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杀上石府

    许应走在神都的街道上,心中默默道:“要不要去一趟元府?”

    他不觉想起元如是的面庞,心中一阵火热,突然元如是的面容变成元未央的模样,许应心中一阵警醒,连忙摒弃杂念。

    走到洛水边时,几位少年男女迎面走来,

    衣着颇为华贵,其中一位面白无须的少年向许应长揖到地,笑道:“许妖王,在下崔府崔永志,这位是朱家小姐朱红笺,这位书生,是袁云空,祖上是袁天罡。”

    许应一—点头,道:“幸会。”

    待崔永志介绍到那少年袁云空,许应面色肃然,道:“七爷,取剑匣来。”

    七慌忙张口,将袁天罡剑匣取出。

    袁天罡剑匣嗡嗡震动,突然飞起,在空中哒哒自从开启,从匣中飞出七道剑气,围绕那少年袁云空飞舞,剑气极为欢快。

    突然,七道剑气猛然一收,没入剑匣中,剑匣落在那少年袁云空的脚边。

    许应笑道:“果然是袁家后人。而今这剑匣物归原主,我也放心了。我误人望乡台,幸得袁天罡指点,这才走出望乡台回到人间。袁前辈赠我剑匣,说是遇到袁家族人,便会飞到那人身边,聊以寄托思念之情。”

    袁云空又惊又喜,连忙把剑匣收起,道:“家祖当年为了避开死劫,前往望乡台,一去便没有回来,不知是生是死。没想到竟会在这里遇到他老人家的法宝。”

    他正色道:“既然家祖救了许妖王,那么我们不是外人。许妖王,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许应目光扫过崔永志和朱红笺,似笑非笑道:“还是不要讲了。

    袁云空自顾自道:“许妖王,崔府号称丞宰之家,与裴家并列,两千年来出现了不知多少催仙。朱家,是新兴世家,势头如烈火烹油,有大兴之势。如今崔、朱两家的族中长者,寿元将尽,崔永志和红笺姑娘身为后辈,应当为长者分忧。许妖王既然有长生肉,又打开了泥丸秘藏,何不肉身布施?”

    竹婵婵心中凛然:“我身怀不死仙药的事情,这么快就传到这人耳中了?难道这城里有天魔?”

    许应淡淡道:“你若是有钱,是否便应该散尽家财给天下人?”

    袁云空不悦,道:“许妖王,我只是要求你肉身布施崔朱两家而已,并未要你肉身布施天下!你也说,我祖上对你有救命之恩,这点小事你也做不到?你怎么报答我祖上对你恩德?”

    许应面色一沉,牵着竹婵婵手从一侧走过去。

    袁云空大怒,立刻催动剑匣,匣中剑气嗤的一声出鞘,刺向许应,喝道:“许妖王,你忘恩负义,我亲自取肉布施!”

    许应没有回头,随手一抓,剑气顿时飞来,在他指尖流转。

    袁云空吃了一惊,连连催动剑气,然而那匣中剑气却仿佛泥牛入海,失去了感应。

    袁云空脸色涨红,却见许应屈指一弹,剑气倒飞而来,袁云空急忙躲避,然而那剑气着实犀利,上下飞舞,任由他施展什么招式神通也抵挡不住。

    顷刻间,碎衣如蝶,漫天都是袁云空破碎的衣裳碎片。

    “袁天罡竟有你这样的后人。”

    许应探手一抓,剑气飞回,围绕他飞舞,那剑气恋恋不舍,在他指尖流淌,终究还是猛然飞去,遁入剑匣中。

    许应挥了挥衣袖,与袁天罡的剑匣作别,哈哈大笑、声音震动长街:“三月初一,许某出自零陵蒋家田,一路弑神杀人,到了神都。做了几天正人君子,真是束手束脚!”26

    他朗声道:“神都诸君,想取长生肉的话,拿命来换!”

    “好!”

    崔永志大笑,身形腾空,顷刻间身后一片虹光升腾而起,与三大洞天交相辉映,那虹光是他的隐景道象,乃是一片长虹。

    “我来取长生肉!”

    崔永志以手为鞭,长虹扫来,长街上,一块块石板噼里啪啦翻飞、形成一道洪流、扫向许应!

    许应抬手一拳轰出,身前身后一片黑暗星空,群星随着这一拳舞动,蜂拥,摧枯拉朽般将长虹击碎。

    崔永志招法被破,双手向前,迎上许应这一拳,许应怒吼,泥丸、绛宫两大秘藏齐动,威力爆发!

    崔永志眼耳口鼻溢血,踉跄后退。

    朱红笺趁机冲来,还未近身,便见一道剑气迎面劈落,她急忙调动洞天,催动朱家的神通风火连城便挡!

    朱家修炼的也是绛宫秘藏,与郭家的绛宫秘藏不是同一个传承,但也非同小可,勇力无双,然而朱红笺迎上这一道剑气,便立刻觉察到剑气威力暴涨,远超自己想象!

    她急忙侧身闪避,已经来不及,剑光擦过她的左肩,顿时一条手臂飞起!

    朱红笺忍住剧痛,正要喊人,许应抬手虚虚一抓,身后气血化作百丈巴蛇将她卷起,头下脚上,重重砸在刚刚止住颓势的崔永志脑门上!

    “嘭!”

    两朵血花绽放。“杀人啦!”袁云空尖声叫道。

    许应牵着竹婵婵的手向神都城外走去,身后气血蒸腾,现出龙蛇异象,狰狞凶恶。

    突然、一个紫衣人出现在洛水的另一端,身后浮现出黄庭异象,共有四座洞天,笑道:“乡下来的野小子,果然有几分能耐,认得我陆家陆顶天否?今日我来取长生肉!”1

    他猛然抬手,河面炸开,大浪裂空,龙腾虎跃,向许应冲去!

    许应身形一伏,催动元育八音,奇异道音响起,河面上神通尽碎,那大汉口中吐血,五脏六腑尽碎,连翻带滚砸入长街深处。

    许应沿着洛水向城外走去,不断有人杀来,许应或者龙蛇惊蛰.或者元育八音,或者碧落赋,几招之间。格杀强敌。未有敌手。

    这一路走过去,血染一路,不断有尸体跌入洛水。

    石府的高处,石敬塘站在高处,远远望着这一幕,石家老祖石北荒站在他的身后。石敬瑭道:“族老,老祖宗被人烧伤了魂魄和希夷之域,寿元快要耗尽了,能救活老祖的只有一条路,就是拿下许应。只有服用许应的血肉,老祖才能逃过此劫!”

    石北荒沉声道:“敬瑭,昨天多少摊仙攻打郭府,全都铩羽而归,甚至连圣上也身受重创。老一辈不能,也不敢轻易对他下手。能出手的,只有后辈!”5

    石敬瑭目光火热,咬牙道:“那就让我出手!我一定能将他斩杀,带着他的血肉来见老祖!”

    他大声道:“而今我除了玉池洞天之外,还开启了涌泉洞天,再加上炼气法门,拿下他轻而易举!”

    石北荒道:“你太冲动了。神都各府,内府子弟都没有出动,出动的要么是门下的摊师,要么是外府子弟。他们都在试探,试探出许妖王的所有本事,然后出手方能胜券在握!”

    他一声令下,又有十多位石家子弟冲出石府,向洛水沿岸冲去。

    “崔府的长公子崔东篱,朱家大小姐朱红衣,高家高行谦,柴家柴无用,他们都是年轻一辈中的高手,还有李家的皇子李亭树,王家王以轩,也都是威震神都。”

    石北荒淡淡道,“敬瑭,你不是快意恩仇,而是和这些人竞争。”

    洛水河畔,许应一招万山尊九疑,将一众杀来的摊师压得口中吐血,随即长啸一声:

    “虬七!”

    “呼——”

    风声呼啸,剑气云卷,一条百丈大蛇遍体剑气,贴地飞行,在空中翻滚,搅碎所遇到的一切!31

    只一刹那,洛水河边,血肉纷飞、残肢飞舞,染红了水面!

    许应祭起大蛇,扫荡长河,四周为之一空。

    一个大摊飞来,五重天洞开,许应长啸不绝,催动劫从天降,以劫威对抗那大摊的攻势,七趁着那大雄硬撼许应的掌力,冷不丁在那大雄虎口上咬了一口。

    那大摊口喷鲜血,浑身血肉溃烂,很快死于非命。

    “他的杀手锏又使出一个,这是我石家和其他世家用人命换来的情报。”石北荒站在石敬瑭身后,轻声道,“不要辜负他们。”

    石敬瑭死死握住拳头,虎目瞪得滚圆,盯着许应的背影。

    短短片刻,许应已经沿着长河杀出十余里,血流成河。

    石北荒道:“你判断出他的修为实力了吗?”

    石敬瑭轻轻点头。

    石北荒道:“崔东篱、朱红衣他们应该也出动了,你也可以出动了。”

    石敬瑭大喜、纵身一跃、跳下高楼,长啸一声直奔洛水而去。1

    此时,许应呼呼喘气,体内的元气修为虽然运转不休,但是消耗太大,一时间还是有枯竭的势头。

    他鼓荡元气,猛然大喝一声,所有力量,以剑气攻向泥丸秘藏。

    他脑中传来轰隆一声巨响,第二座泥丸洞天被他生生开启!33

    许应手下不停,调动万山尊九疑的道象,攻向绛宫,打开绛宫第二座偃月洞天!

    他再度催动太一导引功、顿时元气疯狂提升,神识魂魄腾空一跃,来到叩关期第三重天!!

    许应魂魄神识抬头仰望,天空中水火交炼,他距离炼气第三个境界,交炼期已经渐渐近了!

    许应迈步向前走去,河面上一艘画舫从他身后驶来,刚才他在河岸上杀得天昏地暗,死了不知多少人,这画舫中人却似乎没有被惊扰半点,画舫中依旧丝竹弦乐,声声入耳。

    这时,画舫中一女子怀抱琵琶,隔窗相望,笑道:“许妖王是否要妾身送你一程?”

    许应抹去脸上的血迹,微笑道:“好啊。”

    他牵着竹婵婵的手,纵身一跃,落在画舫上,压得这艘船微微一沉。

    许应走入船舱,只见那怀抱琵琶的女子身着红衣,红裳铺地,许应鞋子上都是血,索性脱掉鞋子,走入舱中,与那女子对面而坐。

    “妾身名叫朱红衣。那红裳女子美眸流转,看了看竹婵婵,又落在许应的脸上,笑道.“许妖王这些日子留在元家郭家,妾身一直未能拜访,还请恕罪。”

    许应正色道:“我原应该拜访你们,怎奈俗事颇多。”

    朱红衣怀抱琵琶,眉目低垂,笑道:“妾身有一曲相赠,不知可否入耳?”

    许应哈哈笑道:“奏来。”

    朱红衣弹奏琵琶、丝丝弦声入耳,仿佛一道又一道大网,侵人许应的体内,锁住他的魂魄,将他锁得越来越紧!

    竹婵婵惊讶,老气横秋道:“锁魂神通?小女孩,你本事很不弱啊!”

    朱红衣琵琶弹奏更急,笑吟吟道:“多谢夸奖。此次,我便要立个头功了!”

    她咯咯一笑,身形旋转而起,将画舫顶端嘭的一声撞开,娇喝道:“许妖王,你而今成为我网中之物了!”

    许应坐在船舱中,纹丝不动。

    朱红衣猛然勾动琵琶弦线,喝道:“你的魂魄,给我出来吧!”£1

    许应还是坐在那里不动。

    朱红衣心中慌乱、正要再勾、突然石敬瑭从斜刺里杀来,一掌袭向朱红衣,一手抓向许应,喝道:“长生肉归我石家了!”

    许应抬手,迎上他的手掌,两人手掌碰撞的一刹那,石敬瑭口中吐血,只觉自己的法力被完全压制!1

    他倒跌飞去,落在岸上。

    许应从船上起身,道:“弹得很好,继续弹。我杀个人。”

    朱红衣一根根无形之弦勾住许应的魂魄.但怎么也扯不动许应的魂魄,却见许应纵身一跃,落在岸上,她也被扯得不由自主向岸上飞去。

    朱红衣咬牙,五指如飞,轮转琴弦,试图将他魂魄震出。

    许应大步向石敬瑭走去,面色森然,抓起一个朱红色大葫芦丢在石敬瑭脚下,道:“就是你搜魂锁魄,给你家老祖宗练功,对不对?”

    “你怎么知道····”

    石敬瑭脸色顿变:‘

    他突然醒悟过来,急忙转身,向石府逃去。

    许应折向,没有离开神都,而是不紧不慢跟上石敬瑭。朱红衣踉踉跄跄,身不由己的跟着他,继续咬牙弹奏。

    竹婵婵跟在许应身后,笑嘻嘻道:“你把琵琶丢了不就好了?”

    朱红衣不舍得这件异宝,身形浮空,咬牙坚持弹奏。

    许应跟着石敬瑭来到石府,石敬瑭仓皇逃入府中,面色惊恐,高声叫道:“族老,族老!他就是烧伤老祖宗的那个人!”2

    许应站在府外,拔下腰间插着的石斧,鼓荡所有元气,注人斧中。

    琵琶声中,那石斧血光滔天,许应身后顿时浮现滔滔血海,血海中无数远古巨兽和体型巨大的神魔尸骨纷纷站起,怒吼!

    许应挥斧斩下,石府大门四分五裂,滔滔血海倾泻而下,斩人石府深处,所过之处房倒屋塌!

    一众杀来的石家摊师纷纷在血色的斧光中肢解,根本来不及逃出这绝世凶兵的威力笼罩范围!

    竹婵婵得意洋洋,向漂浮在天空中,还在不断弹奏的朱红衣笑道:“他那柄斧头原本损坏了,我梆梆两拳,便将它修复了。我厉不厉害?”

    朱红衣惊恐道:“你是谁?”

    “我呀?给周天子炼制法宝的。”

    竹婵婵嘻嘻笑道,“周天子用我的法宝,伐商封神。”

    就在此时,石府中传来一声怒吼,一座座洞天浮现出来,共有八座之多,正是石家族老石北荒出手,试图格杀许应!

    许应气血充盈,祭起纯阳异火,一口气吹出,火光熊熊,将石家族老石北荒淹没!

    “阿应的状态,又有些不对!”大钟心中暗道。

    熊熊异火,将石北荒点燃,这位修为仅次于石家老祖石末勒的族老心中惊骇欲绝,却还是悍然扑来,厉声道:“不管你是什么怪物,都得死!”

    “怪物?”

    许应语气漠然,屈指一弹,大钟身不由己,呼啸旋转,从他眉心中飞出。

    “你不知道怪物状态下的我,有多可怕!”

    许应抓起钟鼻,用力一荡,钟声大作,石北荒在钟声中震成齑粉,随即被异火烧得一干二净!

    大钟毛骨悚然。

    它察觉到,这一刻自己的威能被悉数激发了!

    虽然它也在催动威力,但有一股外力涌来,侵入它的体内,将它的威力释放!

    “难道他被孟婆汤封印的记忆,开始苏醒了?”

    神都城外,愁容老者、白衣老翁和红裳女子远远看着这一幕,三人唉声叹气、白衣老翁不住的看向自己手中的黄表纸,嘀咕道:“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突然,黄表纸上一列又一列文字自右向左逐一浮现。

    “天神殿,取镇魔符文,加固封印,钦此。”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