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受命于天,此生永镇(努力写单章,等我!)

    巨石成片成片砸落下来,那飞来峰表面渐渐浮现出古旧的纹理,纹理中的石子也被震得乱颤,脱落下来。飞来峰一节一节,喻喻亮起,将

    那些正在争夺青铜鼎青铜树的健师惊得呆了,个个仰起头望来。”这是什么宝物?

    “用不周山炼制的法宝吗?

    “始皇帝集天下法宝,炼制十二金人,莫非有人把十二金人挖出来,炼制了这么一根大柱子?

    山洪爆发,从山中冲刷出来的青铜鼎青铜宝树,也绝对是了不起的宝物。尤其是那株青铜宝树,四丈高,长有十二根青铜枝,枝上有三足

    金乌,纯金打造,中央的枝条上有一轮太阳图案。

    这株青铜宝树散发着强烈的威能波动时不时有霞光冲霄,映得四周群山皆红。又有十二金乌时不时从树上飞起,此起彼落,谁敢接近,便

    飞起啄人,哪怕是修成五重洞天的大健,也往往被一击毙命

    此等宝物,与这座飞来峰相比,着实相形见绌,不值一提。

    竹婵婵试图将这法宝祭起,收回,只觉吃力万分,心中也有些懊恼:“我从周天子那里扣的边角料太多了点,这法宝着实有些沉重,没有

    修炼到十二祭起来极致境界休想祭起。

    她吃力的向前挪哪动脚步,整个飞来峰渐渐倾斜。

    “我抠下来的边角料的确太多了,不知道徐福道让我炼得彼岸神舟,是否真的能到达彼岸?

    竹婵婵不禁有些担忧,当年徐福道时期,大家都因为无法渡劫飞升而苦恼,因此纷纷前往彼岸世界,但彼岸安全重重,不知多少飞升期的

    微弱炼气士死在途中,或者被仙火烧死。

    徐福道便集合天下宝物,炼制彼岸神舟,打算满载朝廷文武群臣,横渡彼岸。竹婵婵就是为徐福道炼制彼岸神舟的天“万一我克扣的边

    角料太多,彼岸神舟支撑不下去,翻了船

    她不禁打个冷战,满朝文武岂不是都要因此送葬?

    突然,前方数百位健师拦住她的去路杀气腾腾,有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有的目光落在飞来峰上。“小丫头,留下法宝!”人也留下!”

    叫大爷!

    竹婵婵微微一笑,甜甜叫道:“大爷呼!

    那飞来峰横扫过来,巨大的山体一路碾压,摧枯拉朽,横扫一切,就算那些人祭起什么青铜宝树青铜鼎,统统无法与飞来峰对抗,直接被

    振飞。

    众人口吐鲜血,夺路而逃,然而怎么跑得过那座飞来峰?顷刻间,数百位高手便被碾为畜粉!这时,只听一个又惊又怒的声音传来孽障,尔敢!

    竹婵婵循声望去,只见天空变得极为总如,九座洞天在天空中旋转、绕动,贯穿了虚空,扎根在一片玉质般的天空中。“修成秘藏九重天

    的大高手!

    竹婵婵凛然,不敢怠慢,不由分说元神从身后跃出,祭起飞来峰直捣过去。那空中的健仙催动健术,滔天法力化作一只大手迎着飞来峰抓

    来,随即大手破灭,那飞来峰直捣九大洞天!

    “孽障厉害!

    那九重天的大高手闷哼一声,血酒长空,飞身离去。

    青铜宝树、青铜鼎等宝物也自飞起,落在飞来峰上,它们本来便是飞来峰的一部分,此刻不过物归原主。

    竹婵婵连续两次催动飞来峰,被累得气喘吁吁,修为损耗得七七八八,暗道一声侥幸:“倘若那人与我硬拼,我便来不了第二下,好在他

    胆子比较小。我拖着这座山峰,不知何时才能赶到许应那里等一下,他们在向此地赶来?

    她眨眨眼睛,笑道,“也好,省得我去寻他们。等等,我只在大钟、玩七和斧头上留下了我的烙印,许应身上没有留下烙印,难道乔桂杀

    人取宝,把阿应杀了夺走了这三個宝贝儿?

    她随即释然:“老祖我只好干掉徐福夺回这三个宝贝儿为阿应报仇雪恨了。

    她对石斧没有什么兴趣,倒是对大钟和玩七颇为喜爱,只觉这两件宝物即将姓竹,禁不住眉开眼笑。“

    有些不太对。

    竹婵婵张望,只见许许多多健师从外地赶来,向镐京附近的同一个方向而去。镐京是徐福道的皇城,原本隐藏在崇山俊岭之间,后来随着

    天人感应而从人间消失。

    如今镐京再度现世,的确有不少健师前来寻宝,但竹婵蝉一路上见到的健师数量实在太多,心中惊疑不定:“难道是徐福道回来了?不

    对,不对,我为徐福道造的那艘彼岸神舟,真的未必能载着那么多人撑到彼岸。

    她前去打听,有健师见她是个貌美的姑娘,身后站着一座山峰,心中诧异,但还是告诉她:“始皇帝祖龙的宝藏出世,绝世凶兵十二金人

    镇压天下,也即将出土。镐京?镐京是什么?

    竹婵婵呆了呆:“始皇帝祖龙和十二金人,比镐京和徐福道还有名?我不信!

    那健师如同见了鬼特别,惊骇莫名,只见刚才和自己说话的这个丫头向前走去背后的那座青铜山峰也自轰隆隆向前挪去。

    竹婵婵干辛万苦才走到镐京边缘,累得半死,靠着飞来峰呼呼喘气,心道:我先歇一会儿。当年老祖我若是少贪一点儿,今日便不制于如

    此辛苦了咦!

    她突然看到搞京遗址中有人影闪动,顿时来了精神,急忙登上飞来峰望去,只见那人立在一根石柱上,衣袂飘飞,衣着复古,正是乔桂英

    时期的衣物服饰!

    竹婵婵呆了呆,正要赶过去,只见那人候忽间便消失无踪!”的确是我同时期的炼气士!难道,难道”

    她面色骇然,“徐福道从彼岸回来了?那么我贪他法宝边角料的事

    许应站在方丈仙山上,身后是洁洁荡荡的炼气士,有的乘坐飞舟,有的御剑而行,还有的坐在树叶上,催动法术,树叶迎风便长,变得巨

    大。

    众人各施手段,跨越万水干山,向骊山方向而去。

    许应还看到几个飞升期的炼气士,比东梅清年轻,但看起来远比东梅清苍老。许应从碧落赋中参悟出劫从天降的健术大神通,对劫数极为

    敏感,能够觉察到这几个飞升期炼气士是靠奇特的法术躲避天劫。

    他们的劫运极重,若是不躲避的话,天劫便会寻上他们,超级天劫爆发,只怕他们连一击都打不住,便会灰飞烟灭!而且,就算他们有秘

    法可以躲避天劫只怕也活不了几年,他们的寿元已经耗尽了。

    许应离开方丈仙山,来到其中一位飞升期老者身边,询问道:“你寿元不多,为何不顾养天年,还要去丽山?”

    迈当死,与其死在炕头上,不如再为炼气士的未来烧一把火。

    许应愕然。

    他去询问其他几个年迈的炼气士,也都是这般回答,自言寿命无多,想为后来的炼气士做些实事,让炼气士的香火衣钵可以传承下去。许

    应来到徐福身边,道:“修炼健法可以为炼气士续命。理论上,气健兼修可以长生,甚制无须飞升到仙界,大可以做个人间仙人。徐福老

    祖,是否是正统真的那么重要吗?

    周天子:“对你或许不重要,但对即将灭绝的炼气士来说,就很重要。

    许应心神大震,回头望向那些奋力前行的炼气士们,他们的道统已经走在灭绝的边缘,依旧如河中逆流回溯的游鱼,搏击风浪。这个时代

    的大势,是健师的大势,他们在逆行,受世人白眼不解,这份担当这份勇气,已经值得钦佩。

    他们要争世,争夺一个属于自己的大世,恢复一个失落的时代!

    “传统的炼气士功法是错的,加上健师功法,便可以修正,变得完美。

    许应向乔桂英,“开辟人体六秘,以炼气法门一统六秘,才是成仙之道。周齐云也是靠这个办法渡劫,你们何必苦守炼气?

    乔桂淡淡道:“周齐云那种渡劫,也配叫渡劫?无非是绑架天神而已,凭他的实力,连天劫一击之威也无法接下!此是旁门左道,不值一

    提!

    他目光中流露出狂热,道:“真正的渡劫,是要只手擎天,硬撼天劫,与天威对抗,对天道对抗!顺天行则亡,逆天行则昌!逆行为仙,

    才是真正的渡劫飞升!许君,这是你教我的!”

    许应警他一眼,道:“我说过这话?我不记得了。你说你能帮我打开封印,诱骗我前来,何不帮我打开封印,让我看看我是否说过这种

    话?徐福露出微笑,道:“我一直在等你问我这件事。其实,我已经在帮你打开封印了。

    许应微微一证,徐福取出一本金册,轻轻挥手,金册打开,道:“你还记得这金册上的文字么?那金册中光芒灿灿,将许多鸟篆虫文映照

    在空中,鸟篆虫文跟随着方丈仙山的移动而移动。

    周天子:“这金册是当年你交给我的说封印着你的记忆。我这些年四处搜寻古老的典籍,试图破解其中奥妙。等到我解开这几个文字的秘

    密,便可以解开你的封印。

    许应望向那些鸟篆虫文,心神大震,脑中轰然。

    这些鸟篆虫文,与北辰子三人用来封印他的纸符文字几乎一模一样!

    他口中低喃,脑海中渐渐有道音传来那声音越来越宏大,一遍又一遍震响,正是那十六个字的含义!“受命于天,此生永镇;图圈囚困

    封禁固圉。

    “啪!”徐福猛地将金书合拢,收起金书,许应脑海中震荡的道音这才缓缓消失。

    与此同时,近处一直在监视着许应动向的白衣老翁北辰子,手中的棋子也自啪的一声炸开。”还要不要人话了!

    北辰子怒不可遏,猛然起身,目光如电遥遥向徐福看去,森然道,“玉棠仙子叫人!

    那红裳女子也自勃然大怒,飞速起身元神浮现,头顶三道青气飞出,化作三只鸿雁,振翅而去!

    這章先寫到這裡,我去离單章回應另一固作者對我的單章網暴,等我。點我名字了,不回過去,不爽!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