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一诺千金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人都不禁失望,傩法开创出来的目的,难道是骗人吃人的?

    这个消息若是从其他人口中说出,他们还不制于相信,但是从一个四干年前的傩仙口中讲出,便由不得他们不信了。

    双酒窝女子道:“你们是怎么寻到我这里的?”

    许应道:“我感天应地,察觉到你的隐景地泄露了—丝气息。”

    郭小蝶道:“云梦泽出现后,我们郭家傩师便来这里探寻,看看是否有洞天福地,便见此地有红霞溢出,形成异象,所以通知族人前

    来。”

    双酒窝女子闻言脸色顿变,转身细细检查自己的隐景潜化地,跺脚道:“我的潜化藏形之所果然漏了!难道是云梦泽出现时撞击所致?“

    突然,她察觉到有些不对,回头看去,便见那少年少女以及少年肩头蛇妖纷纷探出头,盯着自己的后脑勺。

    双酒窝少女眼珠子转动,警觉道:“你们以为我被人吃了,想寻我后脑是否有一条细细的线,里面还有光照出来?”

    她将自己后脑的秀发拨开,笑道:“让你们看个仔细。”

    许应等人凑到跟前细看,果然没有裁开的细线,都松一口气。许应道:“我近期寻到九个傩仙的隐景地,里面的傩仙都被掏空吃掉。

    记住网址

    双酒窝女子修好了隐景潜化之地的泄露处,打量四周,道:“你们将龙马放开,到我潜化藏形之地里来,外面凶险。我气息外漏,引来了们,只怕也会引来我那位便宜老师。他不知何时就会寻到这里!“

    许应称是,大钟不再镇压龙马,飞临他的头顶。

    许应当先一步,跟着双酒窝女子走入她的隐景潜化地。郭小蝶、李樱珠、郭跃等人也纷纷进入其中,众人看去,只见这片潜化地山清水秀,道象连连,仙光挂于空中。

    他们看到了完整的希夷之域。

    五岳仙山,天山天河,三玄关,十二重楼等都历历在目!

    许应仰望,还在神桥上看到了那女子的元神,有如仙子,等待飞升。

    更为奇特的是,天空中有一座座洞天倒悬,不仅有泥丸九洞天,还有玉池九洞天,绛宫九洞天!

    显然,双酒窝女子是一个走傩气兼修路线的大宗师!

    大钟疑惑道:“她明明是三四千年前的炼气士,为何会傩气兼修?”许应心中也有同样的疑惑。

    傩气兼修,分明是近些年才有的事情,伴随着周齐云的渡劫,傩气兼修才在神州大地上流传开来。

    女傩仙请他们自便,道:“我姓白,名秋姿,是秦未汉初时的傩师,在这里隐居了快四干年了。四干年来,我躲避老师,未曾被他寻到。不曾想,今日反倒被你们发现。”

    白秋姿很是紧张,取出一面明镜,轻轻挥袖,便见明镜悬在天上,只见明镜能照到隐景潜化地外的景象。

    此时,龙马脱困,飞奔而去,潜入一片大泽深处,在水中潜游。

    白秋姿向许应道:“你们若是能感应到我的气息,那么我老师必然也能。他应该快要寻来了!你们不要发出任何声音!”

    她的话音刚落,许应便看到镜面微微动荡,一个扭曲的身影出现在镜面中,镜面时不时抖动一下。

    那身影四下搜寻,没有寻到任何踪迹,他口唇未动,却有声音传到白秋姿以及许应等人的耳中:“秋姿,你躲藏多久了?快四千年了吧?还要躲来躲去吗?“

    他的身后元神跃出。

    那元神坐于虚空之中,显得无比广大,但实际占用的空间却不大。元神神光灿灿,仙气缭绕。眉心突然有眼珠子滚动,现出第三只眼,洞照层层虚空,搜寻隐景地下落!

    那模糊扭曲的身影依旧在说话,很是轻松,笑道:“你我师徒一场,何制于有这么大的隔阈?“”

    他的声音在每个人脑海中响起,却是以神识说话,悠悠道:“秋姿,你可能误会为师了。为师欣赏你的才华,又怎么会吃你呢?只要你出来,我传你正法。”

    他呵呵笑道:“你隐藏这么久,想来也觉察到了吧?傩法虽然可以长生,但并非永生。你修炼傩法体内积累的仙药,并不能让你真正的长生不死。你隐景潜化之地,也并非真正的仙界,只是减缓你的衰老。你现在应该觉察到你变老了吧?“

    白秋姿脸色顿变,有些紧张不安,显然说到了她的痛处。

    许应看了看她的秀发,其中夹着一些白发,心道:“傩仙隐景潜化,也不能真正长生?“

    那模糊身影的元神在短短时间搜遍附近的虚空,没有找到白秋姿的隐景潜化地,不禁微微皱眉,低声道:“小丫头,能逃到哪里去?

    那模糊扭曲的身·影消失。

    众人正要说话,白秋姿扬起手,写下几个字。“他还会回来。”

    天空的镜面中,那个模糊扭曲的身影又自出现,扭曲旋转的面孔突然贴在镜面上,似乎发现了什么,一只大眼睛堵住镜面往里看。

    镜面散发出的神通波动,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让他探查这股波动来源。

    天空镜面本来就很大,笼罩了半个天空,此刻镜面全部被这只眼睛填满,甚制在潜化地中的众人能清晰看到的这只眼睛的细致构造!

    一时间气氛无比压抑,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不敢喘气,甚制连心脏也暂时停止跳动!

    压迫感实在太强了!

    白秋姿紧张万分,取出一根银针,祭在空中,悬在镜面前。她的身躯颤抖,随时准备将银针插入镜中的眼睛里!

    “你就在这里。

    ”那个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白秋姿手一抖,便要将银针刺入镜中的怪眼,突然那只堵满镜子的眼睛向后撤去,显露出模糊扭曲的身影。

    那模糊身·影仰起头看向天空,只见空中—口黑棺飞来。

    这口黑棺映入明镜中时,突然镜面正常了一下,让那模糊扭曲的身影也恢复正常。

    那模糊扭曲的身影面目显露出来,是一个看似三十余岁,眼角下有一

    颗芝麻大小的泪痣的男子,模样很是英俊,但带有一些妖异。

    那泪痣男子突然间从镜面中消失,应该是躲避黑棺的追踪。

    他前脚刚走,那黑棺便从天而降,落在镜面的中央,一个少女缓缓落在黑棺前,娥眉轻蹙,打量四周,低声道:“古怪,我明明觉察到了你的气息。你从苍梧之渊中出来,意欲何为”

    她身形飞起,与黑棺一起消失在镜面之外。

    白秋姿静候片刻,松了口气,低声道:“他们应该都走了,我马上就要搬家,你们有什么想问的想说的?”

    众人如释重负,身上都是汗水,湿漉漉的。刚才那—幕,着实把他们吓到了。

    郭小蝶询问道:“白前辈,我见你健气兼修,修为实力极高,你为何自称储仙?”

    白秋姿甜甜一笑,露出两个酒窝,道:“傩师本来就是炼气士。人难修仙,就是傩字。我们那时,炼气士已经到了穷途末路,有的炼气士坚持

    正统,不肯改变,有的炼气士见正统这条路走不通,于是开辟秘藏。开辟秘藏的炼气士,便被称作傩。”

    郭家—众傩师瞠目结舌,不知道炼气士和傩师原来是一家!

    白秋姿推开隐景地的庙门,请众人出去,道:“傩法在很早之前便出现了,那时炼气士争吵得很厉害,有人认为不是正统,加以攻击,有人认为守旧的冥顽不化。吵着吵着就打了起来。”

    白秋姿最后一个走出来,不知何时已经换了一身衣裳,村姑打扮,粗布花头巾,道:“后来,有人发现傩法内藏陷阱,怀疑散播傩法的人心术

    不正,于是祖龙皇帝焚书坑傩,把那些藏有陷阱的傩法烧掉,还抓了一批传害人傩法的家伙杀掉。然而没用,后来我还是中了招,掉进陷阱里。”

    那个时代傩仙众多,不少人选择隐景潜化,归隐山林。

    白秋姿发现她的许多朋友在隐居之后,便失了踪,她前去拜访,发现这些傩仙已经被吃掉,变成了空壳。

    她那时看出不对,便知自己这批健仙被人算计,但好在她经历过各种大战,虽然不是最强的那个,但手段颇多。

    她将自己的隐景潜化地藏在龙马身上,驱龙马入云梦泽,那个梦中传法的仙师屡次寻找她的下落,都无法找到。

    许应询问道:“白姑娘,你为何说傩法一开始便是骗局?傩法难道不是炼气士开创的吗?我遇到武帝之后的一位炼气士,他修炼的傩法便没有陷阱,可以炼化仙药。”

    白秋姿道:“我在隐居之前,已经有一批傩师意识到陷阱,应该是他们开创了正法。我虽然没有学到他们的正法,但是却多活了好几干年。”

    她骑在龙马背上,道:“就算得到正法,我猜测傩仙也难免衰老。我躲在隐景潜化地中做傩仙,做了三干多年,原本没有感觉到岁月流逝。但近些年来感觉到了。”

    她面色凝重,道:“而且,我感觉到自己衰老的速度有越来越快的趋势。想来,傩法修仙,还不是正宗。只有飞升,才是真正的长生!这次,我将入世,寻找飞升之法,不能再躲藏下去了!”

    她正要向众人告辞,许应取出几卷薄薄的手抄册,道:“白姑娘,我这里有泥丸、绛言和玉池的正法,可以炼化三大秘藏的仙药。你修炼之后,应该可以避免被那人发现。炼化仙药之后,你便无须担心被人吃

    掉。”

    白秋姿接过来,细细读去,越读越是心惊,越读越是激动。按照这几卷手抄本修炼,绝对可以炼化她体内的三种仙药!“你是来找我求正法的?“

    白秋姿压下心头的激动,目如秋水剪波,上下打量许应,道,“我未能传给你正法,反倒从你这里得到三门正法。你还缺少一门涌泉秘藏对吗?“

    她见许应点头,当即笑道:“涌泉秘藏的法门,交给我,我帮你搞定!前方洞庭

    山上有座山神庙,你在庙中等我!”

    她骑着龙马,龙马狂奔,踩着水面哒哒而去。

    李樱珠看向许应,用肩头蹭了蹭他的后肩,嘻嘻笑道:“许妖王,那个,三门正法你能不能给我们抄一份儿?”

    她附在许应耳边,悄声道:“还记得九嶷山上的那天晚上吗?小蝶是我脱光塞到你被窝里的。

    郭跃见他们离得太近,咳嗽—声。

    许应想到那天晚上的事情,脸色微红,道:“二姨,郭家对我有恩,郭老祖为了护住我,对抗圣神皇帝,区区三门正法,何足挂齿?”

    李樱珠笑得露出—对虎牙,悄声道:“晚上我把小蝶塞到你被窝里去!”

    许应脸色涨红,不知她的话是真是假,心里怦怦乱跳。

    他们来到洞庭山的山神庙,这里早就没有了神灵,郭家众人打扫一下,在山神庙静静等候。

    一匹数十丈长短的龙马疾驰,铁蹄嗒嗒作响,从群山之间飞驰而过,惊动阴庭。阴庭众鬼神纷纷张望,只见龙马直奔阴间禁区而去,不由骇然。

    “这是何人?胆敢闯入我阴庭也不敢涉足的地方?“

    那龙马一路奔行,夜行十万里,来到禁区深处,只见这里群山阴沉,坟冢遍地,处处鬼火。

    龙马停在一座阴沉大山前,那座大山整块都是峭壁,壁上有悬棺,黑铁所铸。

    白秋姿站在龙马额头上,仰望黑铁悬棺,开口道:“我要报恩,需要涌泉秘藏的功法。”

    那黑铁层棺中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冷冷道:“白秋姿,你还没死?你要报恩,关我何事?”

    白秋姿笑道:“九幽老妖,我的仇家中毕竟只有你,你有涌泉秘藏功法,我自然前来找你。”

    “白秋姿你找死!“

    那黑棺炸开,滔天威能从棺中涌出,“你我都躲藏得好好的,你偏偏来擦拨我!今日拼着被邪恶发现,我也要送你上路!“

    许应在洞庭山的山神庙等了一宿,有些心焦,魭七嘀咕道:“阿应,这人还有没有信用?“

    大钟称是,道:“没见到李楼珠把郭小蝶脱光送来。”蚯魭七道:“钟爷,我说的是白秋姿。”

    大钟讷讷道:“我以为你在说李樱珠。”突然,哒达的蹄声传来。

    庙外龙马嘶鸣,许应走出山神庙,白秋姿跳下龙马,浑身是血,遍体鳞伤,递来一卷黑色经书,笑道:“这是黑水黄泉经卷,我费了好一番手段才拿来。”

    许应接遇经书,正要说话,白秋姿向他挥了挥手,笑道:“江湖再见!“

    说罢,她纵身上马,龙马疾驰,载着这英姿飒爽的女子奔入黑暗中,消失无踪。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