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邪神蠕虫

    元无计的强大着实出人意料,许应一直以为落败在周齐云

    手中的元无计,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傩仙,但这一刻元无计

    展现出的实力却超乎他的预计!

    从元无计破禁的手段来看,此人招法迭丽,各种神通千变

    万化,层出不穷,当真是极尽变化之能事!

    许应从未见过有人能把傩术神通施展到这等层次,心道:

    “难怪周齐云说元家子弟个个聪慧过人,元无计作为元家老

    祖,也是如此。”

    突然,神光涌现,一尊金人伟岸的身姿冉冉升起,出现在

    群山之间,即便隔着这么远,依旧可以听到嗡嗡的万民诵念

    声,让人神魂错乱!

    许应身边修为低微的炼气士再难坚持下去,一个个头晕脑

    胀,跌入水银长河。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他们没有沉入河中,而是漂浮在水面

    上,没有因此而死。

    但下一刻水银长河中竟像是有什么生物,伸出纤细无比的

    根触,钻入他们的皮肤之中,接触皮肤的部位立刻喷血!

    “河中有东西!”

    其他炼气士惊叫,急忙来救,瘦竹翁抓住一人往上一扯,

    便见被扯的那人血肉都被撕开,那银色的根触多大百十条,

    此刻竟已钻入那人的皮肤和血肉之中,攀附在骨骼之上!

    瘦竹翁用力一提,那炼气士半边身子险些被撕扯下来!

    瘦竹翁心中一惊,不敢用力,正在无可奈何之际,只见那

    银色根触竟然已经钻遍了那炼气士的全身!

    那炼气士的双眼也变成了水银颜色,从眼耳口鼻中喷出汩

    汩的水银,落在瘦竹翁的手上!

    瘦竹翁只觉手掌一痛,急忙后撤,却将自己的手皮扯下一

    大块!

    那水银中竟然也有银色根触,在接触到他手掌的那一刻,

    便钻入他的肌肤之中,让他这位飞升期的大炼气士也扛不

    住!

    瘦竹翁忍住痛,四下看去,只见刚才出手营救落水者的炼

    气士,此刻手中抓着的人竟然眼耳口鼻也汩汩涌出水银!

    他心胆俱裂,连忙高声道:“不要触碰到那些水银!”

    然而为时已晚,涌出的水银落在那些救援者身上,便有纤

    细无比的银色根触钻入他们的肌肤之中,顺着肌肤钻入血

    肉,再缠绕他们的骨骼!

    这种跗骨根触生长速度极快,下一刻便将那些人的骨骼缠

    满,然后滚滚的水银便从这些人的眼耳口鼻中涌出!

    “避开他们!”

    瘦竹翁急忙挥手大喝,厉声道,“都避开,不要接近!”

    其他炼气士早就吓得浑身发麻,立刻远离那些被水银污染

    的炼气士。

    众人看去,只见那些炼气士呆呆的站在水银长河上,并没

    有沉下去,他们的眼耳口鼻中不断有水银涌出。

    突然,无数银色根触从他们的眼耳口鼻中钻出,漫天飞

    舞!

    那些被污染的炼气士飞身向他们杀来,众人惊叫,四散而

    逃,一时间大乱,不

    断有人被捉住,或者失足落入水中,还有人被逼上河岸!

    那些被捉住的,稍微被触碰到,便立刻与对方粘黏在一

    起!

    被粘黏的那人惊恐大叫,用力逃走,力气太大,半个人连

    同自己骨头都被撕下!

    那些跌入河中的,身体无论何处稍微接触水面,便立刻被

    入侵,没多久便满脸涌出水银,站起来扑向其他人!

    至于那些慌不择路逃到岸上的,或者火光一闪,便被烧成

    灰烬,或者刀光乍现,便被劈成两半,各种死法!

    许应脚下的船是小凤仙的凤羽舟,小凤仙虽然对许应无可

    奈何,但对其他炼气士可谓心狠手辣。

    那些被污染的炼气士还未杀到船边,便被一道火光点燃,

    顷刻间烧成灰烬!

    而那些试图逃到小凤仙船上的炼气士,也被这丫头一道火

    光烧死,却是她担心对方被污染,或者人太多压沉了自己的

    小船。

    蚖七见她如此凶悍,吓了一跳,想起自己先前对她说的那

    些话,一颗心七上八下:“这位姑奶奶不会记仇吧?她不会

    干掉阿应,但我若是说错了话,一定会干掉我!或许我应该

    像钟爷那样,豁达一些”

    许应想的却是另一件事:“能否趁此大乱,徐福无暇顾及

    我,偷偷溜走?”

    一个被污染的炼气士冲向徐福,下一刻便被徐福抓住脖

    子。那炼气士眼耳口鼻中汩汩的水银流出,污染徐福的手

    臂!

    从水银中钻出的无数银色根触立刻向徐福手臂中钻去,然

    而却钻不动。

    许应眼睛一亮,却见徐福手掌轻轻转了一圈,将这些银色

    根触抓在手中,用力扯动一下,淡淡道:“你能破开仙人之

    体吗?”

    “轰隆!”

    骊山大墓中,蜿蜒曲折从群山间穿过的水银长

    河,被他扯得竟然剧烈震动一下,那些被污染的炼气士,

    也被扯得立脚不住,一个个沉入水银河中,只剩下上半身!

    甚至,连远处也传来一声声惊呼,前先进入此地的傩师被

    水银河中的诡异生物污染,正与没有被污染的傩师厮杀,也

    被扯得半个身子沉入河中,引起那些傩师惊呼。

    “你能承受仙人之力吗?”徐福淡淡道。

    他用力扯动,水银长河中大浪翻涌,一个宽达数十丈长不知几万里的巨型蠕

    虫,被他从河中拽出!

    那蠕虫脱离河面,无数银色根须四下舞动,破开空气,咻

    咻作响。

    此虫形如蚯蚓,无眼无口无耳无鼻,也没有排泄器官,在

    空中跳动来去,突然急剧收缩。

    顷刻间,它便化作一个银白色的大肉虫子,团成一团,如

    同一座长满了纤细根触的肉山,皮肤表面到处都是褶皱纹

    理。

    这蠕虫实力实在太强,哪怕被徐福从水银长河中拽出来,

    也没有丝毫的恐惧,反而散发出一股股可怕的凶兽气息!

    它是血脉完全觉醒的上古凶物,身上甚至缠绕着香火之

    气,想来在上古时代,是被蛮族当成神来祭祀!

    这等邪神被始皇帝捉到,便放在骊山大墓中,当做自己陵

    寝的守护者!

    邪神蠕虫无数银色根触舞动,遮天蔽日,比蜂群还要密

    集,向徐福扑去!

    徐福面色如常,淡淡道:“你能抵抗住仙火吗?”

    他的指端突然有火焰跃动,那是一种奇异的火焰,火焰中

    像是有晶体状的火苗在跃动,没有异常浓烈的威能,只能让

    人感受到一点温度.

    然而触碰到银色根触的那一刻,火焰便将根触点燃,顷刻

    间流遍那邪神蠕虫的全身。无论时候邪神蠕虫强大的肉身,

    还是那无可匹敌的香火之气,统统抵挡不住!

    那火焰烧得邪神蠕虫肉身不断炸开,水银从体内倾泻,不

    过片刻,便将邪神蠕虫烧穿!

    “嘭!”

    邪神蠕虫跌入水银长河中,即便沉入水底,也还在不断燃

    烧,只听水中传来嘭嘭的爆炸声,很是沉闷。

    过了良久,爆炸声止歇。

    徐福招手,水银长河中一朵火焰飞出,正是刚才那朵仙

    火,从徐福指尖钻回他的体内,消失不见。

    许应悄声道:“钟爷,你觉得这朵仙火是他收取的异宝,

    还是他炼制的?”

    收取的还则罢了,只能说明徐福的机缘比其他人好,但倘

    若是炼制的,那就非同小可了,说明徐福的实力已经达到仙

    人的层次!

    大钟道:“他不是仙人,焉能炼出仙火?肯定是收取的。

    这朵仙火的威力,比纯阳异火强大了不知多少。纯阳异火烧

    我,未必能将我炼熔,但这朵仙火烧我,一烧就死!”

    蚖七低声道:“但是,他还拥有仙人之体,仙人之力,难

    道也是收取的?”

    大钟回答不上来。

    徐福声音传来,平平淡淡,道:“河面可以落足了。整顿

    一下,我们继续前进。”

    一众炼气士各自整顿。

    徐福脚踩仙山飘来,目光落在许应脸上,幽幽道:“许君

    今日见我仙体仙力仙火,以为我与周齐云孰强?”

    许应微微欠身,道:“周齐云不如徐公多矣。”

    徐福哈哈大笑,踌躇满志,道:“得许君夸赞,胜过世人

    千言万语。”许应道:“只是周齐云可以渡劫,徐公至今未能渡劫,因此强弱

    未有公论。”

    徐福道:“我不在乎公论,只在乎许君一言。”说罢,方

    丈仙山向前飘去。

    许应脚下,凤羽舟也自跟上。

    他向前看去,只见元无计与金人之战,向始皇帝祖龙的悬

    棺打去,他们一个是顶级的傩仙,一个是始皇帝集合天下法

    宝炼制的镇压气运的异宝,杀的天昏地暗。

    许应惊异,心道:“元无计不像周齐云说得那样不堪。他

    似乎也懂炼气之法,并不比周齐云弱了。难道是未央妹妹帮

    他破译了炼气士功法?”

    元无计展现的实力惊人,分明是将傩术与元道诸天感应融

    合之后的产物,而且融合得极为完美!

    这等天分非同小可!

    若非如此,他也不可能抵挡得住皇陵金人。

    突然,又有无比恐怖的气息冲天而起,让天空扭曲,一座

    座仙山缓缓移动,向四周避开。

    那是另一尊皇陵金人复苏,展现强大的威严!接着是第

    三尊皇陵金人,第四尊皇陵金人!

    与此同时,又有各种洞天异象从山的那一边显现出来,洞

    天冉冉升起,洞穿各种彼岸世界,从彼岸中汲取力量!

    那是各大世家的傩仙亲自出手,对抗皇陵金人。

    这幅景象,可谓上古最强法宝与当今世上最强傩仙的对

    抗。

    许应遥遥张望,只见那些傩仙也比当初相遇时更加强大,

    不由心中微动:“难道他们也都像周齐云那样,修炼了炼气

    功法?谁传给他们的?”

    他却不知,他离开神都之后给神都上下造成了多大的震

    动。

    许应气傩兼修,一把石斧看到石家,将石家上下斩杀,甚

    至将石家老祖石末勒烧死在钟下,又飞剑斩杀逃遁百里的石

    敬瑭,这一役,将各大世家镇住!

    从此之后,气傩兼修便成了主流!这是许应万万没有想到

    的。

    只是气傩兼修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但神都同时发生了

    另一件大事,那就是郭家老祖、裴度与崔家家主联手,闯入

    洞天最深处的彼岸世界,劫掠来彼岸世界中的一尊“仙

    人”!

    三家虽然秘而不宣,但郭、裴、崔三家,早就被其他世家

    渗透得像是筛子一样,哪里等瞒得住?

    于是便有更多的“仙人”,被各大世家暗搓搓救出,这些

    “仙人”的待遇极为凄惨,被仙火或者仙光炼去了一身修

    为,元神也被炼成魂魄,只能勉强保住性命,哪里能对抗得了各大世家?

    各大世家或者威逼利诱,或者严刑拷打,或搜魂索魄,从

    这些“仙人”口中套出一门门完整的炼气法门。

    自那时起,各大世家无论子弟还是老祖,修为实力统统突

    飞猛进。

    只是相比他们,元无计还是强横很多,独自对抗一尊金

    人,打得有来有回。

    许应遥望,突然心中微动:“那边有个没有洞天的,却可

    以对抗一尊金人,应该是炼气士!难道就是那个悬剑杀人的

    大周炼气士?”

    他四下看去,这短短片刻,已经有十尊皇陵金人复苏,杀

    向胆敢侵入皇陵的人,这十尊皇陵金人各有傩仙抵挡。

    “但还有两尊金人呢?”许应心道。

    就在此时他们身后传来阵阵荡人心神的波动,越来越强,

    许应急忙回头看去,只见一座祭坛从水银河面漂来,祭坛上

    的金人正自复苏!

    徐福头也不回,道:“瘦竹翁、东梅清,这尊金人交给你

    们了。”

    瘦竹翁与东梅清对视一眼,停下脚步,瘦竹翁嘿嘿笑道:

    “老东,我怕是不能看到炼气士的复兴了,你帮我留意。

    东梅清目光落在飘来的皇陵金人身上,笑道:“我年纪比

    你大,你我不一定谁先走!”

    瘦竹翁矮小的身材轻轻跃起,将鹿头杖插在水银河面上,

    这小老儿站在鹿头杖上,哈哈大笑:“但好在有不老神仙,

    我们也算死得其所!炼气士必将光复!”

    东梅清气息绽放,豪气干云,放声笑道:“炼气士必將光

    復!”

    许应头皮酥麻,心中有种莫名的感动,回头望向他们,目

    光中流露出不解之色。

    “现在你知道了吧?”

    徐福向前看去,轻声道,“你觉得炼气士传承一点都不重

    要,但在他们心中,这份传承比性命还重。士为传承而死,

    当赴汤蹈火。”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