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解开六秘之谜

    马头坡村,许应老老实实坐着,被鲁氏摁

    着脑袋,一勺一勺的水浇在头上,帮他洗去藏在头发里的血污。

    “我这辈子都是这样帮他洗头,洗了七年

    了,怎么就不是我儿子了?”鲁氏一边说,一边眼泪就掉了下来。

    村民们也手拿着木叉、馒头、菜刀等物围

    了上来,不让七、大钟和竹婵婵带走许应。1尽管他们极为弱小,对大蛇也极为恐惧,

    但依旧壮着胆子上前。

    鲁氏给许应洗好头,抹去眼泪,哽咽道:

    “怎么就不是我儿子了?”

    许应坐起身来,道:“娘、我可能真的不

    是你的儿子。我能模模糊糊记起一些事情,我记得这条大蛇姓牛,叫七,我和他出生入死,经历过很多事。还有钟爷,我脑海里总有一些画面,是它拼死护着我的情形。”

    竹婵婵露出期待之色:“还有老祖我

    呢?”

    许应迟疑一下:“你是我的童养媳吗?”

    竹婵婵暴怒,在他脑袋上梆梆锤了两拳:

    “你做梦!想什么呢?”

    许应道:“难怪我对你没有印象。倘若是

    童养媳,我肯定有印象,我还记得有一个喜欢吃胭脂的女孩子。”

    他努力思索,去想那个女孩的名字,兴奋

    道:“我记起来了,叫元未央!我喜欢吃她嘴唇上的胭脂!”

    七看了大钟一眼,面带忧色。

    大钟悄声传音道:“他把元未央当成了女

    孩子,其实是好事。毕竟能记起一些事情了。”

    鲁氏又抹了把眼泪,看向徐进,徐进没有

    说话。

    马头坡村,许应老老实实坐着,被鲁氏摁

    着脑袋,一勺一勺的水浇在头上,帮他洗去藏在头发里的血污。

    “我这辈子都是这样帮他洗头,洗了七年

    了,怎么就不是我儿子了?”鲁氏一边说,一边眼泪就掉了下来。

    村民们也手拿着木叉、馒头、菜刀等物围

    了上来,不让七、大钟和竹婵婵带走许应。

    尽管他们极为弱小,对大蛇也极为恐惧,

    但依旧壮着胆子上前。

    鲁氏给许应洗好头,抹去眼泪,哽咽道:

    “怎么就不是我儿子了?”

    许应坐起身来,道:“娘,我可能真的不

    是你的儿子。我能模模糊糊记起一些事情,我记得这条大蛇姓牛,叫七,我和他出生入死,经历过很多事。还有钟爷,我脑海里总有一些画面,是它拼死护着我的情形。”

    竹婵婵露出期待之色:“还有老祖我

    呢?”

    许应迟疑一下:“你是我的童养媳吗?”2

    竹婵婵暴怒,在他脑袋上梆梆锤了两拳:

    “你做梦!想什么呢?”

    许应道:“难怪我对你没有印象。倘若是

    童养媳,我肯定有印象,我还记得有一个喜欢吃胭脂的女孩子。”

    他努力思索,去想那个女孩的名字,兴奋

    道:“我记起来了,叫元未央!我喜欢吃她嘴唇上的胭脂!”4

    七看了大钟一眼,面带忧色。

    大钟悄声传音道:“他把元未央当成了女

    孩子,其实是好事。毕竟能记起一些事情了。”

    鲁氏又抹了把眼泪,看向徐进,徐进没有

    说话。

    村里的里正大声道:“阿应娘,只要你一

    句话,我们便和这些妖怪拼了,怎么也要把应娃留下!”

    突然,钟声震荡,悠悠扬扬,将众人脑中

    被封印的真实记忆释放出来。

    这些人只是凡人,愁容老者三人留在他们

    脑海中的记忆封印并不如何强大,大钟很轻易便可以将这些封印破去。

    所有村民被尘封的记忆顿时涌来,很快有

    人记起三个月前,有三个形容古怪的人带着许应来到村中。

    那时,村民们原本不认识许应,但很快便

    都认识了许应,并且每个人都知道七年前是徐进打渔用渔网把许应从水里救上来。

    自那之后,所有人都知道许应在村子里已

    经生活七年,也都知道许应的老家许家坪发生了大火。

    但是现在,他们记忆解封,内心中不由得

    对许应生出深深的恐惧。

    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

    为何他来到之后,村民们的记忆便都改变

    了?

    徐进和鲁氏的记忆也已经觉醒,夫妻二人抱在一起,看着许应露出恐惧之色。

    “所以,我真的不是你们的儿子,对

    吗?”许应心中黯然,却笑着向他们问道。

    夫妻二人摇了摇头。

    许应鼻翼抽了抽,今天洗头的水有些凉。

    他想,他大约是受了风寒,鼻子有点酸楚。

    鲁氏迟疑一下,没有说话。

    许应望着他们,嘴角动了动。

    鲁氏和徐进的记忆恢复了,知道他不是他

    们的儿子,也没有在一起生活七年,可是,许应的记忆依旧没有改变。

    他依旧对这二人有着浓浓的感情,他的记

    忆里,依旧保存着与他们一起生活七年的记忆。

    对他来说,他们依旧是父母。

    许应飞身而起落在江面上,衣袖挥动,一

    条条大鱼身不由己飞起,落在江面上,这些大鱼足以让马头坡村的居民很好的生活一段时间。

    竹婵婵取来一颗灵丹,投入村里的水井

    中,道:“待灵丹化去,你们夫妇取井水引用,便可以怀上自己的孩子了。”

    七游入沅江,大钟飞起钻入许应脑后,

    七钻入水下,猛地抬头,便将许应托起,向东方游去。

    鲁氏和徐进目送他们远去,心中有些怅

    然。

    马家坡村的日子又恢复平静,这次村民遇

    妖的经历变成了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这件事还未结束。

    第二天清晨,鲁氏惊叫声传来,徐进急忙

    出去观看,只见自家的院子里多了一艘新船。

    又过了几日,夫妻二人一觉醒来,他们家

    院子里多出一条两三丈长短的大鱼。前几日的鱼还未吃完,夫妻二人便把鱼送到集市卖掉。

    又过几日,院子里不知何故又多出一条大

    鱼。

    他们家隔三差五,总是莫名出现大鱼,有

    人说是那个叫许应的妖怪回来报恩。

    徐进夫妇的日子渐渐好过起来,没多久,

    鲁氏便有了身孕。而村里的人饮用井水,也渐渐身体康健,百病不生。

    三个月后,秋季来临,徐进对鲁氏道:

    “我们那个妖怪孩子,这几日没有送鱼了。”鲁氏道:“咱们养了他三个月,他是报恩

    来了。而今恩怨了结,咱们又有了孩子,他也放下了。”

    徐进点头,正常出船打渔。说来也怪,妖

    怪孩子送给他的那艘船稳得很,即便江上风浪再大,小船也稳如泰山。

    “阿应不是他们口中的妖怪,他是人,长

    着人心。”他心中默默道。

    无妄山,许应披星戴月,从武陵赶回来。

    这些日子,他总是半夜偷偷御剑而走,连

    夜奔赴数千里,赶往武陵,然后又会在天亮前返回无妄山。

    “阿应,你已经报答了恩情,今后不用再

    去了。”

    大钟在山上等他,见他风尘仆仆的归来,

    道,“你是炼气士,他们是凡人。对于炼气士来说只是小小的风波,对于他们便是灭顶之灾,不要连累了他们。”

    许应心中凛然,道:“钟爷说的是,我不

    会再去了。”

    七游来,询问道:“阿应,你的修为更

    胜从前,想起之前的记忆了吗?”

    这三个月来许应在无妄山修炼,修为早已

    恢复,并且更上一层楼,距离叩关期第四重天越来越近。

    这些日子,他的脑海中偶尔浮现出之前的

    零星画面,有蒋家田的生活,也有与七、大钟一起逃亡的日子,还有元未央的面孔,以及周齐云渡劫的情形。

    但是,他始终无法将这些画面穿起来,无

    法彻底记起前尘往事。

    竹婵婵已经长成了半大姑娘,气息飘然若

    仙,修为深厚雄浑,她穿着郭小蝶的衣裳,诚如之前所言,郭小蝶的衣裳对她来说有些小。

    “应该是上次记忆解封时,他将一部分力

    量暗暗藏起,用来对抗纸符封印,在封印中留下了漏洞。”

    少女洋溢着老气横秋的青春活力,抬手把

    胸脯往上托一托,免得勒得慌,低着身子凑到许应面前,打量许应的眉心。

    许应眉心果然有一道雷霆纹,只是痕迹极

    为暗淡,不仔细看难以察觉。

    她几乎贴在许应脸上,一边盯着雷霆纹

    看,一边存想,将雷霆纹的形态转化为道象记录下来,道:“这道雷霆纹,应该便是他失忆之前留下的线索。我怀疑封印激发的那一刻,他已经做好了破封的准备。”

    许应乖巧的坐在那里,被她呼出的气息扑

    到脸上,脸色微红,移开目光、问道:“婵婵,你体内的仙药炼化了多少了?”

    “只炼化了一点······”

    竹婵婵说到这里,突然醒悟过来,难以置

    信的看着他,失声道,“你记起我了?”

    许应点了点头,道:“刚才我从武陵回来

    时,突然又记起了一点点。你的修为为何停滞不前?按理来说,你应该将体内仙药炼化了。”

    “我要压制住修为,修炼摊法,再将催法

    与炼气法门统一。”

    竹婵婵叹了口气,道,“我发现我从兜率

    宫窃取的仙药,好像不足以支撑我成仙。我那个时代的炼气法门,没有发现人体六秘。而我窃取的兜率宫仙药,好像只能将心力提升到仙的层次。择日飞升就算我把仙药炼化干净,也撑不过天劫。”

    她直起腰身,目光闪动、道:“你消失的

    那段日子,我痛定思痛,决定要打开人体秘藏,催气兼修!不过我的修为已经到了重楼的境界,突然发现了一件事情。”

    她面色凝重,道:“我打不开人体秘

    藏。”

    许应笑道:“你没有寻龙定位术,自然无

    法打开人体秘藏。”

    竹婵婵摇头道:“你在大蛇的肚子里丢了

    好几卷寻龙定位术.我随时可以进入蛇腹,当然可以看到这些典籍。我也是天资聪慧,寻到这几个秘藏不难。但我寻到秘藏之后,还是打不开秘藏。”

    许应大惑不解。

    竹婵婵迦跌而坐,身后飞出一个大姑娘,

    正是她的元神,弥漫灿灿神光,威严不可冒犯,伸手拉住许应的手。

    许应只觉身体一动,不由自主的就跟着她

    飞了起来。

    他低头看去,便见地上还有个自己。那个

    自己光芒灿灿,极为夺目。

    “咦.拉错了。怎么把肉身拽出来了?”

    竹婵婵懊恼的嘀咕一句,把许应往下一

    推,抓住许应魂魄的手便自飞起,钻入自己肉身的后脑。

    许应肉身跌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两人率先来到混沌海。

    饶是许应的魂魄强大,竹婵婵的元神不

    弱,也被汹涌澎湃的混沌海镇住。只见这片混沌海比许应的混沌海大了无数倍,那颗混沌泥丸则像是一个巨大的天球,坐镇在混沌海中央!

    两人的目光落在上面,顿时有一种天地扭

    曲,无限向混沌天球中跌落之感,极为难受!

    竹婵婵的元神抓住许应的手,衣衫猎猎,

    从浩瀚无垠的混沌海上空飞过,这里浪声澎湃,充满混沌噪音,让人无法集中精神。

    竹婵婵大声道:“以我最强的神通,也无

    法打开这颗混沌泥丸!随着我的修为境界增长,混沌泥丸也在不断增长!我重修元神,元神刚成的时候,这颗泥丸便已经压得混沌海沉降!现在,这颗泥丸比那时大了数十倍!”

    许应跟着她,远离混沌泥丸,心惊肉跳的

    从混沌海上空飞过。

    他们经过十二重楼,来到心岳仙山,进入

    仙山中的心室,寻到绛宫秘藏。

    绛宫中兜率仙火熊熊,任何神通在这里都

    难以维系威力,道象都会被烧成灰烬,比叩关境界时难开了何止万倍?

    他们又来到黄庭秘藏、玉池秘藏,这两个

    秘藏的开辟难度,也提升了不知多少倍。玄黄之气厚重无比,镇压无数诸天世界,玉虚青气凝固如玉,更是几无开辟的可能!

    两人停在玉池秘藏外,竹婵婵叹了口气,

    道:“大恶人堵死了飞升路,想要飞升,只靠兜率宫仙药可不成,还需要其他五座仙宫的仙药。我不可能用三万年去其他仙宫窃取仙药,那么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打开人体六秘。只是修为越高,开启六秘越难。”

    许应怔怔出神,突然想到一个可怕的可

    能:“倘若修炼到飞升期,还能打开六秘吗?”

    竹婵婵摇头道:“我修炼到重楼境界,即

    便动用最强的神通也无法开启秘藏,须得寻找我当年留下的法宝,才能打开秘藏。倘若修炼到飞升期,就算用我给周天子炼的法宝,也绝对打不开!”

    许应眼睛一亮:“我知道泥丸宫主人布局

    吃人的原因了!他是飞升期的炼气士,自忖没有足够的力量飞升,又无法打开自己的人体秘藏,修为实力无法再进一步,因此他设局,传出摊法,让其他人帮他修炼秘藏!”

    竹婵婵道:“可是,他只传出泥丸秘藏的

    修炼法门·…·”

    她醒悟过来:“你的意思是说,人体六

    秘,六种秘藏的传承,他统统传了出去!他不止收割泥丸,绛宫、黄庭、玉池、玉京、涌泉,他统统都要收割!”

    竹婵婵倒抽一口冷气,喃喃道:“这小

    子,居然这么狠·……倘若我小师弟还活着,岂不是说他也这么狠?”

    她难以置信。

    许应思索道:“有一件事情很古怪,六个

    月前,我打开黄庭秘藏,钓取神识仙药,并未察觉到被人盯上的感觉。这只能说明一件事黄庭主人,就是先前盯上我的三个秘藏主人之!”

    他顿了顿,道:“这个人已经盯上了我,

    无须再盯一次。不知道元未央是否已经补全了元道诸天感应。倘若没有补全,她家老祖元无计就危险了。”

    他回忆起元未央,脑海中浮现的总是元如

    是,因此固执的认为元未央就是那个让他吃胭脂的女孩。

    这时,有人上山,是一个年轻男子,躬身

    束。”道:“是许应老祖吗?家师命我前来送请

    许应疑惑道:“你家老师是?”

    那年轻男子道:“徐福。”

    最后三小时求月票!!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