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炼气士徐福(六一求月票)

    徐福?”许应隐隐觉得这个名字有

    些耳熟,却不知在何处听过,于是从那年轻人手中接过请

    柬。

    请柬上文字颇为典雅,有秦汉时期的风骨,写道:“仆与

    君四千年一别,余生未能再晤,甚是思念。今仆从仙岛归

    来,盼再见许君。徐福顿首。”

    七瞥了那请柬上的内容,惊疑不定,

    道:“徐福?莫非是那个率领三千童男童女,

    去海外寻找仙岛,为祖龙皇帝求长生药的徐福?”

    许应询问道:“小七,这个徐福很有名吗?”

    七道:“何止有名!他是四千多年前的炼气士,对祖龙皇

    帝说海外有仙岛,岛上还有未曾飞升的仙人。祖龙皇帝就给

    了他三千童男童女,命他去求长生药。结果他一去不返,有

    人说他找到仙岛,但长生药只有一颗,自己独吞,也有人说

    他没有找到仙岛,怕祖龙处死他就躲了起来,还有人说他就

    是一个骗子。我在很多书中都看过类似的记载!”

    那送请柬的年轻人微笑道:“家师若是骗子,也不可能活

    到现在,而今祖龙不在,家师却依旧长存于世,不正说明家

    师寻到了长生仙药?”

    许应放下请柬,道:“你家老师没有说在何时何地见我,

    只让你带着请束来,可见心意不诚。你回去吧。”

    那年轻人道:“家师说,老祖若是想知道身世,还是去一

    趟比较好。”

    许应心头一震,目光落在那年轻人的脸上,道:“你家老

    师还说了什么?”

    那年轻人笑道:“家师没有多说什么,只说老祖一定会

    去。”

    许应还是头一次被人叫老祖,闻言哈哈大笑,道:“好

    吧,既然徐福盛情相邀,我岂能不去?”

    那年轻人躬身道:“晚辈为老祖引路。”

    许应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晚辈杜飞。”

    许应挥了挥手,让牛震带他先下去歇息,道:“我需要准

    备一下,你且等一等。”

    许应打开请柬,翻来覆去看了几遍,好奇道:“七爷,这

    个叫徐福的说四千年前认识我,我多大了?”

    七瞥了大钟一眼,大钟发出当的一声,道:“这个很难

    说。你从前总是提及许家坪,我们原本以为你的脑子出了问

    题,后来发现其实是你的记忆出了问题。然后发现你已经三

    千岁了,再后来发现你好像不止三千岁。”

    它叹了口气,道:“而今,你又变成了四千岁。”

    竹婵婵张口欲言,想了想,还是忍住没说,心道:“可能

    不止四千岁,我那个时代也有一个关于不老神仙的传说。只

    是,那个不老神仙会是他吗?”

    她是负责给周天子炼制法宝的,平日里深居浅出,对不老

    神仙的传说只是有所耳闻,却没有见过不老神仙的面目。

    大钟道:

    章节“阿应,你而今记忆尚未完全恢复,连这一世都弄不明

    白,依我之见,还是不要去见这个徐福。”

    它顿了顿,道:“四千年未见,突然造访,不是来借钱,

    就是不怀好意!”

    许应摇头道:“他四千年前见过我,又知道我的来历,必

    须去见一见。这或许是解开我身世之谜的唯一机会。”

    大钟他去意已决,向竹婵婵道:“婵婵老祖,你不是有法

    宝藏在神州吗?此行我怕会有凶险,你先去取来法宝。”

    竹婵婵顿时来了精神,笑道:“我那法宝厉害得很。周天

    子命我为他炼宝,我便将那些法宝的边角料收集起来,积少

    成多,终于积攒足够多的宝物,炼了一件自己的宝贝儿!”

    她飞身离去,笑道:“我去盗仙药之前,将我那法宝封存

    起来,只是时间隔得太久远,想要寻到它还需要几天时间。

    你们可以先去,我会寻到你们!”

    大钟向七道:“她说她会寻到我们,是怎么寻到我们?”

    蛎七道:“还能怎么寻到我们?当然是阿应那把石斧。她

    在石斧上留下了自己的烙印,我们便是用这种方法找到阿应

    的。难道还能是在我们身上留下烙印不成?”

    大钟忧心忡忡:“我担心的就是这个。”

    七哈哈笑道:“婵婵老祖一定不会这么做!”

    话虽如此,他还是惴惴不安,急忙检查自身,免得被竹婵

    婵打上什么古怪的烙印。

    许应唤来牛震牛干兄弟,吩咐道:“为师与你牛师叔出门

    几天,你们要守好门户,

    节勤修苦练,回来为师要检查你们的修为进度。”如是云

    云。

    只是许应记忆未曾完全吩咐,这些话全都是七藏在他耳朵

    旁,七说一句,许应学一句,如此而已。

    许应吩咐妥当,唤来杜飞,道:“引路。”

    杜飞躬身称是,道:“弟子在山下备了车辇。”

    许应带着七和大钟下山,只见山下有一个四方四正的车

    辇,像是轿子,粗大的龙木榫卯相扣,边缘有阶梯。

    车辇的四个角,各自坐着一个剑童,拄着剑匣,半蹲半

    跪、目视前方一言不发。

    许应扫了这些剑童一眼,杜飞笑道:“老祖,他们是交炼

    期的炼气士,修为还入眼吗?”

    许应心头一突:“交炼期炼气士?修为境界比我还高!”

    他这几个月修行,修为即将来到叩关期的

    第四重天,修到第四重天,下一个境界便是交炼期,水火

    交炼,共筑炉鼎。

    在交炼期,是要练就金丹的!

    这四个剑童,没想到竟然是已经练就金丹的大高手!

    许应跟随杜飞拾阶而上,进入车中,询问道:“杜飞,你

    是什么境界?”

    杜飞道:“弟子修为浅薄,而今还是叩关期,刚刚打开了

    夹脊玄关。”

    许应眉头挑了挑,他说的叩关期与许应的叩关期不一样,

    许应处在尾闾玄关的叩关期,而杜飞却已经修炼到第二叩关

    期,夹脊玄关,修为境界要比许应高出许多。

    这辆车内部颇为宽敞明亮,有童女手托着香炉,侍立在

    旁,还有童男童女忙前忙后。

    许应推开车窗看去只见那四个剑童哒哒打开剑匣,匣中

    剑气飞出,渐渐的环绕整艘宝辇!

    宝辇缓缓升起,漂浮在空中,随即在缭绕的剑气中破空而

    去!

    许应看得出来,四个剑童所修炼的御剑诀并不完整,不过

    四人联手施展,结成剑阵,便可以将御剑诀施展出来,令许

    应啧啧称奇!

    “这是家师复原出的御剑诀。”

    杜飞笑道,“老祖还看得人眼吗?”

    许应实话实说,道:“一般而已。”

    杜飞目光闪动,笑道:“家师对老祖倍加尊崇,那么老祖

    一定有更好的御剑诀。小侄也学到了一点皮毛,不知能否请

    老祖指点一

    二?”

    他不等许应回答,便肩头一抖,一道道剑气纵横交错,向

    许应涌来!

    许应屈指连弹,杜飞眼前一花,便见有剑气破开自己的招

    式,急忙抬手抓向咽喉。

    “叮!”

    他的手掌抓了个空、那剑气已经削在他的咽喉上,只是触

    碰到他的肌肤时,剑气破碎。

    杜飞低头看去,只见自己胸口处的衣裳也被一道剑气刺

    穿,心窝传来些许痛感。但那道剑气也未能刺破他的肌肤,

    便自破碎。

    杜飞

    额头满是冷汗,心道:“幸好他的修为远不及我,无法破

    开我的真元防御,否则这两剑便要了我的性命!”

    许应只是虚虚的刺了两剑,并未有要杀人的意思,不曾想

    却被他误解了,以为许应修为不行。

    许应询问道:“你家老师,与你们一样都是炼气士,没有

    修炼催法?”

    杜飞收敛先前的傲气,躬身道:“老师说了,摊师催法,

    只是邪魔外道,取死之法,学那东西作甚?”

    许应轻轻点头,心道:“徐福说的却也没错,摊师催法的

    确充满了害人的陷阱,若是不摆脱陷阱,危害极大。但若是

    能摆脱陷阱,那就前途无量了。”

    这辆剑气车辇在空中疾驰,速度极快,浮光掠影,许应倒

    是对车外那四个剑童颇为钦佩。

    “这四人法力悠远绵长,居然催动剑气可以坚持这么久,

    这等修为,与七爷差不多了。”

    他刚想到这里,便见又有几个童子走出车辇,来到外面,

    将那四个剑童替换下来。那四个剑童如释重负,浑身都是汗

    水,如虚托一般。

    许应见状,心道:“好像还不如七爷的元气浑厚。这剑童

    的修为境界虽然比七爷高出很多,但似乎元气不足。”

    相同境界,七的元气雄浑程度,足以与许应并驾齐驱。只

    是而今许应打开了玉池秘藏,元气要雄浑一些而已。

    路途中,车辇又换了四次剑童,终于来到一片山岳之中,

    车辇从山峰之间穿过,飞临一座大山的山顶,缓缓降落。

    剑气叮叮作响,相继收入一个个剑匣中。

    许应下车,只见此地山清水秀,面朝大海,飞鸟居住在崖

    壁上,鸟群惊空,从崖壁上飞跃而下,在海面上疾行。

    另有一个个年轻男女,四人一组,各自驾驭剑气,与飞鸟

    同游,在海面上穿梭。

    这一幕,令人心旷神怡。

    “老祖,这边请!”杜飞伸手道。

    许应跟上他,登上一层层白玉石阶,过了良久,才走到石

    阶尽头,来到这座山岳的正殿前。

    正殿之中,一块方方正正的大石飘在那里,大石长宽高各

    有一丈,很是规整。

    大石上站着一位黑衣红带的男子,看起来不过二三十岁的

    模样,却有一身道骨仙风,飘然若仙。

    只是他的眼角有一道血蜈蚣状的疤痕,破坏了他的仙气,

    从疤痕来看,当时伤口一定很深很恐怖。

    那男子见到许应,饶是道心古井无波,也不禁像是投入了

    一颗小石子,有涟漪动荡。

    那块大石载着男子飞来,停在许应面前,男子躬身见礼,

    笑道:“许君,四千年未见,你依旧和往昔一样,没有变

    过。”

    许应还礼,道:“阁下便是徐福?恕我眼拙,认不出阁

    下。”

    那男子哈哈笑道:“不老神仙虽然长生不老,但总是会忘

    记之前的记忆,我不怪你。许君,当年你我奉祖龙之命,一

    起出海,寻找仙山,你虽然忘记了,但我却永远记得。你我

    历经艰险,死了不知多少人,终于找到了方丈仙山!”

    徐福看向自己脚下,露出笑容,道:“你对这座方丈仙山

    还有印象吗?”

    许应惊讶,看向他脚下的那块方丈大石:“难道说……”

    徐福轻轻点头。

    七连忙从许应肩头跃下,大钟也从许应后脑飞去,惊声

    道:“这就是方丈仙山?”

    徐福笑道:“没错,这便是传闻中三大仙山之一的方丈仙

    山。这三座仙山,传闻是仙界的碎片,落入凡间。那是有人

    向祖龙进献不老神仙,是我力阻祖龙吃掉许君。我翻阅各种

    古老典籍,深知许君身上埋藏着一个大秘密,关系到这三座

    仙山。于是说服祖龙,集合当世强者,为许君打开一丝记忆

    封印。”

    许应神情激动,握紧拳头,道:“你们打开了我的记忆封

    印?”

    徐福轻轻点头,笑道:“打开了,但只打开了一丝。仅仅

    一丝,便足够了!祖龙下令,让我与许君率领三千童男童

    女,远渡重洋,搜寻仙山。这一路上我们斩杀不知多少魔

    怪,渡海峡,穿幽冥,过雷劫区,历经千辛万险,这才寻到

    方丈仙山!”

    他微微一笑,道:“站在仙山之上,便是身处仙界,长生

    不老,不死不灭。”

    许应心神激荡,听徐福的意思,他的确对自己的来历了如

    指掌!

    七打量这座仙山,突然道:“可惜,这座仙山太小了,只

    能一个人站在上面。”

    “是啊。”徐福感慨道。

    七抬头道:“所以,为何阿应一个人回到神州,而你却不

    见踪影?其他三千童男童女何在?”

    徐福目光幽幽的看着他。

    七伸出尾巴,啵地一声,青纸伞打开,遮住太阳。

    大钟则悄无声息来到许应头顶。

    徐福叹道:“他们死在寻找仙山的路上,至于许君,可能

    是因为封印打开得太多,惊动了封印

    背后的人。我想与许君分享喜悦时,许君便失去了踪

    迹。”

    他面色黯然道:“我受困于方丈仙山,找不到回元狩的道

    路,回不到神州,飘零在海面上。等到我寻到回元狩的道

    路,秦汉已过,两千年逝去,天地大变。我隐居山林,探寻

    其中奥妙,试图寻找到上古炼气士失踪的谜团,试图再见许

    君,三千年没有结果。”

    他看向许应,目光热切,笑道:“没想到天地剧变,我竟

    然又听到了许君的消息!”

    七打断他,不解道:“你与阿应一起出海寻找仙山,按理

    来说你们俩的故事应该都会流传下来,可是书上为何只有你

    的故事,没有阿应的传说?”

    徐福目光闪动,道:“自然是有人不想让许君出现在世人

    面前,因此把他的记载,从正史中抹掉了。这世上被磨掉的

    不止许君的历史,还有更多的东西!请随我来!”

    ————祝大家儿童节快乐!彩蛋章大家还喜欢吗?

    六一求月票!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