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天外异族

    许应抬头望天,心中纳闷。刚才他低头看月牙泉的水面时,总觉得水中的那个后脑勺是自己的后脑勺,不过,月牙泉中怎么会出现自己的后脑勺?

    许应低头看水面,只见水面上的倒影又是一个后脑勺。

    他望向天空,天空还是没有任何异状,空中并没有一个眼睛在看着自己。

    另一边,蚖七也来到月牙泉边,盯着水面。1他没有在月牙泉中看到自己的倒影,而是看到了许应!

    许应低头时,他看到水中许应的后脑勺,许应仰头上望时,他看到水中许应疑惑的面孔。

    大蛇吓了一跳,脑中轰然:“难道阿应就是那個大魔头、大恶人?”

    他看向许应,只看到许应的侧脸,这个少年的眼晴中有些迷茫,又有些黯淡。

    “我以为我是这些将士的一员,没想到我站在他们的对面。”许应低声道。

    蚖七道:“阿应,无论你站在哪一边,我都站在你旁边。”

    许应露出笑容,振奋精神,笑道:“七爷说得对!从前的我,是过去的我!从前的我,就算与天下为敌,也没有牛七爷这样的朋友!而我有!”

    薛赢安阅读完石碑上的内容,迈步走来,笑道:“时间过了这么久,连天青子这样的炼气士都老死了,那魔头也早已死掉了吧?许应兄弟,你说仙道灵根会躲在哪里2为就在这时,许应和玩七身后那尊端坐不动已经老死不知多久的白眉古尸,突然动了一下,直挺挺站起。

    薛赢安脸色顿变,急忙喝道:“小心!天青子诈尸!”

    许应转身,只见那白眉白发的古尸笔直的站在自己的面前,极为高大,居高临下俯视着他。

    古尸的眼睛已经干涸,皮肤也脱水干枯,干瘪如柴。

    然而从这古尸的身上,却散发出滔天的杀意!

    天青子并未死在战斗之中,他若是战死,还不至于有如此大的杀意。正是因为他老死在此,日日夜夜的通过月牙泉看着大魔头,心中恨意绵绵不绝,才在死后也保持着这么强大的杀意杀气!

    “我留此有用之躯,就是为了今日!”

    他强烈的执念惬发,身后陡然浮现出希夷之域,庞大的体内世界展开,顿时将薛嬴安纳入希夷之域!

    他的希夷之域尚且完整,只是伴随着岁月的流逝,他的瑶池之水有些干涸!

    然而就在他执念爆发的那一刻,一株灵根自瑶池中生根,发芽,抽出枝条。那是另一株仙草,如一颗小型的红豆树,枝条上挂着满满的红豆,压得枝条沉沉弯下!

    那些红豆极为鲜嫩,一个个炸开,顷刻间仙草红豆的汁液,便化作一股狂暴的法力洪流,将瑶池集满!

    滚滚元气,四下奔流。

    从瑶池溢出,冲入神桥桥下,点亮熄灭太阳月亮!

    许应心中一惊,飞速后退:“仙道灵根原来藏在他的希夷之域中,难怪找不到!

    天青子的两只眼眸顿时亮起,十二重楼次第洞开,浩浩荡荡的元气从天而降,让天河复苏,天山如洗,流经五岳仙山,让仙山重新散发活力!。“罪人!”

    天青子长啸,仿佛复生,重归人世,他气血滔滔,在体内奔涌,白发冲天而起,厉声道,“我等到今日,终于可以复仇!”

    许应早已带着蚖七飞身后退,身形从月牙泉上空飞过,喝道:“钟爷!”

    大钟意志消沉,躲在他希夷之域的冥海之中,没有回应。

    许应脚下,月牙泉平静的水面突然啵啵啵作响,水面变成一只只大大眼晴,眼珠子挤在一起,密密麻麻,约有五百多只!

    此刻这五百多只眼晴齐齐转动,聚焦在许应身上!

    这些眼晴,正是仙人之眼!

    同一时间,那些站在月牙泉边的一具具仙尸纷纷转动头颅,没有眼晴的面目齐齐看过来。

    玩七毛骨悚然,想叫,又不敢叫出声。

    天青子一拳轰出,天空顿时剧烈震荡一下,许应便见自己不受控制般向他的拳头跌去,根本无法躲避逃脱」

    那古尸复苏,白发数丈凌空飘舞,古老的神识涌动,化作声音炸响:“我要为战友,报此血仇!”

    薛赢安已经冲到天青子古尸希夷之域的瑶池中,兴奋的抓住红豆仙根,用力薅起,哈哈笑道:“我的仙缘,得手了!”

    许应身不由己撞向天青子的拳头,顾不得修为上的差距,祭起断刀,怒吼一声劈下。

    突然,天青子一身惊天动地的气势飞速衰竭,刚才明亮无比的眼眸也黯淡下来,恢复润泽的肌肤也飞速枯老干瘪下来。

    他飘舞的白发落下,整个人的气息降落到冰点,发出最后一声哀叹:“我好恨!

    我不甘心一一”

    “嗤!”

    许应刀光落下,将他脑袋斩落。

    天青子的脑袋滚入月牙泉中,双目蹬得滚圆,死不瞑目。

    许应落地,坠落在天青子的身前,断刀从一旁滑落。

    少年手提断刀,全身肌肉还在疯狂跳动。

    天青子的无头身躯噗通一声跪在许应面前,晃了晃,扑倒下来,掀起一片尘土。

    他将这株仙道灵根种在自己的希夷之域的瑶池中,便是想到有一天,大恶人多半会重回故地,来到这里查看自己当年的恶行。

    那时,只要月牙泉被激发,他便借仙道灵根来激活自身最后的执念,以此残躯,带着大恶人一起上路!

    只是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薛赢安站在他身后,在他即将格杀大恶人之际,一把

    将仙道灵根薅了下来。

    许应额头满是冷汗,抓着断刀的手还在颠抖,刚才那一刻,他真的以为自己死定了玩七在月牙泉的另一端,也是吓得浑身发抖,面对天青子那一击,无论是谁都会生出无尽的绝望。

    薛赢安抓着那株红豆仙根,神色呆滞,浑然不知道自己薅起仙根,会发生这么多事。

    许应走上前,长揖到地:“多谢薛兄弟的教命之恩!”

    薛嬴安抓着仙根,手足无措,那仙根如同被抓住尾巴的鱼,活蹦乱跳,试图逃出他的掌控。

    “你先前救了我一命,你说自己救我是有原因的,我救你们一命,也是无意之举。”

    薛嬴安丝毫没有居功的意思,把仙根夹在腋下,搀扶他起来,笑道:“咱们算是打平了。对了,这是不是过命的交情?”

    许应心中感动,道:“这是过命的交情!”

    薛赢安也笑了起来,他极为淳朴,心中只觉能有这样一个朋友,很是开心。

    突然,天空渐渐变得明亮,许应仰头望去,只见天空中一道道光芒从天而降,投射到远处。

    他心中微动,道:“赢安,你那株仙道灵根就是这个太乙小玄天的灵根吗?”

    薛赢安提起那仙根的枝叶,像薅着一堆头发,那仙根的无数根须仿佛无数条手脚

    ,爬到他的脸上,去扣他鼻子挖他眼睛。

    薛赢安一边与红豆仙根争斗,一边吃力道:“不是!太乙小玄天的灵根,被大魔头打断了。这株红豆仙根,应该只是其中一小截仙根所化!”

    他终于将那仙根的根须揪下,将仙根塞到自己的希夷之域中。

    那仙根哪里肯住他这个交炼期炼气士的希夷之域,立刻蹦蹦跳跳往上跑,很快来到希夷之域的日月漂浮之地。

    薛赢安的眼耳口鼻中,有无数根须钻了出来,舞动不休。

    这少年大叫,急忙祭起金丹,对付这株难缠的仙根。

    许应见状,向蚖七丢个眼色,玩七会意,粗大的尾巴扫去,将那块记载着大魔头的石碑打得粉碎!

    薛巅安脸皮着地,那仙根的根须抓着地面,飞速往前跑,许应看去,只见薛赢安趴在地面上,像一条被拽着飞奔的咸鱼,在沙漠中狂奔。

    许应目光闪动,取出纯阳异火,轻轻吹了口气,顿时将月牙泉点燃。

    月牙泉中,那一双双眼晴被烧得吱吱怪叫,纷纷从泉水中跳出,满地乱跑。

    那些环绕着月牙泉的仙尸也纷纷惨叫,伸着双手四处乱跑,仿佛自己也着火了:

    许应祭起断刀,一刀一个,将那些着火的眼晴劈开。

    那些仙尸便纷纷停住,做出张望的姿态,似乎在聆听周围的动静。

    许应赶上最后一只眼睛,将那眼睛砍成两半,收起断刀,唤上蚖七,大步向光芒落下之地而去。

    前方,薛赢安还被拖拽着贴地滑行,他不舍得伤害那株仙根,也不舍得咬断仙根的根须,而今很是被动……“薛公子,再拖下去,你的脸便秃赠皮了!”

    玩七大声提醒道,“你把它栽种下来!我看天青子的尸身,是把它栽种在瑶池里的!”

    薛赢安顿时醒悟,急忙祭起自己的丹鼎,把那株红豆仙根先收入丹鼎中。红豆仙根扣住他的眼耳口鼻,死活不肯落入丹鼎,把他扣得眼斜鼻子歪。

    薛赢安费了好一番手段,才将红豆仙根收入丹鼎中,用丹鼎镇压,小心翼翼的将这株仙根送到自己的瑶池,栽种在池中。

    红豆仙根扎根在瑶池中,果然安分了许多。

    薛赢安刚刚松一口气,却见这仙根又跑了出来,来到他的眼晴后,抬起一条根触敲他的眼睛,咚咚作响。

    薛赢安有眼珠子乱跳,差点从眼眶里跳出来。

    玩七笑道:“阿应开创了一门祭炼仙根的法门,你让他传给你,祭炼一番,就可以祭起仙根了。阿应说,这东西绝对是一件活着的法宝,美慕死人!”

    薛赢安看向许应,张口结舌,不敢说出求他传授的话。

    毕竞这类法诀都是不传之秘,常常被门派中人视若珍宝。

    许应笑道:“我也是随便开创了祭炼法门,不值一提,传给你便是。”说罢,他将自己在石城外的小村庄里开创的祭炼法门,讲解了一遍。

    薛赢安虽然没有多少闯荡江湖的经验,但天分却高,很快便将祭炼法门学会,祭炼这株仙道灵根。

    没多久,红豆仙根便安分下来,不再捣乱。

    薛赢安将仙根扎在瑶池中,顿时只觉修为源源不断提升,肉身、金丹、元气、神识时时刻刻都在淬炼进步之中,心中欢喜,向许应和玩七连声道谢。

    他心痒难耐,又将红豆仙根祭起,只见红豆仙根漂浮在空中,灵光万丈,轻轻一扫,便将前方暗藏的神通残余荡得粉碎!

    薛赢安喜不自胜,将仙根收入希夷之域。

    那红豆仙根趁他不注意,从希夷之域中溜出,挥舞灵光,啪啪狂抽蚖七,不过片刻便将蚖七打得鼻青脸肿!

    蚖七祭起青铜刀兵与那仙根以硬碰硬,很快败下阵来,被打得更惨,叫道:“明明是阿应传你主人祭炼法门的,为何不打他反倒打我?”

    红豆仙根立刻调转方向,挥舞灵光,啪的一声抽在许应身上许应肉身被打飞出去,还剩下魂魄站在原地,通体不灭真灵,自有灵光绕体,被仙根的灵光打得微微晃动一下。

    红豆仙根的灵光却因此碎了一地。

    这株仙根试图把自己的根须接好,却怎么也捡不起来,不由大怒,冲过去又把玩七殴打了一顿。

    许应捡起自己的肉身,心道:“我也须得寻一株仙根,这等宝物对肉身大有好处我肉身便是太弱了。”

    一一相比魂魄,实在太弱了。

    终于,他们来到天空中的道道光芒坠落之地,只见沙漠中留下一圈圈烧焦的琉璃,形成阵法图案。

    许应向天上望去,天空中的光芒在渐渐断去,黯淡,消失。这些光芒不知从何而来,古怪得很。

    “阿应,你看那边!”玩七尾巴遥指前方,激动道。

    许应抬头望去,只见那里一座那座玉山上有宫殿,因为玉山近乎透明,所以远远看去,那宫殿宛如漂浮在天空中,很是夺目。

    “那里应该是古仙人的落脚地。”

    许应打量四周,猜测道,“仙人飞升,这里是第一站,他们在此地落脚,服用仙道灵根的原道普萃。补足力气之后,再进行第二次飞升。”

    他看向山顶,那里有灵光汇聚,时不时动荡一下,应该是太乙小玄天破碎的仙道灵根聚集在这座山中。

    玉山的顶峰,还传来阵阵宏大肃稳的气息,应该是古仙的气息。

    他们向前走去,注意到地上多出几具傩师的尸体,尚未被沙漠完全吞噬。

    许应停下脚步,目光落在其中一具尸体上,有些诧异,这具尸体是一个年轻人,但并非傩师。

    其人身材要比正常人高出两三尺,长着四条胳膊,但许应并未感应到泥丸傩术运转的痕迹。

    “奇怪,难道有人天生就是如此?”

    他望向玉山,目光奇异,“还是说,进入太乙小玄天的不止我们?”

    薛赢安冲在前方,大声道:“你们快点跟过来!路上的危险,已经被前面的人扫平了!肯定有不少人登山了,咱们快点过去,否则便没了仙缘!”

    许应快步跟上他,没多久,便见沙漠中插着一根根树桩,树桩一端被削得很尖,有傩师的脑袋被插在上面。

    对方用了一种很奇怪的法术,让树桩和那些傩师长成一体,因此这些脑袋都还活着。

    只是大漠荒凉,没有水分,如此曝晒之下,树桩和傩师终将馒慢死去。

    许应等人走过,那些雄师艰难的移动眼珠子,看着他们。

    “古怪,神州大地好像无论炼气士还是傩师,都没有这样的风俗。”

    许应检查树桩,抠破一点树皮,便见树皮中流出血来。这种法术很奇怪,有些像望乡台的法术。

    这种法术,改变了肉身结构,让人与树桩生长为一体,不同于周家的傩术。

    周家傩术是以存想改变肉身结构,以活性催发各种生命,从而化作神通。

    但这种将不同物种结合在一起的法术,许应便没有见过了。

    蚖七观察,有所发现,道:“阿应,这种力量类似我在蜕变化形时的化生之力。

    不过这种力量,比化生之力更强,可以改变物种。”

    许应突然心中微动,低声道:“造化。”

    蚖七怔了怔:“什么?”

    许应道:“是造化之术。杀他们的人,用造化之术,将不同的物种与他们结合在一起。这是在示威,表明自己绝对不好惹!”

    蚖七不解道:“难道进入此地的哪个世家修炼了造化之术?可是,六秘之中并没有造化之秘。”

    许应抬头看向玉山,推测道:“或许,他们并非咱们这个世界的人。毕竟,天路虽然断了,但咱们能够来到小玄天,说明前往小玄天的路并未完全断去。”

    他走入山中,道:“说不定,有另一个诸天世界,寻到了前往小玄天的道路。”

    蚖七闻言打个冷战:“如果他们发现了石城,也就发现了去我们神州的路!这些家伙这么喜欢插人头…”

    突然,前方传来薛赢安的惊呼。

    许应急忙向前冲去,只见薛赢安被一个四臂女子一拳击飞,重重撞在山崖上!

    那女子头顶插着长长的翎羽,脸蛋有几分美艳,却异常悍勇,身后浮现出四臂天魔异象,威武不凡。

    她的希夷之域已经打开了第二玄关,夹脊玄关,金丹洞照玄关,漂浮在第十三重天山上。

    薛赢安与她修为相差太大,被一掌打得吐血。

    那女子旋即飞身而至,一手抓住薛赢安的头颅,另外两只手抓住他的双臂,还有一只手抽出弯刀,便要割下他的脑袋!

    许应冷哼一声,五指叉开,大步走来。

    那女子脸色顿变,只见自己的四手飞速枯老,滑嫩肌肤顷刻间皱纹滋生,失去弹性,自己体内的活性也在飞速流失!

    “祭!”

    她手中弯刀呼啸飞出,旋转着向许应脖颈斩去。断刀飞出,当的一声将那弯刀斩断!

    那女子不敢停留,慌忙纵身飞起,祭起金丹镇压后方涌来的泥丸傩术,冲上玉山许应催动傩术冲击她的金丹,试图连金丹也一并抹杀,却被金丹中的一股奇特力量抵挡回来,也是惊讶不已。

    “的确不是本土的法术神通!”

    一一一感谢橘子咖啡烘焙,叁生缘纵猎者两位白银大盟的打赏!今天写了一万字,删掉了五千多,今后得改正喜欢改稿子的毛病。这是陋习!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