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绛仙奇株

    “天道移民?”许应向石城张望,心中愈发好奇。

    徙民,意思是迁徒之民。天道移民,意思是天道将他们迁徙到这里。

    这些人,是从哪里移民过来的?为何移民到此?

    郭小蝶的声音传来:“先前从苍梧之 渊喷出的新地中,没有任何人类的踪迹,云

    梦泽也是从苍梧之渊中涌现,为何此地会有人类存活?”

    许应轻轻点头,郭小蝶虽然大咧咧的,但这话说得没错。

    “或许是因为云梦泽比其他新地特殊。”朱红衣道,“也有 可能是因为这些天道移民,比其他人特殊。”

    三千年前流行天人感应,以至于天地大封印,炼气士消失。

    但如今天地解封,那些消失的炼气士却没有再出现,云梦泽的徒民,是新地第一次出现活的人类!

    众人向前赶去,石城附近的村民见到他们,纷纷停下手中的活儿张望,很是好奇

    他们的衣着古朴,带着秦汉时期的古意,相貌也与正常人仿佛,没有多大差别。

    唯一的区别他们比普通人高大一些,就像许应一样,宽手大脚。

    许应向这些村落望去,只见村落外有不知名的巨兽骨骸,极为庞大,有几个孩童

    正在挥舞着巨兽骨头乒乒乓乓打来打去。

    那些孩童浑身腱子肉,把百十斤重的大骨头当做武器,舞的呼呼生风,看得人头皮发麻。

    “嘭!”

    一个身体柔弱的孩童被大骨头击飞,在半空中飞出六七丈远近,砸在许应等人前方不远处。

    他的脑袋狠狠撞在一块大石头上,看得许应等人心惊肉跳,却见石头咔嚓一声从

    中间裂开,而那瘦弱孩童也被撞得头破血流。

    那孩童鲤鱼打挺,一跃而起,露出八块整齐的腹肌,撒腿奔向“仇敌”。

    一个妇人连忙呼唤道:“小亮, 快回来!”

    那个叫小亮的瘦弱孩童无奈,只好来到那妇人旁边,妇人检查他额头的伤口,带

    着他来到村中央的一个土坛前,对着土坛低声念诵。

    那土坛上有一株芝草,高一尺七寸,叶瓣如灵智,长出九叶。

    经过那妇人的诵念,只见芝草其中一瓣微微颤抖,肉眼可见的光芒流向瘦弱孩童

    的伤口,只见他那伤口顿时愈合,没有半点伤痕留下。

    几个玩闹的孩童被村民们唤回村,大人们紧紧抓住自家孩子,警惕的看着郭、朱

    两家的傩师队伍从村口经过。

    “他们应该觉得自己很弱小吧?”虻七心惊胆战道。

    大钟猜测道:“七爷, 你觉得村口的巨兽是不是被他们活活打死,拖到这里剥了

    吃掉的?”

    “我觉得是!”蚯七打个冷战道。

    他总觉得那些村民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对。

    许应望向村中,村民们的房屋也都是依着兽骨建造,里面很是宽敞,想来这些云

    梦泽巨兽并非自然死亡。

    “一群剽悍的村民!”李樱珠警觉万分,暗暗吩咐郭家傩师,道:“不要招惹他们!”

    朱红衣也是凛然,急忙吩咐朱家傩师不能惹事。

    许应调动天眼,仔细观察这些村民,只见他们体内有一股奇特的力量将他们的尾

    阁玄关冲开,让他们天生就是叩关期境界!

    甚至,连刚才那个瘦弱小童,也是叩关期!

    但令许应不解的是,他们的希夷之域并未打开,没有丝毫修炼过的痕迹。

    倘若是炼气士,希夷之域中会有修炼过的痕迹,比如五脏五气朝元,风雨调和,

    但这些云梦泽徒民并没有。

    郭、朱两家向石城走去,突然那黑色囚车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朱忠全, 他

    们村庄里供奉的芝草,是天道世界的绛仙奇株,被仙气养大的仙株!这些村民不懂修

    炼,靠这株绛仙奇株的滋润,变得如此强大!

    他嘿嘿笑道:“这是突破境界的宝物, 破关的大药!此宝若是落在你们手中,修

    炼的关隘和瓶颈,几乎不存在!”

    朱忠全闻言,抬手喝道:“止步! ”

    朱家所有傩师停下脚步,朱忠全转头看向村落中央的那株绛仙奇株,低声笑道:

    “也就是我,我服下这株仙草,立刻就可以突破到交炼期,修成金丹?”

    囚车中的老神仙道:“何止! 你服下一片叶子,也足够你修成金丹了!但是如果

    这样服用,就是暴殄天物。此宝最大的作用,是用来破玉枕天关!玉枕天关不破,不

    能飞升!”

    朱忠全目光热切,笑道:“来人! 给我将那株绛仙奇株拿来!”

    立刻有十多个朱家傩师出列,向那村庄冲去。

    李樱珠等人闻言也纷纷停下脚步,惊疑不定,看向那个村庄中心的小土坛。郭跃

    低声道:

    “这个小小的村庄里,真的有仙草?”

    李樱珠目光闪动,道:

    “我们先看看,若是真有仙……

    她心中也是一阵热切, 能够直接让人突破境界的仙草,诱惑力实在太大了。

    傩师世家转修炼气士困难重重,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周齐云,对他们来说炼气士

    功法晦涩难懂,境界难以突破,真的能将炼气修炼到极高境界的少之又少。

    倘若徙民小村落里的灵草真的是仙草,郭家也会忍不住夺取!

    那十多个朱家滩师刚刚进入村庄里,突然人影晃动,一拳一个,将那些傩师统统

    打得飞到村外!

    待到那人影止住,却是村里的一个青年男子,站在村口,威风凛凛,喝道:“你

    们怎么能平白夺人宝物?这株仙草,是保护我们村……

    “咻!

    一道剑光飞过,那青年村民呆呆的站在那里,目光茫然的看着刚才被他打飞的傩

    师,那个傩师面相凶狠,正自打开剑匣。

    青年村民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脖子.上都是血。

    他张嘴想要说话,喉咙里咕噜咕噜都是血。

    “蠢东西”

    那傩师大步走.上前去,一脚踹在他的心窝上,将他踹飞,冷笑道,“你刚才明明

    有机会杀我,居然留手不杀!傻子!

    那道剑气飞回,落入剑匣中。

    那傩师背着剑匣,大步走入村庄,恶狠狠东张西望,大声道:“一 群贱民,只不

    过长得粗壮了点,还胆敢打我的脸!好教你们得知,我朱家乃汴州刺史,封疆大史!

    那青年村民落在地上,咽喉里都是血,身体抽搐,眼见是不能活了。

    其他村民哭喊着冲出来,手中拿着原始的弓箭和骨矛,护在青年村民身边,其他

    人连忙把那青年拖到绛仙奇株旁。

    “像你们这样的小村庄,我们早就灭过不知多少!

    那傩师哈哈大笑,催动匣中剑气向那些挡路的村民杀去,然而这里的村民一个个

    身体强得出奇,舞动骨矛骨棒,便将那一道道剑气挡住!

    那些骨矛骨棒.上甚至有纹理浮动,变得明亮起来,它们是远古巨兽的骨头,这些

    远古巨兽多是觉醒了血脉的力量,骨头上有天生的符文。

    那些村民虽然不是炼气士,但体内气血雄浑,激发这些符文,便让骨矛骨棒等看

    似普通的武器,发挥出莫名的威力!

    只一瞬间,那滩师的剑气便被悉数打得粉碎!

    那傩师正自呆滞,迎面便见骨矛如雨,唰唰落下,将他扎成一只大刺猬!

    其他傩师冲来,见此情形,急忙止住脚步,就在此时,一位朱家大傩从他们身后

    冲出,冷笑道:“没用的东西, 都躲开!”

    那位朱家大傩开启了泥丸绛宫和玉池三种秘藏,催动泥丸洞天,闯上前去,便见

    四周根须破土而出,卷住那些村民!

    村民们手中的骨矛骨棒骨剑等物,纷纷血肉滋生,根本无法握住!

    甚至连那些村民的身体也开始奇怪生长,有的脸上又长出一-张脸,有的心口又长

    出一颗心,有的体型比从前大了三五倍,一身赘肉!

    上至老耋村民,下至孩童,统统被他的傩术控制!

    这个大傩施展的正是周家称霸天下的泥丸傩术,周家覆灭后,许多不传之秘便落

    入其他世家手中!

    “杀了他们!”

    那大傩冷笑一声,迈步向绛仙奇株走去,目光热切,“斩草要除根, 一个不留!

    他的身后,那些朱家傩师急忙冲出,催动剑匣剑气,向那些村民斩去,剑光霍霍

    , 刺向一个身躯畸形化的孩童!

    那孩童的母亲就在一旁, 已经被根须缠绕,身体也变得畸形,努力挣扎,口中呜

    呜作响,却来不及救自己的孩子!

    而在小士坛前,那个青年村民正在被绛仙奇株治疗伤口,绛仙奇株的确神妙异常

    ,将他从死亡中拉了回来。

    他挣扎起身,正要迎上那朱家大傩。

    朱家大傩背负双手走来,目光奇异,微笑道:“被割断喉咙 也能治愈,不愧是仙

    草。那么,割掉头颅,你还能再接回去吗?”

    他轻轻-甩头发,-道发丝如剑,从那青年村民的脖颈上划过,顿时一颗好大头颅飞起!

    他是大馆,面对一一个空有强壮肉身空有叩关期境界的乡野小民,还不是轻而易举

    就可以碾压致死?

    朱家大傩露出笑容,径自走向绛仙奇株,然而那青年村民的头颅又自向脖颈飞去

    ,断处肉芽翻飞,与身体脖颈相连!

    朱家大傩瞪大眼睛,只见那青年村民的脑袋竞然与身体又长回一体,真的活了过来!

    “是谁?”

    他猛然转身,便见一个身影横在其他朱家傩师和村民之间,所有剑气突然顿在空

    中,静止不动,任由那些朱家傩师脸色涨红,拼命催动剑匣,也不能动摇剑气分毫!

    “许应许妖王!”

    那朱家大傩眼角一跳,冷笑道,“许应, 我朱家的事,你也想插手?

    “唰!,

    一口口钉在空中的剑气突然飞回,围绕那些朱家傩师唰唰转动,旋即叮叮作响没

    入剑匣之中!-

    个个朱家傩师身躯摇摇晃晃,扑倒在地,死于非命!

    许应拂袖,转过身来,直面那朱家大傩,身后一口口剑匣哒哒关闭。

    他身形转动的一刹那,那些畸变的村民也纷纷恢复如常。论泥丸傩术,许应是得

    到周齐云真传的,那朱家大傩的泥丸傩术与他相比,云泥之别。

    朱家大傩眼角抖了抖,冷笑道:

    “许应,就算你是不老神……

    下一刻,许应来到他的身前,一拳轰来,朱家大傩暴喝,身后层层洞天开启,玉

    池、绛宫和泥丸等秘藏,洞天有多有少,最多的玉池秘藏,有多达五个洞天,最少的

    泥丸秘藏,也有四个洞天!

    他还修炼了炼气法门,身后浮现希夷之域,已经修炼到叩关期,法力雄浑!

    他的道法神通爆发,五指叉开,便见层层封禁之术向前延伸,直逼许应而去!

    许应拳头轰来,-举轰穿所有封禁,打折了他的五指,五指向后扭曲,旋即胳膊

    炸裂。

    “嘭!”

    许应的拳头落在他的脸上,他的脸皮和五官贴在后脑勺上,脑子被挤飞出去。

    “七爷吩咐我,杀过人之后,再对尸体讲道理。”

    许应从他脸中抽出血淋漓的拳头,在他尸体上擦了擦手,淡淡道,“我想说, 你们当我死了么?”

    他转过身来,看向村外蠢蠢欲动的朱家傩师,心中怒火燃烧,向那朱家大滩的尸

    体道:“你也配使用周家的泥丸傩术? 我来教你,什么才是真正的泥丸正法!”

    朱忠全面带凶色,猛然挥手,一众朱家傩师杀来,其中朱家大滩和族老隐藏在人

    群之中,准备给许应致命一击!

    前方冲锋的朱家傩师突然只觉身体飞速虚弱,顷刻间骨瘦如柴,白发苍苍,一个个倒伏在地,动弹不得!

    同一时间,小村庄中- -座座房屋动摇,发出天崩地裂般的巨响,那些房屋摆脱石

    头,血肉滋生,化作-一个个庞然大物,赫然是远古巨兽在许应的泥丸傩术下复生!

    巨兽奔腾,向朱家傩师冲去!

    朱家众多傩师面色苍白,看着冲来的巨兽不知该如何是好!

    剥夺生命,赐予生命,才是真正的《泥丸隐景长生诀》的正法!

    朱家的一-众大滩和族老见状,顾不得隐藏行迹,纷纷绽放洞天,对抗这些巨兽冲击。

    突然,朱忠全冲到前方,噗通跪地,高举双手哈哈笑道:

    “姐夫,这是个误会!

    住手,大家都住手!姐,你快来给姐夫解释清楚,这是个误会!”

    朱红衣硬着头皮上前,正要说话,却见那些巨兽纷纷退去,返回村庄,又自化作一具具枯骨甸匐在地。

    许应越过朱红衣,走上前去,径自来到那辆笼罩在黑布下的囚车前,淡淡道:“

    老神仙,你身陷囹图,还是不要胡言乱语,挑起风波了。”

    “哈哈哈哈!

    那囚车中气机激荡,黑布猛然四分五裂,囚车中-个白发染血的老者猛然站起,

    头发飞舞,四肢挣得锁链哗啦啦作响,面目狰狞道:“小东西, 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他气息炸裂般膨胀开来,席卷天空残云,雯时间阴云密布,雷霆丛生!

    “咔嚓!”-

    道雷霆落下,照亮四周,让所有人眼前一花。

    许应眼前,囚车,村庄,朱家傩师,郭家傩师,远处的石城,等等一切,统统消

    失,也不见了云梦泽,也不见了这方天地!

    他突然只觉四肢传来剧痛,低头看去,便见根根巨大的铁钩子正自从自己的肩

    头和髌骨处钻进去,尖钩端带出一片血肉!

    他疼得冷汗津津,身躯僵硬,动弹不得。

    那四根铁钩子后面便是锁链,哗啦抖动,将他吊了起来。

    一根根铁杵飞来,铛铛作响,拼成一个四笼,将他所在其中。许应被大字型吊在囚笼中心。

    “小东西!”

    那老者面目越来越大,身躯越来越高,抬起手掌,许应和因车便在他掌握之中。

    那老者顶天立地,身躯无比伟岸,露出讥讽之色,声音在许应脑海中炸响:“年

    轻人不知天高地厚,当给你一点惩戒!我抹去你魂魄视觉,罚你有眼无珠不识前辈高

    人,今后做个瞎子罢!”

    许应看着他向自己双眼伸来的指头,突然醒悟过来,道:“你说抹去我魂魄 视觉

    ,这么说来这一切都只是你针对我魂魄造成的幻象。”

    那白发老神仙二指插向许应的双眼,哈哈笑道:“你们这些傩师炼气不炼魂, 你

    能挡得住我魂魄神通?

    “咔嚓!”“咔嚓! ”

    他两根指头插在许应魂魄的双眼上,如同插在铜墙铁壁上,顿时二指骨折,啪啪

    炸开,化作两道烟气消散!

    许应眼前的幻象消散,自己依旧站在囚车边,而那白发老神仙在囚车中,此刻白

    发老神仙痛得在车里打滚,惨叫连连,异常凄厉。

    “老神仙,念在你身陷囹图,这次断你两根指头。”

    许应蹲在囚车边,看着车里惨呼挣扎的白发老人,轻声道,“下次, 头给你拧下来。明白了吗?’

    他站起身来,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回玩七身边,轻轻落在大蛇的脑门上。

    “七爷,囹图这两个字,我用得还对罢?”少年心中忐忑,悄声询问道。

    蚯七道:“这次你没有用错。 阿应,这两年你跟我学习说文解字,愈发有水平了。

    许应露出笑容:“还是七爷 教得好。

    一五千字大章!继续调整状态!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