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彼岸变故

    许应仰望那尊金人,脑中也是震撼莫名,这尊金人的确与他长得有九分相似!

    难道,自己在四千年前那个古老的时代,除了渡海去寻仙山之外,还做了其他事,以至于十二金人要铸成自己的模样?

    徐福也有些吃惊,似乎没有料到祖龙会看重许应,将金人铸成许应的模样。

    那尊金人气息愈发强大,身后的异象中,天河本已停止运转,此刻竟然在缓缓恢复流动!

    水火运转,炉鼎中有霞光蒸腾,神桥卧龙,瑶池生波,三座玄关,也相继开启!便是金人周身的香火之气,也渐渐浓烈起来,让众人脑海中一瞬间多出无数噪音,万民诵念!

    这是金人要苏醒的征兆!

    众人如临大敌,突然徐福脚踩方丈仙山飞身上前,轻轻一掌,掌印中浮现出一个鸟篆虫文的“圄”字,印在金人的眉心。

    那尊金人发出当的一声大响,顿时天河止歇,水火不再交炼,霞光缩回炉鼎,三座玄关也相继闭合。

    水银长河潺潺流动,带着这―尊金人向前流逝。

    众人心脏提到嗓子眼里,待到金人远去,这才放下心来。

    许应扬了扬眉,那册金书中的十六个文字,让徐福领悟出不少有用的神通,刚才那个“圄”字,便是得自金书!

    许应扬了扬眉,那册金书中的十六个文字,让徐福领悟出不少有用的神通,刚才那个“圄”字,便是得自金书!

    大钟悄声道:“阿应,他掌握金书,不交给你,只怕是为了将金书内容吃透,再来以此威胁你。他想让你逃出镇魔符文的镇压之后,再落入他的掌控!“

    许应默默点头,他也有此猜测。

    到那时,他便真的成了听命于徐福的影子!

    “十二金人遍布在山川之间的水银长河中,这尊金人走后,下一尊金人也不远了。我们立刻动身!“

    徐福一声令下,众人纷纷跃起,各自施展手段,落在长河之上,有的祭起小船,有的乘坐树叶,有的脚踩莲花,有的踩在一根竹杖上。

    许应想把大钟抛在水银河中,大钟死活不干,道:“我已经做了锅,不能再做船!

    许应瞥见小凤仙抛出一片凤羽,凤羽落在水银长河,便越来越大,长短三四丈,可以容纳多人,便厚着脸皮过去。

    小凤仙瞥他一眼,没有说话。

    许应站在她身边,讷讷道:“这艘船真好,很软和。“

    小凤仙幽幽的叹了口气,神态哀怨,显然还在为是否要抢夺徐福的金书而发愁。一位年轻的炼气士道:“我们为何不御剑飞过去?“

    瘦竹翁嘿嘿一笑,取出—枚铜钱,笑道:“你们看!“

    他将铜钱抛起,铜钱越来越大,方圆丈余,呼啸旋转,向群山之间飞去。突然,空中电光闪过,雷声乍起,顷刻间铜钱便被打得千疮百孔!

    众人悚然。

    众人悚然。

    瘦竹翁嘿嘿笑道:“看到了吧?骊山大墓中的封印和禁制,多得令人头皮发麻!想毫发无伤飞过去,除非是神仙才行。

    他正要收回那枚铜钱,突然山中水火并起,水是太阴神水,火是太阳神火,水火并侵,将那枚铜钱炼成一堆铜渣!

    瘦竹翁又惊又怒,只觉自己法宝中的烙印也被炼成了渣,便一阵肉疼。

    就在此时,又有一只利爪从天而降,轰的一声拍在铜渣上,铜渣灰飞烟灭,不复存在!

    瘦竹翁打个冷战,这铜钱是他炼制的法宝,当年他全盛时期,铜钱自然不如他,但现在肉身老化,铜钱甚至还要比他强一些。

    换做是他进入山中,只怕也是同样的下场!

    “好在老朽年纪够大,积累了许多法宝,不至于一下子倾家荡产。”他心中暗道。

    水银长河流淌,带着他们进入群山之中,众人东张西望,只见这里的山峦布局有些眼熟。

    “那里是雁荡!不过是四千年前天地还未封印时的雁荡!”“快看那边!那边是昆仑墟!昆仑墟至今还未完全出现!“

    “那便是王屋山,就是那个叫愚公的炼气士,召唤天神让天神扛走的山!”这里的山川走势,山川形态,竟然与天地未封前的神州一样!

    仿佛祖龙将天下山河缩小了无数倍,藏在这里。

    这里的山川走势,山川形态,竟然与天地未封前的神州一样!仿佛祖龙将天下山河缩小了无数倍,藏在这里。

    现在新地涌现,而今的新地便是当年天地未被封印时的山川,只是新地还在不断增多,当年被封印的天地还未完全解封。

    他们这些人是寿命悠久的炼气士,但只有徐福见过大封印之前的世界,其他人包括东梅清,也没有见过真正的神州。

    东梅清的时代,天地已经开始封印。

    他们乘着各种渡河工具,渐渐驶入群山深处,众人东张西望,禁不住赞叹河山壮丽。他们流连忘返,又期待前方有更为夺目的山河,因为往往下一个拐角,便有神话中的山岳浮现出来。

    昆仑主峰,灵山,悬挂九神钟的丰山,断裂的不周山,还有传说中的瀛洲、蓬莱,以及方丈仙山。

    不过从方丈仙山来看,始皇帝祖龙应该没有见过真正的方丈仙山,比徐福脚下的方丈仙山大了很多。

    许应看得眼花缭乱,惊叹不已。

    祖龙死后也要统治神州,君临天下,还要铸十二金人守护他的死后江山,这并不奇怪。江山如此多娇,换做是我,也喜欢常伴山河。

    他刚想到这里,前方传来剧烈的震荡,那是傩师遭遇了封印禁制。

    许应望去,那里有明亮的洞天照耀天空,大大小小的洞天极为夺目,应该有不数百位傩师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极致,与封禁对抗!

    突然,天空中大大小小的洞天纷纷熄灭,只剩下八座洞天,接着那八座洞天也突然间黯淡下来。

    突然,天空中大大小小的洞天纷纷熄灭,只剩下八座洞天,接着那八座洞天也突然间黯淡下来。

    “―位修成八重洞天的大傩也死掉了,而且死得很快!”许应心中暗惊。

    过了片刻,他们来到了交手之地,只见水银长河上漂浮许多尸体,被河水堆在岸边,横七竖八,死状无比凄惨,很少有全尸,都被切得很碎,不知是何物所为。

    “快看那里!门下有一口剑!“

    有人抬手指向前方,许应看去,只见这道水银长河从一座巍峨大山之间穿过,这座大山有两座山峰,山峰之间有一道断崖,断崖中空,形成一道门户,

    这座门户下,拴着一柄尚在滴着血水的剑。

    此剑泛着红光,随着微风而徐徐晃动,时不时涌现森然杀气。

    想来刚才那批傩师便是来到这里,激发了这柄剑,被此剑统统斩杀!“斩龙剑!“

    蛎七见多识广,向许应道,“这是傩师用来斩兴风作浪的妖龙的,经常挂在桥下,倘若有妖龙发洪水,从桥下经过,便会被斩龙剑斩杀,所以我不太敢走水路。“

    突然,斩龙剑威力爆发,光芒一动,便见无形剑气让水银长河溅起朵朵白花。大钟浮现,罩住许应、凤仙儿,被那剑气打得当当作响!

    大钟被震得不断旋转,卸去剑气中的力量,叫道:“这口剑好强!”四周,十多个炼气士措手不及,顿时身首异处,尸体跌在河面上!

    众人各自催动神通抵挡剑气,东梅清长身而起,顶着剑气向那长剑飞去,越到上方,剑气便越发强烈,饶他是飞升期的大高手,也不得不全神贯注与剑气对抗!

    空中的剑气形成洪流,从四面八方向东梅清攻来,威力越来越强!

    空中的剑气形成洪流,从四面八方向东梅清攻来,威力越来越强!

    东梅清一时间竟被打得不断败退,终于忍不住祭起元神,将一众剑气荡碎,这才得以喘息,

    飞身将那长剑摘下!

    这长剑是丈余长短的青铜剑,极为轻薄,稍稍舞动,便遍体剑花,青光一片!东梅清又惊又喜,压下青铜剑的躁动,全心全意炼化。

    众人见了,都羡慕非常。

    “这柄剑,不是秦时的剑,秦时的剑比这剑要厚。“

    徐福看了一眼,脸色微变,道,“这是周时的剑。此剑有主,东梅清撒手!“

    东梅清正要撒手,突然青铜剑如灵蛇一般,缠绕在东梅清手臂上,轻轻一卷,东梅清手臂齐肩而断!

    东梅清痛呼,那柄青铜剑已经向他脖颈卷来,让他无从躲避!

    突然一只手掌探来,屈指连弹,弹在剑尖上,那青铜剑如同长蛇,被弹得剑身抖动不已,不觉舒展开来!

    徐福弹退这柄青铜剑,却见那青铜剑笔直向他刺来,霎时间形成一片剑道天空,日月并行,群山丽照的异象!

    徐福抬手迎上,所有剑气悉数向他掌心汇聚,青铜剑集剑气与一点,刺入他的手掌!

    那剑光顶在他的掌心,剑身抖动不已,却前进不得。

    徐福手掌向前推去,青铜剑啪啪断裂,一寸寸炸开,那柄剑转身想逃,却像是被黏住一样,无法转动剑身。

    徐福这一掌推向前去,只见青铜剑很快炸到剑柄处,他的手掌再重重向前一推,江夏的人慢华监关创入的收+1

    徐福这一掌推向前去,只见青铜剑很快炸到剑柄处,他的手掌再重重向前一推,狂暴的力量爆发,顺着剑主的烙印碾压过去!

    “轰隆!“

    远在百里之外的群山之中,突然升起一团蘑菇云,又有一股狂暴的波动贴着对面四面八方激射,激起山中无数封印禁制,恐怖的威能此起彼伏!

    河面啪啪炸开,水银四溅,掀起惊涛骇浪!

    一个衣着复古的高大身影在水银浪花间穿梭,脚下河面连连炸开,卸去徐福这一掌的力量,饶是如此,还是被震得咳血,气息散乱。

    他终于卸去徐福这一掌的威力,气息平复下来,心中不禁又惊又骇:“此人是什么来头?我已经是半仙之体,还能一掌伤我,难道他是真仙不成?

    他咽下涌上喉头的鲜血,血中弥漫着一股沁人神魂的清香,那是仙药的清香。他不舍得将这口血吐出来。

    突然,不远处又有一尊金人苏醒,恐怖的气息镇压这片天地,修为稍弱都难以喘息。

    这衣着复古的年轻男子立刻收敛气息,闪身离去,避开金人。

    过了不久,许应等人来到此地,徐福轻轻抬手,只见一滴血珠从河面上飞起,落在他的指尖。

    徐福轻轻嗅了嗅,向许应笑道:“正宗的仙药果然来了。我原本还以为仙药不够,不足以复活祖龙,现在放心了。祖龙得此仙药,绝对可以复生!“

    大钟、魭七大为不解:“什么仙药?“

    许应突然打个冷战,顿时明白徐福的用意!

    被他引诱到此地寻宝的傩师,便是他用来复生祖龙的仙药!

    被他引诱到此地寻宝的傩师,便是他用来复生祖龙的仙药!

    傩师打开各种秘藏,得到秘藏中的仙药,却无法炼化,只能积蓄在体内,所以每个傩师都是一种仙药。

    开启不同秘藏的傩师,便是不同种类的仙药,有的可以提升神识,有的可以提升元气,有的可以提升肉身活性,各种功用。

    把这些傩师献祭,便是复生祖龙的关键!

    “而那个在山门下挂剑杀后来者的人,应该是从彼岸世界回来的人!“

    许应向七和大钟道,“此人的血,蕴藏的仙药特别纯粹。看来除了蝉雄老祖,还有其他人也从彼岸世界回来了。“

    魭七和大钟心中―惊:“真正的先秦炼气士出现了?“

    竹蝉殚修炼傩法,拖慢了修为进境,这个上古炼气士只怕没有修炼傩法,专心炼气,炼化体内仙药。

    此人能与徐福硬撼,多半也是位飞升期的大高手!“按理来说,应该没有人能够从彼岸回来吧?

    许应思索道,“为何殚殚回来后,便又有其他先秦炼气士从彼岸世界回来了?“

    大钟猜测道:“会不会是裴度、郭家老祖他们把焯蝉老祖的事情传出去,其他傩师世家也通过各自的洞天,进入彼岸世界,将先秦炼气士救了回来?

    许应想了想,的确有这个可能,笑道:“我还以为彼岸发生了什么变故,导致那里的上古炼气士逃脱呢。钟爷说得有道理。

    前方,有傩仙大打出手,撼天动地,与骊山大墓的封禁对抗,动静极为可怕。

    许应看到九座洞天明亮至极,仿佛九颗太阳,甚至还有傩仙自身的隐景浮现出来带着沛然威能,哪怕是天上的仙

    山也无法镇压!

    时方,有滩面人打出子,范人动地,册出入塞时到示对,动静板为可。

    许应看到九座洞天明亮至极,仿佛九颗太阳,甚至还有傩仙自身的隐景浮现出来,带着沛然威能,哪怕是天上的仙山也无法镇压!

    “这股气息……是元家的强者!“

    许应惊讶,那九座洞天,正是黄庭洞天,强大的神识波动传递到这里甚至扰乱一部分炼气士的思维,让他们难以集中精神,险些跌入水银长河!

    这正是元家的黄庭秘藏所带来的可怕威力!

    许应修炼了元家的元道诸天感应的开篇,对这种神通并不陌生!“难道是元无计!”

    少年心里怦怦乱跳,低声道,“元无计来了,那么未央妹妹有没有来?“

    七看了看大钟,面带忧色,道:“阿应的记忆还是没有完全恢复,他把元未央当成元如是了

    大钟安慰道:“会好的,会好的。“

    魭七忧心忡忡道:“要告诉阿应真相吗?“

    大钟笑眯眯道:“你告诉他,我打死你。真的。“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