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原道菁萃(本章说已经放开)

    朱家上下惊骇莫名,他们明明看到许应来到囚车边,什么也没有做,老神仙怎么就突然惨叫不已?

    “老神仙莫非在碰瓷?”

    有人喃喃道,“古董店里经常玩这一套,让人拿着

    瓷器撞人,然后讹人赔钱。他想碰瓷许妖王吗?”附近的大傩呵斥:“混账!那是流氓地痞才做的事,咱们朱家的老神仙岂能做这种事?”

    然而这一幕真像碰瓷,许应没有动他,他便痛哭哀嚎,滚来滚去。

    这也怪这位老神仙托大,不该用魂魄来对付许应,许应的魂魄已经炼成不灭真灵,魂魄中析出不灭灵光。

    不过老神仙被朱家的人锁住了肉身希夷之域,一身法力受限,神识也被囚禁,所能动用的只有魂魄。

    他想惩戒许应,便只能动用魂魄。

    他想惩戒许应,便只能动用魂魄。

    老神仙哭了半晌,止住悲伤,捧着自己的手,疼得还在发抖。他的魂魄二指崩碎,魂魄上的痛楚传到肉身,痛彻心扉。

    更为可怕的是,他肉身上这两根指头虽然还在,但却没有任何感觉,仿佛这两根指头从未存在过—般!

    魂魄伤势难以治愈,这种疼痛还不知要伴随他多久。

    “此人身上,必有一件保护魂魄的异宝,以至于震断我魂魄二指!这件法宝倒是难得,不知是什么异宝!”

    他忍住剧痛,目光落在许应身上,心中暗道,“自古天劫难渡,天劫中有一种雷劫便是针对元神魂魄的,一击之下,魂飞魄散!倘若有此子的异宝,说不定对抗天劫就有了一分把握。“

    他心中一片火热:“我这具肉身是不中用了,被彼岸的仙火烧得生机亏空殆尽。朱忠全快要炼成金丹,那时夺舍了他,我便杀掉这小子夺得魂魄异宝!再炼化这具肉身中的仙药,夺取徙民的仙草,拿到天道神器,渡劫飞升不在话下!

    朱忠全也在看向许应,心中怒火滔天,脸上却依旧挂着笑容,心道:“可恨,我的仙缘就这样被他搅黄了!不过许应的确不容小觑,他运转泥丸秘藏,施展泥丸傩术,的确比我厉害很多。难道是周齐云教他的?“

    朱家上下被许应杀得心惊肉跳,尤其是那些被许应剥夺生机的傩师,更是对许应惧若神灵。

    只有大傩与族老跃跃欲试,很想趁机除掉许应。只是朱忠全不许,他们也无可奈何。

    大钟向许应道:“阿应,这些村民绝对保不住绛仙奇株,我们走后,朱家还是会来夺取仙草。就算

    朱家不夺,其他世家也会闻讯前来夺宝。”许应轻轻点头。

    怀璧其罪,徙民拥有这等奇珍异宝,却没有相应的实力,早晚会因为绛仙奇株而招来灾祸。

    这时,村中的几个年迈的村民上前,来见许应,

    叩拜他的搭救之恩。许应搀扶他们起身,询问道:“你们村里的绛仙奇株是哪里来的?”

    为首的村老道:“这株仙草是祖辈在云梦战场中抢来的,用来保护村庄。“

    “云梦战场抢来的?“

    许应心中微动,细细询问。那村老也不甚清楚,只是说故老相传,他们并非本地人,而是从另一个诸天移民过来的。

    他们的祖辈是从那个诸天世界中挑选出来的最强大的战士,奉命镇压魔头,为天界诸神立下了赫赫战功。

    但是天路被打断,他们无法返回各自的世界,只好留在这片土地上。

    这株绛仙奇株被村民称作九芝仙草,是他们的祖辈在云梦战场上抢来的宝物,种在村庄里,让他们在此地繁衍生息。

    许应大致了解了经过,只是里面还是有许多疑惑未解。比如镇压什么魔头,需要从其他诸天挑选战士?

    天路是什么?为何断了?为何他们无法返回各自世界?

    许应来到村中的小土坛前,仔细打量绛仙奇株,只见这株仙草九芝飘香,仙草中有点点灵光闪动,枝叶间钻来钻去。

    他凝视灵光,突然耳畔传来阵阵宏大道音,那九转芝草在他眼中越来越大,通体皆由道道灵光组成,恍若化作天地的灵根,蕴藏莫大威能!

    “这是道象!九转芝草天生道象,可以当做法宝使用,而且是活的法宝!“

    许应心头微震,眼前这幅景象实在惊人,他观摩九芝仙草的灵光走势,心有所悟,顿时觉得可以演化出一种不凡的神通!

    突然,他看到异象之中有一团水光,如同拳头大小的水球,漂浮在灵光之中,润润溜溜,说不出的诱人!

    许应运转法力将那团水光抓来,不料水光刚刚触碰到他的手掌,便沁入他的体内。

    那株九芝仙草被他抓走了水光,便有些委顿。

    许应体内,一股淡薄的凉意涌来,流遍全身,让他全身无不舒坦。

    就在此时,他的泥丸秘藏的洞天中,一股股强大的肉身活性被那团水光所调动,来自泥丸秘藏的长生仙药的威力爆发,被那团水光炼化,飞速炼入他的四肢百骸!

    他顿时只觉一股股澎湃激荡的气血融入到自己的体内,肉身活性越来越强,身躯越来越强大!

    他的体内,灿灿光芒照耀,自肌肤下照射而出,让他整个人笼罩在光芒之中!

    许应甚至周身弥漫着异香,芬芳扑鼻,宛如一株人形九芝仙草,令距离他最近的魭七也禁不住动了口舌之欲。

    “阿应,你好香,让我尝一口!”魭七叫道。

    许应瞪他一眼,周围的神光渐渐暗淡,但还是异香扑鼻。

    那团水光中蕴藏的奇妙药力催化了泥丸秘藏的长生药,将长生仙药源源不断炼入他的体内,产生了奇妙变化!

    神光之所以黯淡,是因为从三座泥丸洞天中钓取的长生药速度跟不上水光炼化的速度,导致神光大减!

    “钟爷,九芝仙草所蕴藏水光是什么东西?”许应询问大钟。

    大钟道:“我曾经听主人说,天道世界和仙界有仙草,蕴藏一种奇妙的能量,称作原道菁萃。可能,你从那株仙草中得到的水光,就是仙草所蕴生的原道菁萃。“

    它热切起来,在许应脑袋后面转悠,道:“阿应,你好香,你的气血让我吸一口,我还没有尝过你服用原道菁萃后的味道咱们是一起拼过命的好兄弟,你让我尝一口怎么了?就一口都不行?我与你恩断义绝!“

    许应锁紧自己的希夷之域,坚决不让它进来。

    魭七怒道:“贱钟,你伤势早就痊愈了,还缠着阿应不放,没皮没脸!阿应,不要理睬它,你理睬它,它得寸进尺,尝你一口就会尝两口,然后把你吃干抹净。那个,阿应,你砍掉一条腿给我尝尝呗。“

    大蛇露出真面目,蹭到许应跟前,叫道:“反正你还能长出来,便给我尝一条腿,咱们多年的好兄弟!“

    许应大怒,一拳挥出,打得大蛇连翻带滚飞出村落。大钟见状,慌忙飞向七,叫道:“七爷,你身上有他香味!来,让我吸一口!“

    大蛇叫道:“你走开!我要独享!”

    许应唤来村老,道:“我适才参悟你们的九芝仙草,领悟出一套口诀,传授给你们。你们按照口诀修炼,便可以操控九芝仙草,保护村庄。”

    他将适才参悟道象聆听道音所悟出的一套祭炼口诀传授给村民,这是一套简单的祭炼法门,也是炼气之法,口诵几种不同道音,便可以催动九芝仙草。

    同时勤加修行,还可以壮大自身气血。

    这已经算是开创一门功法了,哪怕是对于郭朱两家的傩师来说,这门功法也是一等一的神功,家族内部,只有高层才能学到与之相媲美的功法!但对许应来说,只是感悟九芝仙草,随手所创。

    许应教会了几个村民,便没有继续下去,让他们自行传授,又询问关于云梦古战场的事情。那村老向许应道:“我们村许多历史已经失传,没有这方面的记载。“

    “石城中是否有这方面的记载?”许应询问道。

    “那是座不祥之城,城中早已空了,没有人定居。城中战火,千年不息,我祖辈的鬼魂居住在那里。“

    村老告诉他,他们各村战死的祖辈英灵,每日还会在城中操练兵戈,时常有厮杀声传来,震耳欲聋,仿佛他们死后依旧在征战杀伐!

    “各村的村民,都居住在村落中,城中并无活人。每当月中的时候,满月升起,这座城就会消失。“

    村老道,“进入城中的人也会跟着这座城一起消

    失,曾经有很多村民误入石城,正逢满月,跟着大城一起消失无踪。他们失踪后就没有活着回来。“

    一旁有位老妪道:“有个傻子活着回来了,疯疯癫癫的,天天要杀这个要杀那个。“

    村老记起此事,道:“他进入石城之前可不傻。对了恩公,好几天前已经有一批古怪的人进入石城了。“

    许应称谢,走出村落,唤来郭小蝶、朱红衣和李樱珠等人,告诉仙草来源,道:“那石城每当月圆之夜,便会消失,极为古怪。今日是十四,今晚过了子时便是十五痒!“

    许应急忙推开郭小蝶的脸,这少女正在舔他耳朵,舔得他身子麻麻的,像是要酥软。

    郭小蝶讷讷道:“你好香,我忍不住就想尝一口你继续说!”李樱珠神态迷离的看着他,目光跃动,道:“对,你继续说。“

    她快凑到许应脸上去了,郭跃连忙把自家夫人拉开,李樱珠道:“他好香”

    许应定了定神,道:“这种仙草,是他们祖辈进入云梦泽古战场得到的宝物,我怀疑石城其实是通往古战场的工具,只要进入石城,便可以在月圆之夜进入古战场,说不定可以得到更多的仙草。”郭小蝶和朱红衣一左一右,将他夹在中间,试图对他不轨。

    许应伸出双手,按在二女脸上,将她们推开,不动声色道:“你们采得仙草,比我还香。这种仙草,可以助你们快速炼化六秘仙药!还有,村老说已经有人进入石城,我们先前看到城中的炊烟,应该就是那些人在生火做饭!“

    郭小蝶和朱红衣远离他,顿时清醒过来。

    郭小蝶杀气腾腾道:“谁这么大胆子,抢我郭家的仙草?”

    朱红衣向许应款款施礼称谢,立刻回到朱家队

    伍,告知族人此事。众人立刻启程,向石城而去。途中,许应看到其他村落,和村外的一处处坟

    冢,应该是这些村落的先祖的坟墓。

    一股股异常强大杀伐之气从这些坟冢中破土而出,在高达数十丈的空中形成刀剑斧钺等各种武器,散发出滔天杀气!

    有些坟头,甚至有血渗出,坟墓上空,飘荡着一片血云,不断血雨落下!

    这些坟墓,杀气太浓烈了,即便是曾经掌握过石斧那等凶兵的许应,面对这些丘茔,也有些不适。

    “生前浴血战玄黄,死后犹不忘刀兵。真战士也!”魭七喃喃道。许应点头:“七爷说得好。“

    他们来到石城外,仰头看去,只见只见这座石城的城墙主体,是一条庞大无比的巨蛇骨骼,巨蛇首尾相连的地方,留作城门。

    徙民以巨蛇的骨骼为框架,修建城墙,城墙比京

    师还要高出许多,应该是防备云梦泽巨兽冲击。许应仰头看去,只见城墙上有粗达三四尺的爪

    痕,十几丈长短,不知是什么凶兽留下的痕迹,爪痕还有血迹。

    突然,城中咻咻射出一道道箭羽,向郭朱两家的队伍射来!

    一根根箭羽长达两三丈,是由骨骼打磨而成,破空飞出时会发出奇异的哨声,速度极快,比飞剑还要强横!

    那些射空的剑羽落地后泥土炸开,波浪般翻滚,声势骇人,气浪能将开启三座洞天的傩师掀飞!

    “原来是李家的傩师!“

    李樱珠看清石城上出手暗算他们的傩师,不由勃然大怒,喝道,“哪个不长眼的,连我也敢攻击?“

    她出身皇室,地位非凡,让城墙上的傩师不敢再

    下手。

    这时,一个青年快步来到城墙上,向下张望,连忙道:“原来是二姑!此事是个误会!“

    那青年回头恶狠狠瞪了那些射箭的傩师一眼,低声道︰“杀不掉他们,就不要急于出手,明白吗?”众人称是。

    李樱珠吩咐郭小蝶等人,道:“城墙上的是世子李亭树,李家年轻一辈中最出色的人物,嘴上叫我姑姑叫得很甜,但是个坏胚子。你们当心,他只要抓到机会,便一定会下手干掉我们!“

    众人凛然,小心翼翼率领麾下傩师入城。

    许应也跟随入城,世子李亭树迎上前来,笑道:“二姑,你们怎么寻到这里来了?“

    他急忙跪拜行礼,笑道:“适才金吾卫们眼花,没有看到是二姑。”李樱珠笑道:“哪天你眼花,就把你父皇干掉了。”

    李亭树哈哈笑道:“二姑真会开玩笑。许妖王!“

    他目光落在许应身上,走上前来,急忙下拜,道:“久闻大名!我曾听父皇和李皇叔屡次提及阁下!”

    许应气息微微动荡一下,不以为意。

    李亭树扬了扬眉,心道:“我躬身一拜借机施展神

    通,竟然未能冲翻了他。许妖王果然不是浪得虚

    名。但我也未曾施展全力,等到他搀扶我起身,我再与他对碰一记!“

    他想到这里,却见许应从身旁走了过去,非但没有搀扶他起身,甚至连看都未曾看他一眼。李亭树大怒。

    许应打量四周,只见此刻城中不止有李家的傩师,还有崔家的傩师,崔东篱便在其中。

    崔东篱看到许应,眼中再度露出跃跃欲试之色,似乎很想再度挑战许应。

    七见状,向大钟道:“此人这段时间必然再有奇遇,你看他信心比以前强了许多。”

    突然,有琴音传来,高山流水,意境深远,只见一位白衣胜雪的公子坐在一座石桥上抚琴,琴音宛如壮士操戈,杀气腾腾。

    大钟向许应道:“此人内心必不平静。阿应,你与他有仇?”许应看过去,不认得那位白衣公子,摇头道:“不曾见过。“

    郭小蝶道:“那是高家的高行谦,是世阀之家栽培的天才。据说当年打算在洛水上拦下许妖王,不知为何没有出手。”

    夜色降临,月光洒下。

    又有柴家和赵家的傩师联袂而来,为首的是柴无用,赵家的则是两个年轻男子。柴赵两家都是新兴的世家,底蕴没有崔、高、裴等世家深厚,需要联手才能闯荡这片云梦泽。

    许应又感受到几道热切的目光,心中诧异:“我何时又得罪人了?”他不以为意。

    这时,石城外来了一位少年,面前漂浮着―粒金丹,孤身一人走入石城。

    许应目光落在他的身上,眉头挑了挑,露出惊讶之色:“这个炼气士,好强!不修傩法,只炼气,能修炼到这等程度?“

    大钟也惊讶莫名,低声道:“阿应,我从这个少年身上,感应到了主人的气息!他修炼的应该是我家主人的功法!“

    大钟躁动起来:“我家主人,难道还活着?“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