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感应嵬墟

    许应和元未央催动元道诸天感应,两人调动黄庭洞天中的神识仙药,化作更为磅礴的神识,感应到一个个诸天。

    许应肉身各处穴窍与各大诸天相互交感,新渐只觉从那一个固诸天中涌来一股股奇妙的力量,充斥在各处穴窍之中,提升穴窍的力量。

    元未央则利用这些力量在穴窍中存想神祇,与他修炼方式不同。

    两人的神识在虚空中交感,相互碰撞,交融,新渐渗入虚空更深处,探索出更多的诸天。

    然而,确如元未央所说骊山大墓中埋葬的不止是祖龙!

    他们天人感应时,立刻看到原本便混乱的骊山大墓,充斥着强大的怨念、愤怒、仇视和血!

    他们感应到无数尸骸掩埋在群山之中,感应到空中的仙山,变成了先奏大炼气士的心肝脾肺肾,血淋漓的漂浮在空中!

    他们还感应到那些枉死的大炼气士,元神被炼成了法宝中的灵,带着无休的咒怨之气,隐藏在群山的暗处,袭击暗杀每一一个闯入皇陵的

    骊山大墓,说成尸山血海,室不为过!

    它们在忧动,在干扰许应和元未央,试图将两人的神识吞噬,同化,不过许应和元未央肉身各处穴窍与诸天相连,哪怕是大炼气士的冤

    魂,也憾动不了他们的神识。

    记住网址

    突然,许应和元未央各自身躯大震,这一刻,他们的神识遭遇了一股莫大的力量的吸引!

    在他们神识的视野中,天空在旋转,大地在倾斜,一道绚丽无比的天空裂痕映入他们眼帘。

    裂痕中藏着一个异域时空,美好无比,有若仙山漂浮,仙光烂漫,仙光中有神仙居住的天言,恍如仙境!

    他们的神识不由自主被牵引,向那道天空烈痕飞去,渐新有失控趋势!

    两人急忙感应诸天,肉身各处穴窍都被绷紧,与诸天感应越发密切,控制住自己的神识,免得坠入另一个时空的速度加速到失控的程度!

    突然两人手掌一紧,情不自禁握住彼此的手,仿佛能够带给自己勇气。

    不远处,跷伯看到这一幕,眉头桃了一下,继续眼观鼻鼻观心,装作没有看到,心道:“他们在神都的时候,别说牵手了,甚制天天啃胭

    脂,以为我没看到。我大抵真的老眼昏花了

    许应和元未央距离那道裂缝越来越近,只见天空在他们视野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道无比狭长的深渊,两侧是县崖峭壁,上面爬满了各种古怪的血肉,还有类

    片附着!

    但是,仙境就在深渊的尽头,如此之近,仿佛在呼唤他们!

    两人竭尽所能控制神识的下坠速度,随着他们神识深入,仿佛惊动了深渊中的生命,突然间深渊两侧,肉壁之上,一只只大大小小的眼睛

    张开,望向他们!

    这些眼睛有的惊恐,有的好奇,也有愤怒,喜悦,幸灾乐祸,更多的是绝望,绝望,还是绝望!

    许应和元未央心惊肉跳,继续向“仙境”坠落,突然两人看到一个身影趴在陡峭的崖壁上。

    那是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他的四肢、十指,已经变成了扇状的血肉,那些血肉扣入崖壁任何缝隙之中,奋力向上生长,艰难无比的拖

    动那男子的身躯,一点一点往外挪!

    “速退!”

    那男子仿佛能“看到”他们的神识,竭力抬起头,向他们张口呐喊,“前方是嵬墟绝境!

    他被一股力量拖拽着向“仙境”滑去,四肢和十指所化的血肉被扯拽得不断绷断。如此滑行了干百丈,他才再度稳住,继续艰难的往上爬

    行。

    许应和元未央头支发麻,向那无比辽阔的深渊两壁看去,这时他们才看到无数像缕蚁一样爬行的身形

    不知多少人,在拼尽一切努力,试图爬出这座深渊!

    ”这些人,是大汉时期天人感应的炼气士吗?”

    许应和元未央神识战栗,突然只觉深渊之中,一股强大无边的识,与他们的神识相连。

    甫一接触,那个深邃无边的识,便向他们展现了深渊尽头的仙境种种的美好。

    这一刻,两人的神识只觉天花乱坠,各种道法感悟纷制沓来,飘飘然仿佛飞升了一般,顿觉世间如地狱,一切情感如粪土,一切快乐如槽

    糠,只有飞升到深渊尽头的仙境,才能得到最大的快乐,永恒的快乐!

    许应突然向元未央传递一个意识,两人神识立刻调转方向,借力向上飞去。

    这时,天崩地烈股的巨响传来,深渊尽头的仙界传出嘣嘣的断裂声,两人神识匆匆一警,只见深渊在扩张、裂开!

    一个准以言喻的巨眼,出现在深渊的尽头,注视着他们。

    那庞大无比的眼中,有无数仙人飘飞。

    突然,一个仙人的身体贴在眼瞳表面,显露出一张惨白的脸。

    “未央,拉住诸天!”

    许应大声道,“不要被拉进去!”

    两人的神识难以稳住,被一股庞大的力量拽向那只眼睛,无论元未央还是许应,都拼命的感应诸天,试图稳住自身,然而面对那股力量,他们根本无法抗衡!

    骊山大墓中,元老太君和元夫人一一左一右,为元无计左右两翼。元无计还在不断深入骊山大墓,虽说现在骊山大蔓中很多封印禁制被破

    除,但依旧极为凶险。

    修造丽山大墓的先素炼气士在山中挂着法宝,有些法宝针对魂魄,极为阴损。

    难师很难炼到魂魄,只有开启涌泉秘藏的滩师才能把魂魄炼得强大,只是得到涌泉秘藏的人太少。

    “老爷到底想找什么?”元老太君询问道。

    元无计笑道:“我听闻先秦时有异宝,随侯珠,洞彻天地幽冥,可照见万界。得此珠,配合我元家诸天万道,便可进入万界空间,得到无数

    财富。又听闻先秦史上最强两位天工,欧治子与干将联手,集天下无形无迹的威道,炼气为剑,打造太阿剑。

    此剑,秉承天下之剑气,剑气可灭人国,无可阻挡!随侯珠和太阿剑,多半在骊山大墓中。“

    他顿了顷,目光渐渐热切起来,道:“除了这两件宝物之外,最有可能被葬在这里的,还有九鼎!“

    他的衣袖一卷,荡袖生云,云气侵入前方,只见林中树,上突然掉下一面旗帜,冲着他们便是轻轻一荡。

    元老太君和元夫人顿时魂魄动淫,险些被荡碎三魂七魄。

    就在此时,元无计挡在前方,元神自背后升起,广大无边,一指点去,便见那面旗帜能能燃烧,再也不能威胁他们。

    元老太君心惊肉跳,喘了口气,道:“老爷,此地太凶险,老身还可以顶住,但未央娘没有这个修为,上她下去陪未央罢。”

    元无计点头。

    元老太君向元夫人抛个眼色,笑道:“你快去陪那几个孩子,这边有我。”

    元夫人不明其意,还是依言退下,来到许应和元未央身边。

    元未央和许应手牵若手,坐在锐七的脑门上,元夫人见状,不由昏眉,却没有阻止两人,心道:“未央总归是女孩子,不能一直装作未央公

    子。作为娘亲,我也希望她能有个好归宿。

    她没有发现许应和元未央此时的险境。

    前方,元无计道:“九鼎要追溯到更为古老的岁月,差不多是,上古与远古之间。

    有一位叫做大禹的圣皇,依照神州形态,炼制了九鼎,用来镇压神州气运。你知道吗?周齐云之败,还有一个原因。

    元老太君道:

    妾身不知。

    元无计道:“周齐云之败,败在他的隐景上。

    元老太君大为不解。

    元无计道:“他的隐景,与神州大地相同。他脚踏神州,丈量土地,踏遍山河,

    将神州大地的山川河海当成隐景。他隐景潜化地铺开,便可以挟整个神州之力与天劫对抗,挟持众生对抗天道那时,他将不战而胜,飞升轻

    而易举。”

    元老太君恍然大悟,道:“老爷说的是。“

    元无计道:“但是错就错在他的隐暴上。他功法大成时的神州,并非真正神州,而是封印后的神州。因此当奈河入侵阴间入侵,封印的天地

    重现世间时,他的隐景便会无法与天地相融。他便无法绑架神州众生对抗天道,所以他只彰退而求其次,选择绑架天神。”

    他禁不住笑出声来,道:“夫人,大奏得到九鼎,之后奏汉交替,从此九鼎失踪。那么,九鼎只有一个下落,那就是被祖龙皇帝带入骊山大

    墓。骊山大墓的山川江河,与上古时期的神州一-模一样,夫人你说,九鼎是不是就藏在这里?”

    元老太君是他的原配妻子,也是一个洞天九重的大高手,闻言道:“老爷说得很有道理。可是,老爷要这九鼎做什么?”

    元无计笑道:“周齐云的作为,让我看到了一个可能。”

    他目光闪动:

    “将九鼎完全祭起,与隐最相容,就此铺开,笼罩整个神州,绑架神州芸芸众生,对抗天道天劫。夫人你说,天道敢毁灭众生阻我渡劫”

    飞升吗?”

    元老太君笑道:“老爷,你修炼元道诸天感应,保持心如誓石,亘古不动,为何最近些日子,你的道心反倒不如从前了。”

    元无计身躯僵硬一下,随即恢复如常,笑道:“有这等事?可能是我修炼《黄庭证道功》,解决了悟道时被大渊吞噬的隐患,所以放肆了一

    些。”

    元老太君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是妾身误会老爷了,还担心老爷的心态出了问题。老爷还记得咱们定情时候的海誓山盟吗?”

    元无计笑道:“我怎么会忘记?当年你我在洛水边,指洛水为誓,此心同结,如洛水万年不息。夫人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元老太君松了口气,放下心来,道:“妾身见老爷这几日与从前有些不同,有时得意忘形,难以控制情绪,还以为老爷在修炼《黄庭证道

    功》时出了差错。

    元无计哈哈笑道:“夫人想多了。我只是想起周齐云的故事,心朝有些难以平复。我会小心的。

    元老太君道:“原来如此。你我两百多年的夫妻,我见你一些小习惯都改变了,还以为你被《黄庭证道功》影响,变成了另一个人。

    元无计淫头道:“夫人多虑。你看前面的山壁!”

    他神态激动,向前官出。

    元老太君急忙跟上他,叫道:“小心!”

    两人都是当世顶尖的高手,速度极快,很快冲到那面山壁下。

    后方,玩七载着元夫人、竹婵婵以及许应等人,想要追上元老太君和元无计时,突然前方大雾锁天,从山谷中涌出,将他们完全笼置,深

    不可测。

    元夫人神识强大,立刻释放神识,探索四周,以她的神识,竟然在四周探索不到任何东西!

    甚制,她以神识触碰四周,觉察不到地面,觉察不到许应元未央等人。

    地有一种自己抬脚走出一步,便会跌入无底深渊的感觉,永远坠落,没有尽头!

    她一动也不敢动,额头冒出冷汗:“丽山大墓中还有这等厉害的禁制?这等禁制,像是悟道时的大恐怖!”突然,雾气中传来一声惊呼,听着

    是元老太君的呼声,接着有神通爆发的悸动,之后一切平息。

    这时,一声凄厉的长嚎传来,撕心裂肺,雾气也渐新散去。

    元夫人不顾一一切,急忙冲上前去,只见前方的山脚下,血流满地,白发苍苍的元老太君倒在血泊之中。

    元无计跪在元老太君的尸体边,仰天长喷,悲痛欲绝。

    元夫人心中一凉,身体像是被抽空了力气,软绵绵的跪在地上。

    竹婵婵、玩七等人见状,心中侧然。

    元无计老泪纵横,在晓伯的劝慰下新渐停止了抽泣,回头向众人道:“我想敷下她时,已经来不及了。痛哉!亡妻

    竹婵婵落泪,大钟暗鸣。只是准也没有注意到他们头顶的天空,越来越倾斜,越来越扭曲。

    深渊之中,眼看许应和元未央的神识即将永恒坠落,突然两人感应到另一一个清天。

    那是一尊尊大鼎,藏在骊山大墓中的九尊大鼎形成的诸天!

    “未央!”

    许应大喝,两人心意相通,神识立刻与九鼎相连,拴住肉身穴窍!

    “来吧!

    两人齐声化咤,“要么九鼎把我们拽出去!要么把九鼎和褚天也拉入深渊!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