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无敌(月底求月票!)

    北辰子听到这声音,便不禁头皮发麻,浑身颤抖,佯装镇定,大声道:“许应!今日是你生死存亡之时,你若是无能为力,连我们都要死在这里!”

    他没有见过解开封印时的许应,也不知道解开封印之后,到底会出现什么可怕的后果。

    他只是继承前任的工作。

    在他之前,还有一批负责同样的活儿的炼气士,只是那些炼气士太老了,已经无法继续维持封印,他们在安排许应的一生时会出现纰漏。

    这些炼气士高升之后,这件事便落在北辰子三人头上。

    北辰子听说过一些关于许应的传说,也知道维持许应的封印极为重要,但生死关头,他不得不将封印暂时解开一些!

    他强自镇定,心道:“但好在我没有全部解开,封印符文还在,香火还在。只要他杀了天魔,我再续上香火,依旧可以让他变成个乖孩子!”

    “你怎么敢?”

    许应哈哈笑了起来,身后突然浮现出希夷之域的景象,五岳仙山,黑铁玄关,青铜天关,玉京仙关,十二重楼,瑶池,神桥,混沌海,黄庭,绛宫,玉池,玉京,天河天山,乃至涌泉,逐一浮现!

    “北辰,你竟然敢!”

    他的魂魄屹立在叩关期的第三重天上,希夷之域中只有一道长虹般的剑气,十万大山尊九嶷的异象,以及一朵天劫之云。

    这是许应所参悟出的道象。

    他的修为境界,还是叩关期第三重天的境界,并未有任何变化。

    他的傩法境界,也只是泥丸绛宫两大秘藏各自打开了两重洞天,黄庭秘藏开了一重洞天。

    他的傩师境界,也没有任何变化。

    北辰子看到这一幕,心中有些发凉:“他解封之后,没有解封修为,这次完了!

    蚖七、大钟心中也是一片冰凉,他们原本以为只要北辰子解封许应,便可以渡过难关,却忘记了许应的修为。

    天魔占据仙尸,便相当于在世仙人,叩关期的许应,如何能战胜这样的存在?“轰!”

    天空中雷声震荡,无比粗大的闪电从天而降,劈在许应的身上,雪亮的雷霆炸开,照亮许应身后的一切。

    就在这短短一瞬,众人只见许应浩瀚无垠的石斧之域中浮现出各种巨大的阴影,待到第二道雷霆劈在许应头顶,雪白的亮光将那些阴影照亮,他们这才看到,那些阴影是各种不可思议的大道之象!

    有青铜巨峰,有埋葬大道的深渊,有笼罩星辰的巨树,有吞纳苍天的巨兽,有演化群星的星云

    各种恐怖的道象,让人精神错乱。

    而伴随着一道道雷霆的劈落,这些道象越来越浑浊,渐渐从虚化实,像是要从存想变成真实的存在!

    饶是羽衣青年是天魔,也不禁有些胆寒,急忙冲上前去,试图在许应身后的道象化作真实之前,将他格杀吞噬!

    “呼——”

    许应腰间的祁强飞起,向他迎面斩下,羽衣青年身形一晃,突然身前身后身左身右,出现密密麻麻无数个羽衣青年,同时向前走来,各自出手,向希夷挡下!

    然而那希夷也自轻轻一晃,出现无数希夷的虚影,下一刻所有羽衣青年的右手被斩断下来,斧光一闪,便嵌在那羽衣青年的额头上!

    所有祁强和羽翼青年的虚影消失,只剩下唯一,那羽衣青年的额头上还嵌着祁强。

    北辰子、大钟和竹婵婵各自吃了一惊,许应明明还是叩关期三重天的修为,但这一招斧法太精妙了,任由天魔如何躲避,都无法躲开!

    他这一斧,简直堪称神奇,劈开仙人肉身便仿佛庖丁解牛,寻隙而破,避开仙尸的强处,直指弱点,循其破绽,直接一斧劈开任何防御!

    只是,这话说来复杂,但谁能寻到仙尸和天魔的破绽?

    这把希夷,深深劈入羽衣青年的脑袋里,激荡的杀气和煞气,冲击着天魔的大脑和意识,让他身躯剧烈震颤,体内时不时有一道黑影被震颤得险些脱离出身体!

    突然,他周身仙光缭绕,将希夷卷起,反向许应斩下!

    他这具身躯毕竟是仙人的肉身,虽然是已经死掉的仙人,但周身的仙气却可以不惧石斧的煞气。

    天上雷霆不断落下,稳稳劈在许应头顶,许应身后的道象愈发真实。

    那希夷劈来,许应抬手一抓,便将希夷抓在手中,反手一斧将仙光劈开。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寂静,大钟、蚖七和北辰子都没有看出什么门道,竹婵婵却看出这一斧蕴藏的招法上的奥妙,只觉道心大受冲击!

    她不由回想起当年自己刚刚拜师的情形,那时,师尊在她面前显露一手敲柱为宝的神通,顷刻间,一根石柱便化作法宝,成为石龙矫腾而起,飞于空中。

    那一幕,给她的震撼无以伦比,颠覆了她以往所有关于炼气士的认知。

    而现在,她早已超越了师尊当年,可以施展出比敲柱为宝更强更震撼的神通,但许应这一斧的变化落在她的眼中,又让她感受无以伦比的冲击感!

    “神通还可以这么用?道法还能这么用?他不是人,绝对不是人!”

    许应风轻云淡,依旧一斧劈在羽衣青年的脑门上,丝毫看不出拼命的样子,而羽衣青年却在拼命!

    他愤声嘶吼,肉身猛然膨胀开来,身躯越来越大,越来越强壮,但就在此时,许应左手捏着一个奇特的掌印,掌印中藏着一座擎天的青铜山峰,显得极为小巧。

    他一印拍出,羽衣青年巨大的身躯顷刻间便被压得飞速缩小,浑身骨骼噼里啪啦作响,一团团血肉不断炸开!

    那些炸开的血肉在地上蠕动,爬行,又化作一个个羽衣青年,以古怪扭曲的姿态向许应飞扑而去!

    “嘭!”

    那羽衣青年的本体炸开,肉身化作无数碎块,天魔本体从中显现出现,却是一团黑气,呼啸向许应扑去。

    许应双手在胸前虚虚一抱,顿时另一个道象出现在胸前,如同一尊火炉,炉中火不是三昧真火,散发的光也不是普通的神光!

    他怀中像是抱着三千颗太阳,无比明亮的光芒爆发开来,将一切扑向他的羽衣青年统统炼化成灰烬!

    而那天魔本体在炫目光芒中扑来,不断湮灭,却强撑着冲至许应跟前,便向许应眉心中钻去!

    眼看他便要钻入许应眉心,许应抬手轻轻一抓,便将那团黑气抓在手中。

    这团黑气在他手心中冲撞,然而许应五指却如天地囚笼,将黑气困在其中,无法逃脱。

    黑气绝望,散发出古老的意识,询问他到底是谁。

    许应面色漠然,也不回答,重重一握,掌心中焰火爆发,将那团黑气炼化成灰。“咔嘹!”

    天空中雷霆还在落下,宽达万里的乌云漩涡还在疯狂涌动,不断向许应注能,让他背后的道象愈发真实!

    北辰子身躯颤抖,发自灵魂的恐惧涌上心头,雷霆还在向许应注能,表明许应的目标根本不是天魔。

    不是天魔,还能是谁?

    北辰子手指抖动一下,指端悄然无息燃起一朵真火,试图将祭坛上神龛前的那炷香点燃,真火刚刚来到那炷香前,突然许应一掌拍来,真火应声而灭!

    北辰子如遭重击,胸口凹陷,一根根肋骨断裂,大口吐血倒飞而去,轰隆一声撞在断裂的青铜神树树桩上,将树桩撞断!

    他重重摔在地上,连翻带滚,终于止住。

    他的四肢百骸几乎被震碎,元神、石斧之域乃至秘藏洞天,统统出现裂痕!

    这老翁浑身是血,怒叫一声,一片青气蒙蒙的棋局从天而降,轰然落在山顶上。秒更北辰子身后元神浮现,奋声大叫,一指点出!

    “轰!”

    棋盘中一根粗大有如山峰的指头破空而出,蕴藏莫大威能,震得空间颤抖,向许应点去!

    “我不会让你脱困!”北辰子眼耳口鼻溢血,大叫道。

    许应看也不看,随手一斧挥出,从棋盘中飞出的那根指头应斧而断。

    北辰子惨叫一声,手指也应声断裂。

    许应单手挥斧,斧光上下翻飞,砍在青气蒙蒙的棋局上。北辰子惨叫连连,双手颤抖,只见他十根指头逐一脱落,被砍了下来。

    他叹通跪地,身后的元神也自叹通跪地,双臂颤抖不已,他的元神十指,赫然也被斩落下来!

    青气棋局,是他苦练了两千年的大神通,在这神通之中,他可以放大自己的攻击,以棋局的方式,让自己的攻击千变万化,神鬼莫测。

    然而,许应攻入他的大神通中,却仿佛洞悉了他的一切神通变化,甚至运用他的神通比他还要精妙!

    这一幕,让他无比绝望!

    许应手腕一抖,一道斧光没入青气棋局中,青气棋局中斧光飞出,向北辰子的脖颈!

    简复杂单的一斧,破去了他毕生引以为傲的神通,用他的神通来杀他,让北辰子万念俱灰,无心反抗。

    突然,红光一闪,飞扑而来,在那斧光将他斩杀之前,分别抱着他和他的元神滚出数十丈外!

    北辰子惊魂未定,急忙看去,却是红裳女子和其元神在这个关键时刻赶来,终于在生死关头将他救下!

    “我们得到你的黄袍传信,便立刻赶来,总算不晚!”红裳女子抬头,紧盯着许应,飞速道。

    北辰子口中鲜血不断涌出,咳嗽道:“你们小心,他不是人,他是怪物····”许应猛然转头,只见愁容老者出现在祭坛上,手中拿着另一道纸符,贴在神龛上。愁容老者的另一只手,赫然便是一朵纯阳异火,正在将那炷香点燃!

    “尔敢?”

    许应勃然大怒,眉心雷电纹滋啦作响,电光乱窜,屈指连弹。

    愁容老者暴喝,一面银镜出现在面前,银镜铮铮作响,不断团结,很快笼罩四面八方,锁住所有空间,反弹一切神通!

    然而下一刻,无数面银镜出现一个个指头大小的孔洞,接着所有镜面悉数碎了一地。

    “叹!叹!叹!”

    愁容老者身躯出现十个血洞,前后透亮,被打得跌出祭坛。

    许应脑中一片浑浑噩噩,自知不妙,立刻飞身而起向祭坛扑去,探手便抓向那炷香,试图灭去香火。

    “我要这天,再封不住我!欠我的,统统都要还来!”红裳女子飞扑过来,抱住他的腰身。

    只见那炷香火的香气,向神龛中的两张纸符飘去,纸符上的奇异文字渐渐亮起。“你们休想!”

    许应愤怒无比,双臂一震,将那红裳女子的双臂震断,红裳女子两条手臂飞上天空,胸口凹下,一根根肋骨断裂。

    她抬脚却向许应绊去,随即咔嚓两声,两条腿也自断裂!

    红裳女子跪在地上,目眦欲裂,眼睁睁的看着许应走到祭坛上。“不要啊!”

    愁容老者扑来,挡在神龛前,许应手掌插来,愁容老者低头看去,便见自己胸膛破开,心脏被握在许应手中。

    愁容老者万念俱灰:“完了··”

    然而许应却没有握下去,愁容老者抬头,便见这个少年目光迷茫的站在自己面前,轻轻放开握住的心脏。

    他的眼眸中,此生经历的漫长岁月逐渐黯淡,一幅幅画面逐渐尘封,一切记忆渐渐被尘埃掩埋。

    他眼中的火,变成了茫然。

    愁容老者回头看去,只见香火已经稳定燃烧,袅袅香气飘入两张纸符中,纸符上的封印越来越晦暗。

    封印已经稳定。

    “我在哪儿?我是谁?”

    少年蹲下身子,双手抱住头,可怜又无助,“我的头好疼!”

    愁容老者忍住痛,小心翼翼把心口炸开的肋骨逐一闭合,护住自己的心脏。

    跪在地上的红裳女子默默的把两条断腿骨骼接上,取来两根拐杖,绑住双腿,催动元神捡起自己的两条断臂。

    北辰子连白发都被自己的鲜血染红,一点一点往前爬,爬到祭坛边缘。

    三人对视一眼,均看到对方的狼狈和恐惧,以及眼眸中的劫后余生的喜悦。“今后,又可以安稳许多年了。”

    他们没有注意到,许应的眉心那道滋滋啦啦的闪电纹也慢慢黯淡下来,渐渐隐匿消失。

    —感谢A盟的再度黄金盟打赏!

    兄弟们,上架首月的最后36小时!月票榜随时可能有变化!咱们月中上架,本来就很不利,但我们逆境翻盘,占领了月票榜首位!月末最后36小时,你们也不想突然出现四倍月票吧!求月票,稳住!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