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生机何在

    许应与郭小蝶在皇宫中游荡,此时还是夜晚,皇宫中早已-片寂静。七陪着郭小蝶疯,他们像是鬼魂一样,跑到这个宫殿吓几个小太监,又跑去另一个宫吓几个宫女。

    蜕七会缠在太监或宫女的脖子上,对着他们窃窃私语。郭小蝶会跑去扯被子,把被子里的人吓得缩成一团。

    许应没有陪他们胡闹,而是四处翻找,试图寻找李家的玉京秘藏的寻龙定位术,只是始终没有寻到。

    大钟飞来飞去,见到殿檐下挂着钟,便跑过去撞一下,那钟发出悠扬的声响,只是传不

    到第二神都。

    这一夜,皇宫闹鬼。

    德容宫,郭小蝶探头往里面看了一眼,脸色羞红的退了出来,挡住正打算进去的蛎七,道:“不要进去,皇帝和妃子在里面睡觉,羞死人了。

    蛎七听到里面传出声音,知道这是羞耻事,便没有进去。

    他们进入旁边的德馨宫,蛎七心中纳闷:“等一下,皇帝不是郭家老祖重伤,搜索择日飞升看最新章节在东宫养伤吗?他的伤这么快就痊愈了?

    这时,郭小蝶又啐了一口,退出德馨宫,道:“这个宫也不能进。皇帝和妃子在里面睡觉呢。

    玩七跟上她,不解道:“刚才便有一个皇帝在东宫养伤,现在又有两个皇帝在陪妃子睡觉,皇宫里有几个皇帝?

    郭小蝶似乎醒悟过来,瞪大眼睛看向德馨宫,失声道:“难道我们遇到鬼了?否则为何看到三个皇帝?

    许应寻到清化殿,心中一惊,只见裴度端坐不动,身后九重洞天微微动荡。

    而坐在他对面的是-个黄衫少年,也是端坐不动,身后也自浮现九重洞天,一条青龙巨大的身躯从九个洞天中穿过,狰狞凶恶,龙爪扣住裴度的两座洞天。

    两人面对微笑,看着对方,各自气息起伏不定。

    突然,这二人像是感应到许应,齐齐转头看来,虽然是不同的世界,但许应还是觉察到两人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这二人好高的修为!

    他不敢逗留,立刻退出清化殿,然而清化殿中龙吟震荡,龙吟声竟然从神都传递到第二神都,清晰传入他耳中!

    一只巨大龙爪突然撕破第二神都的天空,向他抓来!

    清化殿中,宰相裴度抬手,虚虚一抓,轻声道:“李皇叔何必如此心狠手辣?

    那龙爪还未落下,突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扣住,挡在空中。

    清化殿中,裴度与李皇叔短短片刻,交锋数次,裴度每次出手都是轻描淡写,李皇叔却被震得气血翻腾,心中暗惊。

    皇子李照楼死在裴府,裴度来到皇宫赔罪,李皇叔知道李照楼之死必有猫腻,但也知道裴度肯定把裴景的记忆抹杀,不会留下半点痕迹。

    他因此强留裴度,两人相对而坐,李皇叔出手擒住裴度两大洞天,加以惩戒。

    同时,拖住裴度,裴度便无法回去保护许应,从而给圣神皇帝出手的机会。

    他原本以为能稳压裴度,不曾想这次交锋,在他扣住裴度两大洞天占尽优势的情况下,裴度还能挡住他的攻击,并且将他震得气血浮动!

    “这位宰相,元气雄浑,果真如大海一般!”他心中暗暗钦

    佩。

    “有邪魔隐藏在第二神都,窥探皇宫!

    李皇叔虽然钦佩裴度的修为造诣,出手还是毫不留情,冷冷道,“本王擒拿邪魔,裴相也要阻止吗?

    裴度迟疑一下,手掌缩回衣袖。

    李皇叔压力顿失,立刻催动滩术,真龙探爪,向许应抓去!“咣!”

    第二神都中传来剧烈的震荡,大钟横刺里飞来,迎上龙瓜,钟声浩浩,将那青龙探爪击碎!

    这口大钟也被震得稳不住身形,向许应撞去,许应急忙伸出双手,抵住钟壁,被巨大的力量向后推去。

    他的嘭地一声撞入清化殿,从裴度和李皇叔之间撞了过去,清化殿中,顿时如风灌入,纸张乱飞,却看不到人影!李皇叔闷哼一声,抓住自己的右手,手掌血淋漓,却是适才青龙探爪,被大钟伤了右手。

    “嘭!

    清化殿的一堵墙被撞塌,许应这才将大钟传来的力量卸去。李皇叔惊疑不定:搜索择日飞升看最新章节“邪魔这么厉害?

    他不再镇压裴度,起身抓住香炉里的一炷香,在香上抹上自己右手的血,剑指放在口唇下,低声默诵。

    许应刚刚带着大钟冲出清化殿,仰头便见天空中香火之气缭绕,化作李皇叔的面目,探

    入第二神都,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你们是谁!

    许应急忙抓起一块布遮住脸,大钟也扯下一块帐帷挂在自己身上,蒙上面孔——

    人一钟匆匆往外跑,正逢郭小蝶和蛎七奔来,一人一蛇也在往外跑,郭小蝶脸上蒙着一方香帕,大蛇不知从哪里捡来的一床被褥挂在自己的脸上,连脑门都遮不住。

    他们仓皇逃出皇宫,只见李皇叔香火所化的大脸还在空中飞来飞去,搜寻他们下落。

    一他没有凌烟阁神圣的接引,无法真身降临

    到第二神都。

    许应等人躲开这张大脸,各自松了口气,把蒙面之物撤下,道:“此地不宜久留,回郭府再说!

    经过元府时,郭小蝶突然笑道:。未央哥哥这时不知是洗澡还是睡觉?我去看看!”

    她溜进元府。

    过了片刻,郭小蝶失魂落魄的从元府中走出,许应在她面前晃手,她也没有反应过来。

    “她在洗澡。

    么?就这么用力一揪。

    大哭起来。

    她的心很乱,很悲伤,脑中有个声音在大喊大叫:“可是,这些都无关紧要,但为何未央哥哥是个女孩子?

    许应不知道她脑中天人交战,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不知该如何安慰郭小蝶大哭半晌,把许应肩头的衣裳全弄湿了,终于把内心不痛快宣泄出来,抹去眼泪和鼻涕。

    许应不知她因何悲伤,笑道:“我们去独柳树那边看看。”郭小蝶嗯了一声,默默地跟上他,突然觉得身边这个少年的臂膀很结实,肩膀很宽,刚才靠在上面大哭,心里说不出的踏实。

    她的食指悄悄把抹胸向下拉了拉,心道:“许妖王的风采,不输于未央哥哥。可惜未央哥哥是个女孩子等一下,元未央不会也看上了许妖王吧?小浪蹄子!

    他们经过独柳树,这株柳树在神都之中显得更为庞大,高耸入云,只是鬼气森森,说不出的可怖。

    一根根柳枝在空中飞舞,柳枝的端头,插着鬼魂断掉的头颅。

    那些没有头的孤魂野鬼就站在粗大的柳枝上,像鸟儿一样稳,他们的无头身躯对着许应,许应等人走到哪里,他们便朝向哪里。

    挂在柳枝端头的头颅却没有看他们,而是面朝柳树,-张张面孔带着古怪的笑容,个个都在窃窃私语,像是和独柳树说着悄悄话。

    “他们在供养神。

    许应听到窃窃私语声,心中微动,“这株柳树控制这些被斩首的鬼来修炼,搜索择日飞升看最新章节袖要香火成神!

    柳树走的路子,显然是香火成神的路子!

    这些年动乱,独柳树下不知多少人被斩首示众,怨念之深,无法想象!

    “他用无头鬼的怨念修炼,倘若大成,只怕极为邪恶!许应心道,“不过有凌烟阁诸圣镇压,翻不起多大风浪。

    郭跃已经等待多时,见他们来到,总算松了口气,连声催足。众人慌忙离开第二神都。

    到了外面,只见暴雨停歇,天色已经放晴,夜空如洗,繁星点点。

    郭家的管事前来,安排许应歇息,一夜平静。

    次日醒来,许应没有去吃早饭,而是先在院子里吐纳修炼,天空中道田五六亩大小,道种如光雨落下。许应鼓荡气血,催动太一导引功,体内泥丸秘藏的力量被引动,混沌海泛起波澜,身后浮现出一片混沌之气,隐约可见有一座洞天扎根在混沌之中,如龙吸水,汲取力量。

    他的玉池、绛宫两大秘藏也已经开启,但是没有裴、郭两家最顶级的摊法,无法系统调用这两大秘藏的力量。

    他只能调动这两大秘藏少许的能量,但即便如此,他的修为提升速度也极为惊人,即便不在洞天福地中,修为提升也丝毫不慢!

    “人体六秘,便相当于随身携带的六大洞天福地,远远不断提供给炼气士修行所用的能量,莫非这才是真正的炼气法门?

    许应突然生出一种明悟,只觉从前掩盖住自己双眼的迷雾,渐渐散去,一种统一炼气与摊法的道路逐渐清晰!

    他修炼到日上竿头,便停了下来,只见郭家老祖站在不远处,不知来了多久。

    “真是好功法!

    郭家老祖白发苍苍,身材魁梧高大,来到许应身旁,许应也不算矮,但在他身边便像是小孩子。

    郭家老祖赞叹一声,道:“真好,真好!许老前辈,你是如何.统不同秘藏之力的?

    许应吓了一跳,笑道:“郭老,我未必便是古书上的那个不死你叫我许应就好。而且,小蝶也没有叫我前辈,你若是不嫌弃,叫我许妖王也行。

    他忧心忡忡,自己多半是个妖怪。

    郭家老祖肃然,摇头道:“规矩不能乱,许老叫我小郭便

    是。

    许应愕然。

    郭家老祖又询问他如何统一不同秘藏,许应并不隐瞒,告诉他自己以太一导引功为根基,以泥丸、玉池和绛宫为养分,钓取秘藏之力助力修行。

    郭家老祖呆了呆,询问道:“周齐云也是这般修行吗?

    许应摇头,道:“他以炼气为根茎,以秘藏为果,以此修行。

    郭家老祖席地而坐,用指头在石头上画出两种修行道路,一幅图是一个人,六个洞天分布在身体上下左右各侧,另一幅则是一株树挂着六个果实搜索择日飞升看最新章节这两幅图一看便懂,第一幅图以六秘为洞天,供给炼气士修炼,第二幅图以炼气为养分,采气炼气助长六秘,将六秘炼成道果。

    两种道路,-个以炼气为主,一个以六秘为主,各有偏重。“这两种道路,哪个才是正确的?”郭家老祖思索道。

    许应说出自己的推断,道:“从威力来看,以六秘为道果,实力更加强大,力量、元气、神识、肉身都可以很轻易修炼到仙人的境地。以炼气为主的,还需要按部就班修炼,提升一个个境界,不如摊法来得快。

    郭家老祖轻轻点头,叹道:“白眉老祖周齐云,天纵奇才,修为提升够快了吧?还不是被人吃了?

    他皱眉道:“关键出在第二种道路,这树上的道果,到底是给谁炼的道果!若是炼到最后,道果不是自己的,人家来摘果子,那就完蛋了!

    许应心中微动,道:“郭老当年得到传承时,修炼郭家功法是否感应到自己被什么东西盯上?

    郭家老祖面色灰败,喃喃道:“没错,当年我机缘巧合,得到了绛宫秘藏的传承,欣喜之下修炼绛宫,功法运转的那一刻,便只觉有一双目光盯着我。近些年,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他轻声道:“大约,我这枚道果已经成熟,我那位不知名的老师,准备来收割我了。

    突然,他振奋精神,哈哈笑道:‘但我命由我不由天,我命尚不由天,何况他人?我一定能踏破死劫,超脱出去!许老前辈,你开创的第一种修炼道路,给我以希望,按照这条道路走下去,必然可以摆脱摊仙厄运!

    许应沉默片刻,摇头道:“我在翻开泥丸隐景长生诀,不觉催动这门摊法时,也察觉到背后有人盯上了我。”

    郭家老祖脸上的笑容僵住,豪气顿失,过了半晌,他吐出一口浊气,道:“你的意思是说,

    第一种道路,也不免被人摘果子?

    许应轻轻点头。

    郭家老祖颓然,喃喃道:那么,生机何在?”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