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隐居的女傩仙

    许应带着吴钩和大钟离开这座傩仙隐景地,站在江面上,魭七也从隐景地中游出。

    隐景地中传来阵阵厮杀,神通与傩术碰撞,想来是崔家众人与那位慈眉善目的老神仙交锋。许应没有理会。

    时值乱世,世阀之家依旧是这个世界过得滋润的人,许应并未对世家有着多少改观。只有普通人难以在乱世中存活下来,正所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魭七载着许应,沿着汨罗江向下游而去。

    两年来,许应四处寻找傩仙隐景潜化地,寻到了玉池和玉京的修炼功法,加以琢磨,可以提炼这两大秘藏中蕴藏的仙药。“一个活着的傩仙都没有!”许应吐出—口浊气。

    与周齐云—样,他没有找到任何活着的傩仙!

    他不仅要寻到完整的六秘传承,同样也想寻到一位真正的傩仙,看看真正的傩法是什么样子!周齐云找了八十多年,寻到十七个傩仙隐景地,未曾寻到一个活人。

    现在,他两年时间,寻到九个隐景地,速度比周齐云快了很多,但他所找到的,只是被吃空的傩仙,甚制有些傩仙隐景地连被吃空的傩仙都找不到!许应祭起昊钩,昊钩映照满江剑气,如霜雪—般。

    他以吴钩施展破界一剑,顿时大江从中间劈开,水分两岸,升腾而起,悬出河岸十多丈!许应收剑,河面这才合拢,江水恢复如常。

    “真是好剑!这位老神仙,生前—定是战天斗地的好汉!”

    许应赞叹,随手将昊钩塞入蛎七的肚子里,心道,“崔家的人不知道能否活着冲出来?”

    这件法宝虽然不错,但他并不喜欢,之所以收走这把昊钩剑,纯粹是发丘中郎将不能空手而回的原则作

    记住网址

    祟。

    制于蛎七的肚子,已经塞满了各种法宝,除了竹蝉蝉的半座飞来峰和半个被拆的金人之外,剩下的便是许应这两年来发丘战利品。许应催动天人感应,洞察虚空,寻找异常。

    突然,他伸手指向云梦泽,长声道:“七爷,钟爷,我们去那里!”

    蚯七立刻调转方向,驾驭大水,江水呼啸腾空,化作一道空中长河,涌向大泽。

    带来到江对岸的云梦泽中,大水落入沼泽,大蛇顺着河水滑入沼泽之中,向许应感应的方向游去。

    云梦泽辽阔无边,魭七那庞大的身躯在大泽中游动,也毫不费力,只是他已是巨兽,游动之时惊动鸟兽无数,纷纷夺路而走。如此行进了数百里,距离感应之地越来越近,突然,另一批傩师映入他的眼帘,许应催动天眼打量,却是郭家的人。

    云梦泽出现,不止吸引了崔家的目光,其他世家也注意到这里。”他心中默默道。毕竟,这里曾经出现在神话中,各大世家只要不傻,都会派人前来参合—脚。

    郭小蝶心有所感,远远看到大蛇,惊疑不定:“是他吗?“

    她飞身化作一道剑气,来到大蛇上空,只见大蛇头生黑白双角,双角间有云雾飘浮,一个少年站在云雾之中,衣袂迎风飘荡。“果然是他!“

    郭小蝶心中—喜,降落下来,笑道:“许妖王,别来无恙?“

    许应看着面前这个愈发美丽动人的女孩,想起从前的过往,笑道:“小蝶,别来无恙。”

    郭小蝶大步上前,围绕他转了一圈,突然在他胸口重重锤了一拳,被震得手腕酸痛,道:“你真是不老神仙!两年多了,你一点都没变!个头没高,也没长

    肉,就是结实了!“

    许应想起这事,便愁上心来。

    他每次洗澡,发现下面还是只长一根毛毛,每次都要揪掉,但每次都顽固的生长出来,而且还是那—根,

    并没有更多毛毛扎出来。“我大概真是不老神仙。”

    许应叹了口气,转换话题,询问道,“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郭小蝶道:“我们在云梦泽中发现了傩仙的隐景地,

    因此前来查看。”许应试探道:“武帝时期的傩仙?“

    郭小蝶轻轻点头,道:“我们也有此怀疑,那处隐景地,多半是天地剧变之前的傩仙隐景潜化的地方。老祖虽然修炼了你传的元神度厄经,延长了寿命,但傩仙隐患犹在,随时可能被人摘了果子。因此想从武帝时期的傩仙隐景地中寻到正法。”

    许应笑道:“郭家老祖与我想到一起了。他来了吗?”郭小蝶摇头道:“没有。两年前祖龙来到神都时,他

    顶了上去,没顶住,被打残了,现在还在养伤。”许应唏嘘不已:“老爷子古道热肠。”

    郭小蝶说起这事便来气,道:“祖龙来神都,我不让老祖出头,他偏偏要出头,出头还打不嬴!“

    她胸口剧烈起伏,气道:“老爷子还不听劝,躺在床上还叫嚷着再战一场!那一战,制道大圣、则天大圣和文武大圣三尊圣皇的神像复苏,才将祖龙挡下。不过,难师都被打得抬不起头。“

    她叹了口气:“好多人抛弃傩师,转去修炼炼气士了。有个叫徐福的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带着很多炼气士,说要传播正统法门,称傩法为邪法。”许应问道:“小蝶,你见过未央吗?“

    郭小蝶踟蹰一下,道:“祖龙神都大战后,她与元家一起失踪。有传闻说,元家老祖元无计死了,被邪恶吞噬。元老太君和元夫人也死了。元家只剩下几个人,却守着偌大的家业,根本保不住。于是元未央趁

    着神都大乱时,带着残存的家人和元家财富离开。”许应想起伊人,松了口气,笑道:“她心高气傲,再

    度归来时,必将名动天下。”郭小蝶望向他的面庞,心中一阵酸楚:“他与未央,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

    她想到这里,把抹胸悄悄往下拉一拉,心中恶很很道:“但这世上,就没有我小蝶撬不动的墙角!近水楼台先得月,未央妹妹,你的墙角老娘撬定了!”突然,他们前方,大湖的湖面都生波澜,整个大湖的水面向上隆起,越来越高,待来到湖面三十多丈的高处,猛然炸开,飞琼泄玉!

    碎掉的湖水之中,一头庞然大物窜出,体长数十丈,形如麒麟,又像是龙马,四蹄翻飞,长着长长的尾巴,脚踏水面,一路疾驰而去!那龙马背上,隐约有―道弧光,远远看去,仿佛—座门户!

    郭家―位族老高声叫道:“这位傩仙隐景地,藏在上古异兽的身上!”

    许应惊讶无比,两年前,他寻到了不知多少隐景潜化之地,但都是固定的,从未有傩仙隐景地是藏在活物的身上!

    郭家众多傩师纷纷向前飞驰,有的脚踩水面,疾行如飞,踩得水面不断炸开,有的纵身一跃,施展云梯天纵,在空中疾行。还有人运转剑气,贴着水面飞去,速度也不慢。

    但那龙马的速度着实太快,踩在水面上浮光掠影,将一众人等统统抛在身后。“钟爷,七爷,务必要拦下四

    许应从魭七头顶纵身一跃,脚踏云梯飞速奔行,顷刻间便将速度提升到极致,浮光掠影,随即又催动剑气,化作一道剑光破空而去!与此同时,大蛇七周身剑气动荡,越来越剧烈,滔天气血化作团团剑气,将巨大的身躯托起,贴着水面疾驰,追向那只狂奔的龙马!“当-”

    钟声震荡间,大钟钟口朝后,速度大增,很快超越魭七,一路当当不绝,追赶许应!旋即,大钟又超越许应,冲向龙马!

    那龙马尾巴猛扫,甩在钟壁上,将大钟打得折向。龙马则猛然转向另一个方向,啦哒哒,踩着沼泽水面,水面不断炸开,让它速度越来越快!大钟却转向艰难,待到转过方向,早已失去那龙马踪迹。

    许应却在空中施展出云梯天纵,生生转向,追上龙马。

    那龙马蹄子翻飞,脚踩大泽,水面炸开化作朵朵莲花,向后迎上许应!许应催动金丹,只听咚咚数声,莲花被金丹洞穿,纷纷炸开。

    许应气息爆发,希夷之域中一口炉鼎飞出,那是他交炼期,水火交炼所炼就的炉鼎,金丹便是在这炉鼎中炼成!

    此炉鼎蕴藏三昧神水三昧真火,炉鼎口向下,水火涌出,如同两条大龙,一左一右纠缠而来,要将那龙马捆住收入鼎中。那龙马身上有奇特的纹理缠绕,是毛发形成的天然纹理,此刻这些纹理亮起,神通爆发,竟然将三眛神水三昧真火抵住!龙马猛地向上跃起,头上的鹿角撞在炉鼎上,将炉鼎打翻,逃脱出去。魭七从许应身后冲来,叫道:“给我留下!“

    许应连忙道:“七爷当心!这龙马只怕是成年的远古巨兽!“

    他刚刚说完,魭七脑袋便挨了几蹄子,下巴被龙马撞击,头晕目眩!

    许应趁机金丹打出,将那龙马打翻个跟头,龙马挣扎起身,郭小蝶从魭七脑袋上飞起,一拳砸在马头上,将那体长数十丈的龙马砸得在水面上连翻带滚,跌出数里远近。

    许应吓了一跳:“刚才她捶我胸口的拳头,倘若发足了力,我只怕便交代了!“

    大钟从天而降,镇压下来。但那龙马翻身,猛然平地加速,让大钟镇压个空,只将大泽水面压得炸开!“七爷张嘴!

    许应高声大喝,魭七急忙张开大口,一柄青铜剑从他口中飞出。许应持剑,剑气呼啸射出,团团剑气飞舞,来到那龙马的身体两侧!青铜剑是竹蝉娣的飞来峰的一部分,锋利无匹,犹胜吴钩,是最近两年许应运用得最熟练的法宝。

    此刻他施展御剑诀,不是为自己御剑,而是为龙马御剑,将龙马裹在团团剑气之中!

    那龙马试图夺路而逃,却触碰到雪花般的剑气,被削掉一些毛发,顿时不敢再肆意冲撞。许应手掐剑诀,缓缓收拢剑气,将那龙马锁住,慢慢降落。

    魭七游来,大钟飞制,各自守住四周,免得这龙马逃脱。大钟垂下厚重的光壁,总算将这只庞然大物镇压。

    许应收取青铜剑,那只龙马服服帖帖,不敢有所异动。

    郭家众人纷纷围上前来,守住四周。李樱珠郭跃夫妇也在人群中,李樱珠看到许应,连忙来到郭小蝶身边,悄声道:“小蝶,你又遇到他了?咦,你胸口怎么拉下去了?“

    她顿时醒悟,悄悄竖起拇指。

    郭小蝶羞涩道:“二姨,哪里有?本来就这么低嘛!“

    妩七缩小体型,化作细蛇藏在许应的衣领下。许应走入大钟光壁,来到龙马背上。郭小蝶等人也连忙跟了进来。

    那只龙马回头,气息浓烈,露出威胁之色,魭七从许应衣领下探出头来,也散发出远古异兽的恐怖气息,与它对抗。但那龙马颇为不屑,咧嘴露出几个板正的大牙,似乎嘲笑他被自己踢得很惨。

    魭七怒不可遏:“我还未成年,等我成年之后,一口毒气喷死你!“恢恢!”龙马冷笑不已。

    许应来到它背上的那道弧光前,细细打量一番,再度天人感应,只觉自己的感应并未出错,这才伸手轻轻一拍,只见弧光中闪现出一座庙门。许应敲了敲门,门中传来一个声音,道:“谁啊?扰我清净。“

    那庙门开处,一个身着汉时装束的黑衣红带女子探出头来,好奇的打量许应和郭小蝶等人,警觉道:“你找谁?”

    许应压下心头的激动,躬身施礼,问道:“敢问此地是傩仙隐景潜化地吗?阁下是否是此地的主人?”那女子露出笑容,两个酒窝:“我便是此间的主人,隐居在此。你便是我老师吧?你是来吃我的?“

    她打开庙门,走了出来,笑道:“没想到老师这么年轻。我躲藏这么久,还是被你寻到了。不过,我不会束手就擒,就算你是我恩师,我也要与你拼个你死我活!”

    她气息绽放,冲击得大钟也飘摇不定,当当作响。郭小蝶惊声道:“你不是奏汉时的傩仙?”

    那双酒窝女子道:“我是汉时傩师,随高祖斩白蛇起义,后来发现傩仙陷阱,于是想出一个避祸的法子。你们不是来杀我的?”许应摇头,道:“我们是来求傩师正法的。”

    双酒窝女子闻言不禁失笑,道:“哪里有什么正法?傩法被开创出来,就是骗人的玩意儿!若有正法,我何制於躲藏制今?”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