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你师父不是好人

    那少年身着布衣,浓眉大眼,很是淳朴,像是第一次出远门,不善于和人打交

    道。他进入城中,便独自跑到角落里,避开众人。

    许应上前,见礼道:“在 下零陵许应,敢问兄台如何称呼?

    布衣少年正在啃干粮,闻言东张西望,见许应是在跟自己说话,慌忙起身,双手

    在身上擦了擦,有些局促不安,道:“我叫薛赢安, 来自道州。”

    他见自己的金丹在前方晃眼,便将金丹收起,免得干扰到许应。

    许应询问道:“薛兄弟, 你怎么会孤身一人来到这里?莫非也是为了云梦古战场而来?”

    薛赢安道:“师尊 命我出山,说这里有仙缘,让我来碰碰运气。

    许应道:“尊师是? ”

    大钟激动地飞上前来,神识波动,飞速道:“你师尊 是不是叫李逍客,他是汉时

    的炼气士,黑衣白腰带,衣领处是红色的。他常年腰间佩戴八面剑,唇上是八字胡须,下唇无须?”

    薛赢安闻言愕然,道:“你认得我师尊? ”

    大钟咣咣大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许应和玩七甚至担心它笑报废了。

    “认得?我当然认得!李逍客便是我家主人,三千多年前便是他炼制了我!”

    大钟欢喜无比,围绕薛赢安飞来飞去,道,“他带着 我四处降妖除魔,除暴安良

    ,带着我拜会山野隐士,世外高人。我与他经历了各种危难,相互扶持,直到他镇压

    天神和青襞仙子,我才与他分开!我们是战友!”

    薛赢安瞠目结舌,过了片刻,才道:中钟……

    “叫我钟爷!”大钟道。

    “钟爷。”

    薛赢安胆子有些小,道,“你是不是记错了? 家师的确有一-口钟,也伴随家师经

    历了各种事情,但它是一口金钟,名叫逍遥钟。逍遥钟自始至终都跟随着师尊,从未

    离开过。”

    大钟怔住,笑道:“不是我记错了 ,是你记错了。你师尊李逍客从未有什么金钟

    逍過钟,自始至终跟在他身边的,只有我和一口剑!

    薛赢安道:“我曾听师尊说过, 他老人家与逍遇钟的各种事迹,师兄师姐也常常

    提及此事。而且逍遏钟有时候也会对我们讲起它与师尊的传说。”

    大钟哈哈笑道:“这不可能! 我的记忆还能有假?我身上还有你老师留下的烙印!”

    钟壁顿时浮现出各种奇异纹理,大钟内壁也浮现出万物霜天,万类竞发的景象,玄妙高深!

    “你看,是不是您老师李逍客的功法烙印?”大钟殷切道。

    薛赢安仔细打量,惊讶道:“的确是 家师的烙印。可是家师明明说逍遇钟伴随了

    他大……等一下,我记起来了!”

    他顿了顿,道:“师尊说过, 他曾经为了镇压为祸世间的天神,仿制逍逼钟,炼

    制了几口铜钟,用来镇压魔物!他不舍得将真正的逍過钟放在那里镇魔,你一定是师

    尊仿制的逍遥钟!”

    他惊叹道:“你是仿制的, 居然也诞生了灵智,真是不凡!

    大钟呆滞。

    过了片刻,这口大钟仿佛老了许多,被岁月侵蚀出痕迹,颤巍魏的笑道:

    “你一定听错了,对不对?是了,是你师尊太思念我,炼了一口金钟,用来怀念我!那口金

    钟是我仿制品!”

    薛赢安摇头道:“师尊 镇天神的事情,山里的师兄弟们都说过很多次,应该不至

    于有假。逍遥钟上没有任何锈迹,你身上却有很多铜锈。而且逍遏钟的纹理也更加深

    刻,烙印更为清晰,你的纹理和烙印,都显得潦草了-些。”

    大钟大怒:“明明我的烙印和纹理更为写意! 写意你懂得么?七爷,七爷,你书

    读得多,你来告诉他何谓写意,何谓匠气!”

    蚯七迟疑一下, 没有插话。

    薛赢安道:‘我不懂得何谓写意匠气, 但我们隐居在道州九龙山韭菜岭,师尊折

    叠天地,带着我们隐居在天地之外,诸天之中。不信,咱们可以一起去道州九龙山,

    找师尊问个明白!”

    大钟连忙道:“好! 咱们这就去!”

    薛赢安为难道:“我此次出山, 是来寻找仙缘的,暂时不能回去。等到我得到了

    仙缘,再和你-起回山。”

    大钟连连催促他,薛赢安为难万分。

    许应咳嗽一声:“钟爷, 冷静一下。你三千年都等得了,多等几日又有何妨?”

    大钟怔怔出神,心中翻出阵阵酸楚,道:“阿应, 我不是逍過钟的替代品。我记

    得与主人一起经历的很多事情,他很喜欢我。

    许应轻轻点头:“你是我的好友, 怎么会是逍遥钟的替代品?”

    蚯七道:

    “钟爷,我觉得写意更胜匠气,你身上的纹理写意,是宗师的风范。就

    算逍遛钟是李逍客工工整整炼制的,也不如你的写意更有神韵。”

    大钟怒道:

    “它才不是工工整整炼制的,它是寥寥草草炼制的!我才是主人千方

    百计炼出的宝贝!

    以往它动怒的时候,早就摁住玩七便打,现在虽然发怒,却罕见的空自愤怒,没有动粗。

    虻七向许应悄声道:“钟爷 曾经说过,它三千年前的记忆一直朦朦胧胧,灵智将

    开未开,很多事情都记不住了。”

    许应也曾听大钟说起过此事,大钟甚至对三千年前的天人感应造成的剧变,都记

    不太清。

    它只能勉强记得一些山川逐渐消失,-些山川逐渐矮小,至于发生了什么事它便不知道了。

    倘若大钟果真是李逍客炼制的重宝,伴随他走过很长一段人生路, 那么大钟的灵

    智应该觉醒得更早,不至于对天地封印印象不深。

    蚯七道:“我怀疑 它的确李逍客炼制的逍遥钟替代品,它的一些记忆,其实是逍

    遥钟的记忆,并非它的真实经历。它被李逍客拿来镇魔时,还未觉醒灵智,知道饱经

    风霜,汲取日月精华,它才慢慢觉醒灵智,以为自己是李逍客最爱的法宝。

    许应低声道:“七爷不要再说了。 还未去道州看过,不要轻易下定论。”

    蚯七道:

    “可是钟爷的确布满锈迹……

    许应瞪他一眼,蛻七只好闭嘴,心道:“钟爷 身上的锈迹表明,李逍客用来炼制

    它的材料,绝非上好的材料,否则不至于生锈。”

    大钟失魂落魄,缩在角落里不肯出来。

    许应笑道:“钟爷, 到我希夷之域里开,我还有些原道菁萃尚未炼化,你不尝尝

    ?”

    大钟不答,缩到石城墙角里,不想搭理他们。

    蚯七张口欲言,想了想,便没有说让我尝尝的话,心道:“阿应应该是为 了让钟

    爷开心,才说出让它尝尝的话,我若是开口,多半会被爆捶一-顿。 ”

    “钟爷大约自闭了。”许应心中暗道。

    他将大钟收入自己的希夷之域,把它挂在纯阳异火前,借光芒明亮它的内心。但

    没多久,大钟便不见了踪影,许应找了片刻,终于在涌泉秘藏找到它。

    它把自己塞在其海里,沉在水底,-动不动。

    “我可能是个假货。

    大钟道,“我想静静。 ”

    许应只好由它。

    “赢安,你们九龙山韭菜岭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地方?为何我之前都没有听说过

    这個地方?”许应询问道。

    薛赢安迟疑一下,道:“九龙山韭 菜岭的天空,和这边不是同一个天空,那边有

    两颗太阳,你没听说过也是理所当然。”

    “不是同一个天空?

    许应一怔,道州明明就在零陵的南边,新地未出现时,两地距离不算远,怎么就

    不在同-一个天空下了?

    “难道说钟爷的主人将九龙山折叠到另一个空间? ”他心中暗道。

    薛赢安道:“我们原本一直 生活的好好的,师兄弟们都知道外面还有一个世界,

    是师尊从前生活的世界,但谁都没有去过。直到有一-天,来了一个站在石头.上的人找到了师尊。”

    许应眼睛一亮,道:‘那块石头方方正正, 可以漂浮在空中,是一座仙山!站在

    石头上的那人是个年轻人,眼角有一道疤痕。

    薛嬴安惊讶道:“许兄, 你当时也在场?”

    许应摇头,道:

    “我当然不可能在场,不过我见过那个人,他叫徐福。徐福是什

    么时候找你师父的?

    薛赢安道:“快四年了。 ”

    许应怔住。

    徐福是在奈河改道之前,找到隐居在另一个世界的李逍客。那个时候,阴间尚未

    入侵,新地尚未出现,周齐云还在寻找渡劫方法,傩师对傩法的变革,尚在萌芽之

    “徐福拜访师尊,他离开之后,师尊很生气,带着八面剑和逍遥钟出门。”

    薛赢安道,“他回来时受了伤, 脾气很不好,总是说错了错了,这条路子不对。

    从前他很关爱小师妹,也罕见的对小师妹大发雷霆,还把我打了一顿。那些天师尊变

    得很阴郁,九龙山的神龙也心惊胆战,告诉我们师尊改变了封印,咱们有可能会回到

    祖辈的那个世界。

    他怔怔出神,道:“后来, 果然天地大变,天空中和地底深处传来阵阵吼声,像

    是无数头牛和象一起大吼。我还看到巨大的肢体在地下和空中游动,就看到天地渐渐倾斜。

    天地倾斜的速度很慢,用了两三年,才彻底颠倒过来。不过至今为止,九龙山韭

    菜岭还在另一个世界,并没有彻底回来。

    李逍客对薛赢安等人说,他须得留一条后路,韭菜岭就是这样后路。

    “回到这个世界后,师尊很高兴,但也很谨慎,不让我们下山。他经常患得患失

    , 走来走去,低声自语,说我也是被逼的,我也不想这样。他又有时候发出恶声:你

    知道得太多了!只有这次,他让我去采自己的仙缘。

    薛赢安说到这里,突然醒悟过来,赧然道,“许兄, 不知怎么的,我对你说出这

    些话。我以往不是那么唠叨的。”

    他面带忧色,显然在为师尊李逍客担忧。

    许应笑道:“可 能是因为我服用了仙草中的原道菁萃的缘故,让你不自觉的吐露

    心声。你放心,原道菁萃我快炼化了。”

    薛赢安说的这些话,让许应沉入沉思,他总觉得这里面隐藏着一些不宜为人所觉察的细节。

    “徐福怎么知道躲藏在另一个世界中的李逍客?他是怎么找到李逍客的?李逍客

    佩戴八面剑,带着逍遥钟出门,是去杀徐福吗?

    他心中默默道,“李逍客 铩羽而归,还受了伤,是徐福伤到他?他败于徐福之手

    , 所以才说错了错了。他说这条路不对,这条路是哪条路?”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谜团。

    九龙山这么霸气的一个名字,为何其中一座山峰叫韭菜岭?

    许应突然道:

    “赢安,你认得这一招剑术吗?”

    他肩头一动,一道沛然剑气如天外长虹,从后方的天空斩落下来,正是许应在水

    口庙所参悟的破界剑气!

    薛赢安惊讶道:“这是师尊逍逼剑的- 招,你是从哪里学来的?

    许应脸色阴睛不定,将自己在零陵水口庙的遭遇简略说了一遍,道:“薛兄弟,

    我在水口庙遭遇白衣傩仙陈眠竹,他是南滇国的皇帝,一身修为极高,而且涉猎炼气

    法门。他晚年自我封印,将自己的隐景潜化地藏在阴间与阳间之间。不过,他还是被

    人找了出来。劈开他的隐景地的,便是这样一道破界剑气。 ”

    薛赢安双眼放光,道:“这位傩仙- 定作恶多端,我师尊除暴安良!”

    许应继续道:“傩仙陈眠竹的眉心, 有一道剑伤,是八面剑所伤,直接刺穿了他

    的额头。陈眠竹死后,剑气在他周围形成了-道道仙光,如剑-般,围绕他转动。”

    薛赢安兴奋道:“师尊 钟剑双绝,他留下的剑气哪怕过了一两千年都不会磨灭!

    许应道:“傩仙陈眠竹被 人吃掉了。”

    薛赢安还待说话,闻言怔住。

    许应道:“陈眠竹被人吃得只剩下一 张人皮, 怨念深重,化作鬼傩仙为祸一方,

    搜刮鬼魂炼制万灵丹,还抓来活人,打算夺舍重生。只是,别说肉身,便是他的魂魄

    ,也被人吃得一干二净,又谈何夺舍重生?”

    薛赢安瞪大眼睛,脸色涨红。

    许应继续道:“吃掉陈眠竹的人, 就是用刚才那一招剑术破开他的隐景潜化地的

    人,此人用八面剑,一剑刺死他。他之所以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是因为他的傩法傩

    术,便是使用八面剑这个人教的。

    薛赢安结结巴巴道:“许兄, 你、你想说什么?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污蔑我师孽?”

    许应道:“南滇国就在 零陵附近,道州也在附近,还有你师孽的镇压的青襞仙子

    ,也在附近,你师尊应该也是在附近活动。他可以从容布置-些后手 。他将雄法传给

    了陈眠竹,在傩法中留下了陷阱。等到陈眠竹归隐之后,便第一时间寻到他,吃了他……

    “住口!”

    薛赢安怒不可遏,突然一口飞剑自他希夷之域中飞出,剑气沛然激荡,指向许应

    这剑气如此纯正浓烈,让许应衣衫猎猎作响,衣角被无形的剑气切掉一块,随即

    在空中破碎,如布蝶飞舞!

    许应心头微震,这剑气太强横了,比他参悟出的破界剑气还要强!

    他只是从李逍客留下的剑痕来揣摩剑意剑道,而薛贏安,却是得到了李逍客的真

    传!

    这份剑道造诣,胜过他良多!

    就在此时,突然一阵阴风吹来,让两人都打个冷战,只见一位身着战甲的雄壮

    男子向他们迎面走来,从他们体内穿了过去!

    薛赢安激荡的剑气竞然未能伤到那雄壮男子分毫!

    虻七惊叫一声,许应看去,只见玩七身体太大太长,那雄壮男子走入他的体内,

    半晌尚未走出。

    这种感觉极为古怪,让人很不舒服,蛇也是如此。

    “七爷,缩小体型!”许应突然出声道。

    蚯七连忙缩小形体,化作-条尺许长短的小蛇, 跳到许应肩头。

    许应低声道:“城中死掉的鬼魂出现了 ,村老告诉我,这是他们祖辈的英灵,死

    后犹自征战杀伐。”

    薛赢安愤怒至极,犹自持剑指向许应,喝道:‘你污蔑我师尊, 到底居心何在?

    城中阴风大作,一个又一个鬼魂出现,都是身披战甲,在城中飞奔,呼喊连连,

    仿佛在与敌人交战!

    “杀!”

    鬼魂们怒吼,气息极为强大,身后漂浮着座座破破烂烂的希夷之域,从尾闾玄关

    到神桥,应有尽有!

    不过,他们希夷之域被打破,很多鬼魂神桥断裂,瑶池焚干,十二重楼只剩废墟

    还有的鬼魂天河断流,三十三重天山崩坏坍塌!

    许应放眼看去,这座石城中出现的鬼魂,竞然都是炼气士,而且是打通了最后一

    道玄关,元神站在神桥上等待飞升的炼气士!

    这就是天道神器,从诸天万界中选拔出来的战士!

    “糟了!这座石城去的云梦泽古战场,可能比我们预想的更加危险!”

    许应想到这里,高声喝道:“小蝶, 快让郭家所有人离开这座石城!”

    他话音刚落,便见那些正在征战厮杀战士鬼魂,突然一个个破灭!

    他们像是遭遇了无形的敌人,被那看不到的敌人所击溃,所格杀!

    “杀!

    石城中杀意鼎沸,无数鬼魂前仆后继向前涌去,悍不畏死,然而许应却看了出来

    , 与他们厮杀的其实只有一人!

    从诸天万界中挑选出来的最强大的战士,其实只是一个人!

    这个人,将这些最强大的炼气士逐一格杀, 将他们的肉身打得粉碎,将他们希夷

    之域轰穿,将他们的元神揪出来拍碎!

    他们的法宝,他们的神通,他们的血肉,乃至他们的信念,统统被这个杀入石城

    的人践踏在脚下!

    少年薛赢安似乎被石城中的鬼魂杀意所传染,祭起八面剑,悍然向许应杀来,与

    此同时石城中来自郭家、高家、朱家等各大世家的傩师也纷纷大打出手,不管敌我,

    便向四周的人杀去!

    “杀!”

    他们大叫,完全被这股沸反盈天的杀意所驱动,陷入癫狂之中。

    谁也没有注意到,不知何时石城已然腾空,倾斜,向着茫茫未知之地驶去!

    而在石城前方,宏大的神光动荡不已,神光中雷建交织,形成-尊无比伟岸龙首

    人身神人!

    在那神人体内,一物散发出阵阵天道之威,引领着石城,重走当年的天路!

    就是在这条天路上,诸天万界的最强者聚集在一起,截杀那个魔头。

    五千五百字。宅猪去散心,今天坐了一天飞机,在机场写了点,晚七点

    半来到酒店,又写了点。嗯,明天尝试恢复正常更新,每天两章,看看能否做到。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