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不,你来得正好

    许应低声道“七爷,牛爷,我觉得徐福心理多半有些问题。道不同不相为谋,咱们还是高开为妙。钟爷,咱们能走得掉吗”

    大钟突然向徐福冲去,喝道“试试不就知道了么我来挡住他,你们先走!"

    许应和坑七都是一怔"钟爷何时这么勇了"

    他们不知,自从许应被再度封印至今,已经过去六个月之久,这段日子竹婵婵有事没事便对着大钟梆梆打拳,早就把它的旧伤治愈。

    前三个月,大钟窃蛟七和竹婵婵的气血,后三个月,大钟窃取元七、竹婵婵和许应的气血,实力不说恢复到巅峰,恢复九成还是有的。

    钟爷还是第一次打这么充足的仗,早就跃跃欲试,别说区区一个徐福,就算是天魔天神,它也照样冲过去!

    “咣”

    钟声震荡,无数奇异的纹理图案自钟壁浮现出来,大钟的威能暴涨,顷刻间外溢的能量让整个大殿晃动,一根根柱子像是要熔化一般,穹顶脱落,石板酥软!

    这大殿竟然也是一件了不起的法宝,大钟威能爆发的一瞬,它的内部空间也在飞速变大,试图将大钟的威能囊括其中,免得危害自身!

    这是一座飞升期炼气士打造的宝殿,通体经过千锤百炼,烙印各种神通符文,只是比大钟逊色一些。

    它内部空间膨胀的速度,跟不上大钟威能绽放的速度,导致内壁不断

    被震断脱落!

    这还是大钟收敛威能的情况下造成的破坏!

    大钟聚集威力于体表,钟声先去,钟口震荡间,层层音波堆迭,压得空间也在堆迭,竟然变得肉眼可见,形成山峦纹理,向徐福碾压而去!

    钟声跟随着空间波动,速度极快,钟声在前,大钟在后,直接将体型变化到百倍于方丈仙山的地步!

    它移动之时,带着无以伦比的空间压迫感,横身撞来!哪怕是万丈高峰,也会被它拦腰撞断!

    它的钟口向下,旋转着前进,地面被震得裂开,无数大殿碎块在狂暴的洪流中卷动,燃烧,在钟下形成红彤形的岩浆洪流,旋转成圆!

    钟声来到,徐福脸皮被震得波浪般抖动,身后大殿顿时支离破碎。大钟撞来,威力比钟声更强,势要将徐福操得粉碎

    就算不能撞碎他,只要将他撞离方丈仙山,也算大获全胜

    因为徐福只要离开方丈仙山,便会立刻老去,旧伤复发,给了他们脱身的机会。

    "钟爷,真壮士也"

    许应和七心中暗赞,趁此机会向殿外冲去,都座大殿已经关闭了门户,许应祭起石斧不由分说抡斧砍下1

    这座大殿乃顶级异宝,只是此刻要对抗神威,无哦对付他,被他几洋头把殿门劈得稀巴烂

    他们身后传来洪亮的钟声,大钟悍然撞向方丈仙山上的徐福,钟声咣咣震荡,冲击波虽说针对徐福而去,但余威还是将许应和元七冲得高高飞起,飞出大殿。

    许应和妩七落地时,已经落在百丈之外,但见大殿门户皆飞,恐怖的余波冲荡,以大殿门户为喷嘴,荡平了前方一片天空,原本天上还有些白云,此刻云雾散去,便像有无形的神手把这些云彩擦掉了一般

    "七爷,快走"许应立刻催动剑气,提醒坑七道。

    就在这时,钟声止歇,只听大殿中大钟的声音传来,含羞带怯,讷讷道∶"应爷,留步。"

    许应停步,回头看去,只见大钟并非从殿内飞来。

    许应心知不妙,硬着头皮返回大殿,只见徐福身后地涌金光,涌泉般升起,金光中坐着一尊广大元神,探手抓住大钟的钟鼻。

    这口青铜大钟挂在那元神手下,如同铃铛,左摇右晃,却发挥不出威能。

    大钟讷讷道“应爷,你还是投降罢。我觉得徐老祖不是坏人,我落在他手上,输得心服口服。”

    徐福面带笑容,依旧站在方丈仙山上,并未移动半步。

    许应立刻停步,转身返回大殿,哈哈笑道“徐福老祖有心光复炼气士的荣耀,我身为炼气士,自然义不容辞。徐老祖但凡有吩咐,只管开口!"

    元七大义凛然道“徐老祖有任侠之心,不畏傩师强权,光复炼气士,我妖族炼气士自然也当鼎力相助无妄山炼气士牛蜕七、许应,愿为

    光复大业添砖加瓦,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许应暗赞道“七爷不愧书香门第,这话说得好。”

    蛎七难掩激动之色,心道“光复炼气士的荣光之后,便是我妖族崛起的时刻!人族佬窃取我妖族的,统统还回来!阿应,你放心做徐福的影子,迟早有一天,我要徐福做我牛七爷的影子"

    徐福元神松开手掌,释放大钟。

    大钟飞速缩小,急忙化作一道青光飞到许应脑后,飞速道∶"阿应,这老小子比我预计的还要生猛!他抓住我脑门的那一手,堪称惊艳,我根本躲避不了!"

    它惶恐万分,被刚才徐福元神施展的神通吓到了,否则不会如此豁达。

    它施展出巅峰状态下的九成战力,但竟未能让徐福移动分毫!

    反而,徐福元神一出手,便将它的钟鼻抓住,一身力量全无用处!

    徐福依旧面带笑容,风轻云淡道∶"我刚才那一招叫做乾坤一手。当年你也对我这一招赞不绝口,以为绝学。"

    许应肃然起敬∶"这一手神乎其神,此招一出,鬼神恸哭,天地变色,五干年未有如此jing妙者。"

    七脸色顿变,悄声问道∶"阿应,这一招真的这么厉害"

    许应小声道∶"我刚才只想着往外跑,没有看见。但没有人不喜欢马屁。"

    徐福也喜欢马屁,特别是许应的马屁,让他很是受用,道∶"我要你助我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复原我们这些年搜集的炼气士功法。我炼气士历

    经浩劫,流传到现在的功法神通多已残缺,只有许君才能将这些功法破译补全。"

    许应慨然道∶"我也是炼气士,修复功法义不容辞。"

    他这话并非糊弄徐福,而是发自真心,炼气士多舛多磨难,先后经历了周天子时期的盗仙药事件,以及大汉武帝时期的天人感应事件,经典流失,无人能解。

    他也想为复原炼气士的功法神通做出一份自己的贡献。

    徐福道∶"第二件事,便是复活始皇帝祖龙,光复炼气士的大业。这两件事可以一起做,这几日许君准备一下,我们便前往阴间,去迎接始皇帝祖龙!"

    许应称是,道∶"第三件事呢你不是打算渡劫飞升吗徐老祖何时渡劫"

    徐福摇头道∶"我与周齐云不同,他想飞升,为飞升不择手段。但对我来说,飞升是我个人的事,并非我此生目标。我不会要求许君助我飞升。但是我的确有第三件事要办。"

    许应微微一怔,他本以为徐福与周齐云一样,目的都是直指飞升,舍此之外再无他物。

    "愿闻其详。"许应道。

    徐福微微一笑,,道∶"前面两件事做好,我再告诉你第三件事。来y

    小凤仙所化的那个冰雪可爱的小丫头走了进来,躬身道∶"老祖吩咐。"

    徐福道∶"送许公子下去歇息。记住,看好他,不要让他愉偷溜走了。"

    小凤仙称是,向许应躬身道∶"许公子,这边请。"

    许应心中暗喜,向蜕七使个眼色,一起跟着小凤仙向外走去。

    小凤仙身着彩衣,身材娇小,头比较大,秀发间偶尔长出一两根羽毛,泛着青紫等颜色。

    许应跟着她一路来到下榻之处,是山间的一处宅邸,名叫听松苑,却也干净整洁。

    许应放松下来,向小凤仙笑道∶"凤仙儿,幸好徐福不知

    道我们的关系,派你来监视我。事不宜迟,咱们立刻溜走!"

    小凤仙面色一沉,唰地一声,凤羽剑架在许应的脖子上,冷声道∶"你要溜走莫非你要背叛徐福老祖"

    许应小心翼翼推开脖子上的利刃,道∶"小凤仙,还记得吗我救过你的性命,你还打算下辈子给我做牛马"

    小凤仙手上一紧,又把凤羽剑架在他的脖子上,认认真真道∶"当然记得。你对我有恩,我铭记在心,下辈子给你做牛马,但这辈子我须得听徐福老祖的!"

    蜕七怒道∶"阿应对你有恩,你怎么可以恩将仇报"

    小凤仙解释道∶"许公子对我的恩情,只是对我个人的恩情。徐福老祖的恩情,却是对所有炼气士的恩情!我虽非人族,但也知道小恩和大思。"

    许应试探道∶"要不,你先把我的小思报答了"

    小凤仙想了想,只觉一边是救命的恩情,一边是无法割舍的大义,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内心着实纠结。

    这少女想到痴处,放下凤羽剑便去脱衣裳,跺脚道∶"罢了,今日我便以身相许,报答你的恩情。然后再兼顾大义,如此两者皆可得了。"

    一旁的妩七目瞪口呆∶"这也是我能看的我要不要提醒这姑娘,我还在这里等一下,我若是一言不发,岂不是可以继续看下去"

    他于是默不作声。

    这时,外面传来一个声音,道∶"许老祖,妾身花纤尘求见。"

    许应循声看去,只见那个身穿道袍的妙龄女子来到听松苑,虽是道袍,却可以看出纤纤细腰,腰身挺拔,颇有不同的韵味。

    花纤尘看到小凤仙在这里,少女正在脱衣裳,已经露出雪

    白的肩头,便知道坏事,连忙转身,笑道∶"妾身来的不是时候,惊扰了老祖,告罪!"

    许应连忙道∶不,你来得正是时候!"

    他伸手把小凤仙的半边衣裳拉起,遮住少女肩头,笑道∶"你找我来,所为何事"

    花纤尘脸色羞红,心里突突乱跳,有些慌张,暗道∶"两个一起么这种事情我却没有做过,羞也羞死人还有一条大蛇在旁边,做什么的难道是助兴”

    许应见她脸上红晕渐渐晕染开来,让雪白的颈部变得绯红,不禁诧异∶“她炼的是什么法门不过这姑娘真好看,比小蝶不遑多让。"

    他又重复一句,这才将花纤尘唤醒,道“花姑娘找我何事徐福说

    了,让我帮你们讲解复原功法,若是这种事情,尽管问我。”

    花纤尘这才知道自己想岔了,连忙取出一卷丝质的经书,笑道“妾身求见老祖,为的就是此事。妾身得到一门《太乙真火诀》,其中有修炼三昧真火的。妾身愚钝,总是炼不明白。”

    许应接过来,询问道“为何不去询问徐福小凤仙也可以。他们都炼过真火。"

    花纤尘道“问过了。徐福老祖说他的真火也炼得不太明白,只将威力提升到极致,但并非纯正的三昧真火。他说,真正的三昧真火已经失传。”

    小凤仙道“我的真火是天生的,也无法教给她。其实在我那个时代,三昧真火已经失传了。”

    许应翻开《太乙真火诀》,粗略看了一遍,诧异道“明明没有失传啊,书里写得很好懂!”

    蛎七凑过头看了一眼,顿觉头晕眼花,这书中文字诘诎警牙,即便他这个饱读诗书的大妖也看得险些晕厥。

    花纤尘吃吃道“这书中说离宫三昧,取坎以填,鼎乘欲成,非巽门气聚不可。这句话何解”

    许应笑道“这句话是让你聚三味真火炼金丹的,不是让你炼三昧真火的。”

    花纤尘眼珠子瞪得滚圆,险些跳出眼眶。

    许应见状,疑惑道“你用这法门炼真火了”花纤尘心虚的点头。

    许应摇头道“那岂不是越炼越虚把你的一身气血都当成金丹烧了,修为都给你烧干!你是不是最近时常眼前眩晕,时常听到异象,看到幻象"

    花纤尘连忙点头。

    许应道“你烧到自己的魂魄了,魂魄被烧得虚了,就能看到鬼神。这些鬼神打算等你把自己的魂魄烧死,便要入住你的肉身,披着你的皮囊快活。你被他们盯上了,我帮你开天眼,你看看。”

    他伸出一根手指,点在花纤尘的眉心,帮她聚集神识,神识运镜,花纤尘顿时看到自己身后站着些血淋漓的男女,不是活人

    花纤尘毛骨悚然,面色苍白,连忙道∶“老祖,我是否还有救”许应不悦道“不要叫我老祖,我才十四岁。叫我阿应,或者应哥哥都可以。"

    他顿了顿,道“我讲解一遍,你炼成真火之后,魂魄自强,便无须担心鬼神寻你。”,

    他从《太乙真火诀》的开篇讲起,道“此法主讲魂魄的三朵阳火,太乙真火诀把这三朵阳火讲得很是透彻。你跟我一起炼。”

    他边讲边炼,待到把这卷经书讲完,许应便已经将魂魄的三朵阳火合二为一,炼成三味真火,随手一指,指尖三味真火飞出,把听松苑的池塘水面点燃,很快真火便把池塘烧干

    花纤尘目瞪口呆,吃吃道“这就炼成了”

    许应收了真火,道“修成三昧真火后,再炼金丹就容易很多。这书上说水火交炼,其中的火便是三味真火,而水便是三味神水,都要先炼

    成,再炼金丹,方能将金丹炼得纯粹。”

    花纤尘瞪圆眼睛,嘴巴张开,无法合起来,半晌说不出话。许应见状,疑惑道“怎么了”

    花纤尘定了定袖心电道客身已经情成全母了许应微微皱眉,道"你祭出来让我看看。"

    花纤尘连忙将自己的金丹祭起, 许应催动天眼,打量一番,只见这金丹内部暗藏许多血煞气煞,没有炼干净,让金丹出现许许多多暗纹。

    "你的金丹,与那个被我劈死的香公子一样,都是杂质,不堪一击。”许应取下腰间的石斧,随手递给她,道,“你催动这把石斧试试。"

    花纤尘握住石斧,顿时只觉滔天的力量从石斧中涌来,自己恍若站在漂浮着座座尸山的血海之中,顶天立地,持巨斧而行,端的是快意恩仇。

    她不禁双目赤红,哈哈笑道“老娘得此神斧,天下无敌,神挡杀神,仙挡诛仙!想睡哪个男人,就睡哪个男人"

    突然,钟声震荡,将她震醒。

    花纤尘面色苍白,慌忙丢下石斧,惊叫道∶“这斧头控制了我!”大钟的声音传来∶“姑娘,斧头没有控制你,只是放大了你的念头。你刚才说的话,就是你的心里话。”

    花纤尘扶着胸口,道“就是斧头控制了我,人家哪里有这些古怪心思啐,啐!"

    不知不觉写了个大章,宅猪努力去写第二章!

    《》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顶点提供第一百二十章不,你来得正好在线阅读。

    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顶点只是为了宣传《第一百二十章不,你来得正好》让更多书友知晓。

    如果对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联系本站,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