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才出狼穴,又入虎口

    “这个始帝,好生霸气!”

    大钟闻言,忍不住要飞出许应的混沌海,但是因为被许应拎起来砸各种法宝,伤势比以前更重,飞不起来,但还是赞道,“此人真乃豪

    杰,当见一见。”

    现在献祭已经停止,不会再危害到许应和元七的秘藏,许应也很想回去看

    一看,始帝祖龙长什么模样。

    刚才他听到的那个声音,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像似在哪里听过,而且听过不止一次。

    但理智告诉他,现在是离开徐福的好时机!

    若是此时不走,就再难走掉!

    入口,只听后方传来徐福的声音:“陛下,臣与不老神仙去海外寻仙药回来了,刚才便是用仙药将陛下唤醒。”

    “这就是仙药么?朕感受到了。”许应听到这声音,跳到元七的脖颈

    处,转身催动天眼,遥遥相望。

    玩七因为肚子里装了太多法宝碎片,本就极为吃力,现在加上他,愈发吃力,好在他泥丸、黄庭、玉池、绛宫这些秘藏也都已经开启,无

    论体魄还是力量,或者回力速度,大胜从前。

    他继续赶往丽山大墓入口,许应则倾尽能望向七道飞升霞光,远远的,他动用天眼也只能看到十分细微的身影。

    只见那口金棺已经打开,一个身影漂浮在七道飞升霞光之中,那场大祭,掀起的仙药余韵,正自向那个身影体内流去。

    你找到的仙药,很好。联的不老

    神仙何在?他还没有死?”

    许应遥遥对望,突然只觉一双明亮制极的目光照来,落在自己的身上!

    “七爷,快走!”许应身躯紧张。

    面对徐福他设有这么大的压迫感,但是面对祖龙,他突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觉得不走的话,便可能死在这

    里◇

    “多半是我某一世的记忆中,遭到过祖龙的迫害!”他心中暗道。

    其他“前世”记忆都没有觉醒,唯独遇到祖龙,听到其声音便令许应毛骨悚然,许应觉得自己在祖龙身边可能没有少吃苦头。

    除了他之外,还有许许多多炼气士和师也在向外逃遁,很多人都在大祭中受伤,洞天变得破破烂烂,修为实力大不如从前。

    元七因为吃了太多法宝碎片,速度

    变得缓慢,许应见状,当即鼓动气血,将元七祭起。

    七领时速度大增,心中欢喜:“阿应把我祭起来的时候,我就省力多了。

    等一下,我是法宝吗?为何会被祭起来?“

    他有些茫然。

    许应率先冲出骊山大墓,刚刚来到墓外,便听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许妖王,别来无恙?”

    许应心神大震,回头看去,只见元未央与元家的几位女子冲出骊山大蔓,元未央身后的便是元夫人,搀扶着元老太君。制于青衣骁伯,站

    在元未央身旁。

    他们虽然有些狼狈,但看起来问题不大。

    许应急忙从七头顶滑下,几个健步元未央身旁,捏住元未央的左手,俏声道:“这些日子,我很想你。还有你

    唇上的胭脂…

    七目蹬口呆,坐在七嘴里的竹婵婵手向上推了推,让元七把嘴巴张得更大一些。少女坐在大蛇口中,两条腿顺若蛇嘴垂下来,双手托腮,

    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靠。

    小凤仙、花纤尘等人也自从丽山大墓中冲出,也自错愕的看着这一幕。其他炼气士鱼贯而出,众人狼狈不堪,又看到这一幕,以为炼气士

    与师开战,急忙纷纷鼓荡残力,祭起各自法宝。

    花纤尘抬手,压制他们的异动,悄声道:“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事情是不老神仙,抓住了一位公子的手…

    地皱了皱眉头,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许应脑海中,大钟乐不可支,笑得发出“逛吃”“

    逛吃”的报废声。

    跷伯面色阴沉,盯着许应的手。

    元夫人和元老太君的目光也各自落在许应的手上,元夫人的嘴角抖了抖,却没有说话,老太君的凤头拐杖被捏得咯吱作响。

    元未央心中也有些慌乱:“被他看

    出我是女子了?他看起来傻乎乎的,其实早就知道我是元如是?那么他一直亲我,还要解开我的衣裳…”

    她面色羞红,无法维系未央公子的身份,再难矜持,低声道:“我、我带你去见家长。”

    她没有元未央公子的雍贵从容,反而多了些女孩的气气息,牵着许应的手,向元夫人元老太君走去。

    ”娘”

    元夫人目光一沉,元未央手抖了一下,便又放开许应的手,恢复未央公子的身份,绝情弃欲,道:“娘,太君,这位是许应,你们见过

    的。”

    元夫人面带笑容,轻轻点头,笑

    道:“上次许公子来元家小住,未能一尽地主之谊,甚是不安。”

    许应笑道:“许应见过夫人,见过太君。”

    二人轻轻点头,带着元未央离开,元未央面目恢复拒人干里之外的淡然,向许应道:“许君,就此别过。”

    突然又有一个身影从骊山大墓中飞出,远远便笑道:“不老神仙大驾光临,岂能就此别过?“

    那身影落地,高大英俊,年纪虽老,但是依旧精神抖傲,正是元家硕果仅存仙元无计,

    适才元无计孤身一人对抗陵金人,让许应大开眼界,他对决徐福的那一幕,更是令人软。

    许应上前,道:“后学末进许应,见过元家老祖。

    元无计连忙躬身上前搀住他,笑

    道:“万万使不得!你是不老神仙,天下间,就算是刚刚复活的始帝,见了你也叫

    一声前辈。你岂能行晚辈的礼?折煞我了!”

    许应直起腰身,元无计哈哈笑道:“相请不如偶遇,上次你来,我因为不在神都,未能相见。难得今日相遇,一定好好款待!未央,我适

    才受了点伤,

    你先帮我接待不老神仙。”

    元未央称是,来到许应身边,道:“许公子,请。”

    许应觉得,他对自己又冷漠了几分。

    元家虽然是衰败的古老世家,但加大底子厚,到元无计这一代还是没有完全破落。元无计祭起一辆宝辇,又请出两只龙雀。这两只龙雀也是香火成神,世家多用此类神灵拉车代步。

    尽管宝辇内部很是庞大,但是把元七塞进去,所有人便都只彰站在车外,

    哪怕是元无计老祖,也只能车辕上运功疗伤。

    元夫人和元老太君身子骨弱,受不了外面的风寒,便让七在车里腾出点位置,勉强挤一挤。

    许应等人比较多,于是便来到元七的头顶,餐风饮露,席地而坐。

    花纤尘等人见状,各自踏前一步,便要阻止他们带走许应,凤仙儿连忙扬起凤翼,挡住他们,道:“我们谁也不是那老者对手,出手就是

    平白送死!我们等待徐福老祖归来,再做打算!”

    车上,竹婵婵瞪着圆鼓鼓的眼睛,目光落在许应和元未央身上,只见两人一个神态装作如常,一个张口欲言。

    突然,许应打破沉默,道:“神都

    一别后,我便失忆了。很多事情都记不清了,只记得和你的一些事情。“

    元未央笑道:“还记得你我之间的赌约吗?”

    许应想了想,摇了摇头。

    元未央道:“我们的赌约,你若是补全元道诸天感应缺失的位置,我便做主把妹妹如是许给你。若是我先补全这门功法,你便答应我一

    件事。而今,我已经将这门功法缺失的部位补全,修炼起来,便可以炼化来自黄庭秘藏的仙

    药。你呢?

    许应摇头,道“我失忆了三个月,不记得这个赌约了。我输了。而且我不喜欢你妹妹如是。“

    元未央心中片冰凉。

    就在这时,许应抓住她的双手,目光火热,道:“我喜欢的是你!我喜欢你抓着我的手,大街小巷的跑,我喜欢你带着我去香火驿道,我

    喜欢你躺在我身边看着天空,我还喜欢你凑到我跟前,让我嗅你脸上的脂粉昏味。”

    元未央心乱如麻,慌忙道:“许妖王,你的记忆出错了,那是我妹妹…

    许应抓着她的手不放,笑道:“我记得就是你。咱们还一起在大槐树上采槐花,一起捉龙敏。”

    元未央脸色羞红,小声道:“你放手,你先放开!你说的真的是我妹妹,不是我…”

    竹婵婵坐在旁边,眯着眼,笑眯眯的,一声不吭,心道:“事大了,事大了。阿应被镇魔封印封去了这一世的记忆,连喜欢的女孩子都记

    错。大钟和大蛇这两个坏胚子,居然不提醒他,一心要看热闹。·

    突然,新地跳起来身来,来到元未央

    身后,笑道:“你瞧你们两个大男人,手捏来捏去的有什么好?你这样!”

    她从后面抄住元未央,放手放在伊胸前,笑道:“捏一捏就知道他是男子

    汉嗯?”

    竹婵婵露出疑感之色,又捏了捏,

    低声道:“怎么回事?为什么”

    她松开双手,又捏了捏自己的,喃喃道:“好软,差不多大。”

    她失魂落魄走开。

    还在“逛吃”“逛吃”笑的大钟突然停了下来,有些错愕:“啥?”

    大蛇还在悠笑,不敢出声,此刻也不由错愕万分。

    元未央挣脱许应的手,整理被竹婵婵揉乱的衣衫,正色道:“两位休要再轻薄。否则朋友都没得做。”

    许应连忙正襟危坐,道:“未央教训的是,我原本不是如此轻薄之人,我大概是记忆有些紊乱了。还需要调整一设时间。”

    元未央暗自舒了口气,笑道:“我参悟出元道诸天感应的改进之法后,尝试一番,可以炼化黄庭仙药,便传给家祖。而今,家祖炼化了仙

    药,已经没有

    被吞噬之忧。这次家祖也不受那场血祭的影响,能够与疤脸男子一决雌雄。“

    许应动容,道:“无计老祖竟然这么强大,能与徐福正面对抗?”

    元未央不知他为何如此吃惊,许应却见过徐福的战力是何等逆天可怕。

    霍桐洞天中上古炼气士死后所化的邪恶血肉,被徐福一把三昧真火烧得一干二净,骊山大墓中,陵金人甚制在觉醒的那一刻便被他压制,

    无从觉醒!

    水银河中的邪神蝶虫,更无法对抗他的仙体仙力和仙火,烧成渣滓。

    他站在方丈仙山上,与那些仙大战的时候,尽管距离远,看不分明,但许应还是看到徐福一手解决一个仙,根本费不着施展第二招!

    元无计,单单炼化体内仙药,便可以与徐福相提并论了?

    “我家老祖还破译了一门直指飞升

    的炼气古法,叫做《黄庭证道功》。”

    元未央笑道,“他以黄庭证道功为

    主,气双修,才有今日成就。“

    许应恍然大悟,笑道:“难怪。”他看向坐在车辕上正在疗伤的元无计,这时大钟的声音传来,道:“阿应,此时的元无计,修为实力只

    怕已经可以飞升前的周齐云相提并论了吧?不过,徐福的力量,我估计远超周齐云。”

    许应没有说话。

    站在方文仙山上的徐福,就是真正的仙人,元无计能够与徐福战平,让他有些疑惑。

    元无计像是感应到他的目光,抬头向他看来,微微一笑,向许应轻轻领

    首。

    许应微微欠身,低声道:“钟爷,

    当着他的面说话,不要再用神识。黄庭

    中的是神识仙药,你用神识就是班门弄斧,瞒不过人家的耳目。”

    大钟心中凛然:“你是说,他听到了我的话?”

    许应默默点头。

    大钟吓了一跳,急忙从混沌海飞起,来到许应的希夷之域,一路过玄关,翻天山,来到许应的第四重天。

    这重天上空,水火交炼,动荡不休,许应便被因在这一关前,还未突

    破。

    倘若能神识魂魄进入水火,催动三昧真火三昧神水,炉鼎中炼金丹,便是炼气士中的高手了!

    大钟与许应的魂魄神识在一起,歪歪扭扭的在地上写字,道:“他能战平徐福,那么他的实力远超渡劫前夕的周齐云!徐福能在我最强时

    期,无视我的钟声,一把抓住我钟鼻,周齐云应该办不到!他可以打伤我,但绝不会像徐福

    那样轻松许应也在地上写字,道:“周齐云曾说过,元无计败在他的手中。那么,是什么原因让元无计突飞猛进?”

    一人一钟沉默下来,他们有几个不祥的猜测。

    许应问道:“他有没有可能,在短短六个月,超越周齐云达到徐福的地步吗?“

    大钟道:“若是没有这个可能,那么元无计,还是元无计吗?“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