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魔头竟然是我(第二更)

    让许应和蚯七惊讶的是,薛赢安从那个破破烂烂的希夷之域中爬了出来,只是受

    了点伤,并无大碍。

    薛赢安蟑螂一样命硬,一路掉坑里,一 路挺过来, 连许应 也不得不钦佩他的毅力。

    不说李逍客如何,但这少年的确值得钦佩。

    有薛贏安在前方趟路,许应便少了很多危险。

    前方大漠中出现道道彩霞,仿佛从另一个世界而来,落入凡间,不染尘埃。许应

    惊讶:“古怪, 这里怎么会有飞升霞光?难道那里就是薛赢安所说的仙缘?”

    薛赢安也注意到那里,很是激动,加快速度冲向飞升霞光。

    许应心中微动:

    “李逍客一 定告诉他许多关于云梦泽古战场的秘密,我无须跟着

    别人,只需跟着他便可。”

    薛赢安这次机灵了很多,用小钟作为探路的工具,不断激发小钟的威力,冲击途

    中那些看不见的危险。

    蚜七悄声道:“阿应, 这小子是怕自己死得慢吗?他如此大张旗鼓,只怕会触发

    更多危险。”

    他刚说到这里,突然一声钟响过后,沙漠风起云涌,一具百丈白骨从沙漠中起身

    , 身上披着七彩流光的铠甲,铠甲残破,左缺一块右缺一块,滴滴挂挂。

    那百丈白骨身后漂浮着残破的希夷之域,手持一柄断刀,刀也是极为庞大,可惜

    断裂,断口处有一个巴掌印记。

    那百丈白骨挥舞断刀,当的一声劈在小钟上,将这口钟一刀两断!

    下一刻,百丈白骨的断刀便来到薛赢安头顶,叫道:

    “战!战!战!”

    薛赢安惊叫一声,急忙催动八面剑迎上,却被断刀将八面剑劈开!

    他立刻身形游走,避开断刀,然而那白骨舞动断刀,刀法精湛无比,刀如影随形

    来到他的身后!

    “杀!杀!杀!”

    那白骨残存的意识大吼,刀光来到薛赢安腰间,切破他的衣裳,薛赢安腰后肌肤

    战栗,心中暗叫一声:‘‘我命休矣! ”

    就在此时,一道身形飘然而至,来到那百丈白骨的头颅前方,双臂张开,双手十

    指如花瓣般绽放,瞬间手臂如幻影,十指做出各种奇异掌印,相继印在那白骨的眉心

    这印法,正是神都裴家的归心诀!

    而那個身影,自然便是许应。

    归心诀可以让暴走的道心恢复平静,许应经常用这种法诀来让自己免于陷入燥乱

    之中。

    此刻他将一道道归心诀打在白骨眉心,顷刻间将那白骨的残存战意和杀意炼化,

    便见那白骨身形顿住,匹练般的刀光停在薛贏安的腰间。

    薛赢安惊叫,只见腰间一片血红。

    他飘然落地,正要向许应称谢,突然腰身向前一折,竟然整个人断成两半。

    薛贏安扑倒在地,双手抓着黄沙向前爬行,血流了一地,大哭道:“我不想死!

    我才刚下山!我感觉不到我的腿了!”

    刚才许应虽然救援得很及时,但百丈白骨的断刀太猛,刀气逼人,刀虽未切中他

    ,但刀气还是将他拦腰斩断!

    许应身形飘落,站在断刀的刀背上,道:“七爷, 你去救治他。”

    蛻七闻言,连忙纵身跃下,落在沙漠上,催动神识,将薛赢安上半身下半身托起

    随即打开泥丸秘藏,调动长生仙药,激发薛赢安肉身活性。

    许应漂浮在那巨大的断刀前,大声道:“七爷, 不要接反了!”

    薛赢安已经快晕厥了。

    玩七笑道:“你放心, 我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我要犯,也是犯高级错误。”

    薛赢安上半身和下半身断骨再植,血肉相连,连忙向玩七称谢,突然又脸色一变

    叫道:“我还是 感觉不到我的腿和屁股!”

    蜓七尾巴挠挠脑袋,抬头道:“阿应, 他感觉不到腿和屁股!”

    许应努力的把断刀从百丈白骨的手中拽出,闻言大声道:“你帮他接 上神经丛了

    吗?”

    蜓七尾巴猛地一拍自己脑袋,叫道:“没有! 现在怎么办?”

    “拽开,重新接。”许应奋力抽出断刀。

    蛻七连忙向薛赢安道:“你忍着点, 我很快的!”说罢,两股法力用力一扯,将

    刚刚接.上腰身的薛赢安扯开!

    薛赢安惨叫,叫声嘶哑,渐渐地没了气息。

    蚊七慌张道:“阿应, 这人被我医死了!”

    许应把断刀抛下来,又去解百丈白骨身上的残破铠甲,道:“你用 长生仙药给他

    疗伤,还能把人医死?你不会先给他补气血?”

    蚯七醒悟,连忙去给薛赢安补气血,薛贏安幽幽转醒,脸色苍白如纸,看到自己

    伤口如喷泉般向外喷血,又昏死过去。

    蛻七慌忙调运长生仙药,先将他的神经丛接上,然后再接他的骨骼血肉,叫道:

    “阿应,他还没醒!好像没气了!”

    许应用力扯下那具破败不堪的铠甲,道:“你嘴对嘴, 帮他呼吸-下!”

    蚯七正要凑到跟前,薛赢安便已经虚弱的醒过来,道:“我没事, 刚才只是用龟

    息法保命。感谢救命大恩,赢安没齿难忘,唯……

    蛻七笑道:“你只 要不以身相许都可以。对,你试试腿脚。”

    薛赢安站起身来,活动一番,没有大碍,总算放下心来。

    许应带着残破铠甲从天而降,道:“七爷张嘴。 ”

    妩七张开大嘴,许应把铠甲塞到他的肚子里,又拖来那把断刀,此刀虽断,依旧

    寒气逼人,锋利无比。

    许应尝试祭炼断刀,居然发现异常简单,很轻易便可以将断刀祭起,仿佛自己已

    经祭炼了许久一般。

    他不禁喷喷称奇,心念一动, 便见断刀飞速缩小,化作两尺长短,方便拿在手中。

    “阿应,此刀是有主的吧?”

    妩七纳闷,道,“怎么 会被你祭炼得大小如意?难道它与钟爷一样没有节操?”

    许应没有感应到刀中有灵,摇头道:“我也不知是怎 么回事,仿佛此刀我祭炼过

    一样,拿在手里得心应手。咦,你看,刀上的手印,与我的手大小合适。”

    他比划一下,只见断刀的断处有-个巴掌印记,显然是魔头所留,许应手掌正好

    能嵌在这印记里面,纹丝不差。3 J

    许应收回手学,笑道:“ 此刀的巴学印与我的手相合,合该为我所有。”

    蚯七羡慕不已。

    “这具白骨也是一位大英雄,即便战死,依旧执念不散,驱使他继续战斗。

    许应仰头打量百丈白骨,钦佩不已,道,“不知道那魔头到底是什么人, 为何如

    此凶残如此强大。”

    他忧心忡忡,道:“那魔头, 还被镇压在此处吧?不知道封印是否安好?”

    薛赢安上前,对着许应和航七各自躬身长揖,道:“两位的救命大恩, 赢安没齿

    难忘,今后定当做两位牛马!”

    许应摆手笑道:“我们之所以救你, 主要是担心你死了,我们无法找到九龙山韭

    菜岭。找不到那里,钟爷便无法走出自闭。”

    妩七笑道:“另一个原因, 是你老师李逍客必然会告诉你很多云梦泽古战场秘密

    ,我们跟着你,肯定能寻到宝物。”

    薛赢安正色道:“你们虽 然抱有各种目的才出手救我,但毕竟对我是救命的大

    恩。你们虽然可以不记挂这份恩德,但我必然铭记。”

    许应很是欣赏他的为人,道:“ 今后我们遇到危险,你救我们一次便是,无须时

    时刻刻挂记。”

    薛赢安称是,向前方走去,道:“我师尊告诉我的, 我一定不会隐瞒。临行前,

    我师尊告诉我,古战场是远古时期天路,连接着诸天万界。仙人飞升,其实并非直接

    飞升到仙界,而是先飞升到天路。

    许应急忙拽住他的胳膊,免得他撞到前方的残留神通。

    薛赢安顿住脚步,额头冒出一滴血珠。

    他这才注意到根近乎透明的针悬在空中,若是自己继续向前走去,只怕被这根

    无形针刺穿了眉心!

    “还是我在前面吧。”许应善意道。

    薛赢安只好跟着他,继续道:

    “师尊说,天路上有仙根,蕴藏仙灵之气,服用仙

    根,便会渐渐蜕去凡胎。天路上,有很多类似这样的地方,仙根也各不相同。飞升的

    仙人就是这样一路飞升过去,待来到仙界,便彻底蜕去凡胎,成为真正的仙,方可进

    入仙界。”

    许应催动天眼,将前方路上的危险看得清楚分明,道:‘ 我曾听人说,大恶人断

    去飞升路,莫非他们说的飞升路,指的就是这条道路?\"

    薛赢安道:“师尊 也曾经这样说过。他说,天道宇宙的天神和天道神器,在此地

    着急诸天万界所有修炼到飞升期的大炼气士,在天路上阻击这个大恶人,这一战,打

    断了天路,让渡劫飞升,变成了一个无解的难题。”仁63

    许应悠然神往,诸天万界最强大的炼气士济济-堂,阻击大恶人,想一想都令他

    兴奋不已,恨不得能回到过去亲眼见证这一战!

    许应定了定神,询问道:“那么你看 到~飞升霞光,便前往那里,是否意味着仙根

    就藏在飞升霞光中?

    薛赢安摇头道:

    “师尊说,太乙小玄天的仙根,生性喜近仙界之地,因此看到飞

    升霞光便一定要赶过去。 仙根极有可能就在那里。”

    “原来如此。”许应和蛻七恍然大悟。

    他们飞速向前,许应感应到了雷劫的气息,心中微动,询问道:

    “赢安,仙人来

    到这道天路,还需要再渡劫吗?”

    薛赢安摇头道:

    “未曾听说过。你为何有此疑问?

    许应常常吸一口气,道:“我们踏 入雷劫圈了。让我感应一下,一道,十道,五

    十道……

    他观摩周齐云渡劫,参悟出天劫道象,对雷劫的感应极为敏锐,立刻察觉到这里

    共有二百六十七道雷劫重叠在一起!

    而且从雷劫的笼罩范围来看,这二百六十七场天劫,应该是重叠在一起,而且应

    该是同时引发天劫!

    也即是说,有二百六十七位飞升期的绝顶高手, 在同一个地方,同时引动天劫,

    同时渡劫!

    这幅场面,定然难以想象的震撼!

    “那个时代的炼气士,都是如此勇猛吗?”许应喃喃道。

    薛赢安被他描述的场面吓了一跳,连忙摇头道:“别的不知道 ,我师尊肯定不敢

    渡劫,绝对没有如此勇猛。”

    蚯七突然道:“阿应, 这二百六十七位大炼气士,联手渡劫,还渡劫成功了!你

    看那些飞升霞光,多半便是他们飞升时留下的霞光!”

    许应呆住,难道联手渡劫,真的能渡劫成功?

    他询问薛赢安,薛赢安摇头道:

    “没有听说过。

    他们一路前行,过了小半个时辰,终于穿过各种险境,来到那飞升霞光的所在地。

    这里,同样也是二百六十七位飞升期炼气士渡劫之地。

    此地是大漠中的一片绿洲,有月牙泉,如美人笑时的眼眸,迷人而幽静。

    二百多位高矮错落的身影环聚在月牙泉的周围,气息强大,神秘,他们的姿态各

    异,每个人的头顶皆有一道飞升霞光!

    这些大炼气士,联手渡劫,竟然真的渡劫成功!

    许应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难道联手渡劫真的可行?

    突然蛻七的声音传来:

    “阿应,这边来,我找到天青子了!”

    许应急忙过去,只见月牙泉边有-个白发老者背对着他们坐在那里,白发垂髫,

    白眉拖地。

    那老者的背后立着-块高大的石碑,虻七正在阅读碑文,道:“这. 上面说,他就

    是天青子,在此地为过去的战友守墓,镇压魔头。年迈之时,坐化于此。”

    许应上前,阅读碑文。

    只见碑文上记载了月牙山的一场战斗,那魔头沿着天路而来,所向披靡,无人能

    挡,杀的万界联军节节败退,死伤惨重。

    他们被逼到太乙小玄天绝境,死伤更多,迫于无奈之下,有三百勇士站出,主动

    引发天劫,试图借三百勇士的天劫之威,将那魔头轰杀!

    就在他们引动天劫的那一刻,又有三十三勇士葬身魔手,最终只引发二百六十七

    场天劫。

    二百六十七场天劫重叠,威能撼天动地,试图将那魔头连同二百六十七勇士- -起

    轰杀!

    许应、薛赢安看得头皮发麻,他们抬头呆呆地看向天空,那-道道飞升霞光如此

    夺目,显然,二百六十七勇士渡劫成功了!

    “此役,魔头撼动天劫,将天劫击溃,二百六十七道友渡劫成功,联手围剿魔头

    ,战死于此。

    石碑上说,魔头被天劫重创,又被二百六十七渡过天劫的强者围剿,终于大势已

    去,跌入元狩世界。

    太乙小玄天也因此被夷为平地,从原本天路上的小仙界,变成了荒漠。

    而二百六十七位渡劫飞升的强者战死于此,死前各自挖出自己的眼睛,炼成月牙

    泉,如美人之眼。

    他们就算死了,也要监视那个魔头,只要来到月牙泉前,往泉水中望去,便可以

    看到那个魔头的所在。

    天青子在石碑上说,自己寿元已尽,必须要将这件事记录下来,免得后人遗忘,

    忘记他们这些战士为诸天万界所做的一切!

    许应读到这里,心中感触良多,道:“七爷, 这些人应该是义士吧?”

    妩七罕见的正色道:“大义之士! ”

    许应感动莫名,来到月牙泉边,向坐化在泉水边的天青子躬身敬礼,道:“前辈

    尽管去吧,前辈的重任,便交给我们了。”

    他向泉水中看去,心道:“碑上说, 往泉水中望去,就可以看到那个魔头。不知

    道是真是假?

    月牙泉的水面平静无波,如同镜面,许应低头看去,看到了一个后脑勺。

    他挠了挠头,只见那后脑勺也有-只手在挠头。

    许应疑惑,仰起头往天上看去,月牙泉中的那个人也仰起头,望向天空,满脸疑

    惑。

    月牙泉中的那张脸,与他一模一样。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