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祖龙复生大祭

    竹婵婵跳到大钟跟前,打了大钟两拳,然而大钟还是干干瘪瘪。竹婵婵赧然道:“我一路拖着飞来峰来到这里,又祭起飞来峰一次,法力

    耗尽了。等我两日,待我恢复修为,便帮你疗伤。”

    “那时候,阿应应该已经凉了。”

    大钟立刻凑到许应脑后,讷讷道,“阿应,让我进去吸两口,待会逃命的时候还可以护住你。”

    现在许应修为渐高,不是从前的少年,而大钟而今受伤,倘若许应自封希夷之域,大钟便无法闯进去,因此不得不低声下气一些。

    许应点头,大钟连忙钻入他的希夷之域,吸了两口气血,稳住伤势,这才放下心来,叫道:“阿应,事不宜迟,走为上策!”

    竹婵婵不解道:“你适才不是要干到底吗?”

    大钟理所当然道:“倘若你帮我疗伤,阿应给我补充足够的气血,自然是干到底,但现在你没了用,自然是走为上策!快!快!”

    说话之间,那金人已经将头顶的飞来峰举起,用力掷出,向他们砸来!

    许应急忙抄起竹婵婵,纵身避开,那座飞来峰着实庞大,饶是他全力奔行,还是被飞来峰的气浪冲击到空中。

    皇陵金人双眸火光再现,许应见到他双眸变得赤红,立刻施展云梯天纵,脚踩云梯,抱着竹婵婵腾空而去,避开火光冲击。

    皇陵金人立刻双手撑住地面,努力从地下抽出腿,就在此时,许应身形向他脑后落去!

    竹婵婵惊叫:“不是说好了逃走的吗?”

    同一时间,蜕七醒来,见到下方巨大的金人正在起身,不由尖叫。”七爷,张大嘴!”许应高声道。

    蜕七一直盘在他的肩头,闻言不由自主嘴巴张大,脑袋小山一般。许应把竹婵婵向后一托,塞入他的口中,道:“别咬!”

    元七下意识想咬一口,闻言连忙收起毒牙。

    许应轰然坠落,砸在那尊皇陵金人的神桥上,那神桥通体是玄金所铸,很是坚固,表面有道象纹理流转,即便许应从高空落下,也没有任

    何受损。

    “果然,这尊金人身后的异象,都是炼制出来的法宝,并非真正希夷之域!”

    许应抄起石斧,全力催动太一导引功,将泥丸、黄庭、绛宫、玉池的力量悉数调动,默诵元育八音,体内气血沸腾,疯狂暴涨!

    石斧凶威被彻底激发,让他身后血海浮现,血海中无数尸骸站起,宛如要重现生前!

    “轰!

    许应抡起巨斧斩落,砍在那座神桥上,神桥顿时无数蕴藏道象的纹理浮现,霞光流转,挡下他的巨斧。

    许应目光闪烁,催动天眼,将这些道象形成的纹理看得分明,洞察道象的薄弱处,石斧一路切瓜砍菜,将所有阻挡的道象一并劈开!

    石斧终于接触神桥本体,恐怖的反震力传来,许应双手十指顿时被震得破碎,十根指头啪啪炸开,双臂鲜血淋漓,血肉飞出,与臂骨脱离!

    他的臂骨也被震得开裂,不断炸开。

    突然,许应腋下又有两条血肉手臂钻出,赫然是《泥丸隐景长生决》中的肉身法门。

    他两条新生手臂抓住石斧,再度抡斧砍下,随即两条新生手臂也被震得炸开。但同

    一时间他的腋下又有新的手臂生成,再度抡斧砍下!

    他还是第一次动用泥丸秘藏的不死之身,以肉身强大的再生能力,与神桥对抗!

    如此,他的双臂连续破灭数十次,终于一声巨响,他手中的石斧突然炸开!

    这石斧尽管经过了竹婵婵的修复,但毕竟因为曾经镇压女仙,大不如从前,刚才被许应拿来硬撼十二金人,已经受创,现在又被他祭起,

    连砍数十次,终于承受不住,就此炸开!

    “钟爷,出来!”

    许应盯着前方的神桥,暴喝一声,大钟躲在许应脑中的混沌海上,进入许应的洞天中汲取气血,间言不由打个哆嗦,叫道:“我不出去!”

    话虽如此,它还是晃晃悠悠飞了出来。

    一顿饱和顿顿饱哪个重要,它还是能分得清的。

    果然,它刚刚飞出,便被长着四条手臂的许应抓住了钟鼻。大钟连忙道:“应爷,你轻点儿!”

    “咣!”

    许应气血狂暴,抡起大钟,很很砸在前方的神桥上,那神桥原本被石斧砍断了大半,此刻被大钟重击,发出咔嚓一声脆响!

    与此同时,皇陵金人已经将两条腿拔出,只是脑袋藏在胸腔里,无法看到身后景象。

    祂也知道不妙,立刻探手向身后抓来抓去。

    大钟毛骨悚然,只见那遮天大手从他们头顶呼啸而过,连忙叫道:“应爷!”

    许应视而不见,再度抡起大钟砸下!“咣!”

    应爷!”咣!”

    “你大爷!”咣!”

    终于,那金人觉察到许应所在,大手抓来,然而伴随着一声钟响,神桥被生生确断!

    皇陵金人的气急陡降,大不如从前,那只抓来的大手威力也自大减。只听轰隆一声巨响,许应避开了砸落的手掌,却避不开手掌落地的余

    波,幸好有坑坑洼洼的大钟在,他轻车熟路躲在钟内,避开冲击余波。大钟被冲击得当当作响,连翻带滚,沿着神桥,从瑶池水面上打着水

    漂向下砸去,又撞在十二重楼上,从十二楼一路砸下去,挂在四楼的翘起的橡角上。

    许应从钟内滑下,强忍住吐血的冲动,高声道:“还活着的,听不老神仙号令!攻打此地,将金人希夷之域所有楼宇瑶池,统统砸烂!天

    河断水,天山铲平,玄关砸碎!五岳仙山,给他扔出去!”

    交锋的短短片刻,凤仙儿、花纤尘等人已经死伤大半,还剩下的炼气士闻言,纷纷振作起来,一个个飞入金人的希夷之域。

    他们各自的法宝祭起,轰向天河、天山、三玄关、五仙山,大肆破坏。

    尤其是凤仙儿,直接催动凤凰火,率先烧干瑶池水!

    皇陵金人的法力陡降,抓向身后的手动作越来越慢,威力也越来越低。

    但祂毕竟太大,稍有融碰,哪怕是炼就金丹的炼气士也是非死即伤!终于,天河被斩断,天山被夷平,三座玄关被推倒轰碎,五座仙山也

    被荡平,还有炉鼎的底儿也被打穿!

    那金人终于渐渐不动,僵在原地。

    供给他的法力有两个来源,一是来自神龛香火之气,二是来自希夷之域,他的法力以希夷之域为主。先前许应借祂自己的力量,破了神龛

    香火之气,现在他希夷之域被破,便失去了力量源泉。

    竹婵婵抬手一推,玩七嘴巴便不由自主张开,脑袋变得很大,少女站在大蛇口中,看着那被破坏的法宝,眼晴雪亮,立刻敲了敲元七的舌头。

    元七不由自主从许应肩头游下,现出真身,又不由自主催动巴蛇真修,化作百丈巨蛇。

    他一路游上前去,将那些断裂的玄关、神桥、重楼等物逐一吞入腹

    中。

    许应请才也在大肆破坏,此刻终于可以松一口气,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姚七被竹婵婵控制,走一路春一路,吃得体型越来越肥大,身子想盘也盘不起来。

    许应见他游来,连忙走远一些,心道:倘若被他盘在脖子上,我多半婴死。”

    他纵身一跃、落在皇陵金人的手掌心上,望向那七道飞升霞光。只见其他金人与健仙已经杀到那里,在霞光中厮杀,许应望向高处,只见

    霞光之上,方丈仙山已经变成一个小不点,肉眼难以察觉。

    而在方丈仙山附近,还有一座祭坛,比方丈仙山大了不知多少倍。徐福站在祭坛外的仙山作法,方丈之地,脚步踩着玄奥步法移动,只是

    距离太远,许应不知他想做什么。

    突然,徐福身形立定,伸手指向祭坛。

    许应看到祭坛中央,突然空间像是震荡了一下,一股无形的力量伴随着这次震荡,向四面八方涌去!

    许应脸色顿变,高声喝道:“所有人,速速离开这里!”

    他话音未落,飞升露光附近,忽然有血气飘起,一些健师正在向这边奔追,跑着跑着,便有人洞天中有血气飘出,整个人也变得越来越

    瘦,很快干枯成柴!

    再跑几步,便见那侧师洞天炸裂,整个人也变成一堆枯骨,跑着跑着便碎掉了!

    别说普通健师,即便那些大傩,自身的气血流失,体内的仙药也跟着流失!

    甚制连那些对决皇陵金人的健仙,也难以控制自身仙药流失的情况!再加上他们还要对抗皇陵金人,更难对抗大祭的影响!

    徐福的这场复活大祭,当真是凶猛制极

    他要将所有打开了秘藏的人,无论自我认同是健还是炼气士,统统一网打尽!

    但他所带来的炼气士中,也有些人开启了秘藏,修炼了储法,也在献祭的行列!

    甚制许应,也只觉自己体内已经开启的四大秘藏意意欲动,难以压制,即将要被这场大祭吸出体外!

    其中,他没有玉池的功法,又调动了玉池洞天的力量,只觉那些未曾炼化的元气仙药要离体飞出!

    不过那些没有开辟秘藏的炼气士,便没有这个顾虑了,他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许应催动剑气,御剑而行,奋力向外冲去,高声道:“七爷,快走!”蚖七急忙游动身躯,匆忙间回头看去,只见那些冲向这边的大傩

    身后的一座座洞天也开始分崩离析,不断瓦解!

    玩七心惊肉跳,他也开辟了几个洞天,此刻洞天也有瓦解趋势,连忙催动剑气,飞身而起,闷头跟上许应。

    躲在玩七口中的竹婵婵也是如此,只觉自己六干年积累的仙药盒盒欲动,直欲飞去!

    所有人都在往外逃,唯独那些傩仙突然舍弃皇陵金人,不走反进,向上空的祭坛冲去。

    然而越是接近祭坛,他们体内的“仙药”流失速度便越快,然而这些人还是奋勇上前,杀到方丈仙山上!

    方丈仙山上,徐福丝毫不惧,面带淡然微笑,道:“诸君,与其做别人口中餐,何不为我的大计贡献一份力量?”

    崔家的一位年迈健仙白发苍苍,携隐景冲来,那隐景是一片霞光,有如飞仙隐居在霞光之中,刷向徐福!

    徐福微微一笑,抬起手掌,迎上霞光。

    一股轻微的波动传来,那健仙隐景像是撞在无形的墙壁上,突然坍塌破灭,构成隐景的仙药呼啸流逝,注入飞升霞光中的金棺!

    其他健仙杀制,然而下一刻便各自负伤,一个个口中喷血!

    就在此时,一个身着衣裳复古的高大男子以指为剑,刺在徐福手心!徐福气息震荡,露出惊讶之色,笑道:“你便是大周时期的炼气士?

    悬挂青铜剑杀人的便是阁下了。的确有几分能新耐!”

    那高大男子心中一惊,自己这一剑指既是偷袭,又是与那些傩仙围攻,竟然未能刺穿他的手掌!

    徐福道:“阁下体内还有仙药未化,还是留下来罢!”

    他手掐拳母印,一拳打出,大周炼气士硬接之下,口中吐血,露出惊恐之色:“你是仙人?”

    他受伤之下,体内仙药也被血祭引动,向外流逝,比其他傩仙更甚!这时一个声音传来,淡淡道:“站在仙山上,他是。下了仙山,他屁

    都不是!”

    徐福只觉一股可怕的力量涌来,急忙翻手迎上,向身后拍去。

    他身躯晃动一下,不由自主向前迈出两步,才将这一击中传递来的力量卸去。

    徐福转身,露出惊讶之色,只见来人是个清新俊逸的老者,衣衫服饰十分整齐光洁,头发、胡须、眉毛也都修饰得纹丝不乱,甚制连鞋子

    上也没有一丁点的泥垢。

    他便是元家的元无计。

    徐福疑惑,道:“你是傩仙,为何体内没有仙药?”

    “你猜!”元无计微微一笑,出手向他攻去,长声道,“你们先破祭坛!”

    许应等人已经冲到水银长河上,越是远离祭坛,受到的影响便越小。不过这场大祭的影响力越来越强,许应估计自己未必能冲到骊山大墓

    的入口,便会被破坏了体内四大秘藏!

    许应回头看去,始皇帝祖龙的金棺上空,变得一片赤红,有洪流向棺中注入!

    就在这时,祭坛突然破碎,血祭带来的癢人感终于消失。

    许应惊疑不定:“怎么回事?难道徐福遇到对手了?不对不对,他拥有仙人般的体魄、力量,还炼就仙火,怎么会有敌手?”

    突然,祖龙金棺中传来咚的一声悸动,如同大鼓在心头锤响,震得人心脏像是要炸开一般。

    咚!

    第二声悸动传来,更加响亮。

    许应闷哼,带着玩七向外冲去,只听一个厚重又有些熟悉的声音传来:“朕,脚踩神州,掌握社稷,扫平六国,称霸天下,沉眠于此。是

    谁,唤醒了朕?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