他话音刚落,便见黄树下那白衣仙人的脸色阴沉起来,缓缓起身,顿时天地为之倾斜,难以形容的压迫感涌来。

    萧正沉声道:“师妹,你助我一臂之力,一定不能让它逃了!这株仙根吓退了这么多人,蕴藏的原道普萃一定极为惊人!”

    他暴喝一声,身躯暴涨,顷刻间化作三丈巨人,探手抓向白衣仙人!

    突然,他们眼前的拟态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攀附在黄树上的青藤,刷刷舞动枝条,抽在萧正的身上,竞然将萧正的胳膊打得折断。

    但萧正另外三条手臂却趁机抓住它的藤蔓,那株青藤立刻断去藤芸,只剩下高不过三尺的部位,连根拔起,撒腿狂奔,速度之快,令人瞠目其后!

    然而越红烛早有准备,飞一般奔过去,探手抓住那青藤的根部,将它拎起。

    青藤根须绕动,将越红烛缠得结结实实,眼看便要将这女子勒死,突然萧正赶至,三条手臂施展出各种印法,轻轻印在这株仙道灵根上。

    青藤顿时被他封印了一身本领,委顿下来。

    萧正将青藤抓住,笑道:“总算得到了一株仙根。”

    他刚刚说到这里,便见山上一人哈哈大笑,向这边中来,远远便探手向萧正手中的青藤抓去。

    萧正又惊又怒,冷笑道:“好个异人炼气士,居然敢抢我的仙根!今日便用你的人头,祭祀我元鼎世界的龙渊天神!”

    他催动仙根,仙根化作腾空的灵光向那人扫去,然而威力尚未爆发,那人便已绕过灵光,冲至他的跟前!

    萧正丝毫不惧,手脚如飞,神通精妙绝伦,与那人以硬碰硬。

    下一刻,只听咔嚓数声,萧正三条手臂被折斷断,青藤仙根被夺,眼睁睁看着那人扬长而去。

    “能够接我四招不死,本事不坏!”那人正是朱晃,哈哈大笑。

    半山腰,蚖七和薛嬴安还在努力爬山,两人东张西望,期望能寻到小玄天破碎的仙道灵根。

    薛赢安道:“小玄天的灵根,是连接天路下一站的仙根。此物被大魔头打断,碎成不知多少份,有些已经被人带到凡间,有些应该就藏在这座山中。毕竟这里是仙人的驿站。”

    他回头看去,只见许应还亦步亦趋的跟着他们,一言不发,很是老实。

    蚖七道:“那么如何分辨仙根?”

    薛赢安摇头道:“我也不知。虽然仙根都是一株所出,但可能会变化为不同的形态…

    突然,琵琶声从上方传来,薛赢安和蚖七望去,只见一个年轻男子向这边疯狂冲来,手中还拎着一具死尸。

    “朱忠全!他手里拎着的,是朱家的老神仙!”

    蚖七认出那年轻男子,心中一惊,急忙躲避,突然想道,“糟糕,阿应在后面!

    朱晃冲来,见许应就在眼前,哈哈笑道:“我那好徒儿临终前,就是想战胜你!

    今日我来完成他的遗愿!”

    他呼啸冲至,法力如汪洋大海,神识涌动如潮,力量、阴阳二气,肉身活性,以及神魂,都处在巅峰状态之中!

    他一掌攻来,掀起千层浪,浪花堆叠,飞琼泄玉,将大道之象演化得精妙绝伦!

    许应下意识抬起手掌,身后泥丸、黄庭、绛宫、涌泉、玉池、玉京六秘悉数浮现,六秘之后,便是万山尊九舞的恐怖异象,迎上朱晃这一击!

    两人法力爆发,各自身躯晃动。

    朱晃后退一步,露出惊讶之色:“你怎么有两个诵泉秘藏?不过那又如何?我的神通千锤百炼…”

    他刚刚说到这里,突然心脏骤停,气血供应顿时枯竭!

    朱晃心中骇然,只见这短短片刻,自己的一颗心便已经老化。

    “这是什么神通?不对,是傩术!”

    他刚想到这里,正准备调动泥丸活性与之对抗,突然双眼一片模糊,眼晴也自老化,接着大脑疯狂膨胀。

    琵琶声传来,连消带打,将朱晃的神魂震出体外。朱晃神魂惊骇欲绝,正待返回肉身,朱红衣杀气腾腾扑来,一根琴弦飞速划过,将他斩杀,魂飞魄散!

    朱忠全的肉身中,朱忠全魂魄又惊又喜,急忙从那根指头中冲出,重新占据自己的身体,禁不住哈哈大笑:“算命的说得没错,我果然是天命之子!而今我得到了老神仙的真传,还有谁会是我的对手…”

    他刚说到这里,许应留在他体内的傩术完全爆发,朱忠全突然心脏爆裂,大脑也膨胀到极限。

    “喊!”

    朱忠全脑袋炸开,血流满地。

    许应回过神来,长舒了口气,欣喜道:“逆长生术,终于改好了!”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