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三千年前的爱恋

    大钟悄声道:“阿应,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老家伙与喂你孟婆汤的愁容老汉是一伙的,而且咱们在第二神都时,还看到他与愁容老汉一起出没······”

    许应面带笑容,声音从牙缝里崩出来:“不要打草惊蛇,先看他想做什么。”

    大钟会意,连忙吩咐七,七也醒悟过来,没有揭破白衣老翁。

    许应向白衣老翁躬身见礼,客客气气道:

    “第二次见到老先生,还未来得及请教老先生名姓。”

    白衣老翁笑道:“我姓北名辰,知道我的人,都叫我北辰子。”

    他看向竹婵婵,食指大动,惊疑不定,心道:“这丫头好香,她是怎么把自己修炼成这幅可口的模样的?真是难得!”

    许应虚心求教:“老先生知道这座帝丘的来历?”

    北辰子稳住道心,白须晃动,呵呵笑道:“我对帝丘也是有所耳闻,传闻此地是上古的帝颛项的坟墓、帝丘这座城、是守陵人所居之地,久而久之建成了石城。至于帝丘因何而消失,我便不清楚了。”

    他们快步来到石城的另一端,刚才石城便是从城外的迷雾中吐出来。许应来到城外,只见脚下就是万丈深渊,深不见底,刚才他走得太急,险些一脚踩空跌下去。

    众人停步,向对面看去,但见迷雾封锁了这条深渊的对岸,看不清那里有什么。

    突然,深渊伸出传来阵阵沉闷的吼声,许应隐约看到什么东西从深渊中冒出头来,无数粗大的触手挥舞,努力向外爬!

    他催动天眼,也看不分明。

    就在此时,清脆的鞭声传来,一道长鞭从雾气中飞出,啪的一声抽在深渊中的庞然大物上。

    那鞭子挥出时很是纤细,但挥出之后便径自膨胀,变粗变长,如龙如蟒,筋躯纠缠,抽入深渊,竟不知有多长!

    深渊中的庞然大物被这一鞭子打得吼声如雷,沉闷惊人。猛然一道粗大的触手一翻,一座巍峨的山峦从深渊中释放出来,落在对岸!

    这一幕着实惊人,哪怕是竹婵婵也被吓了一跳。

    许应心头大震,刚才山川从深渊中飞出的那一幕固然吓人,但更让他震惊的其实是那根鞭子!

    他认得这种鞭子,曾经他也有一根,便是棺中少女青交给他用来鞭答瘟神的那根鞭子!

    这两根鞭子,几乎一样!

    许应询问道:“婵婵,你能看到深渊中的东西吗?”

    竹婵婵道:“运用天眼就能看见。只是深渊中的鬼东西,我也不曾见过,真是古怪。”

    许应看向北辰子,询问道:“老先生是否知道深渊中是什么东西?”

    北辰子也是惊疑不定,探头往下张望,道:“不知。我出生那些年,便已经有这种东西了。当年我们称那些持鞭的人为深渊监视者。他们隐居在深渊的迷雾中,倘若有深渊魔怪爬出来,他们便会将那些魔怪抽回去。”2

    他顿了顿,道:“当年很多人打算进人深渊中探索,但是跳入其中,使头晕脑胀,再也回不来。深渊,极为可怕。”

    许应望向对岸、迷雾并未散去,雾气很是奇怪,即便天眼也看不穿,不知持鞭之人是什么模样。

    深渊监视者还在挥鞭向深渊中抽去,打得深渊中吼声不断。

    过了片刻,深渊中的东西缩了回去,那鞭子也自缩回云雾之中,不见踪影。

    许应心中疑惑、棺中少女青也拥有同样的鞭子,是否说明她与深渊监视者是同类?还是说,她从深渊监视者那里抢来的鞭子?

    “这座石城应该也是从深渊中释放出来。”

    许应突然想起苍悟之渊,心道,“苍悟之渊与这条深渊,不会是同一条深渊吧?那些深渊监视者,又是什么来头?”

    到了傍晚,许应与竹婵婵连手将那兽王神洗剥干净,竹婵婵道:“我去寻个锅来!”

    “不用!”大钟飞起,越来越大,钟口朝天。

    许应在钟内放满水,把兽王神送入钟内,又走入七腹中,取出盐巴和各种佐料,洒入钟内。

    七吐出一朵天火,放在钟下烧锅。

    竹婵婵和北辰子看得呆了。至于大钟,早就习以为常。

    天火边,许应翻阅元未央给他那两页金纸,静静等待肉熟。金纸上的内容是黄庭秘藏的寻龙定位,以及元家的不传之秘元道诸天感应的开篇。

    对他来说,他没有必要得到元道诸天感应的完整功法,只需要得到洞天内运转的法门即可。

    “不知道太一导引功,能否同时调动泥丸、绛宫和黄庭三大秘藏?”

    许应屏气凝神,施展寻龙定位术,搜寻自己的黄庭所在。元道诸天感应中说,黄庭秘藏藏在脾中,是魂魄之室,意识之源。

    他开启黄庭秘藏,只见这座秘藏的洞天形如瓦釜,探入一片玄黄之气中。顿时,他神识大增,隐约间看到玄黄之气中驮着一座金色的大殿,极为醒目!

    他正要细看,便见玄黄之气涌来、将他视野挡住,让他无法看清。

    “黄庭秘藏中,也有一片彼岸!看来人体六秘,多半真的对应六大彼岸,那里才是长生之门!”许应心中暗道。

    他与元未央有过约定,看谁能先炼化黄庭彼岸的仙药,因此没有着急修炼元道诸天感应,而是潜心思索,寻找这功法的破绽,尝试着加以补全。

    只是《元道诸天感应》开篇极为晦涩,深奥难懂,许应一时间也无法寻到破绽到底藏在何处。

    钟内渐渐有肉香传来,七、竹婵婵早就馋得食指大动,许应也被肉香唤醒,尝了口,道:“可以吃了。”

    一人一蛇欢呼一声,捞起肉便吃。

    竹婵婵把自己嘴巴塞得鼓鼓囊囊的,瓮声瓮气道:“好吃、好吃、我六千多年没有吃过饭了!”

    北辰子闻言,惊疑不定:“六千多年?难道她年纪比我还大?”

    许应请北辰子就餐,北辰子也不客气,坐下来便吃。那尊兽王神把自己炼得异常爽口,尤其是皮连着肉的地方,丝毫不腻,一口下去唇齿流芳,说不出的满足。

    他们都是炼气士,放开吃,那兽王神的肉到肚子里便很快化作元气,极为滋补,又有七这个庞然大物,整只兽王神很快便被他们吃光。

    许应在神都城中一战,元气修为一直没有恢复,吃完晚饭,气力便恢复到巅峰。

    众人在城中寻找落脚地,城中有一处宫殿,名叫神思宫,颇为宽敞,里面有床有被、七盘在几根柱子之间睡觉,许应选择在床上安眠,竹婵婵睡在另一个房间。

    北辰子也找了个房间住下,却坐在桌边,摆上棋局,始终未睡。

    窗外有月光洒落下来,照在这位白衣老翁的身上,北辰子脸色阴晴不定,突然心血来潮向窗外看去,只见石城外的一座山头上,有人开坛作法,烛光直上云霄。

    那人法力高强,身后一座座洞天旋转,在月光下的夜晚,显得异常绚烂。

    山头上,还有大大小小的摊师,约有百十人,也是各自绽放洞天,将修为提升到极致!

    祭坛下,还站着百十尊神灵,一个个香火之气浓郁,法力强大,向祭坛躬身便拜。祭坛中央,是一张弓,七支箭。

    “钉头七箭书?”

    北辰子心中一惊,手中的棋子不觉落地,低声道,“这帮摊师了不起啊,居然能寻到这种异术!”

    钉头七箭书是上古炼气士的法术,专门害人魂魄,在北辰子那个时代已经失传。

    没想到,在炼气士绝迹的今天,这些摊师居然还能寻到这种法术,并且复原出来!

    “好像是神都皇室的摊师。皇室李家,挖了不少炼气士的坟吧?不然怎么可能复原这种凶术?”

    北辰子催动天眼看去,将城外山头上的众人看得一清二楚,心道,“应该是皇帝派来的高手,用钉头七箭书来取许应的性命!”

    他不由激动起来,他久闻钉头七箭书的凶名,这等凶悍的上古法术,甚至连神仙都能射死!

    “倘若皇室李家的摊师,真的能射死这祸根,那么我便自由了!”

    北辰子忍不住心中的欢喜,恨不得在房间里手舞足蹈大唱一曲,“射死了他,还要什么镇魔符文?”

    待到那些摊师与一众神灵作法完毕,修为最高的那位大摊毕恭毕敬取下长弓,将箭羽搭在弓弦上,奋力弯弓!

    其他摊师与诸神纷纷作祭,口中念念有词,一股股香火之气缠绕在箭羽上。

    那李家大摊咻的一声,弯弓便射,箭羽化作一道流光,直奔许应房中而去!

    李家大滩连续弯弓,将七支箭羽射出,第一道流光射入许应体内时,其他六道箭光也来到许应房间,根本容不得他躲避!

    北辰子激动得手足发抖,颤声喃喃道:“传闻钉头七箭书杀人无形,对方中箭,根本没有任何感觉,魂魄便被射死,这七箭下去,一箭灭他一魄,七箭便是七魄,要他死得不能再死!”

    他刚想到这里,便见七箭射完,对面山头上那位李家大滩突然身躯乱抖,口中喷血,仰面倒地。

    北辰子用天眼看得真切,那大摊的魂魄不知何故,突然炸裂,死于非命!

    北辰子木然,只见对面山头上,一众摊师和神灵乱阵脚,慌忙抬起那大尸体,收拾一番仓皇离去。

    “连钉头七箭书也射不死他······”

    北辰子心有不甘,运转天眼向许应房中看去,只见许应房中魂魄灿灿,光芒万丈,身缠不灭真灵散发不灭灵光。

    想来,钉头七箭书便是射在不灭灵光上,被弹了回去,反倒把那位李家大摊射死。

    “罢了,还是等镇魔符文罢。”北辰子叹了口气。

    到了午夜,突然空荡荡的帝丘石城人山人海,到处都是行人,熙熙攘攘,来来往往。

    包子铺的伙计掀开蒸屉,故意把白色雾气扇到街上,引诱食客。酒肆里,几个醉酒的客人在厮打,茶馆里,闲客一边喝茶,一边笑看路上的貌美姑娘。

    还有货郎扛着稻草竿子,身边围满了小孩子,吵闹着要买风车。

    许应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便见香风袭来,有女子掀开珠帘,来到床边,一边脱衣一边向床上躺去,笑语如珠:“我困了,先歇一会儿……你是何人?”

    那女子惊叫一声,慌忙起身,把衣裳抱在胸前,惊恐的看着许应。

    许应连忙道:“姑娘不要叫!我不是坏人!我走了一天困顿了,见此地无人,使躺下歇脚,打算天亮就走,不是有意亵渎姑娘!”

    裳!”那女子道:“你背过身去,等我穿好衣

    许应背过身,只听娑娑的穿衣声传来,那女子道:“我穿好了。你转过身来罢。”

    许应转身,便见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剑架在自己肩头,那女子杏眼瞪圆,怒气冲冲,道:“好个登徒子,欺负到我头上来了!今日要你血溅当场!”

    许应连忙道:“姑娘,我真是无意来到此地,不是要轻薄非礼。何况我是修行之人,你伤不到我……”

    他刚刚说到这里,提运元气,心中一凉,体内元气竟然无影无踪!

    那女子手中宝剑一动,喝道:“你叫什么名字?好叫我知道,死在我冯雪儿剑下的是哪个风流鬼!”

    许应发现自己修为全失,暗道一声糟糕,道:“姑娘,我叫许应。”

    “许应?”

    那少女呆了一下,突然俏脸飞红,丢下宝剑转身跑开了。

    许应怔了怔,突然醒悟,连忙起身,便要溜出去,正在这时,外面一位妇人和几个丫鬟带着那娇羞少女走来,妇人远远便笑道:“原来是姑爷来了,也不通知一声!谁就把姑爷安排到这间闺房了?”

    许应愕然,不知所措,连忙道:“我何时

    ……”

    那少女含羞带怯,白他一眼,窃窃私语,约有百十人,也是各自绽放洞天,将修为提升到极致!

    祭坛下,还站着百十尊神灵,一个个香火之气浓郁,法力强大,向祭坛躬身便拜。祭坛中央,是一张弓,七支箭。

    “钉头七箭书?”

    北辰子心中一惊,手中的棋子不觉落地,低声道,“这帮摊师了不起啊,居然能寻到这种异术!”

    钉头七箭书是上古炼气士的法术,专门害人魂魄,在北辰子那个时代已经失传。

    没想到,在炼气士绝迹的今天,这些摊师居然还能寻到这种法术,并且复原出来!

    “好像是神都皇室的摊师。皇室李家,挖了不少炼气士的坟吧?不然怎么可能复原这种凶术?”

    北辰子催动天眼看去,将城外山头上的众人看得一清二楚,心道,“应该是皇帝派来的高手,用钉头七箭书来取许应的性命!”

    他不由激动起来,他久闻钉头七箭书的凶名,这等凶悍的上古法术,甚至连神仙都能射死!

    “倘若皇室李家的摊师,真的能射死这祸根,那么我便自由了!”

    北辰子忍不住心中的欢喜,恨不得在房间里手舞足蹈大唱一曲,“射死了他,还要什么镇魔符文?”

    待到那些摊师与一众神灵作法完毕,修为最高的那位大摊毕恭毕敬取下长弓,将箭羽搭在弓弦上,奋力弯弓!

    其他摊师与诸神纷纷作祭,口中念念有词,一股股香火之气缠绕在箭羽上。

    那李家大摊咻的一声,弯弓便射,箭羽化作一道流光,直奔许应房中而去!

    李家大滩连续弯弓,将七支箭羽射出,第一道流光射入许应体内时,其他六道箭光也来到许应房间,根本容不得他躲避!

    北辰子激动得手足发抖,颤声喃喃道:“传闻钉头七箭书杀人无形,对方中箭,根本没有任何感觉,魂魄便被射死,这七箭下去,一箭灭他一魄,七箭便是七魄,要他死得不能再死!”

    他刚想到这里,便见七箭射完,对面山头上那位李家大滩突然身躯乱抖,口中喷血,仰面倒地。

    北辰子用天眼看得真切,那大摊的魂魄不知何故,突然炸裂,死于非命!

    北辰子木然,只见对面山头上,一众摊师和神灵乱阵脚,慌忙抬起那大尸体,收拾一番仓皇离去。

    “连钉头七箭书也射不死他······”

    北辰子心有不甘,运转天眼向许应房中看去,只见许应房中魂魄灿灿,光芒万丈,身缠不灭真灵散发不灭灵光。

    想来,钉头七箭书便是射在不灭灵光上,被弹了回去,反倒把那位李家大摊射死。

    “罢了,还是等镇魔符文罢。”北辰子叹了口气。

    到了午夜,突然空荡荡的帝丘石城人山人海,到处都是行人,熙熙攘攘,来来往往。

    包子铺的伙计掀开蒸屉,故意把白色雾气扇到街上,引诱食客。酒肆里,几个醉酒的客人在厮打,茶馆里,闲客一边喝茶,一边笑看路上的貌美姑娘。

    还有货郎扛着稻草竿子,身边围满了小孩子,吵闹着要买风车。

    许应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便见香风袭来,有女子掀开珠帘,来到床边,一边脱衣一边向床上躺去,笑语如珠:“我困了,先歇一会儿……你是何人?”

    那女子惊叫一声,慌忙起身,把衣裳抱在胸前,惊恐的看着许应。

    许应连忙道:“姑娘不要叫!我不是坏人!我走了一天困顿了,见此地无人,使躺下歇脚,打算天亮就走,不是有意亵渎姑娘!”

    裳!”那女子道:“你背过身去,等我穿好衣

    许应背过身,只听娑娑的穿衣声传来,那女子道:“我穿好了。你转过身来罢。”

    许应转身,便见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剑架在自己肩头,那女子杏眼瞪圆,怒气冲冲,道:“好个登徒子,欺负到我头上来了!今日要你血溅当场!”

    许应连忙道:“姑娘,我真是无意来到此地,不是要轻薄非礼。何况我是修行之人,你伤不到我……”

    他刚刚说到这里,提运元气,心中一凉,体内元气竟然无影无踪!

    那女子手中宝剑一动,喝道:“你叫什么名字?好叫我知道,死在我冯雪儿剑下的是哪个风流鬼!”

    许应发现自己修为全失,暗道一声糟糕,道:“姑娘,我叫许应。”

    “许应?”

    那少女呆了一下,突然俏脸飞红,丢下宝剑转身跑开了。

    许应怔了怔,突然醒悟,连忙起身,便要溜出去,正在这时,外面一位妇人和几个丫鬟带着那娇羞少女走来,妇人远远便笑道:“原来是姑爷来了,也不通知一声!谁就把姑爷安排到这间闺房了?”

    许应愕然,不知所措,连忙道:“我何时

    ……”

    那少女含羞带怯,白他一眼,窃窃私语道:“我还以为是登徒子,差点便害了他…

    …”

    那妇人正色道:“虽然是早就订下的亲事,但我家姑娘还未过门,岂有乱闯闺房的道理。姑爷既然来了,不如这样,便在我冯家把婚事办了,免得别人说闲话。”

    “钟爷!钟爷!”

    许应连忙呼唤一声,大钟没有声息,许应

    又叫七,七也没有回应。

    许应心中慌张,低声道:“是梦!是幻觉!待会醒来就好!”

    他以为是梦,便安定下来,没有反抗。

    这日成亲,虽然仓促,却很美好,到了洞房花烛夜,宾客尽去,欢闹远离,许应坐在床边,只觉心里怦怦乱跳,告诉自己这是梦,不是真的。

    但是心脏还是止不住的乱跳。

    那少女冯雪儿掀开一角盖头,吃吃笑道:“你这人敢闯人家闺房,躺在人家床上,便不敢揭人家的盖头么?”

    许应鼓足勇气上前,把少女盖头揭开,红着脸不敢看她。

    冯雪儿靠在他怀里,觉得身子都酥软了,笑道:“不知怎么地,我见到你时,便心跳得厉害。觉得好像早就认识你一样······”

    她仰起头,眼眸如星,许应从她眼眸中看到熟悉的光。

    这种星光,他在元如是的眼眸中见过。

    她亲了上来,是熟悉的味道。

    夜色打翻了珠帘,只觉一夜春宵苦短。

    第二天,许应觉得这是一场梦,心中默默呼唤著大钟,却始终得不到回应。这场梦很漫长,冯雪儿起床,与他一起去拜见家长。

    这日子,突然就幸福起来,是捕蛇的少年郎从前所不敢想的幸福。

    过了几个月,他渐渐忘了七,忘了大钟,忘了还有一个竹嬋嬋。他觉得,那才是自己的一场梦,自己不能活在梦中。

    眼下的幸福,才是真的。他特別珍惜和冯雪儿在一起的日子。

    这一天,冯雪儿告诉他,帝丘来了几个大法师,奉武帝之命,来帝丘做天人感应。天人感应是一位董姓的炼气士提出的修行之道,沟通天地神明。

    许应原本不放在心上,那几位大法师举办的天人感应很漫长,沟通天地鬼神,渐渐的天象发生了极为可怕的变化,天地在倾斜,城中人都很担心。

    但好在一直没有事情发生。

    这一天,许应从睡梦中醒来,突然身边空空荡荡,他心中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走出房间,冯府空了,一个人也没有。

    他踉跄冲出冯府,街道也空了,一个人也没有,街边的笼屉冒着腾腾热气,茶铺里的茶还是温热的,卤好的牛肉散发着香气。

    然而帝丘一个人也没有。

    所有人都消失了。

    他的心慌乱起来,去找自己的妻子,去找大法师,却什么也找不到。

    “你们去哪里了?”他声音嘶哑,像疯子一样四处寻找。

    “人呢?”

    “雪儿!”

    他像是失去了一切,嚎啕大哭,涕泪横流,孤独的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

    这一天,他失去了一切,他像受伤的野狼,撕心裂肺的大哭。

    上天给了他最美好的,却又夺走了。

    如果没有给过,他不会如此伤心。

    茶铺里,一个愁眉不展的老人出现,桌上摆了一杯热腾腾的茶。

    “喝下这杯茶,你就会忘记这里发生的一切,你会有一段新生。”愁容老者向他说道。

    许应万念俱灰,踉跄走向那杯茶。

    ……

    “阿应!阿应!”钟声响起,大钟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越来越近。

    许应猛然醒来,看到自己不知何时来到帝丘城的街道边,他此刻如梦中一般,站在茶铺里,手中端着一杯热腾腾的茶。

    许应急忙放下茶杯,摸了把脸,脸上满是泪水。

    “阿应,你梦游了!”七严肃道。

    “我梦游了?”许应失魂落魄道。

    竹婵婵道:“是啊,你梦游了,大喊大叫.你好像一下子失去了一切,哭得好惨。你梦里总是在找一个人。”

    “是么?”

    许应定了定神,低头看向桌子上的那杯茶。

    梦中的是真的吗?

    还是仅仅是一场真切的梦?

    “如果是的话,这便是一杯孟婆汤。”

    他端起三千年前的那杯茶,一饮而尽,是熟悉的味道。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